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九十章 婷婷耍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抗洪救灾总结汇报会结束了,楚天齐没有回乡里,而是留了下来。他要参加明天教育局召开的会议,会议内容还是关于普及义务教育验收的事情。

    已经快中午了,他找了一个小饭馆,要了一个肉菜和一碗米饭,快速吃了午饭。然后,来到党校招待所住了下来。党校招待所是乡里工作人员出差时经常住的地方,价格实惠,离车站也近。

    今天他被安排在一个两人间,住一晚一个床位三十元钱,另一个床位还空着。吃完饭没什么事,雷鹏也不在县城,他干脆就躺到床*上,睡起了大觉。昨天睡的晚,今天又起的很早,刚躺下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很是香甜,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尽管睡觉时开着风扇,头上依然出了很多汗。楚天齐心想,要是能有大酒店的空调就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是有的话,自己也住不起。

    楚天齐打来一盆凉水,洗脸、擦拭了一番,觉得凉快了许多。他拿上随身物品,锁门,出了招待所,漫无目的的一直走去。

    横穿过两条坑洼遍地的主街道,又经过一条小巷,就到了环城路,环城路的边上就是玉赤河。玉赤河经过几年治理,已经清澈了好多,难闻的腐臭味也基本消失了。但河边还是会出现人们倾倒的生活垃圾,就好比洁净的脸上沾着鼻涕一样,令人恶心。

    八月中旬的天气,还比较热,尽管现在已经下晾了,但温度还不低。因此河边就成了人们理想的避暑降温场所。河边树荫下,桥栏杆旁,三五成群的老年人在打着扑克,好多青年男女在窃窃私语着。像楚天齐这种形单影支的人很少,偶尔有一两个也是匆匆而过。楚天齐停了下来,身子伏在桥栏杆上,眼望着潺*潺的流水,想着一些事情。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但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楚天齐对着手机说道。

    “……”

    手机里没有回音,楚天齐又问了一句:“你是哪位?说话。”

    “……”

    还是没人答话,楚天齐不禁有些不悦,于是,声音很冲的说道:“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可挂了。”

    “唉,你个没良心的,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人家。”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听着满是幽怨的腔调,声音有些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楚天齐干脆就没有言声,等着对方自报家门。

    “你听出我是谁了吗?”对方的声音依然是那样充满忧伤。

    楚天齐摇了摇头,说了两个字:“没有。”

    “你摇头了,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印象,我可是救过你呀!”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越说越不像话了,还说救过我,楚天齐确实没这个印象,就又摇头道:“想不起来,你自己说吧。”

    “唉,怎么就是一个劲摇头呢?难道一点印象都没有,看来我在你的记忆里连一个过客都算不上。”女子的声音满是凄婉。

    “你……”楚天齐刚说了一个字,忽然想到,他怎么能看到自己摇头?赶忙回头去看,在桥对面,一袭湖蓝色连衣裙的女孩,正背靠栏杆,右手握手机,左手捏鼻子,看着自己。

    看到楚天齐看着自己,女孩把左手从鼻子上拿开,对着手机说道:“知道我是谁了吧?”

    当然知道了,已经看见她了嘛!而且,现在她不再捏着鼻子说话,就是听声音也能听出来了。楚天齐说道:“行了,别闹了,少浪费点电话费吧。”说着,挂断手机,放到衣服口袋里,看着女孩。

    女孩此时也已把手机放到包里,正笑吟吟的望着楚天齐。

    “过来吧。”楚天齐说道。

    女孩道:“你过来。”

    “为什么我过去?”楚天齐笑着道。

    “嗯,就让你过来。”女孩扭捏着。

    她说话嗲嗲的样子,就像是正对着男友撒娇似的。引得过往行人,不由得看向这对男女,脸上尽是嘻笑的表情。

    楚天齐一看这个情况,不敢怠慢,赶快向对面走去。县城就这么大,说不准就会碰到熟人,或者是认识自己的人。要是传扬出去,自己和一女孩在大街上腻腻歪歪的,就太损自己的光辉形象了。

    楚天齐很快到了对面,来到女孩面前。

    “你真好,还是过来了嘛!”女孩甜甜的说着,身子还故意扭捏的扭动着。

    楚天齐眉头一皱,说道:“好好说话。”

    “哈哈哈……大乡长怕了?”女孩笑着道。笑完后,语调正常的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今天来开会,明天还要开会,所以就没有回去。”楚天齐回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一段时间去哪了?”

    “我?你还知道问人家呀?一个电话也不给我打。”女孩幽怨的说了起来,“我呀,先是……”她一边说着,一边移动脚步,楚天齐也跟在她的侧后方,边听边向前走着。

    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岳婷婷,柳文丽的表妹。她曾在一年前被楚天齐救过,又在今年正月帮助过楚天齐。就是她故意当着宁俊琦面对自己黏黏糊糊,对宁俊琦明讽暗嘲,把宁俊琦气的够呛,导致宁俊琦对自己误会颇深。后来,好不容易关系缓和,又被岳婷婷的一个电话,张口就称呼宁俊琦为“大龄剩女”,弄的前功尽弃。要不是何佼佼出现,讲明了事情的经过,说不准现在还被宁俊琦误会着呢。

    通过岳婷婷讲述,楚天齐知道,岳婷婷上次回来,只待了十来天就走了,去了*市。经人介绍,她在*市一家酒店做了前台经理,这次是集中休假,只回来几天,明天就走。

    两人边说边聊,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河边。岳婷婷停住脚步,看着身边的楚天齐,说道:“天齐,你想我了吗?我可是天天在想你。我……”

    “你别这么闹,行不行?咱们好好说会话。”楚天齐打断了她的话。

    “怎么?你就这么绝情?”岳婷婷委屈的说道。

    楚天齐看着岳婷婷严肃的说:“岳婷婷,我一直拿你的表姐文丽当亲妹妹看,你是她的表妹,那也就是我的妹妹了,请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好啊。”岳婷婷爽快的答道,但接下来的话,又让楚天齐无语了,“你让我表姐做你女朋友,那你就是我的姐夫了,我肯定不再这样和你说话。”

    “你……你自己在这儿吧,我走了。”楚天齐说着,一跺脚,快步向前走去。

    岳婷婷在后面尖声喊道:“楚天齐,你站住,你站住。”

    楚天齐没有理她,继续大步向前。

    “好啊,你会后悔的,我不活了,真的不活了。”岳婷婷的声音是吼出来的。顿时引来河边众人的围观,还有一阵劝说的声音。

    听到岳婷婷的话,楚天齐认为她就是吓唬自己,正考虑要不要回去。忽然,又听到后面有人喊:“小伙子,快回来,水已经到姑娘脖子了。”

    “啊?”楚天齐大惊,顾不得多想,迅速回头,以超百米速度跑了回来。来到河边,拨开人群,正准备跳河救人,看到眼前的的情形,他是又可气又可笑。

    只见一袭蓝裙的岳婷婷,赤脚站在河水中,正看着自己微笑,河边的那些人也笑咪*咪的看着自己。

    楚天齐质问道:“你?你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岳婷婷看似无辜的说道。

    “不是说水已经到脖子了吗?你现在怎么还能活蹦乱跳的?”楚天齐气哼哼的道。

    “我是让人喊了。这不就是快到脖子了吗?”岳婷婷说着,用手一指自己的脚。

    “你……”楚天齐被岳婷婷的无赖说法,弄得哭笑不得,她让人喊的“水到脖子”是指到脚脖子了。“你要怎样?”

    “不怎样,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扔下不管,你不能甩了我。”岳婷婷委屈的道,“否则,我就往深处走,什么时候水把我淹死,我也就认了。”说着,她果然开始挪动脚步。

    “小伙子,可不能这么做呀?多俊俏的姑娘,怎么说甩就甩了呢!”一个秃顶老头说道。

    一个灰白头发的妇女也帮着腔:“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吃的碗里,看着锅里,喜新厌旧,尽是陈世美。”

    “小伙了,你还不答应?一会儿要出大事了。”秃顶老头急的直跺脚。

    楚天齐耐着性子道:“大*爷,我们之间没什么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根本就没甩她。”

    “别狡辩了,要是真没什么事,能把孩子逼成那样?”秃顶老头急道。

    白发妇女手指着楚天齐道:“你,你太狠心了。现在女孩子都那样了,你还在说这样的话。我倒要问问,你的心是不是红的?哼,肯定是一颗黑心。”

    旁边的路人,也纷纷指责:

    “太不像话了。”

    “陈世美,负心汉。”

    “挨千刀的,可要损了。”

    “打电话报警吧,有人管他。”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楚天齐有口难辩,而岳婷婷也已走出了一小段距离,水都已经湿*了裙子下摆了。

    身处这样的情境,又担心岳婷婷有个三长两短,楚天齐只得咬着牙,说道:“岳婷婷,你回来,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岳婷婷稍微停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楚天齐不明所以,旁边的秃顶老头,支招道:“小伙子,你说‘我爱你’,我不甩你。”

    “我,我不甩你。”尽管楚天齐一百个不愿意,但人命关天,只得违心的变通着说了出来。

    岳婷婷终于停下了,扭回头,留出了灿烂的笑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