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四十八章 满手抱个刺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听孔方说到了楚天齐的事,宋玉香反问道:“不是说让我们酌情安排吗?”

    “一开始是这么说的,可我们怎么安排?楚科长是科级,我们也是科级,上面不给指示,我们没法安排呀。而且楚科长不是正式调任,也不是挂职,是借调。”说到这里,孔方长嘘了口气,“哎,借调本来是一个单位缺编的时候,才会从外单位借调,可我们乡并不缺正科的编制,连副科也不缺。”

    听到这里,楚天齐心里“格登”一下,心道:什么意思?难道自己连副科岗位也轮不着?

    “楚科长,你别多心,我说的是实情。”孔方解释道。

    本来已经多心了,经孔方这么一说,楚天齐也觉得是这么回事,一个乡里正科级别就那么三、四个,上哪再去找多余的位置?

    “一听到这个消息我都愁坏了,总不能让楚科长什么职务也不担任吧?后来,我又跟县领导请示,请给我们一个明确指示,县领导终于给了明确答复。由楚天齐同志,担任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管委会专职副主任,级别仍是正科。”说到这里,孔方停了下来。

    听到这个职务,楚天齐就是一怔,千想万想,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安排,以前他根本就没听说过有这个职务。也许以前有,但肯定也是别人兼着,这次估计是专门拿出来,给自己安到了头上的。

    对于楚天齐的疑惑,孔方给出了答案:“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管委会,一直有这么个框架,但都是由乡里工作人员兼任着。乡书记兼这个主任,乡长兼副主任,还有一些人员兼成员。说实话,这个旧址也没什么,就是偶尔有人看看,夏天的时候能来个几拨学生。所以,我们这些人也就是兼个闲差事,平时弄一些务虚的资料放在那。现在县里竟然让你做这个专职副主任,也是出乎我的意料,至于有哪些工作需要做,我也从来没想过。不知道楚科长有什么工作想法没,如果有的话,不妨说出来,我们一块研究一下。”

    楚天齐心里话:有个屁,我更是压根没想到。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讲,只得说道:“我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更是从来没想过,等我熟悉一下,再说吧。”

    “好,也好。不要着急,先把脚伤调理好再说,县领导也是照顾你的身体,才让你到这来的。”可能是觉得话有些假,孔方又说道,“说实话,我是不欢迎你来的。你别多心,不是说不欢迎你,主要是这里科级编制都满着,派来任何一个科级干部,都没法安排。”

    楚天齐一笑,没有说话。他觉得对方的说法,也有一定道理。

    “这样吧,宋乡长,你去安排一下,一会儿找个地方,给楚科长,不,给楚副主任接一下风。”孔方安排道。

    没想到孔方竟然还要给自己接风,楚天齐略一思考,马上说道:“孔书记,不必了。你看我现在行动也不太方便,再说了,我有伤不能喝酒,还有好多需要忌口的,就免了吧。”

    孔方“哈哈”一笑:“嗯,好吧,那就留待以后再补。宋乡长,你找一下老梁,给楚副主任安排好住宿、就餐事宜,有什么缺的东西,及时给补充一下。”

    “好的。”宋玉香答应一声,站了起来。

    楚天齐也站了起来,说了句“孔书记,我先出去了。”

    “好,有什么事,说话。”说着,孔方向楚天齐伸出了右手。

    楚天齐和对方握手完毕,和宋玉香一起,出了孔方办公室。

    看着屋门方向,孔方陷入了沉思。

    楚天齐要被放到老幺峰乡的消息,孔方知道的早一些,是昨天一个县领导告诉他的,那个县领导说是大领导的意思。当时领导征询孔方的意见,他满口应承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还能让它白白溜走吗?领导在夸赞他“态度端正”、“悟性极高”后,挂断了电话。

    对方电话摞下的一瞬间,听着话筒里“咔嗒”一声响动,孔方心里一翻个,他觉得自己答应的太快,这事有问题。

    ……

    自从赵中直走后,孔方时刻都想找楚天齐麻烦,想报当年曲意奉迎的仇。正因为如此,他才在楚天齐上次到乡里的时候,先是故意抻着对方,接着又让二哥刁难那小子。谁知,自己命运不济,不但没有把对方怎么样,反而让自己灰头土脸、丢人到家。尤其自己装晕那一出,更是成为同僚们取笑的话柄,尽管自己死不认帐,可并不影响别人的判断,甚至现在老百姓都知道了这件事,让自己威信大损。

    孔方坚定的认为,自己能有这样的光景,全赖姓楚的所赐,他对姓楚的可以说是恨之入骨,时刻都在想着报复对方。但他也清醒的认识到,那个家伙很狡猾、很难对付,自己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要谋定而后动。他经过多方打听和观察,知道新来的县委柯书记对姓楚的确实不感冒,种种迹象表明,柯书记要收拾那小子。他认为现在姓楚的孤立无援,正是下手的好机会,于是他就时刻关注着对方,想要祭出狠命的一击。

    可是机会还没找到,却听说姓楚的受了伤,住进了医院。这还怎么找机会?本来要找对方的麻烦,也只能按官场潜规则来,从对方的工作和言行中找。现在对方住在医院里,连工作都不做,焉能找到过错?总不能派人直接去暴揍对方吧?既然没有机会,那就只能静待那小子出院后再说了。

    紧接着,孔方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消息,是夏雪和宁俊琦这两个女人,共同把姓楚的送到医院的。人们对于这个事情终说纷纭,有人说是姓楚的不小心掉到沟里,正好两个女人赶到,救了他。还有人说,是他们三人共同上山调研,最后姓楚的就受了伤,至于三人共同出现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不乏花边新闻。

    孔方更相信后一种说法,但对一男两女上山调研深表怀疑。男的血气方刚,女的豆蔻年华,那不就是干柴烈火吗?能有什么好事?他不禁佩服姓楚的,竟然能玩出脚踏两只船的花样。可他也奇怪,既然有这样的事,那相关部门都是干什么吃的,柯书记也不知道吗?为什么不查一查?难道是有什么说法?

    在腹诽楚天齐的同时,孔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姓楚的和两个女人即使清白,也肯定关系很近。而那两个女人都来自省里,不知会有多大来头,就冲出现这种作风问题也没人来查,那说不定就是两人身后的靠山在罩着。那么她们的靠山,也可能会罩着姓楚的。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以免引火烧身,得不偿失。

    所以,自从楚天齐受伤住院后,孔方把心思从楚天齐身上就暂时拿开了。只是昨天当孔方听说要把姓楚的放到自己手里时,觉得就是上天赐予的机会,头脑一热就应承下来的。可是放下电话后,仔细一想,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有那两个女人站在姓楚的身后,自己不能轻举妄动。必须摸清情况,再想对策,然后再找出手机会。

    其次,自从上次设计楚天齐不成,当众出丑后,孔方一直想着是出其不意,突下狠手。可现在要把姓楚的派到自己地面上,那对方肯定会时刻提防着自己,自己又怎么能够趁其不备呢?

    另外,现在姓楚的正在走背字,不但被下放、发配到乡下,到了自己地面上,而且还脚伤未愈,是绝对的弱势。如果自己对其出手的话,势必会落下欺负弱者的口实,会被众人耻笑。

    综合以上原因,还是不要让姓楚的来,才更好。当孔方想完这些的时候,已经是昨天晚上十点多钟了,不方便再麻烦县领导,于是,他整夜都在惦记着这事。好不容易熬到今天早上上班了,孔方才给领导打去电话,意图以“没有合适职位”为由,挡楚天齐的驾。

    可县领导直接来了一句:“小孔,做领导怎么能出而反而呢,再说了,我已经向柯书记汇报过了,绝无再更改之理。”

    其实,孔方在打电话的时候,已经猜到县领导会以大帽子扣自己的,现在果不其然。于是,孔方只得退而求其次,请县领导帮着给楚天齐确定职务,以免事后责任都落到自己头上。

    没想到县领导听完后,“哈哈”一笑:“小孔,看来你确实有困难啊,不过大领导已经帮你想好了,就让楚天齐出任老幺峰乡抗战旧址管委会的专职副主任,怎么样?”

    虽然对方问“怎么样”,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或者纯粹就是个口头语,其实根本就没有给自己选择余地。恐怕对方知道自己肯定要打电话,就拿这个结果等着自己呢。孔方只好向领导道了谢,挂了电话。

    ……

    刚刚楚天齐已然到了乡里,已然就任了管委会专职副主任。通过领导的安排,孔方意识到,把楚天齐安排到老幺峰乡,恐怕是领导知道自己和姓楚的有过节,就是在暗示自己,让自己对姓楚的下手。

    可是孔方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现在绝不能马上对付姓楚的,除了以上的原因外,又加了一条,那就是他现在如果要对付姓楚的,还得考虑投鼠忌器的事。鼠就是楚天齐,器就是抗战旧址管委会,管委会现在的所有门票收入可是由自己控制的。一旦把姓楚的逼急了,他要是给自己来一下,或者从那个不灵光的二哥处下手,怕是自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孔方不禁激灵灵打个冷颤,他都怀疑姓楚的被放到老幺峰乡,说不准就是大领导让自己和姓楚的争斗,待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最后再来个坐收渔翁之利。

    现在纵然想明白这些,可姓楚的已经到来,这就是个荡手山芋,不但可能烧手还可能粘着下不去。现在把姓楚的放到自己手下,孔方已经不敢想着尽快报复了,而是觉得就像是满手抱着个刺猬,一心盼着有人把他接过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