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六十章 孔方的抉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楚天齐坐班车到了县城,在书店买上几本书后,又从县城倒车去了老幺峰乡。

    到老幺峰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楚天齐收拾了一下房间卫生,躺倒在床*上,想着这几天的事情。可能是平时不干活,这几天干活有点太累了,也可能是没休息好的缘故,很快他就睡着了。

    等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看不清东西,再一看手表,是晚上七点多了。拉着电灯,先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儿,又洗了把脸。正考虑着一会儿要吃点什么,门外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楚天齐说了一声“请进”,食堂管理员笑咪*咪的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红棕色的工艺提蓝,进门就说:“楚主任饿了吧?”

    没想到这个管理员又来了,上次给自己送过一碗卧着荷包蛋的面条,看今天这架势又不知拿来了什么。楚天齐回道:“中午吃的晚,不怎么饿。”

    管理员从提蓝里拿出盘碗碟筷,放到桌上:“楚主任,我这几天一直在注意着您来没来,今天见您门上的锁子开了,就断定您回来了。刚才见您屋子关着灯,就没打扰您,后来看到灯亮了,我才把饭菜送过来。”

    在揭开盖子的两个餐盘里,盛放着两份炒菜,一份是肉炒口蘑,一份是麻婆豆腐,菜量不大,但绝对够吃。旁边有一个大碗,里面是满满的蛋炒饭,大碗的旁边是两碟小咸菜,另外还有一双筷子和一个小的空碗。更稀奇的是,还有一瓶半斤的白酒,连酒杯都给准备上了,看得出食堂管理员很是用心。楚天齐忙说道:“谢谢师傅,让你费心了。”

    “楚主任,可不能这么说,照顾好领导的生活,是我的责任。”说着,管理员向外走去,到门口的时候,反身又说,“我一会儿再来拿餐具。”说完,关上屋门,走开了。

    走到门口,确认管理员已经走远了,楚天齐又返回到桌旁,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饭菜,自言自语道:“这待遇赶上老干部了,那咱也摆回谱。”说着,他拿过酒瓶,拧开盖子,倒了一杯白酒。

    楚天齐边吃边喝、自斟自饮,半个多小时后,酒喝完了,也吃饱了,饭菜还剩了一些。

    食堂管理员就像掐着时间点一样,在楚天齐放下筷子、酒杯,刚点着一颗烟的时候,他又来了,这次是来收拾餐具的。在收拾的同时,他还不忘献殷勤:“楚主任,您要是觉得哪口味不对,就提出来,以后我也好改进。”

    楚天齐打了个酒嗝,满意的说:“不错,口味确实不错,继续保持吧。谢谢师傅了。”他也并不是客气,确实觉得菜的咸淡、口感都不错。

    “您客气,只要您吃的顺口,我就十分荣幸了。”管理员说着,提起装满餐具的提蓝,走出了屋子。

    看着管理员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楚天齐又陷入了沉思:这孔方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既在生活上对自己照顾有加,又严格控制自己介入抗战旧址管委会工作。从表面看,孔方是在对自己讨好,同时也是在防着自己,那么他会不会对自己用的是“糖衣炮弹”,或是另有其它阴谋呢?

    ……

    从第二天上班开始,楚天齐又感受到了不一样,绝大多数人对自己更热情了,有的人甚至在下班以后还找理由进行接触。这绝大多数人也包括孔方,还包括那个对自己态度多次变化的党政办梁主任。直到有一天晚上,梁主任再次来访时,说了一段话,才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大家之所以亲近自己,是因为节前与市委书记的见面,市委书记对自己的赞赏,让人们对自己刮目相看。

    其实,楚天齐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但却没想到好多人这么现实,现实的让他不好适应。尤其是那个梁主任,简直就是一只变脸鸡,楚天齐从对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真诚,看到的就是谄媚。但楚天齐也明白,宁得罪十个君子,也不得罪一个小人,反正也没有什么原则上的事,对于梁主任之流,他也就打着“哈哈”,用模糊的语言应付着。

    节后上班很长时间了,楚天齐还没有实质性的工作可做,每天就是看那些红色文献,也看宁俊琦给他提供的一些经济方面的书籍。还别说,这也是难得的学习机会,用宁俊琦的话说,这叫“充电,自我进修”。

    楚天齐自己过着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生活,但关于他被李书记青睐一事,却已经传遍了全县,甚至沃原市和其它县的好多人也知道了。

    关于这件事,还出现了好多版本的传言。有说李书记是楚天齐的亲戚,只不过一直隐瞒着,有说楚天齐是在省委党校时,和李书记攀上的关系。还有说楚天齐和李书记的女儿是同学,但李书记的女儿叫什么,却又说不太清楚。反正在省里、市里工作的好多李姓女孩,都成了传言中的书记女儿。

    尽管传言版本很多,但没有一个说是李书记赏识楚天齐的才能、看重他的人品。当雷鹏把诸多版本告诉楚天齐的时候,楚天齐也只能无奈的一笑,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怎么说,自己也管不着。对于人们的猜测内容,楚天齐也能理解,现在好多地方就有拉帮结派、趋炎附势的风气,人们更愿意把一些正常的事情往这上面去套,反而不愿相信单纯的常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市委书记对楚天齐的常识,也不过是大家用来闲聊的一个话题,顶多就是有些“吃葡萄”心理罢了。而此事对于有些人来说,却不仅是一个话题那么简单,而是涉及到如何对待楚天齐的问题,孔方就是其中之一。

    ……

    在李卫民对楚天齐做法赞赏的当天,孔方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当他中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半信半疑。他觉得,一个市委书记对一个小科长的作法,能给出那么高的评价,有些不可理解。所以,他又进行了多方的求证,求证的结果是确有其事。

    但又有一个问题接踵而来:李卫民为什么要那么做?就是单纯的欣赏?鬼才相信。那么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呢?

    接下来的几天,各种传言铺开盖地而来,孔方既对这些传言不置可否,也相信无风不起浪。在无法甄别这些消息的真假时,他觉得有一点必须要坚持和提高,那就是对楚天齐的友好态度。虽然他不甘心这样做,但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他对自己的宽慰是“我这是敬畏市委书记的权威”。

    于是,楚天齐节后刚到乡里,就继续享受到了管理员送酒水饭菜上门的服务,而且就餐标准还有了提高。

    尽管孔方现在简直是把楚天齐当爷爷似的供着,但他心里一直不踏实,既担心楚天齐哪天咬自己一口,更担心上级领导对自己的挤兑。原来说好节后一上班就把楚天齐借调手续办过来,现在上班两周多了,这事都没动静,更没人提起,这就表明县里对于楚天齐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孔方暗暗庆幸,庆幸现在对楚天齐采取绥靖政策的正确。

    虽然关于楚天齐借调的事,看似放下了,但孔方还有一件事不踏实,那就是国庆假期前一天,自己和领导那次通话所说的事情。当时领导批评自己让楚天齐“太滋润了”,自己为了表明态度,可是承诺“节后要对个别不思进取、浑浑噩噩的人员进行处理”的。

    和领导通话时,孔方说的个别人员就是指的楚天齐,领导肯定也心知肚明。虽然当时他没有楚天齐不思进取的证据,但他相信利用假期这几天,还是能搜集一些的。谁曾想,自己还没开始行动,人家楚天齐已经被市委书记当众赏识了。如果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对付楚天齐的话,那不是耗子舔猫腚——找死吗?他相信,不用市委书记说话,甚至都不用暗示,就会有人扑上来收拾自己的。

    现在自然是不能对楚天齐动手了,可就是不知道领导会不会也放下这事。已经半个月了,领导还没来电话,更没提过这个事。看来,领导也意识到了现在动手不明智。想到这里,孔方心里踏实了好多。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把正在沉思中的孔方吓了一跳。他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号码正是领导的。

    接还是不接?能不接吗?孔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话筒,讨好的说:“领导,您好,我是小孔。”

    “怎么回事?现在才接电话。”对方没等孔方解释,而是继续说道,“你不是要整顿工作作风吗?结果呢?在一周之内,必须要有结果。”根本不容孔方回话,对方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手里拿着话筒,孔方疑惑不已:怎么回事?难道领导还要对姓楚的下手?还是领导会错了自己的意?

    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对楚天齐下手?那坚决不行,不管是不是领导会错了意,都不能那么做。那不是给市委书记上眼药吗?那又该如何做呢?

    连问了多个“怎么办”,孔方心一横,咬牙握拳做出了抉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自保,实在不行的话,就得“指鹿为马”了。

    忽然,一丝不安涌上孔方心头,但旋即他就坦然了:俗话说‘无毒不丈夫’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