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六十一章 指鹿为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国庆节后的第三周,马上就到月底了。

    这天,楚天齐向党政办公室走去,准备看一看近两天的报纸。刚拐过过道,就见几个人从党政办走了出来,梁主任也在其中。让他奇怪的是,梁主任耷*拉着脑袋走在中间,左右各有一人似乎在架着梁主任。

    就在楚天齐正疑惑的时候,有一个人从三人身后走到了前面,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楚天齐给自己的疑惑找到了答案,但新的疑惑又产生了。他停下脚步,看着对面这些人。

    从后面走到前面的这个人,楚天齐认识,相信见过的人都会记住这个人的样貌,都不希望被这个人找到头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玉赤县纪检委党风廉政监督室主任牛正国。

    楚天齐曾和牛正国有过两次见面,一次是在前年,那次是县纪委调查温斌拿回扣的事。当时,牛正国先找的黄敬祖,紧接着就叫走了楚天齐。说实话,被叫去的时候,楚天齐心中直打鼓。虽说自己完全清白,但也不排除被人诬告,或是被误伤呀。当然,最后只是虚惊一场,只是向自己核实温斌的事情。

    当时楚天齐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转交给黄敬祖的举报信,会到了纪委手里。后来,通过对黄敬祖进一步的了解,他想通了,那封信就是黄敬祖给县纪委的。因为黄敬祖提前获知县纪委已另接到举报,要来查温斌,他那样做只是为了和温斌撇清关系。

    和牛正国的第二次见面,是在去年夏天,那次是市纪委接到了王晓英的匿名告状信,来调查那部摩托罗拉手机的来源,牛正国只是配合市纪委。在那次见面,牛正国还对金主任“搜查”的做法提出过异议,并说了几句公道话。

    牛正国看到了站在前面的楚天齐,主动走过来,伸出右手:“楚乡长,多日不见,别来无恙。”牛正国和楚天齐的两次见面,都是在青牛峪乡的时候,所以他才这么称呼楚天齐。

    楚天齐心里话:一辈子不见,也不想念。心里这么想,但嘴上不能这么说。他也赶忙伸出右手,握住对方的手:“牛主任,别来无恙。”

    现在,楚天齐只能顺着对方说出“别来无恙”这四个字。平时和熟人见面时,经常会问起“你来干什么”这样的话,但显然不能和纪委人员这么讲。就是讲出来,对方也不会给予明确答复,还兀自弄个尴尬。

    牛正国也没有多啰嗦,松开楚天齐的手,说道:“楚乡长,我还有任务,再见了。”

    楚天齐点点头:“再见。”

    牛正国一行带着梁主任,坐上汽车走了。

    当纪委的车子驶出乡政府大院的时候,隐在各个屋子里的人纷纷走到院子,看着汽车远去的方向,脸上表情丰富多采。尽管人们心中充满无尽好奇,但都没有马上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讨论或打听。而是在院子里站过一会儿之后,三五成群的钻进屋子,去开始剖析纪委“请”走梁主任的事。

    站在院子里迟楞了一会儿,楚天齐已没有了去看报纸的兴趣,便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屋子,楚天齐坐到椅子上,想着刚才看到的事情。看那架势,不用说,纪委肯定是有一定的证据,否则不会带走梁主任。最起码也会有举报信,或是其它间接证据的。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楚天齐发现,梁主任是孔方的人。做为乡党政办主任,一般都是要紧跟着乡党委书记的步伐,张三当书记就围着张三转,换成李四的时候才顺着李四来。在孔方之前,梁主任已经侍候过前任党委书记,所以,严格的说梁主任是乡党委书记的人,而不是具体某个人。

    话虽这样说,孔方毕竟是乡党委书记,他手下的党政办主任如果有事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对孔方有影响,或者孔方会否受到牵扯也未可知。

    那么梁主任又是因为什么,被纪委带走的呢?是经济问题,还是其他职责问题,亦或是什么乌龙事件?

    想了半天,楚天齐也没个头绪。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梁主任被带走的起因会与自己有关,是别人为了完成对领导的承诺,而用梁主任这头“鹿”去代替了自己这匹“马”。

    ……

    就在大家想破头也没个结论的时候,孔方却在自己的办公室,焦躁不安的来回踱着步。

    前几天在想到“指鹿为马”这个方案的时候,虽然孔方也曾自责,也曾不安。但很快他就坦然了,在官场混,保住自己才是重要的,否则一切免谈。

    可是“马”是不能碰,那么这只“鹿”又该选谁呢?孔方确实费了一些脑筋。选的这只“鹿”既要有一定的份量,又不能影响到自己,也不能影响到一些重要的工作,关键是要能应对“鹿”的后台进行报复。

    孔方把乡里的人,从乡长宋玉香开始,一直到各个股长,排查了一遍。不排查不知道,一排查下一跳。原来这些小头头脑脑,几乎都和上面有着千丝成缕的联系,有人的后台比自己都不差。

    排查来排查去,只有四个人的后台不硬,那就是乡长宋玉香、党政办梁主任,还有一个副乡长、一个副股长。那个副股长的份量不够,首先又被排查掉。

    宋玉香虽说不属于哪一派,但她干工作踏踏实实,勤勤恳恳,也服从领导的工作安排。好像哪派的领导都不排斥她,尤其是县长郑义平更是欣赏这个笨女人。而且乡里工作也离不开她,她又不夺权,是理想的合作者。再说了,一年连饭馆都下不了几回的乡长,也不容易找到所谓的经济错误。所以,宋玉香也被排除掉了。

    孔方一开始觉得那个副乡长是最佳人选,因为此人平时和自己关系很疏远,并且还挺有个性,有一次竟然当众反驳自己的意见。最重要的是,没听说对方有任何后台。

    就在孔方已经准备差人安排搜集此副乡长的“黑材料”时,他突然又犹豫了:不对呀,任何后台都没有,一个二十五、六的小伙子能当副乡长?就像姓楚的似的,以前都认为那小子没有后台,只是临时攀上的赵中直,但人家升迁迅速之快,就像坐火箭似的。现在才发现,不是人家没有,而是后面有李卫民这尊大神,只不过平时不张扬罢了。

    不会这个副乡长也和姓楚的情况类似吧?孔方带着狐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想越觉得这个小伙子是深藏不露。看来这个小伙子,也不能动,而且以后要重点了解。

    这么多人都不能动,但又不能不给领导交差,看来只能拿党政办老梁开刀了。孔方知道,老梁一直在老幺峰乡工作,是从办事员一点点到了今天的。虽然工作了二十多年,但老梁是个墙头草,谁当领导他就围着谁转。老梁本来想做老好人,谁也不得罪,谁也能讨好,结果到头来,谁也不拿他当自己人。只不过老梁胆小,也听话,才好不容易混了这么一个副科。

    尽管老梁胆小,但却在不得以的情况下,胆大了一回。就是这一次,还被一个人逮了个正着,而这个人毫无保留的把此事告诉了孔方。孔方早就知道这件事,但他一直没有以此事要挟老梁,因为老梁不需要要挟就很听话。没想到,现在却得用那件事来让老梁遭殃了,让老梁去做那冤屈的“鹿”。

    老梁很老实,平时也很听话,又没有后台,此时拿老梁祭刀,难免有“拣软柿子捏”的嫌疑。但不捏软柿子,难道还去找铁球麻烦?无论是领导,还是楚天齐后面的李卫民,自己都惹不起。于是,孔方把主意打到了老梁身上。

    拿定主意,孔方开始巧妙的运作这件事情。经过操作,既让纪委的人能够找到老梁头上,又让领导知道这是自己交的“作业”,同时也让老梁想不到是自己出的手。

    本来自认为一切安排的天衣无缝,一切都合情合理,可今天当纪委人员出现在书记办公室,在向孔方通报老梁违纪这件事的时候。孔方忽然感觉到心虚,心虚自己“指鹿为马”的作法,也心虚老梁会胡乱咬人。纪委本来只是例行通报,但孔方却总疑心牛正国的声音不对,觉得牛正国的眼神也别有深意。好在纪委人员通报完,就直接去办案了,但孔方的心却更乱了。

    老梁被带走的时候,孔方没有出现在现场,但他能想象出老梁当时颓废的样子,能感受到老梁无助的神情。

    现在纪委的人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但孔方的心境还无法平复。就自己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走动的脚步声,就像重锤一样,“咚咚”的敲击在自己心头。他心中默默念叨:老梁,别怪我心恨,要怪也只能怪姓楚的。要不是他,我也不会用“指鹿为马”这招,也不可能扯出你那件事。当然,也怪你自己,谁让你做下那糊涂事呢?

    “咣当”一声,门被推开,一名披头散发的妇女闯了进来。在孔方还没看清状况的时候,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大呼:“书记,救救老梁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