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五十九章 你瞒不过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假期的第二天、第三天,宁俊琦又跟着去了地里,还是不让楚天齐背口袋、干重活。回到家里后,也是抢着帮尤春梅干活。尤春梅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在这两天中,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村民们总是有事没事到楚家田里或家里聊天,聊的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楚家人都知道,这些村民是来看宁俊琦的,大家都想看看楚家的儿媳妇怎么样,看看一个女乡书记干活怎么样。

    面对村民类似围观的近乎,楚天齐和母亲都是笑容满面,心中欢欣不已。宁俊琦明知道这些村民的来意,但她没有一般小女生的那种扭捏,而是热情的同大家攀谈。村民看的出,老楚家的这个儿媳妇可不简单,人长的漂亮,还是领导,而且也没架子。好多人都说“老楚家祖坟上冒青烟了”,柳三爷更是摇头晃脑的说“女娃上的厅堂,下的厨房,不是一般人”。

    见这个乡书记没架子,村民说话就随便了很多,只是大多数人都没有说的太随意。但有一个妇女却大大咧咧的道:“老嫂子,你这儿媳妇人挺瘦,屁*股蛋子倒是肉*乎乎的,指定能给你生大胖孙子。”

    尤春梅一听,乐的合不拢嘴,附合道:“对,对,我也是这么……”她话说到一半,看到老伴投来制止的目光,这才闭了嘴,看向旁边的“儿媳妇”。

    虽然宁俊琦够大方,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说到以后要生孩子的事,她还是羞的满面绯红,只得躲在一边,低头往袋子里放卷心菜。

    见“儿媳妇”遇到了尴尬,尤春梅马上对着那句妇女道:“二柱他妈,两个孩子都要忙工作,有些事不着急,不着急。”说着,还向妇女做着手势,“快回吧,你看二柱他爹正叫你呢。”

    妇女“哼”了一声,极不情愿的走开了。

    ……

    假期的第四天,宁俊琦和楚天齐步行去了楚礼瑞的果园。楚礼瑞外出销售苹果,还没有回来,山上只有一个雇的人在。树上的水果已经不多,而且也该尽快采摘了,否则大幅降温的话,水果就会被冻坏了。

    从果园出来,二人走在石块遍地的路上,边走边说话。

    “天齐,我下午就回了。”宁俊琦低着头说。

    楚天齐抓*住宁俊琦的左手,说道:“再待两天,不是还有三天才上班吗?我好好陪陪你。”

    “你说什么呢,你以为你是三*陪呀?”宁俊琦看着楚天齐,“咯咯”的笑着,笑完又说,“你让我在这当猴啊,每天让那么多人围观,太不自在了。”

    楚天齐“嘻嘻”一笑:“那不是说明你优秀吗?人长的漂亮,又是领导,而且……而且你还能生大胖小子。”

    宁俊琦俊脸一红:“你还说,还说。”说着,右手向他的腰上拧去。

    楚天齐一闪,躲开了宁俊琦的“惩罚”,宁俊琦不依,继续在后面追逐着。就这样,两人在干河湾里面打闹起来。

    忽然,楚天齐“哎哟”一声,蹲在地上,双手也抚到了右脚上。

    “天齐,你怎么啦?是不是扭到伤脚了。”宁俊琦脸色大变,急忙跑过来,俯下*身体,自责道,“都赖我,都赖我。天齐,你说什么都行,我不拧你了。你到底怎么了?疼吗?”说着,两滴泪珠滚落下来。

    没想到自己装像,竟然让她着急的哭了,楚天齐赶忙直起腰,说道:“没什么,我……我可能是刚才感觉不准,现在一点也不疼了。”

    “真的?你站起来试着慢慢走走。”宁俊琦脸上挂着泪珠,扶起了楚天齐。

    楚天齐本来就是装的,自然不会疼的,装模作样的慢慢走了几步,说道:“好像不疼了。”

    “那就好,那就好。”宁俊琦说着,拿出纸巾擦掉了脸上的泪珠。她忽然发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不禁疑惑道,“你不会是……无病呻*吟吧?”

    没想到被对方识破了,但楚天齐还是硬着头皮说:“怎么会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不是吗?”宁俊琦盯着楚天齐,“有一件事,到现在你都没说实话。”

    楚天齐心虚的问:“什么事?”

    “我问你,你自从省里考察回来后,为什么一次都没穿我送你的那件半袖,就因为我那次打电话,你就记仇了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把那件衣服扔了。”说着,说着,宁俊琦的眼圈已经发红了。

    一看对方这个样子,楚天齐赶忙道:“天地良心,我怎么能把你送我的衣服扔了呢?”

    “是吗?”宁俊琦反问。

    “千真万确。”楚天齐肯定的说。

    “那会不会故意把衣服弄坏,来表达对我的愤怒呀?”说着,宁俊琦紧紧盯着楚天齐的眼睛,“比如,把肩头故意弄破。”

    “你……你看到那件衣服了?”楚天齐忙问。

    宁俊琦点点头:“是,在你住院期间,我去你宿舍给你拿衣服时发现的。在你昏迷期间,我还发现,你的肩头有一道伤痕,位置和衣服划破的地方非常吻合。你不会是为了表达对我的愤恨,还在自残吧?”

    楚天齐听出来了,宁俊琦肯定从衣服和自己的伤痕想到了什么,至于她说自己发泄愤恨和自残,不过是戏谑罢了。

    “好吧。”楚天齐想了想,说道,“我主要是怕你担心,事情是这样的……”楚天齐把自己带队到省委党校培训基地考察,第二天龙哥的相邀的事说了一遍。当然,有些细节他就选择性的略过了,比如关于对方拿走陈馨怡粉色罩罩的事,比如龙哥认自己师叔的事,比如龙哥替自己挨了一枪的事。他把龙哥放他走的原因,归结为自己通过与对方的三关打斗,对方兑现承诺才放他走的。

    宁俊琦听的很仔细,待楚天齐说完很长时间,她才说道:“天齐,你遇到那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呀?你知道吗?在你失踪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做了关于你的噩梦,我不敢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就是你浑身是血的样子。第二天我心绪不宁,打你电话打不通,我就向其他人打听,可依然没有你的消息。如果在下午六点前没有你消息的话,我就准备报警了。”说着,她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还带着轻微的呜咽。

    楚天齐知道,宁俊琦既是替自己担心,也是想起了自己没有理解她当时的苦心,便揽过她的肩头,歉疚着说:“俊琦,都是我不好,错怪了你,我当时主要是不想让你替我担心。”

    “哼,说的好听,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宁俊琦抬起泪眼,撒娇道:“我可告诉你,你什么也瞒不过我,也别想瞒我。”她在说此话的同时,心中暗道:你有一样东西,我还没弄清楚呢,到时我非要问问你。

    “对,瞒不过你。”楚天齐说着,拥着她向前走去,“走,回家吧。”

    看看四外没人,宁俊琦也就没有推开他的胳膊,任由他这样“欺负”着,一同向家中走去。

    ……

    宁俊琦吃完午饭就走了,一家三口看着她的汽车消失在门口,才返回了家。

    尤春梅一坐下,就是“宁姑娘如何如何好”、“你们什么时候订婚”这类话。楚天齐只是含糊的应付着,楚玉良更是在一旁抽烟而不说话。看到两人消极的态度,尤春梅不理他俩,气呼呼的出去串门了。

    待老伴走了一会儿后,楚玉良说道:“天齐,有件事我得提醒你,小宁姑娘来咱们这开着公家的车,是不是不好呀?”

    楚天齐一笑:“爸,现在乡里每月给领导的汽车补助都是定额的,多耗出的油都是自己贴,省下的就是自己的。而且他这也不是单纯的来找我,顺便还做了调研呢。”

    “话虽这么说,理也说的过去。但你和她毕竟不是上下级关系,虽然她没占公家加油的便宜,但总开着公车来咱们家,也容易让人说三道四。你现在不在乡里了,可她却不得不注意影响,如果你俩要是确定了关系,这些事也就不是事了。”楚玉良语重心长的说。

    楚天齐点点头:“我知道了,等到合适的时候,我和她商量一下。”

    屋子里沉寂下来,只有两人抽烟的声音。

    忽然,楚天齐说道,“爸,有一件事我很奇怪,那天市委书记李卫民在听我介绍了家庭情况后,忽然问‘你父亲是赤脚医生,是不是脚有残疾?他叫什么名字?’你是赤脚医生这件事是我说的,可你脚有残疾的事,我没向他说过,也没向任何人提起过,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认识你?还是听什么人说的?”

    楚天齐边说边盯着父亲,他发现父亲在听完后,眉毛迅速挑了挑,然后表情又归于平静。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完,楚玉良转换了话题,“天齐,有一件事你没说实话吧?”

    “什么事?”楚天齐反问。

    楚玉良一笑:“你两个来月没回家,恐怕不是因为工作忙吧?”

    楚天齐“嘻嘻”一笑:“那还是因为什么?”

    “你说呢?离的这么近,你又不是什么领导,难道连回家也顾不上?在地里干活时,小宁姑娘不让你背口袋,你也坦然受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说完,楚玉良微笑看着儿子。

    看来父亲是不好糊弄,楚天齐只得讲了自己在调研仙杯峰时,掉进地洞的事。当然,关于石碑的事没有讲。

    听儿子讲完,楚玉良沉吟了半晌,才说道:“我知道你肯定遇到事了,尽管你不说,也瞒不过我。”说着,他一指儿子的右腿,“来,坐炕上,让我看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