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六十三章 天齐,机会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幺峰乡党委、政府大院,一共三排平房。夏雪的车停在最前面院内,而楚天齐的办公室在最后一排。于是,楚天齐和夏雪穿过两排房子过道,才看到了旅游局的汽车。

    就在夏雪到了越野车旁,准备上车的时候,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夏局长、夏局长。”

    夏雪反身看向来人,楚天齐也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幺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宋玉香,宋玉香身后还跟着两个副乡长。

    虽然宋玉香不善言谈,但基本的官场礼节却一点也不少。走到近前,先是对夏局长进行问候,然后就是诚恳的挽留夏局长吃晚饭。夏雪坚决推辞,并称县长在等着自己汇报工作,宋玉香这才做罢。

    夏雪上了越野车,与众人挥手告别,越野车缓缓驶出院子,众人纷纷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一阵大风袭来,楚天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羊毛衫,并没有穿外边的厚衣服。刚出办公室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这么一说话耽搁,足足有十多分钟,不冷才怪。

    楚天齐加快脚步,小跑着冲向自己的屋子,边跑边大声嚷着“好冷,好冷”。拐过过道,看着大风把门帘卷起,他才发现没有关门,暗怪自己大意。

    进屋关门后的第一件事,楚天齐就看向桌上的信封,信封正平展展的放在桌子上,几张红色百元大钞从信封口露出来,透着喜庆。楚天齐回身再次确认门已关严,急忙拿起信封,坐到放在屋子东北角的床*上,兴奋的点起手中的钞票。

    “一、二、三……”新钱不太好点,数几张就需要弄点口水在手上,楚天齐一边点着钞票,一边记着数。全部数完,不多不少,整整五十张,就是五千元整。

    在玉赤县城和乡下,现在市面上最多的还是蓝色百元大钞,像这种新版的红色百元大纱较少。自己的这些不但是新版的,而且还连着号。看着手里的钞票,楚天齐就激动不已,在盘算着这些钱能干什么。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自己记得当时可是把信封轻轻放在桌上的。怎么送人回来的时候,却有好多张露出信封口呢?难道有人动过这钱?转念一想:不能,要是有人动过,不可能一张不少,一定是自己放置的时候,那几张滑了出来。

    还是自己不小心,不但让钱滑了出来,连门也没有关。他暗笑自己“没有见过钱,这才几个钱,就慌了手脚?”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楚天齐给宁俊琦打电话,讲了自己得“外财”的事。宁俊琦还在村里,开玩笑“见面分一半。”,楚天齐“小气”表示“奖金太少不够分,富人不分穷人钱”,宁俊琦调侃他“财迷”。两人“嬉笑”几句,挂断了电话。

    说我财迷我就真财迷了,这样想着,楚天齐插好屋门,拉上窗帘。又数了两遍,才把放着五十张百元大钞的信封放到挎包里,又把挎包放进抽屉,锁好。

    看着自己“鬼鬼祟祟”的样子,楚天齐忍不住暗笑:真没见过钱。

    另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没见过钱又怎么了?我是穷人家孩子,工资也才一个月三、四百块,自己又不贪污受贿、吃拿卡要,当然没见过大钱了。

    看看时间九点多了,楚天齐才脱衣上床,可大脑依旧兴奋着,根本就睡不着。翻来覆去半天,还是没有睡意,楚天齐只好拿过床边书籍,看了起来。

    不知看了多长时间的书,楚天齐才感觉到困倦,急忙把书放到一边,静静躺着睡去。

    楚天齐做梦了,梦中还是花花绿绿的钞票。就在他刚拿到一沓钞票的时候,忽然一个壮汉出现在他的面前,大喊一声“把钱放下”。对方真是话到手到,大手已经抓到钞票上了。

    楚天齐大急,一边紧紧攥着钞票,一边喊着:“不给,不给,钱是我的,是我的奖金。”

    大汉根本不管这么多,依然使劲拽着钞票,嘴里喊着“给我,给我”。见对方这么野蛮,楚天齐大吼一声“撒手”,猛的一用劲,终于把钞票牢牢抓在自己手中。并用另一只手不停的捶打在壮汉身上。

    这时,楚天齐忽然感觉右手生疼,而且耳边有“叮呤呤”的响声。他睁开眼睛,屋内已经大亮,右手还在墙上不停的敲击着,原来刚才是做梦了。

    “叮呤呤”,放在桌上的手机闪着亮光,不停的鸣叫着。楚天齐这才意识到,是来电话了。他拿过手机一看,疑惑的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声:“小楚,马上到县委,有急事,让乡里车送你回来。”

    “什么……”楚天齐刚说了两个字,手机里传来“咔嗒”一声响动,是对方挂掉电话了。

    什么情况?楚天齐握着手机,茫然不解。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显示,才早上七点多,他更加疑惑。电话是县委办的一个号码,打电话的人是政府办副主任兼县长秘书邹英涛。

    正常情况下,现在的时间点,人们还没上班,而刚才邹英涛却是用的单位的固定电话,那就是说他现在在县委楼上。这么早的时间,他找自己会有什么事?应该不是私事,那就是公事。公事无非是县委、政府的事,但自己只是一个被挂起来的主任科员,县委、政府的事也找不到自己头上呀。那又会是什么事呢?

    正这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楚天齐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孔方司机黄峰的声音:“楚主任,孔书记让我送您回县委,我有十分钟就能到乡里了,我在前院等你。”

    楚天齐说了一声“好”,挂断了电话,心中暗道:够快的呀!看来县里是着急让自己回去了,那究竟是什么事呢?

    想了想,楚天齐还是给邹英涛回拨了电话,拨了好几次,里面都是占线的声音。他又拨打对方手机,手机里传出冷冰冰的声音:“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楚天齐起了床,边洗漱边想:肯定是县里出了事,究竟什么事不得而知,但肯定很急,那么让自己回去能处理什么事?他大脑飞快的运转:难道……难道又是上访?是让自己去处理?可自己只对青牛峪乡的事还算熟悉,莫非是青牛峪乡出了什么事?

    想到青牛峪乡,楚天齐心里一惊,放下漱口杯,擦了一下嘴边的牙膏沫,拨出了一串号码。

    “喂”,手机里传来宁俊琦慵懒的声音,“天齐,这么早,在给我请早安吗?”

    楚天齐没有和她逗嘴,而是急忙问道:“你在哪?乡里没出什么事吧?”

    “我在乡里呀,这一切正常,没出什么事,你听到什么啦?”宁俊琦的声音很惊讶。

    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没出事就好,没出事就好。”

    “到底是怎么了?没头没尾的,听你的口气好像是盼着乡里出事似的。”宁俊琦急道。

    “哪能呢?是这么回事……”楚天齐说了邹英涛打电话的事,并且说了自己的担心。

    “哦,是这么回事呀,不用说,肯定是乡里有事,但绝对不是青牛峪乡的事,否则,县里不可能不找我。”说到这里,宁俊琦停顿了一下,又说,“天齐,我昨天下乡,回来的很晚,什么也没听说。等我先打听一下,再告诉你。你别着急,要稳住,说不准还是什么好事呢!”

    “好的。”楚天齐话音刚落,手机里已传来对方挂断电话的声音。

    楚天齐收起手机,穿好外面衣服,挎上挎包。走到门口时,又返回屋子,把自己的东西都放到提包里,拎起提包出了屋子,锁好屋门,向前院走去。

    穿过两条过道,就看到院子里停放的孔方专用越野车,楚天齐向汽车走去。快到车旁的时候,后车门打开,乡书记孔方从车上跳了下来。

    迎着楚天齐走去,孔方伸出右手,满面含笑的说:“楚主任,这一去恐怕不会再回到这穷乡僻壤了吧,还望日后飞黄腾达之时,能想到这里,想到这里的人。”

    楚天齐就是一楞,奇怪孔方怎么会专程在此等候,更奇怪对方的话,难道对方知道什么?这样想着,楚天齐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问道:“孔书记,把我说糊涂了,我怎么听着你在赶我走呢?”

    孔方“哈哈”一笑:“楚主任,大清早的,县委领导就让乡里快速送你回去,这难道不能说明点什么?你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从对方的话中,楚天齐听的出,对方也是猜测,但对方希望自己走肯定是真心的。自己在乡里时,孔方还得供着自己,而且还得防着自己插手抗战旧址管委会的事,如果自己一走,孔方肯定是一下子就轻松了。

    楚天齐没有接对方的茬,而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孔书记,客气了,借你吉言,后会有期!”,说着,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挥手间,汽车出了乡政府大院,向公路驶去。

    ……

    刚上公路,“叮呤呤”声音响起,楚天齐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号码,急忙按下了接听键。手机里立刻传出宁俊琦的声音:“天齐,机会来了……”

    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楚天齐把手机紧捂在耳朵上,说了一声:“我在车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