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八十六章 她是怎么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楚天齐又来到了乡长办公室,昨天离开的时候,他特意拿了她办公室外屋门的钥匙。

    卧室门开着,宁俊琦已经起来,正在梳洗。

    “早上没吃饭吧?这是给你带的奶茶,还有面包。”楚天齐说道。

    宁俊琦敏感的问道:“从哪带的?”

    “当然是从外边的商店买的,总不能从食堂带吧?你可是嘱咐我,不能暴露政府一号首长受伤情况的。”楚天齐说着,往奶茶杯里冲了开水,和面包一起放到电视柜上。

    很快,宁俊琦梳洗完毕,吃了面包,喝了奶茶。

    “我再给你冷敷一下吧。”楚天齐殷勤的说道。

    “不用了。”宁俊琦回绝道。

    楚天齐变戏法式的拿出两个冻成冰的矿泉水瓶,说道:“冰块都拿来了。”

    “好吧,最后一次。”宁俊琦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

    楚天齐楞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打来凉水,把冰块放到水盆里,然后把她的右脚放了进去。

    宁俊琦腿抖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一边等着,楚天齐一边说着一些逗乐的事,宁俊琦矜持着没有笑,也不怎么接茬。自说自话也没什么意思,楚天齐干脆也就不说了。

    忽然,传来了敲门声。宁俊琦脸上变了颜色,冲着楚天齐做手势,示意不要出声。楚天齐假装要出去开门,气的宁俊琦直冲他瞪眼。后来,他还是顺从的把卧室门掩上了,只留一条缝隙。

    敲门声响过两遍以后,停了下来,传来皮鞋远去的声音。从皮鞋声可以判断,应该是个女人。

    楚天齐露出嘻笑表情。而宁俊琦只是长舒一口气,脸上平静如水。他故意和她对视着,而她却有意躲避着他的目光。

    冷敷时间到了,楚天齐帮宁俊琦把脚拿出来,轻轻擦干,穿上了鞋。

    “你回吧,今天顺便帮我买瓶红花油。”宁俊琦说道。

    “我也正准备买呢,明天晚上正好给你涂上。”楚天齐笑着道,“你放心,有我这个神医在你身边,这些都不用你操心。”

    宁俊琦说道:“你……楚副乡长,帮我买上就可以了,我自己会擦,就不劳你费心了。你也不用再给我冷敷了。”

    听着她的话,楚天齐感觉很别扭,就问道:“为什么?”

    宁俊琦平静的道:“不为什么,这些我自己都能做。再说了,你自己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能把精力都放到这婆婆妈妈的小事上。”

    “你……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不好意思了?”楚天齐“嘿嘿”一笑,“那我总得给你送饭吧?你可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崴脚的。”

    “不要再提那个事,那就是一次意外。”宁俊琦面色冷竣的说道,“吃饭的事,我有办法解决。”

    听着她冷冰冰的话,看着她的表情,楚天齐心里很不舒服,心里话:这是怎么啦?昨天还热情似火,今天就冷若冰霜了?大概是抹不开面儿吧?也可能是到了生理期了。

    “好吧。”楚天齐也不知道再说什么,迈动步子,走出了乡长办公室,带上了屋门。

    ……

    快九点的时候,楚天齐接到了要主任打来的电话,要他十分钟后到乡长办公室开会,汇报察看灾情的事。

    楚天齐放下电话,在电脑上把最后两句话打印完毕,关了电脑,向乡长办公室走去。

    乡长办公室的的门虚掩着,楚天齐敲了敲门,里边传出宁俊琦的声音“请进”。楚天齐推开门走了进去。

    宁俊琦正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她瞟了一眼进来的楚天齐,没有说话,迅速低下头,在纸上写划着。楚天齐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笃笃”,敲门声再次响起,宁俊琦说了声“请进”,门一开,郝晓燕走了进来。

    “小楚,这么早?从昨天你出去就没见到你。”郝晓燕说着,在楚天齐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楚天齐回道:“昨天回来就不早了,今天这不又忙着赶资料吗。”

    “哦,早上我去找你,你就没在。”郝晓燕说道,不等他回答,又对着宁俊琦道:“乡长,你今天是早早出去了,还是起的晚?我敲你的门,你也不在。”

    宁俊琦脸色微变了一下,抬起头,模棱两可的回答:“可能是没听见吧。”

    “乡长,你的眼怎么肿了?”郝晓燕说着,站起身向宁俊琦走去。

    “哦,有吗?可能是没有休息好,也可能是趴在枕头上睡觉弄的吧。”宁俊琦没有与郝晓燕对视,而是看着别处。紧接着又说道,“郝姐,麻烦你把窗帘拉开,把屋门也打开吧。”

    “好。”郝晓燕收住前行的脚步,来到窗前边拉窗帘边说道,“怪不得我感觉屋里怪怪的,原来是窗帘一直没拉开。”然后,又去打开屋门。

    刚才听到郝晓燕的话,楚天齐就一直在观察着宁俊琦的脸,而宁俊琦却一直在躲避着他的目光。他心中不禁纳闷:她到底是怎么了?

    要文武进来了,紧接着刘文韬、高远、蒋野、人武部长陆续来到,王晓英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乡长,人都到齐了。”党政办主任要文武清点了一下人数,说道。

    宁俊琦抬起头,说道:“好,那我们开始开会。各组先汇报,第一组是……蒋副乡长你先汇报吧。”

    “乡长,昨天我和黄书记第一站到的是……”蒋野看着笔记本,开始汇报着。

    楚天齐看清楚了,她的眼睛肿了很多,还有一些血丝在里面。他心中疑惑道:“昨天没发现呀?我还给她擦眼泪了。难道是后来她又哭了?是疼的,还是……我太粗心了,今天早上都没注意到。”

    “大家注意听啊。第一组汇报完后,第二组到第五组依次汇报。”宁俊琦插话道,说完,冲着蒋野歉意一笑,“蒋副乡长,继续。”

    蒋野汇报了大约七、八分钟,接下来就是楚天齐,他汇报了五分钟左右,他把好多数据都进行了汇总,要比蒋野的精练一些。紧跟着第三组到第五组正、副组长都进行了汇报。五组八个人汇报下来,用了大约一个小时。

    在整个汇报过程中,不时有人注意宁俊琦的眼睛,宁俊琦就尽量避开,或是低头做记录。

    等要文武最后一个汇报完毕,宁俊琦抬起头,说道:“同志们,这次察看灾情,时间紧,任务重。有的组跑了三个村,有的组跑了四个村,都是早早出去,很晚才回来,回来后又要加班整理数据。就是留在乡里的同志,也没闲着,既要联系县里,还要时刻向各组传递信息。我看有的同志眼窝深陷,面色憔悴,大家辛苦了。说实在的,我也没休息好,这不,现在眼睛还肿着呢。”

    宁俊琦对大家的工作态度进行了肯定,并且巧妙的对自己眼睛红肿做了说明,好几个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只有楚天齐心里明白:她这是欲盖弥彰。

    宁俊琦继续说道:“通过大家汇报的数据可以看出,这次暴雨要比去年那次还大,而且也造成了重大的财物损失。值得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员伤亡。这都是大家努力工作、防患于未燃的结果,尤其是好多村干部做的很到位。我在甘沟村,亲眼看到,村干部把几户受灾群众疏散到了村委会,正是他们的决策果断、行动及时,才没有让十多口人在塌房和危房中承受危险和伤害……”

    楚天齐边听边做记录,但他还是不时走神,也不时看她的眼睛,以致于被她狠狠瞪了两次。

    宁俊琦最后说道:“同志们,灾害已经发生,损失已经造成。做为最基层的一级政府,做为直接与受灾群众密切接触的乡干部,我们有义务领导他们做好灾后重建,有责任帮助他们开展灾后生产工作。大家在做好日常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要把刚才安排的任务落实到位,做到实处。其实,临时安排的工作,本身都属于各自日常工作范畴,只不过是专门提出来强调而已。

    在昨天的紧急扩大会上,黄书记强调,做事不力要给予惩戒,成绩突出要得到奖赏,是指在整个抗灾过程中的表现,而不是昨天一时的表现好坏。在今天会前,黄书记专门打回电话,要我强调这件事情。所以,请大家务必引起足够重视。好了,散会。”

    众人纷纷离去,宁俊琦没有像往常会后那样,走出来和大家寒暄几句,而是坐在原地,微笑着目送大家。

    ……

    半个小时后,楚天齐再次来到乡长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去而复返,宁俊琦问道:“楚副乡长,有事?”语气冷冰冰的,不带一点喜怒哀乐。

    楚天齐把一个纸盒放到办公桌上,说道:“这是红花油,要等到过了四十八小时再用,记得按上面的说明用量和操作手法去做。”

    “谢谢!”宁俊琦只回了短短的两个字。

    “不放冰块,直接用冷水也可以冷敷。”楚天齐再次叮嘱。

    “我记住了。”宁俊琦回答的仍很简短。

    楚天齐站在原地,呆楞着。

    “还有事吗?”宁俊琦头也不抬的问道。

    “吃饭怎么办?”楚天齐问出了一直惦记的事情。

    宁俊琦抬起了头:“我已经交待党政办小姚了,我这几天工作忙,让她帮我把饭带到办公室来。”

    楚天齐“哦”了一声,已经没有什么能说的了,只得返身向外走去。

    “你的伤也要注意。”身后传来宁俊琦的声音,楚天齐心中一怔,停下脚步。紧接着,她的话又传了过来,“从外面帮我把门带上。”

    听完这几个字,他不再犹豫,走出乡长办公室,带上了房门。只是有一个疑问一直萦绕在心头:她究竟是怎么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