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五十一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特意留心了一下,孔方对自己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目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关注抗战旧址的事。可自己的职务就是那里的副主任,不关注那里,又能注意哪呢?

    不过楚天齐也清楚,现在无论天时、地利、人和,自己都没有和对方叫板的本钱,只能和对方虚与委蛇,你敬我一尺,我也得给你面子。但是,如果自己要长期在这里待下去的话,想让自己不说话、不工作、只做个傀儡的话,坚决不行。

    可能是看到了孔方对楚天齐的态度,也可能是得到了孔方的授意,乡里的人对他友好了很多。尤其是党政办梁主任,更是几乎把楚天齐当成了亲爹娘。但楚天齐心里清楚,这都是缘于孔方对自己的态度,一旦两人交恶的话,这些人都会一齐把矛头对向自己的。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的,也许半年后,也许一年后。当然,如果中途自己离开的话,可能暂时就不会爆发冲突了。

    ……

    星期六,楚天齐起的比较晚,昨天睡的晚了,今天又不上班。他洗漱完毕,正考虑要不要吃早饭,厨房大师傅过来了。大师傅直接送来了一大碗手擀面,碗里面还卧个两个荷包蛋。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楚天齐连忙说道:“师傅,谢谢你!”然后又问,“你们周末不休息?”

    大师傅一笑:“以前都休息,这回是周末倒班休。”

    “为什么呀?”楚天齐反问。

    “孔书记说,你周末要是不回家的话,就让我们专门给你做饭。”大师傅回答。

    楚天齐刚才也猜倒了,但听对方说出来,还是感到吃惊,便说道:“这怎么行?我星期一就去跟孔书记说,周末我要是不回家的话,自己弄吃的,不能影响你们休息。”

    大师傅脸一红,结巴着道:“楚主任,你还是别……别跟孔书记说了,我们多上一天,还能额外……额外多拿一天的补助呢。”

    “什么?”楚天齐大惊,自己一个人吃饭,还要专门拿钱雇一个人侍候着,这也太夸张了吧?自己还没到那个资格呀,这怎么行?孔方的本也下的太大了吧,只是这钱却要乡里买单。看来,孔方极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向自己释放善意,让自己不要揪他的辫子。说明他非常怕,也间接表明他在抗战旧址那的猫腻不少。

    “楚主任,还有事吗?”大师傅在一旁手足无措的问。

    “哦,没事了。”楚天齐随口答道,“谢谢你!”

    大师傅红着脸走了,楚天齐的心情却不平静,就冲孔方为了他自己的事,竟然让公家破费,那他孔方就不是什么好鸟。但自己现在却还不具备跟他翻脸的条件,想想也是恼人。他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从长计议”,并决定在下周要和孔方说周末做饭这件事。楚天齐可不想助长对方这种腐败拉拢的气焰,也不想以后落人口实。

    “笃笃笃”,门口响起敲门声。楚天齐抬头一看,透过窗户玻璃,什么也不看到。就在他一楞神的工夫,敲门声再次响起,可还是没有人。他不禁疑惑,拄着单拐站了起来,在他站起来后,发现了蹊跷。透过窗户玻璃,可以看到,正有一个人站在台阶下,猫着腰敲门呢。看到此人仰起的笑脸,楚天齐高兴的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的一刹那,粉衣女子快步走了进来,一把抱住了楚天齐,头扎在他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来了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朋友——宁俊琦。

    楚天齐右手抓着单拐,左手搂着宁俊琦,轻轻摩挲着她的秀发,心中温暖无比,同时也有一丝酸楚。

    “天齐,他们太坏了,怎么就把你弄到这儿,让你带着伤来受罪。呜呜……”宁俊琦哭着道。

    看来宁俊琦对于自己被发配到这儿的事,还是不能释怀。楚天齐赶忙劝解道:“事以至此,要向前看。再说了,我来这也没受罪呀?”

    “真的吗?”宁俊琦仰起梨花带雨的俏*脸,轻轻的问,“你不是骗我吧?”

    楚天齐用手一指屋里,说道:“真的,你看,我一个人占着一个大房间,被褥用品还全都是新的。”

    宁俊琦离开他的怀里,用纸巾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痕,扫视了一下屋子,然后嗅了嗅鼻子,问道:“什么东西,挺香的。”

    楚天齐一楞,随即一指桌子上的大碗:“你是说它吧?”

    宁俊琦快步走过去,看了看碗里的手擀面,又扫视了一下屋子,疑惑的问:“手擀面?哪里来的?”说到这里,“扑哧”一笑,“你这屋里没锅没罩的,不会是哪个红颜知己给送的吧?”

    看着对方的表情,知道是在开玩笑,楚天齐便也逗弄道:“嘿嘿,还真让你说对了,是个仙女给做的,你没听说过这个传说吗?”

    “净瞎扯。”宁俊琦说着,用筷子夹了一根面条,放到了嘴里,“嗯,不错。快点吃吧,都要凉了。”

    “你吃吧。”楚天齐走过去,说道。

    “我还真没吃,这样吧,一人吃点。”宁俊琦说着,夹起几根面条,放到了楚天齐的嘴边。

    楚天齐赶忙坐下来,吃下了面条,并说:“你也吃。”

    “嗯”,宁俊琦点点头,也吃了一口。

    虽然这样吃有点费事,可楚天齐却吃的非常美,美女喂着吃,能不美?他吃的是津津有味。

    就在宁俊琦刚夹起一口面条,又准备给楚天齐吃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宁俊琦马上把面条又放进了碗里,把碗也放到了桌上。

    楚天齐说了一声“请进”,门一开,刚才那个大师傅进来了。

    大师傅显然也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屋里就多了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说道:“楚主任,还没吃完啊?我是过来往走拿碗的,你慢慢吃。”

    “没事,马上就吃完了,你直接把碗拿走吧。”楚天齐说着,从桌子上端起碗,连汤带水都吃了下去,然后说了一声,“真香。”

    楚天齐拿着碗筷,走到门口,把碗筷递给了大师傅,并解释道:“这是我女朋友,刚到来。”

    大师傅“哦”了一声,冲着宁俊琦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转身走了。看他的背影,还在一边摇头、一边点头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楚天齐再次坐到椅子上,才发现宁俊琦正在盯着自己,而且是一脸疑惑,更问道:“我脸上有花?”

    “这是怎么回事?”宁俊琦用手指了指刚才放碗的地方。

    楚天齐一笑:“这是专门给我配的待遇。”

    “别瞎说了,你有那么大资格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宁俊琦追问道。

    “来,你坐下,听我慢慢说。”待宁俊琦坐到床*上后,楚天齐把孔方专门安排大师傅周末做饭的事,说了一遍。

    “是吗?你也太滋润了吧?正处级待遇也不过如此吧?”宁俊琦调侃着,然后眉毛一挑,说道,“你怎么看?”

    “糖衣炮弹。”楚天齐说着,用手一指外面。

    宁俊琦点点头,说道:“走吧,咱们出去,我开车来的。”

    二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屋子,锁好屋门,向前院走去。果然,那辆银灰色的“现代牌”轿车,就停在前院里。

    坐到车上,宁俊琦启动汽车,出了院子。楚天齐讲了孔方的一系列做法,并说了自己的分析。

    宁俊琦听完,没有立即表态,而是把汽车开到一个岔路口,在宽阔处靠边停了下来。然后又从车上下来,坐到了和楚天齐同排的后座上,才说道:“你分析的有一定道理,但我认为可能还不全面,可能孔方还有其他什么考虑,只是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不过,冲以往对他的了解,以及他近期对你做的一系列事来看,这个人是个人物。就凭他这能屈能伸的劲,应该也不是善茬,也不好对付,你一定不能麻痹大意。”

    楚天齐严肃的点点头:“是,我知道。”

    “你也不用那么紧张。”宁俊琦笑着道,“不管他这么对你究竟还有什么原因,其实你现在还是有一条重要优势的。”

    “什么优势?”楚天齐追问。

    “光脚不怕穿鞋的,这就是你的优势。”说到这里,宁俊琦一笑,“你别不高兴,可能这个比喻未必准确,但确实是这么回事。他现在是乡党委书记,而且他本身就是冯副书记的人,听说和新来的县委书记也在拉着关系,你俩有过节,你现在又犯到了他手下。而你现在在县里没有依靠,又被弄到了这么一个尴尬的位置,脚伤也没好。你的处境和孔方比起来,不说天上地上吧,但差距很大。不过正因为这样,你反而没什么可怕的,再坏还能坏成怎样?而他不同,他拥有这么多,更怕失去。所以你就是光脚的,他就是那个穿鞋的,你也就根本不怕他了。”

    “哎呀,高见。没想到省里来的领导,现在也是俏皮话张口就来呀。”楚天齐调侃道。

    “近墨者黑嘛!”宁俊琦说着,眉毛一挑,意思很明白:跟你学的。

    楚天齐摇头晃脑道:“比喻不准确,应该说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才对。”

    宁俊琦小拳头招呼了过来,嘴里说着“胡说,胡说”。打了两下,又“咯咯”笑了起来,说道:“对,嫁狗随狗,旁边不就坐着一个狗儿吗?”

    楚天齐抓*住了宁俊琦的小手,逗弄道:“你是承认嫁给我了吗?”

    “你……”宁俊琦抽了几回手,都没抽*出。便红着脸,转换了话题,“虽然说你现在没什么怕他的,但也不要轻举妄动,因为现在还不具备条件。”

    楚天齐心不在焉的答着:“知道。”同时,把脸贴了过去。

    “啊,有人。”宁俊琦惊叫道。

    楚天齐赶快把头扭向外边,哪有什么人啊?

    很快,汽车里又响起了嘻笑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