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六十二章 奖金确实有些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梁主任被纪委带走一事,乡里人们在议论一段时间后,渐渐的降了温,人们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

    当然,也有个别人心里不踏实,有的人甚至还被纪委约去了解情况。但具体是谁受到过纪委的邀请,众说纷纭,看哪个人都像,又都不像。只要是有人离开乡里几天时间,就会被传成受纪委邀请,即使回到乡里,也会被冠以“问话完毕”的结论。

    对于这件事,楚天齐倒没有过多的关注。反正梁主任和自己无怨无仇,也没有什么交情,更没有什么纠葛,他的事也涉及不到自己。

    楚天齐的日子还是那样,孔方和乡里人都对他礼遇有加,但孔方也对楚天齐防的很紧,就是不让楚天齐参与抗战旧址管委会的事。知道现在也没有什么机会,楚天齐只好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图参与。不过,几天去一次抗战旧址的习惯,一直保持着,他不能让孔方彻底放心,在对方放心的时候,可能就是自己危险来临的时候。

    每天学习、充电,楚天齐感觉自己在好多方面又进步了好多。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不懂的问题,他就向宁俊琦请教。宁俊琦也说不清楚的,就向省委党校的几位教授请教。对于楚天齐的虚心请教,艾钟强等教授不但不烦,反而觉得受到了尊重,极其耐心的向他讲解和传授,有时甚至多次给他回拨电话过来。

    有乡里生活上照顾,宁俊琦又不时关心,雷鹏等也经常来看自己,还不用干工作,楚天齐的日子倒也过得很是逍遥。

    尽管活的很滋润,尽管学习很充实,但楚天齐内心还是很空虚。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空落落的,因为他想切切实实的干工作,而不是像现在一样除了吃睡就是看书。这好像寓公一样的生活,看似不错,但不适合他性格,更不应该是他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

    十二月中旬已经快过完了,借调的手续也一直没有办理,反正楚天齐是没见过相关的东西,更没有签过任何关于这方面的字。就这样,关系在县委办,人却在老幺峰乡挂着,一天天的熬着日子。

    眼看着要到年底,楚天齐心中的一点希望之火也越来越小,就差熄灭了。自从被李卫民当众赞赏后,楚天齐也期盼着自己的境况能有所改变,能结束这种被挂着的日子。

    从当天李卫民的表态看,对方就是给自己在撑腰。按说县里人应该能看清火候,能理解市委书记的意思,也应该能解决自己无实际工作可做的尴尬。一开始,楚天齐信心挺足,虽然他嘴上不说,但他相信县委领导能够理解市委书记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齐对于自己的自信产生了怀疑,因为除了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关系直接踢到老幺峰乡以外,县里并没有任何实质性做法。他不知道是县里没有理解市委书记意思,还是自己理解偏了。

    楚天齐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太天真吧,市委书记那可是实打实的正厅级领导。虽然那天看似在给自己撑腰,也许人家并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另有所指。即使是这样的话,按说县里也应该有一定的态度吧?

    难道是县委书记柯兴旺不屌市委书记?按说也不应该啊,但并不是没有可能。以柯兴旺的能量,应该还不足以和市委书记抗衡,但他背后的力量难保不会抵制李卫民,和这个外来户争一时之短长。也可能是柯兴旺早已深刻理会了李卫民的真正意思,已经按市委书记的意思去执行了,只是自己还天真的在自以为是而已。

    既然市委书记的表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看来自己只能是另图他策,以解决目前的处境了。

    想着这些乱七八遭的事情,楚天齐连看书的心情都没有了。干脆就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

    “笃笃”,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听到响动,楚天齐边睁眼,边说“请进”。

    话音刚落,屋门推开,门帘一挑,一个少妇走了进来。

    看到少妇的一刹那,楚天齐站起来,伸出右手,迎了过去,口中说着:“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少妇不是别人,正是玉赤县政府党组成员、旅游局局长夏雪。她抬起手,没有去和楚天齐相握,而是用手背打开了他的右手:“少来这一套。”

    “夏局长大驾光临,怎么着也该握手相迎啊,你这么客气,让我……”楚天齐白话到一半,就闭口不言了,他发现在她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很有气质的男人。

    夏雪往旁边一闪,介绍道:“楚主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文物局夏局长。”

    文物局局长?我不认识呀。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说:“夏局长,您好,欢迎欢迎!”

    夏局长面带笑容,伸出右手道:“你就是楚主任呀,幸会幸会。”

    楚天齐不敢怠慢,赶忙双手握住对方右手,嘴里说着:“里边请,请坐。”

    夏局长笑了笑,松开楚天齐的手,走到办公桌对面椅子旁,坐了下来。夏雪把门关好后,才坐到了另一张空闲椅子上。楚天齐赶忙张落着沏茶水。

    夏局长一摆手:“楚主任,不必客气,你请坐。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就走。”

    对方的话挺平淡,但却透着不容质疑的威严,楚天齐停下手中动作,下意识的看了看夏雪。

    夏雪冲着楚天齐一挤眼睛,示意他去坐。

    楚天齐走到自己椅子旁,正要坐下,想想又不妥,于是站在那里道:“夏局长,您请讲,我听着呢。”

    看到楚天齐的作派,夏局长“哈哈”一笑:“楚主任,我这有点儿喧宾夺主啦。那我就长话短说,以免打扰你的工作。”说着,夏局长面色一整,“楚天齐同志,鉴于你在仙杯峰发现重要文物的突出表现,经河西省文物局研究,给予你重奖。希望你再接再厉,为全省文物工作再做贡献,并要求你对于此次发现严格保密。”

    听到这里,楚天齐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重奖”,哪得奖多少呀?

    此时,夏局长已经从包中拿出一个信封:“这是奖金五千元。”同时把一页打印好的纸递了过来,“在这儿签字。”

    五千元也叫重奖?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楚天齐面露喜色,双手接过信封:“谢谢夏局长,谢谢省文物局!我一定守口如瓶,绝不乱说。”然后,在那张纸上签了字。

    夏局长收起那张纸,站起身来,再次伸出右手:“楚主任,再次谢谢你!我还要赶回省里,再见。”

    楚天齐急忙把信封放到左手,右手和对方握在一起:“夏局长,这就走啊?”

    “是,急着回去参加一个会议。”说完,夏局长抬腿向外走去。

    夏雪和楚天齐送了出来。

    一出屋门,楚天齐才发现,外面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小伙子,个子和自己差不多,满脸严肃,如果再戴上一副黑超墨镜的话,就是十足的保镖架势。

    轿车就在屋子的外面,可能是刚才想事太专心了,竟然没听到声响。夏局长挥挥手,上了轿车,那两个小伙子也跟着坐了上去,轿车开走了。

    看着身边的夏雪,楚天齐问道:“夏局长,你怎么不跟着走呀?”

    “怎么,你不欢迎我?”夏雪反问道。

    “哪能呢?我是考虑你今天该住哪呢?”楚天齐“嘻笑”道。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遭的?”夏雪脸色绯红,“放心,不用你管。我的司机去加油了,一会就来接我。”说着,再次向屋子走去。

    回到屋子,楚天齐给夏雪沏了一杯水,放到她的面前,问道:“夏局长,刚才的那个夏局长是你亲戚吧?”其实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听宁俊琦说过了,知道今天来的夏局长就是夏雪的爸爸。他刚才之所以有此一问,只不过是逗弄对方而已。

    “这也需要跟你汇报吗?小楚主任。”夏雪回呛道。然后话题一转:“我见你刚才拿钱之前,脸上掠过一丝失落,怎么?嫌钱少?”

    楚天齐心说:怪不得是文物局长的女儿,眼光够毒的。但嘴上却说:“哪能呢?只不过我听夏局长说是重奖,一下子就被吊起了胃口而已。”

    “我可告诉你,文物局平时奖励也就是三、五百的,两、三千的都少,五千块钱自然就是重奖了。而且还是文物局局长亲自给你送奖金,就知足吧,你这是奖金,又不是贩卖文物。”夏雪话题一转,“再说了,五千块钱也顶你一年工资了,这还少吗?”

    也是,一年挣五千,到年底也就是攒下个一千多。要攒五千的话,至少也得攒三年。想到此,楚天齐“嘿嘿”一笑:“不少了。”说完,他忽然问道,“说了半天,哪是什么文物呀?”

    夏雪站起身,到门口看了看,然后重新回到座位坐下,低声道:“仙杯峰可能是误读,也许应该是‘鲜卑峰’,石碑上的内容显示,那个地洞是鲜卑族一个贵族首领的墓地。如果最终证实的话,意义非常重大。”

    “是吗?”楚天齐很惊讶,接着又道,“奖金确实有些少啊!”

    “你……”夏雪刚反击了一个字,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下上面显示,按下了接听键,“好,你等着吧,我现在就出去。”

    夏雪挂断手机,站起身,说道:“财迷,我走啦。”说完,向门口走去,走出两步,又反身道:“记住,保密,否则就触犯了文物法。”

    楚天齐一愕:“有那么邪乎吗?你一个文物局亲属不是也知道了吗?”

    “你……强词夺理。”夏雪说完,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跟着送了出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