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又到七月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伙子,快看,姑娘停下来了。”秃顶老头提醒道,“还不快去扶他上来?”

    楚天齐当然看到岳婷婷停下来了,尤其是看到她那得意的笑,他就明白,她根本就是在逗弄自己。她明知道自己的善良,就用诡计逼*迫自己就范,尤其是还有这么多不明真*相的“正义之士”,自己想不妥协都难。

    岳婷婷听到老头的话,更来劲了,直接张开双臂,貌似在等着被他抱回来。这次楚天齐再也不会按她的意思去做了,就站在那里不动。

    “你,你怎么不来接我,你个没良心的。”岳婷婷站在河中喊着。

    楚天齐依然没动,还有抬腿要走的趋势。秃顶老头急忙和旁边的人把楚天齐围到中间,防止他“带罪出逃”。

    “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不来接我,我就把你的姓名,工作单位,还有你的隐私都曝光出来。”岳婷婷威胁道,“一……”

    刚才还在指责楚天齐的人,现在转移了关注重点,纷纷对着岳婷婷道:“别客气,把这个忘恩负义小子老底揭一揭,让他不能再骗女孩。”

    “二……”岳婷婷继续喊着。

    就在她的“三”字还没出口的时候,楚天齐以最快的速度蹿到了河里。河里这个任性的女孩,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自己可不能让她把自己的“老底”揭出来。那样,自己可就臭名远扬了,说不准还能成为政敌攻击自己的“武器”呢。

    岳婷婷的“三”字刚一出口,楚天齐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不由分说,拉着她就向岸边跑去。尽管她任性,但她那儿有楚天齐那样的力气,被他拉着,一路向岸边狂奔。嘴里不停的喊着:“慢点,慢点,你想害死我呀?”

    白发妇女看着楚天齐的“野蛮”举动,气愤不已,大骂道:“什么东西,那样粗暴,女孩真是瞎了眼。”说完,还不解恨,又补充了一句:“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男人能没点火性吗?”秃顶老头不满白发妇女的“一打一片”,反驳道。

    白发妇女被噎的只说出了一个字:“你……”

    “你什么你?”秃顶老头得理不让人。

    此时,岳婷婷已经被楚天齐从河里拽了回来。她用左手揉了几下被楚天齐攥疼的右胳膊腕,看了看气得直瞪眼睛的楚天齐,对着众人道:“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我们其实正在拍一部戏,刚才演练的就是其中的一个镜头,为了找到那种真实的感觉,没有提前向大家说明,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了。”说着,岳婷婷弯下腰身,转圈的鞠了一遍躬。

    对于岳婷婷的“表演”,楚天齐哭笑不得,只能听之任之。但他也明白,她这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她好。

    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岳婷婷已经轻轻挽住了楚天齐的臂弯,温柔的道:“其实,他平时对我可好了,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楚天齐对岳婷婷的奇葩做法,真的是无语了,干脆摇头不语。拨开人群,向外走去,岳婷婷紧紧跟在身侧。

    看着二人远去的身影,围观的人这才明白,人家这是演员在拍戏,大家是跟着瞎操心。

    “狗逮耗子——多管闲事。”秃顶老头看着白发妇女幸灾乐祸的道。

    “我多管闲事?不过,我不像有的人,看人家女孩漂亮,就往前凑。还老不害臊的帮人家撒谎,说什么‘水到姑娘脖子了’,真是儿媳妇面前坏裤裆——丢人丢到家了。”白发妇女刻薄的反击道。

    秃顶老头气的唾沫乱飞,大骂道:“你他*妈的说谁?”

    “说谁谁知道,老扒灰头。”白发妇女边说边走出了人群。

    “哈哈哈……”围观众人哄堂大笑。

    ……

    楚天齐不知道人们会怎么议论自己,也没心思去想,他现在已经走到另一条街了,岳婷婷就那样寸步不离的跟着。

    “你跟着我*干什么?”楚天齐停下脚步问道。

    “你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吧?”岳婷婷反问道,接着给他讲起了“道理”,“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刚才要不是我救你,你说不准早被那些人的唾沫淹死了,用不了明天,全县都会传遍这个事情。”

    “别胡搅蛮缠,还不是被你给害的。”楚天齐回击道。

    岳婷婷不依不饶的说道:“还不是赖你的态度,你要是对人家真心点,我哪能出此下策?你看,我的裙子都湿*了,这可是我花了一个多月工资买的。”

    “自找的。”楚天齐没好气的说道,说完,甩开她的胳膊向前走去。

    “楚天齐,你再这样,我要大喊了。”岳婷婷双手叉腰,尖叫道,“你可是咱们县的名人,我让你再出出名。”

    听到她的“威胁”,楚天齐没脾气了,只得停下来,举起双手道:“我怕你了,你说怎么办吧?”

    “这还差不多。”岳婷婷得意的说,然后,想了想道:“为了给你弥补过失的机会,你就请我吃饭吧。”

    “什么?”听着她的奇葩理由,楚天齐惊讶不已,但还是乖乖的说道,“行,去哪?”

    “看你一幅不情愿的样子,肯定是心疼钱。这样,就去便宜点儿的地方吧,跟我走。”岳婷婷说完,在前边带路,楚天齐跟在了后边。

    岳婷婷走在前面,边走边打电话。楚天齐离着老远在后面跟着,他生怕碰到熟人,故意保持着距离。但这样奇怪的同行方式,也容易让人产生联想,极易让人误以为是高个男子在尾随年轻女孩,意图图谋不轨。所幸的是,没有遇到熟人,也没有引起警察的注意。

    终于,在县城西边,美发一条街的街口处,岳婷婷停了下来,扭回头,冲着楚天齐招手,又指了指一家门店。

    楚天齐紧走几步跟了过去,他抬头一看,来的地方根本不是岳婷婷说的便宜地方。这是一家开了刚一年的西餐厅,楚天齐听说过这里,知道这里收费昂贵,但从来没有来过。他可不会把钱花到这种收费很高、吃着难吃的地方。

    门头上的霓虹灯已经亮起,最醒目的两个字,就是西餐厅的名字:有缘。这让他不禁心中一动,想到了那句话“有缘千里来想会”,脑海中闪现出了沃原市的一个地点。

    “楞着干什么?走啊。”岳婷婷在旁边催促着,然后挽住楚天齐的手臂,上了门口的台阶。

    楚天齐觉得别扭,甩了一下胳膊,没有甩开,干脆就任由她挎着了。

    等来到包间的时候,他看到包间的名字,更感觉别扭不已。这间包间的名字,竟然叫“我的眼里只有你”。但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中途扔下她,自己走了吧。

    ……

    摇曳的烛光映照下,岳婷婷满脸通红,醉眼迷离,但他还在催促楚天齐给他倒酒。楚天齐只好把已经掺了水的白酒,再次给她倒了一杯。

    岳婷婷手拿酒杯,又继续讲起了她自己的事情。楚天齐以前听柳文丽简单说过岳婷婷的情况,知道她的家庭遭遇过不幸,岳婷婷的任性也和家庭环境有关系。今天听岳婷婷一说,他又了解的更详细了一些。

    原来,岳婷婷在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受了重伤,全家就靠妈妈一个人操持。那时,她上有爷爷、奶奶,下有弟弟,父亲的病还需要昂贵的药品维持,因此一家人生活很清苦。后来,母亲终于不堪重负,带着年幼的弟弟走了,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纸条和一千块钱。受重伤的父亲受不了这个打击,没几天就一命吾呼了。那时,岳婷婷正在读高二,面对这样的情况,只得退学在家,祖孙三人相依为命。

    岳婷婷的爷爷有哮喘病,一到秋冬的时候会更严重,奶奶身体也不是太好,于是岳婷婷到玉赤县宾馆做了领位员。靠着自己的努力,她从领班做到大堂经理,又做到前台经理,后来还兼任了客务部副经理。再之后的经历,楚天齐就都知道了。

    了解了岳婷婷的经历,楚天齐对他的任性也就理解了很多。岳婷婷年少时,多次遭遇变故,未真正成年便担负起了生活的重担。因此,她的个性就很要强,她相中的东西就千方百计想弄到手。楚天齐觉得,她之所以对自己这样,可能也是这种心理吧。

    楚天齐还知道,柳文丽对岳婷婷很关心,所以她和柳文丽也很亲。岳婷婷以为正是宁俊琦的出现,才使楚天齐没有选择表姐,因此,她才把宁俊琦视为了第三者,才会伸进一脚,和宁俊琦竞争,让对方承受第三者插足之痛。

    楚天齐想明白了这些,对于岳婷婷的任性又有了新认识。他觉得那正是她率性、善良的体现,只不过是由于缺乏成*人的及时引导,有时才变得不管不顾、任性而为。所以,才会干出在西餐厅喝高度白酒的事。同时,他也纳闷,怎么这么高档的西餐厅,会备有这种不合氛围的东西?

    “天齐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岳婷婷含糊不清的说道。

    看着她醉的不轻的样子,楚天齐应付道:“不知道。”

    “你糊弄我。”岳婷婷抬起迷离的双眼,说道,“今天是七月初七,是我们自己民族的情人节。”

    “哦,是吗?”楚天齐一边应着,一边自语道:“又到七月七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