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六十五章 这是组织决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觉到楚天齐的回答太随意,也似乎有些态度不端正,郑义平有些不悦,正准备说话。县委办主任却抢先说道:“楚天齐同志,这里是县委会议室,是玉赤县委常委扩大会现场。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和领导说话呢?有没有组织性和纪律性。”

    听到县委办主任的话,楚天齐回击道:“主任,请不要给我乱扣帽子,我可承受不起。”说完,又转向郑义平,“县长,我刚才说的是实话,并不是信口开合。”

    “哦,那你倒说说。”郑义平眉毛挑了挑。

    楚天齐清了清嗓子,又往起直了直身子,开始说话:“各位领导,在来这里之前,我不知道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我拿起这份资料的时候,才知道是开发区老百姓上访。我以前一直在乡里,到县城后也没有听说过开发区的事,对于那里的事没有任何印象。

    这份资料,名曰‘农民上访情况汇报’,但字里行间全是从开发区角度来阐述问题。农民上访的原因、目的,资料上都是以一句‘农民对补偿不满’笼统带过。

    农民既然上访,肯定有不满。但究竟是因为补偿款没有及时到位,还是由于补偿标准过低,亦或是还有其它什么原因,资料上一概没提。不知道写资料的时候,是完全对工作不熟悉,还是故意略去。

    资料上还写道‘农民多次上访’,那么每次上访,是由什么部门、什么人接待的,是如何答复的,又是如何落实的,资料上也是一点儿没写。另外,县里究竟准备怎么解决,让什么部门解决,解决的决心和力度有多大,我一概不知。

    对于开发区的事情一点不知情,这份资料也没有任何实质的记录和表述,县里的态度不了解,我在刚才看资料的时候也根本没想如何解决的事,所以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郑义平“嗯”了一声,算是认可了楚天齐说法,然后说道:“楚天齐同志,假如让你处理这件事的话,你该如何处理?我是说假如。”

    “假如,假如……我还真没想过。”楚天齐虽然嘴上这么讲,其实心里却在说:果然如此。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假如让我处理的话,我要搞清楚这么几个问题,事情的来龙去脉、上访农民的诉求、县里的明确态度、处理此事的人以什么身份出现。这些问题弄清楚,才能和上访者去谈,至于能不能谈拢,主要还取决于前几个问题的解决。之后就是言必行、行必果,答复农民的事情必须要按时保质完成。”

    听过楚天齐前面所说的话,屋里好多人都认可楚天齐的说法,但没人表现出来,只是在心里想一想罢了。

    郑义平没有回答楚天齐的话,而是和柯兴旺低声耳语去了。

    楚天齐利用这个时间,向四外看去,发现十一名党委都在,都坐在椭圆形桌子四周。再往外围,是几名副县级领导和几名局长。县长助理、发展计划委主任黄敬祖赫然在列,另外还有公安局长俞海洋、信访办吴主任等熟面孔。

    过了一会儿,郑义平说道:“楚天齐同志,这样,这件事就由你来处理,怎么样?”

    楚天齐心中一动,但还是疑惑道:“让我处理?我可从来没想过,心中根本就没数。再说了,要想处理好这件事必须多方面配合才行。”

    “这件事就由你处理,没有商量余地,这是组织决定。”郑义平停顿了一下,又说,“你就说一下,你要怎么做吧。”

    既然是组织决定,那还有什么说的,只能服从了。楚天齐于是说:“我试试吧,行不行可不敢保证。”

    郑义平摇摇头:“试试?那可不行,必须要妥善处理才行。”

    楚天齐接话:“要处理这次上访必须多方合力才行,我……”

    郑义平打断了楚天齐:“你只需要做你的。至于你刚才说的后两项内容,县委一会儿就会给你明确答复。”

    “好吧。”楚天齐看似回答的很勉强,其实他心中有着莫名的兴奋,郑义平说的后两项,其中有一项就是处理此事的人的身份问题。

    就这样,常委扩大会散会,县委书记、县长、副书记等领导去研究那两个问题了,楚天齐去现场了解情况。郑义平给了楚天齐两个小时的时间,让他了解情况,然后回来汇报,并提出解决方案。

    楚天齐没有让信访办吴主任和开发区王副主任跟着,而是自己去了现场,他称趁着没人认识,方便了解现场情况。吴、王二人正好不想去现场,也就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

    其实,楚天齐坚持自己只身一人去现场,既方便了解上访现场情况,也方便从宁俊琦那里接受一些信息。

    今天早上的时候,宁俊琦通过手机告诉楚天齐,这些上访户,是开发区的原居民和菜农。

    在四年前,县委县政府制定了《玉赤县脱贫致富纲要》,各乡镇都制定了脱贫致富项目。青牛峪乡的项目是养猪和种药材,县城城关镇制定了好几个项目,其中一个就是搞开发区。

    搞开发区的首要任务就是征地,当时选中了县城东南角的一片区域,那里主要是居民用地,也有少量的简易民房,房屋都是私自建设,没有建设审批手续。当地承诺的补偿条件优厚,加上房屋又属于非法建设,因此拆迁协议很快达成。

    县里在履行了总补偿款的百分之二十做为首付款后,所有的房屋和农田迅速被机械铲平。接着,开始在这片土地上面施工。工程进行了一小部分的时候,原县长因为腐败被抓,工程跟着停工。

    在开发区建设停滞后,原被拆迁户开始投诉、上访,几年间多次上访,但多次都被劝回。

    据宁俊琦了解,这次上访已经连续三天,人员也在逐日增加,规模比以前大了很多。最让领导头疼的是,现在元旦、春节马上来临,一旦事情闹大,被上面怪罪下来,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全都脱不了干系。尤其要命的是,昨天还有一部分人去了沃原市上访。市委书记震怒,责令县委书记、县长连夜去领人,并严令在二十四小时内劝返所有上访者,否则县委书记、县长要被问责。

    宁俊琦把这些事情告诉楚天齐的同时,也推断县里要楚天齐到场,肯定是跟上访有关。要他既抓住这次出头的机会,也要妥善处理问题,并争取到应得的位置。

    正是因为宁俊琦提供的这些信息,楚天齐才笃定的知道县里让自己回来干什么,是来堵枪眼,是来替领导擦屁股。也就是说是县委“请”自己回来,因此他在会议室时才气定神闲,不卑不亢。

    楚天齐不怀疑宁俊琦的信息真伪,但疑惑她信息来源的渠道。不过此时,他已经没有时间来考虑信息的来源了,他首先需要做的是了解上访者的动机和诉求。

    ……

    离前院越来越近,现场的吵闹声也越来越清晰。

    转过政府办公楼,楚天齐到了前院,现场情形进入视线,整体感觉就一个字:乱。乱哄哄的人群,乱哄哄的声音,乱糟糟的车辆和物品。

    楚天齐驻足扫视了一下现场,把冲锋衣的帽子戴在头上,系住了帽子上的松紧带,然后绕着人群外围,慢悠悠的转悠起来。转完外围,又钻进了人群,来回穿梭着。

    政府楼前大院内,几乎挤满了人,有男有女。这些人穿着颜色各异的厚重衣服,戴着多种样式的帽子和头巾,有的人坐在办公楼台阶上,有的人坐在农用车上,还有的人站在空地上。

    现场的人们有说有笑,好多人在嗑着瓜子、吃着榛子。地上到处都是瓜子屑、坚果壳、香蕉皮,还有踩的稀碎的西红柿、带着残渣的一次性餐盒,以及一片片的痰迹,也有吃东西时洒上的汤汤水水。

    政府大院铁门歪歪扭扭立在那里,固定铁门的门墩上掉下了好多水泥块,估计是多人在推拉铁门时所致。铁门没有锁,但有好多警察站在门的两侧。

    院外大街上也是成片的人群,还有毫无规矩停放的各类农用汽车。看的出,这些人有上访的,也有好多是看热闹的。看样子这条路的交通是彻底瘫痪了。

    政府办公楼台阶上也挤满了人,在靠近楼房大门的地方,站着两排警察。警察统一着制式服装,腰上佩戴着警棍,双手操在背后,肩并肩的站着。

    人群四周也站着一些警察,只不过没有刻意组成人墙,另有多名身穿便衣的人不说话,而是来回不停的小范围走动着,但眼睛时刻盯着院子里的人们。

    这种情况下,自然少不了摄录人员,楚天齐就看到有三个人正在摄录,其中有一个还穿着警服。另外,还有个别人员在偷偷摸摸的拍照或录相,估计应该是上访的人。

    在人群中转悠了两圈,楚天齐也发现了不同的地方。有一部分人不像上访群众,也不像警察或政府人员,更像是社会闲杂人员。他们或三五成群站在一起、窃窃私语,或来回的走动,并不时耳语几句,或交流着眼神。

    忽然,有两个人的面容出现在楚天齐视线里,他觉得见过他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