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九十七章 回到从前,好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送走海洋后,楚天齐又忙了很多事情。在天黑的时候,才来到乡长办公室,向宁俊琦汇报了玉泉公司来人的情况。

    听楚天齐讲完,宁俊琦说道:“这是好事啊!玉泉矿泉水有限公司那可是行业的佼佼者,如果能跟他们合作的话,我们的项目就相当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对方只是来了两个人,到我办公室聊了一会儿,有没有下次还不一定。”楚天齐摇头道。

    “不然。我在偶然的一次机会,听说过这个公司。说他们公司只要是市场总监一出马,就说明已经有很大的投资意向了。所以,我对下一步的合作很有信心。”宁俊琦说完,还自信的轻拍了一下桌子。

    “你也这么看?”楚天齐问道。

    宁俊琦反问:“还有谁这么看?”

    “陆娇娇。”楚天齐回答,“她说她是听她爸爸的领导说的。”

    “哦,陆娇娇。”宁俊琦自言自语道,“陆铭章”

    “陆铭章是谁?”楚天齐反问。

    “商务厅常务副厅长。我就是这么随便一说。”宁俊琦回答。

    楚天齐“哦”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宁俊琦说道:“楚副乡长,还有事吗?”

    听她说出“楚副乡长”四个字,楚天齐别扭不已,便说道:“乡长,没外人的时候,别这么称呼我好吗?”

    “那我怎么称呼你?叫你楚乡长?”宁俊琦笑着道,“你就不怕我这个乡长怀疑你篡权,给你小鞋穿?”

    楚天齐急忙说道:“乡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那几位副乡长,我都是这么称呼的,他们也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

    “我跟他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我……我……”

    “不要说了,你如果不喜欢这个称呼,我可以给你改一个,你看称呼你什么合适?”

    “叫天齐。”

    “不行,”

    “为什么?同学、朋友都这么叫呀!”

    “我说不行就不行。”

    “那你昨天可是叫了。”

    “那……那不是特殊情况吗?”

    “什么特殊情况?”

    “我……我不是怕……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是个例外。”

    “那你也不能叫我那四个字。”

    “你这人烦不烦?总不能什么都不称呼吧?”

    “实在不行,就什么都不称呼吧,也总比叫那四个字好。”

    “唉,你这人,好吧。”

    看到宁俊琦退了一步,楚天齐就又得寸进尺的问道:“俊琦,这些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对你不好吗?我对你彬彬有礼、尊重有加,恐怕没有几个副乡长有这样的待遇吧?”宁俊琦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不要这样的待遇,我不舒服。”楚天齐站起来,激动的说道。

    宁俊琦还是没有抬头,说道:“那我就像最一开始那样,不搭理你。”

    “也不行。”楚天齐的话很坚决。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是乡长,还是我是乡长?到底谁听谁的。”宁俊琦的声音也高了起来。

    “工作上我听你的,这件事就不听你的。”楚天齐红着脸道,“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

    “你……你……”宁俊琦“你”了好几声,才柔柔的道:“这样不挺好吗?”

    “不好,很不好。否则,这些天你不会瘦成这样。我也不好,我心里堵得慌。”楚天齐梗着脖子道,“我知道你心里苦,有心事,你可以明白的和我说出来呀!”

    “我……你……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宁俊琦嗓子沙哑着道,“你怎么就那么固执?”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楚天齐摇着头道,“肯定是你的家庭给你压力了,是吧?你可以明确的说出来,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是,不是,不是。”宁俊琦抬起头,眼中闪着泪花,说道,“不是你想象那样的,我是为你好,真的是为你好。给我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她说到最后,已经变成喃喃自语了。同时,还用手抓着头发。

    看到宁俊琦痛苦的表情,楚天齐的心一下软了:不要逼她了,他肯定很难,比我还难。想到这里,他说道:“俊琦,我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

    “真的?”宁俊琦似乎对他转变这么快,有些不相信。

    “真的。我看你太痛苦了,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所以我不能再给你添乱了,我听你的。”楚天齐笑着道,但其实却比哭还难看。

    宁俊琦破涕为笑,欣喜的道:“天齐,你真好。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但当前不能再向前发展了,而且要向后退,退到那天之前,那件事之前。我们还回到从前,好吗?”

    “包括那件事吗?”楚天齐故意问道。

    “你好坏。”宁俊琦娇羞的道,“说明白点,就是上山之前的状态。”

    “你是说不能再……那什么了?”楚天齐边说,边把嘴噘了起来。

    “嗯,讨厌,下*流,还先进个人呢?”宁俊琦娇嗔道。

    “我给总结一下吧,总之,就一句话: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说我下*流,但我不能干下*流的事。对不对。”

    “对,对你个头。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味了,讨厌。”宁俊琦脸上的泪痕兀自未干,但甜甜的笑容已经挂在了她的脸上,“对了,你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没怎么,就是想你了,真的想你了。”楚天齐歪着头,幽幽的道。

    “你不说实话,那我不理你了。”说着,宁俊琦把头扭了过去,只给他一个后脑勺。她继续说道,“我开始数数了,如果等我数到三,你还不交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面对宁俊琦的“威胁”,楚天齐只得选择了投降:“我说,不过你要等我把话说完,还不能对我急。”

    “好,听你的口气,你真的有什么事吧?而且肯定是和女人有关的事,是不是?”宁俊琦说着,已经站了起来,眼睛紧紧盯着他。

    “你看,你看,我还没说呢,你倒急了。我还怎么说?”楚天齐一副委屈的样子。

    “好,你说吧。”宁俊琦坐了下来,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但她心里也不踏实,不知道他要抖落出什么“花事”。

    “事情是这样的……”楚天齐开始讲起了自己昨天遇到的事情。包括河边遇到岳婷婷,岳婷婷耍赖,自己无奈,临时应付,把她从河中拽出来。紧接着,岳婷婷又对他“威胁”,他不得以情况下赴了七夕晚宴。

    刚听到这里,宁俊琦忍不住质问道:“我怎么听起来,你好像完全是无辜的,她就那么黏你?为什么不黏别人?”

    看着宁俊琦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楚天齐急忙说道:“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说完,你就能理解她的做法了。”

    “看你怎么编。”宁俊琦说着,气呼呼的坐了下来。

    楚天齐又开始接着讲,讲了岳婷婷的身世,讲了她的不幸,讲了她与柳文丽的感情。

    听着听着,宁俊琦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喃喃道:“真可怜。”

    楚天齐讲到把岳婷婷交给夏总后,开始讲往回走的事。当他讲到胡三等人挥砍刀奔向自己时,宁俊琦忍不住“啊”了一声。楚天齐笑了笑,把胡三的事情一直讲完。然后讲自己回到招呼所,讲如何如何想宁俊琦,当然他没有讲陌生来电,也没有提起和欧阳玉娜通话的事。

    听他讲完,宁俊琦长嘘了一口气,说道:“你注定就是一个爱摊事的人,也是一个爱招惹女人的人。”

    宁俊琦的话讲的很准,但楚天齐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不过,他知道今天自己的“坦白”是对的,省得哪天岳婷婷再瞎说一通,给宁俊琦增加烦恼,其实也就相当于给自己增加烦恼。

    楚天齐正要纠正她的话,忽然宁俊琦的手机响了。宁俊琦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冲他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他此时正意犹未尽,但看她一个劲摆手,只得悻悻的回去了。

    ……

    看着楚天齐出去了,宁俊琦按下了接听键,说了声“老爸。”

    “琦琦,等急了吧。爸爸现在就回答你那天的问题。”手机里传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听到这句话,宁俊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前几天,在电话聊天时,宁俊琦以半开玩笑的口吻,问爸爸对自己男朋友有什么要求。可能是宁俊琦的问题太突兀。爸爸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告诉她,他自己要想一想。他是甩下这么一句话,去想了,可把宁俊琦坑苦了。宁俊琦从爸爸的话里听到了一丝不祥,但她一直还在期盼着。所以,这些天她一直在受着煎熬。

    “我对未来姑爷的要求,就是小伙子要能干,要有潜力,更要对我闺女好,他现在的家庭不是主要的”。

    听到爸爸的话,宁俊琦激动的只喊“爸爸万岁”。

    没想到爸爸紧接着又说:“到时爸爸要亲自给你把关。对了,你是不是有对象了?他是谁?干什么的?多大了?工作干的怎么样?”

    听到爸爸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宁俊琦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得调皮的道:“爸,有人来了,我先挂了。”说着,按下了挂断键。

    想到爸爸说的那句“亲自把关”的话,宁俊琦又不踏实起来,不知道他是不是符合爸爸的要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