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四十七章 再遇孔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越野车外,一簇簇的楼房已经失去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路两旁成排的杨树。杨树的里侧,是成片成片的玉米地,玉米棒子硕大的身体向下低垂着,正在向成熟的季节迈进。阳光透过树的间隙,洒到地上,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光圈。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非常稀少,再配以周遭的景物,营造出一种宁静和娴适的氛围。

    对于身旁的景物,楚天齐并不陌生。从小生活在农村,又在乡里负责农业两年多,对于庄稼、树木再熟悉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些景物的存在,感受不到那种美景与意境,他心中更多的是一种凄凉。

    从一进入仕途,楚天齐就满腔热情、全身心投入了工作当中。在青牛峪乡的时候,为了全乡老百姓致富,他从来都是不辞辛劳,有时更是疲劳作战。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使老百姓的收入增加了一大截,也为全乡经济发展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省委党校学习归来后,他这个踏踏实实干工作的乡常务副乡长,被调到了县委办,担任一个非领导职务的主任科员,从事的作更是经常被人认为“鸡肋”的调研工作。但他经过短暂的适应以后,没有沉沦,而是在千方百计的熟悉着这个工作,为即将从事的事业做准备。

    终于夏雪以所谓的“约定”,给自己提供了调研机会。虽然调研工作常常被做为形式,但楚天齐却实打实的去工作,既做调研,也做实际工作。正是因为调研,自己带人去省里考察,还在那里经历了被社会大哥约见,至今还身带伤疤。正是因为调研,在仙杯峰经历了生死考验,到现在还拖着一只伤脚,被刘大智戏称“铁拐李”。

    可就是这么热爱自己的工作,就是这样一心做事,到现在却混了这么一个结局,要拖着伤脚被发配,被送到一个视自己为仇人的人手里。而且自己的离开,几乎就像被押送似的,先是刘大智在病房进行盯梢,接着连回宿舍拿东西的时间都没给。当然,他自己也不想进到那个大院,否则,刘大智是盯不住自己的。

    想到这些,楚天齐不禁轻轻叹了一声:“哎”。

    “吱……”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同时感觉身子一栽歪,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稳定了一下情绪,楚天齐才意识到,是汽车在急刹车。为什么要这样?这样想着,他抬头看向了车的前面。

    此时,司机已经下车,一个扛着农具的老农,坐在车前面的地上。司机把老农扶起来,让老农转了几圈,然后老农憨厚的笑了笑,走开了。司机也重新上了汽车。

    “怎么了?”梁主任问道。

    司机边发动汽车,边说:“哦,没事。那个农民忽然就从路边蹿了出来,当他看到汽车的时候,有点吓傻了,忘记了躲避,直接坐在了地上。要不是我及时踩刹车,早撞到他丫的了。”

    梁主任继续问:“他没说什么吧?”

    “能说什么?离着他还有一米多呢,再说了,是他不长眼。他*妈的,土老冒,撞死他也活该。”司机骂骂咧咧的,还使劲在方向盘上拍了一下,弄的汽车喇叭吱了哇拉的叫了好几声。

    梁主任不再说话,而是身子向后一靠,看样子要眯一会儿了。

    楚天齐真想问司机,“骂人家‘土老冒’,你不是农民的儿子呀!”但他没有这么说。因为他现在要是说这些的话,就有些太不适趣了。最主要的是农民并没受伤,确实离车还有一截呢,否则,他肯定是要主持正义的,不管这个正义能不能主持的了。

    虽然农民有错,但看农民那憨厚的劲儿,楚天齐还是由衷的感慨“老百姓朴实”。看到农民,楚天齐觉得自己刚才的失落有些太狭隘了,自己心里可是一直想着为老百姓办事的,仕途经历一点波折又算的了什么?说不定,今日的沉寂,就是为了明日的爆发。

    这么一想,楚天齐心境立马平和了许多,他又开始思考一个现实问题:到乡里会让自己做什么。自己现在虽然是非领导职务,但级别是正科,怎么也得安排一个与级别匹配的工作吧。乡里正科级别的职务也只有书记、乡长,有时候副书记也勉强是正科。

    自己是被借调到乡里,书记、乡长是甭想,再说了柯兴旺也不会让自己担任这样的职务。那么副书记有没有戏呢?应该也有这个可能,最次也应该是常务副乡长吧。当然了,也可能弄一个什么乡人大主席团主席。否则,自己没有犯任何错误,就是柯兴旺想收拾自己的话,也得有说的过去的理由,也得堵住悠悠众口呀。

    虽然楚天齐想到了好几个职务,但他觉得又似乎没有可能,不说柯兴旺要收拾自己,就凭那几个职务,也不应该让一个借调的人担任吧。难道是什么职务也没有,就是空挂着,就是为了打压自己?不会吧,那不就是让自己不干活,光拿工资吗?这岂不是太便宜自己了?

    楚天齐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老幺峰乡已经到了,楚天齐下了越野车。他正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时,梁主任让他在党政办等着,自己去向领导汇报。楚天齐手里没有任何表明调动的东西,也只有干等着这一条路。

    ……

    过了好一会儿,梁主任回来了。他站在门口,向着楚天齐招了招手,说了声“跟我走”,就又返身走去。

    感受着梁主任对自己态度和上次的巨大差别,楚天齐只有苦笑着摇头的份。然后就像一个小随从似的,出了党政办公室,跟在梁主任后边,向前走去。

    来到一个屋子门口,梁主任敲了两下,得到允许后,推开屋门,说了一句:“书记,人带来了。”

    屋子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他进来。”

    梁主任向后一扭脸,说了句“进去吧”,然后退到了一边。

    听着两人的对话,楚天齐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求人办事的小丑,也像是一个要接受审判的犯法人员。

    “哼,你们小瞧我,我自己不能小瞧自己。”这样想着,楚天齐胸脯一挺,左脚一跨,迈进屋子,跟着右拐一抬,“咔”的一声,整个人都出现在门槛里边。

    进到屋子的一刹那,楚天齐看到了桌子后面坐的人,屋子里的人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的神色都变了几变,内心也颇多感慨。现在离上次见面,仅仅一月有余,情形却有了不同。

    坐在桌子后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幺峰乡党委书记孔方。上次见面的时候,孔方接连出丑,先是被欧阳玉娜无视,接着被欧阳玉娜和夏雪敲打。在被揭穿谎言后,更是上演了“晕倒”的闹剧,可谓狼狈至极。而今天,孔方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还系着领带,头发也整齐的梳向脑后,脑门闪耀着光泽,整个一副领导的派头。

    反观楚天齐,脸上带着一丝憔悴,头发也有些凌*乱,最显现的就是右腋下夹着的那支单拐。他的右脚抬起,右腿弯曲着,站在那里,一下子增添了无限的苍桑。而上次见面的时候,楚天齐是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在一旁看着笑话。

    世事反转无常,两人都不禁心中唏嘘不已。

    孔方仔细观察着楚天齐,心中暗道:好,报应。就在他暗暗窃喜的时候,忽然心中一震,有两束坚毅的目光射到自己身上,而这个目光的主人更是像标枪一样的站在那里。虽然对方的右腿有些弯曲,虽然对方拄拐有些滑稽,但对方的胸膛却是挺立的,高傲的头也是昂着的,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充满了坚毅的神色。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破了屋子里的沉寂。孔方说了一声“进来”,门一开,老幺峰乡乡长宋玉香走了进来。

    宋玉香稍微一楞,看着楚天齐说道:“小楚,你来了。”

    “来了。”楚天齐点点头。

    正这时,孔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楚天齐面前,伸出右手,热情的说道:“欢迎欢迎,欢迎楚科长借调到此。”

    面对对方伸出来的右手,楚天齐也伸出右手,和对方握了握,两人又都松开了。由于腋下夹着拐杖,右胳膊也伸的很是弯曲。

    孔方看似关心的道:“楚科长,你腿脚不好,来,赶快坐下。”

    站着不得劲,楚天齐干脆没有客气,而是直接走到沙发旁,坐了下去。

    孔方也走回自己的位置,坐到了椅子上。

    三人互相看看,一时都没有说什么,屋子里再次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还是宋玉香打破了沉默:“书记,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孔方身体往椅子上一靠,右手五指向后梳了一下头发,说道:“宋乡长,今天叫你来呢,就是关于楚科长工作安排的事。”

    孔方的话,不但引起了宋玉香的注意,更是把楚天齐的目光也吸引了过去。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阵紧张,他知道谜底马上就要揭开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