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五十三章 孔方准备下黑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明天就是国庆节了,楚天齐和孔方打过招呼,提前在上午十点坐上了回县城的班车。他之所以提前回去,主要是和高副院长约好了,趁着对方没休假,下午要检查一下伤脚恢复情况。按照时间算,是没问题了,如果检查也正常的话,就不用再拄拐了。

    从受伤开始,先是在病床*上躺着,脚被吊的老高,连大小*便都不能自己解决。后来,总算能下地了,还必须拄着拐杖,这一拄就是一个多月。拄拐太不方便了,而且还要随时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看来残疾人真是不易,有的残疾人恐怕得一辈子活在别人质疑甚至蔑视的目光里。

    在老幺峰乡里待了三周多,这是第一次回县城,楚天齐有些激动,更多的是莫名的忐忑。他不知道,在自己进入县委大院的时候,众人会以怎么的眼神看自己这个被发配的“残疾人”。他尤其不想见到像刘大智之流,如果相见的话,对方指定会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他倒不怕和对方斗嘴,但他觉得没意思,也没心情。

    看着班车外面农田里忙活的农民,望着大家脸上的笑容,楚天齐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在青牛峪乡负责农业工作时的场景,不禁心情舒缓了好多。尤其是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宁俊琦,还可能回到家里时,他的心情大好。

    ……

    和楚天齐的好心情不同,孔方还沉浸着郁闷中,没有走出来。

    那天自从领导打过电话,孔方的心情就没有平静。虽然领导没有明确说要对自己怎么样,但潜台词已经很明白,已经对自己非常不满,说不准已经在做着收拾自己的打算了。一边是领导要收拾,一边又不得不供着那个“爹”,孔方觉得自己就是受夹板气。本来想着即使受点气,也先这么维持下去,以图情形有变,自己的危机也好解除。可现在领导根本没有了等待耐心,今天打电话时发火,实际上就是在找茬,就是故意在借题发挥。

    怎么办?怎么办?连问了自己多遍“怎么办”,孔方两相一权衡,把心一横,只能是先顺着领导了。如果违逆领导,自己指定没有好果子吃,也许用不了一两天,自己就会被收拾。好一点的话,可能被调到一个闲职岗位,如果领导再狠一点的话,可能自己还会有牢狱之灾。虽然顺着领导可能会逼姓楚的出手,但毕竟对方现在应该没有自己什么证据,而且即使姓楚的有了自己的一点儿把柄,也得有上面领导给他做主才行。

    通过两天的仔细盘算,“两害相权取其轻”,孔方决定按领导的意图行*事,顺便也报自己之仇。但他多了个心眼,还是要取得领导的明确支持为好,一旦有个什么闪失,领导也许还能帮自己一把。另外,别自己这儿正想办法收拾姓楚的呢,领导却已经对自己下手了,那可就黄糕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于是,今天刚上班的时候,他给领导拨去了电话。

    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孔方又继续拨打,直到拨打到第三遍的时候,话筒里才传出一个威严但冷漠的声音:“什么事?我可没那么多闲时间,听你胡说。”

    听的出,领导对自己的气还大着呢,一是因为那天自己说的驴唇不对马嘴,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对姓楚的下手。

    孔方赶忙深吸了一口气,陪笑道:“领导,我是孔方,向您汇报点工作。”

    话筒里传来对方鼻子“哼”的一声,算是回答。

    “领导,在您的领导和亲切关怀下,乡党委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绩,现在……”孔方对着电话,滔滔不绝的讲说起来。他之所以说这些,是为后面自己的话做铺垫的。

    显然,对方对于孔方汇报的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便不客气的打断道:“行了,这些你都说了多少遍了,光文字稿就报了好几回,我时间有限,可没工夫听你瞎白话。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要没其它事,我就挂了。”

    “别别……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向您汇报。”孔方急赤白脸着道,然后开始斟酌着用词:“现在有个别工作人员不思进取,浑浑噩噩,并且还做着好多与自身身份不相符的事。乡党委计划在国庆假期后,要对这样的人员进行治理,为了杀一儆百,一定会从严从重处理。只是,这需要得到上级的大力支持,否则肯定会阻力不小,甚至功亏一篑。”说到这里,孔方停了下来。

    聪明人一说就通,而且两人都有默契,自然知道孔方说的“个别工作人员”是指谁。电话里静了一小会儿,传来了对方的声音:“对待任何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绝对不能手软,不管对方有什么样的来头,有怎样的依仗,都必须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当然了,该上级支持的,肯定会支持。”

    对方的话说的模棱两可,但也算有了个态度,自己的话不也没有完全点明白吗?孔方得到这么一个答复,也算达到了一定的目的,便又说道:“只是,有些时候斗争会很激烈,有的腐败分子为了对抗组织,会使出各种办法,甚至会反咬一口,大肆污蔑党组织。我刚才汇报的那些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也得罪了一些人,很可能会成为腐败分子攻击的对象。所以,要请领导帮着明辩事非。”

    孔方的话说的很艺术,意思是要在对付别人的时候,人家也肯定有自己的把柄,还请领导帮着捂盖子、擦屁*股。只是孔方却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说出来的,不得不说用心良苦,心思缜密。

    对方这次停顿的时间更长,过了一会儿,才又低沉的说道:“做工作就不要怕得罪人,也不要怕对方报复。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自己的工作做的堂堂正正,经的起推敲,自会有人做主。上级组织是不会让一个一心为公的好同志,蒙受不白之冤的。”

    对方这话说的更有水平,意思是只要你自己做的是正事,那上级组织会坚决为你做主。隐含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做的不堂堂正正,经不起推敲,那就没人管你了。这话既使被另一方录了音,也留不下任何把柄。

    孔方没有得到想要的答复,只听到了这么几句套词,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便对着电话道:“领导,不打扰您的工作了,祝您国庆假期快乐!”

    “好吧,你也先好好过一个国庆节。”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这句话除了字面意思,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说“你先过国庆,过完就该兑现你刚才的承诺了”。

    就在孔方刚把电话听筒放到话机上的时候,楚天齐来了,向孔方请假,要回县医院复查。孔方心情复杂,但热情的同意了楚天齐的请假要求,甚至还难得的说“如果身体还不舒服,就多休息几天”。孔方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多争取几天准备的时间,同时也好把对付楚天齐的事,向后推一推。刚才虽然和领导通话了,可孔方的心里却越发不踏实了,他想着多拖一天是一天。

    楚天齐表示感谢后出去了,可想到姓楚的那挺拔的身姿,那坚毅的目光,以及养的白净的脸膛,孔方心情很不平静。他知道姓楚的是回去和小情人相会了,是回家团圆了,是欢欢喜喜的休假去了。可自己呢?随着假期的临近,却要想着对付姓楚的办法。

    虽然刚才和领导说的好像挺肯定的,其实孔方现在还根本就没有姓楚的任何违法证据。有的也不过是一些没有任何证据的传言,而且这些传言即使是真的话,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事,顶多是作风不检点而已。何况现在连这些也没法证明,还需要自己派人去挖掘。可这短短的几天,上那儿去找证据呀,又能让谁去呢?

    哎呀,愁死了。现在孔方甚至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刚才给领导打电话了,自己想要的领导保证没得到,却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而且还不得不对那小子下黑手了,可这黑手从哪下呢?

    “他*妈的,这可怎么办?”楚天齐都出去一个小时了,孔方还没想到一个既能向领导交待又能解气的办法。当然,这个办法还要稳妥,否则一旦引火烧身,谁都救不了自己,也没人会救,刚才领导的话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孔方的思绪。他抬起头,说了声“进来”。司机黄峰走进了屋子。

    ……

    就在孔方正因为楚天齐而绞尽脑汁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在十一点前下了车,现在正坐在出租车上,向县委大院赶去。他要把自己带的东西放到县委办宿舍去,也顺便再拿点东西,然后出去和雷鹏一起吃饭。

    在到县委大院门口的时候,出租车被门卫拦住了。楚天齐只好付过车费后,从车上走了下来。

    一手拄拐,一手拿着提包,走起路来一颠一簸的,楚天齐生怕碰到刘大智之流,让对方调笑自己。所幸,在经过政府楼和县委楼的时候,不但没遇到刘大智,连一个熟人也没遇到,院子里也是空荡荡的。楚天齐不禁纳闷:人们是在开大会,还是都出去了?

    当楚天齐拐过县委楼的时候,忽然看到后面站了好多人,而大家站的地方就是宿舍那排最西边的屋子,就是自己的那间宿舍。

    “出什么事了?”楚天齐略一迟疑,快速向人群走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