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四十三章 尴尬的暧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知道宁俊琦已经摆平冯、王二人的“逼宫”,楚天齐顿觉心情舒畅,日子也就过的飞快。转眼间一周多已经过去,在这期间,宁俊琦一次也没来过,但每天都会打一到两次电话。楚天齐明白,她一个来月没在乡里,肯定积攒了好多事情,而且现在这个季节,乡里本身就忙。所以她完全能够理解宁俊琦,就劝她安心工作,自己这里一切都好。

    ……

    这一天,快下午六点的时候,护工正要去打晚饭,屋门一响,宁俊琦走了进来。她一手提着一个大袋子,进门就说:“天齐,我来的不晚吧,还怕你已经吃了呢,怎么打你电话也打不通。”说着,把一个袋子放到了床头上,另一个袋子放到了床*上。

    “是吗?”楚天齐拿过手机一看,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机了,忙说道,“没电了。”

    宁俊琦没有接楚天齐的话,而是对着护工说:“大哥,这些天辛苦你了,你今天晚上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陪床。晚饭我带来了,你不用管了。”

    护工搓*手说:“那怎么行,我受家政公司委派,是挣着工资的。”

    宁俊琦一笑:“没事,雇主是我的好朋友,病人又是我男朋友,我不说谁又知道。再说了,也是我同意让你回去的,又不是你自己私自走的。你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八点以前来就行,我俩也想好好说说话。”

    “好吧,谢谢你!”护工说完,到水房换了一暖壸新开水,并把吃药的事嘱咐一番,才拿着自己的一点东西,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和宁俊琦两人。

    宁俊琦把床*上的袋子拿起来,放到了旁边的柜子里。她说道:“这是给你拿的换洗衣服,我给你放柜子里,记得要勤换洗。对了,你宿舍里一股霉味,我给开了一会儿门窗,才好了一些。”说到这里,她“咯咯”一笑,“你的小日子还挺滋润的,有四大美女昼夜陪着。”

    “四大美女?没有啊,不就你一个人吗?不过,你一个人的魅力,足以盖过古代四大美女了。”楚天齐调侃道。

    宁俊琦用手一点他的脑门:“少装糊涂,我是说你宿舍墙上的‘四大美女’,又是露肩膀头,又是露肚脐的。小心让人以此攻击你,说你‘声色犬马’。”

    “谁有那么无聊?就刘大智那家伙有这兴趣。”楚天齐不以为然,“这是当时雷鹏的一个朋友帮着买的,实在不行的话,等有时间我把它换下来。”

    此时,宁俊琦已经把另一个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到了床头柜上。一共四个餐盒,一盒米饭,两盒炒菜,一个小保温桶。

    “我就吃几口菜,其余的都由你收拾。”宁俊琦边说边把餐盒与保温桶的盖子打开。

    “好香啊,排骨汤,青炒黄瓜片,客家三杯鸡。”楚天齐说着,已经伸手去抓鸡块了。

    宁俊琦拿着筷子,敲向他的右手:“拿走你的狗爪子,还没洗呢。”

    “温柔点。”楚天齐“嘿嘿”一笑,“这话怎么这么熟呢?好像在哪听过。”

    “什么话?”宁俊琦一边拿湿巾给他擦手,一边回道。

    “就是那句‘拿走你的狗爪子’,你倒忘了?”楚天齐冲她挤眉弄眼道,“你再想想,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说着,他还用手比划着。

    看着他嘻皮笑脸的样子,宁俊琦脸“腾”的一下子红了,她知道他指的是两人第一次在班车上相遇的事。当时,他的手就放到了自己那个上面,而且还揉*捏了几下,想起来就让她害羞。

    “擦完了,赶紧吃吧。”宁俊琦松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吃,吃什么?”楚天齐装傻充楞道,两眼故意盯着她的那两个突起。

    宁俊琦娇嗔道:“流氓。”

    “流氓?流氓在哪啊?你是说我吗?那好啊,那我真就耍流氓了。”说着,楚天齐又张牙舞爪起来。

    宁俊琦向后一撤身子,红着脸道:“别瞎胡闹了,赶快吃吧,一会儿该凉了。”说着,她把餐盒里的饭菜弄了一些,放到保温桶自带的空餐盒里,连同勺子一齐递给了他。

    楚天齐“嘿嘿”一笑:“好,吃,吃完一样,再吃另一样。”

    “快吃吧,饭都堵不住嘴。”说着,宁俊琦把一张报纸放到了他的被子上。

    楚天齐开始吃饭了,菜饭和在一起,吃的特别香。宁俊琦只是吃了几块黄瓜片,就坐在那里看着他吃,还随时用纸巾帮他擦着嘴角。

    在吃饭的过程中,楚天齐也没忘拿话挑逗对方,而宁俊琦一般都是红着脸说上一句“流氓”或是“不正经”。面对对方毫无杀伤力的反击,他反而振振有词,自诩“男人不流氓,身体不正常”。

    实在被楚天齐“调戏”的够呛,宁俊琦终于说了又一句反击的话:“真是应了那句话,‘流氓会武术,简直闹不住’。”说完,她意识到,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再贴切不过了,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听到“流氓”和“武术”两个字,又见她笑成了那样,楚天齐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还差点笑的呛着。他俩这才收住声,他也暂时嘴巴老实了一会儿。

    吃完饭,把现场收拾干净后,两人开始聊天,讲共同感兴趣的事。自然谈到了开会的事,讲到高兴处,两人都是开怀大笑。通过宁俊琦的话,楚天齐也终于知道,郝晓燕就是宁俊琦在乡里的密探,她不在乡里的这一个来月,都是郝晓燕随时在向她传递信息。

    “你还真狡猾,处处都有你的密探。”楚天齐拿话损着对方。

    宁俊琦“嘁”了一声,纠正道:“同志哥,注意你的用词,这是战术。”

    楚天齐忽然问道:“对了,冯俊飞怎么会突然放下屠刀,支持你的提议呢?”

    “这个嘛……是秘密。”宁俊琦神秘着道,“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见对方不说,自有不说的道理,楚天齐也就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聊着一些其它的话题。在整个聊天过程中,他一直没忘在言语上占便宜,有时手还偶尔不老实一些。而宁俊琦总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让他心里不禁像着了火一样,但她又说他有伤,这里是医院。楚天齐既猴急又欣慰,盼望着早点好利索,出院后好让她兑现那层隐含的意思。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这时楚天齐就像身上有虱子一样,来回扭动着身体,脸上肌肉也不时的跳上一、两下。

    宁俊琦见他难受的样子,关心的问:“天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哪不舒服?”尽管楚天齐这么说,可他依然还在扭动着身子,而且脸也通红通红的。

    “净瞎说,不舒服能这样?就跟鸡下蛋似的。”宁俊琦急着道,“赶紧说。”

    “我,我……三急。”尽管难于启齿,但楚天齐还是不得不说出了问题所在。

    “三……那怎么办?你也下不了地呀。”宁俊琦明白了他的话,红着脸道。

    楚天齐脸也红了:“这两天都是护工大哥给接的。”

    两人都忽视了一件事,前些天一直输液,插着导尿管,刚昨天不输液,导尿管也就随之拔了。这两天,在方便的时候,都是由护工给拿接尿器和大便器接。可现在护工被宁俊琦给放假回家了。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想到这儿,宁俊琦一横心,弯腰从床下拿出了那个接尿器,红着脸说道:“我给你接吧。”

    “这……你给我,我自己来。”楚天齐支吾着道。

    宁俊琦看了一眼楚天齐,说:“那怎么行,你的右腿还吊着,怎么能猫腰呢?我就全当当一回护士吧。”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她的心里却紧张不已。

    “对,护士。要不你先暂时躲开,我摁呼叫铃,让护士过来。”楚天齐想到了办法。

    “护士?哪怎么行?那她不是……你是不是就想让别的小姑娘来?”宁俊琦结结巴巴的说,“休想,还是我来吧。”说着,她掀起他被子一角,把接尿器放到了被子下面。

    一想也别无他法,只能这样。可是宁俊琦放的地方,楚天齐根本就够不着,只好低声道:“没放正,离着老远呢。”

    “哦”,宁俊琦答应了一声,侧蹲着身子,把接尿器又向里伸了伸。

    这次离的近了,楚天齐褪*下裤头,配合着,可还是没对正。于是他只得隔着被子,指给她正确的位置。

    可想着和操作是两码事,费了老半天劲,还是没有成功。就在宁俊琦正拿着接尿器找位置的时候,忽然一个东西碰到了手上。楚天齐“啊”了一声,她更是身上一哆嗦,她意识到碰到不该碰的东西了,于是她心跳加速起来。

    弄了半天,没有方便成功,楚天齐却憋的受不了了,忍不住“哼哼”着。

    镇静了好一会儿,宁俊琦暗道:这是救人于危难,不能以常理衡量。于是她心一横,用另一手帮着他,找到了接尿器的位置。宁俊琦因为刚才的举动,心跳的更快了,连身子也不听使唤的抖了起来。

    没想到对方为了自己,竟然这么豁的出来,楚天齐在惊愕过后,使劲用上了劲。可是越着急、越紧张,却越是方便不出来。

    “行不呢?”半蹲着的宁俊琦问道。

    楚天齐支吾道:“没……尿不出来。”

    “你……放松,别紧张。”宁俊琦颤声道。

    “好,放松,放松……”楚天齐嘴里喃喃着,喃喃着,终于“哗”的一声,方便了出来。他长嘘了一口气。她也长嘘了一口气,端着接尿器,起身奔向了卫生间。

    ……

    经过接尿这二十多分钟的折腾,两人浑身都是汗,连衣服都湿透了。脸上更是红通通的,挂满了汗珠。病房里满是暧昧的氛围,只是这暧昧也太尴尬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