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八十一章 崴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谢绝了常海吃午饭的邀请,宁俊琦对常海等人强调了救灾的一些事情。然后,和楚天齐、杨大庆一起,再次涉水出了村,到了汽车旁。当然了,楚天齐的雨鞋还是被宁俊琦征用了,他自己只能继续穿湿凉鞋过河。

    第二站到的是小营村,小营村的灾情要比甘沟村轻一些,因为小营村的地势要比甘沟村开阔一些,洪水自然也就小了一些。宁俊琦一行,仍然是看现场、看望受灾群众,听冯强等人的汇报。等把这些都忙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冯强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午饭。

    众人没有喝酒,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后,又赶往了今天的最后一站——苇子沟村。苇子沟和甘沟村的地形大同小异,进村的路已经成了泥糊糊,当汽车进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提前接到信的村干部已经在村边等候,待乡领导一到,马上就是看现场。苇子沟洪水也很大,灾情和甘沟村差不多。看现场、慰问、听汇报,一圈忙下来,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众人谢绝了村领导吃晚饭的邀请,踏上了回乡里的路。

    出村刚有三里来地,汽车就不走了,小孟怎么弄也打不着火。最后,只得让杨大庆和小孟留在原地,到村里寻求帮助,楚天齐和宁俊琦抄小路回乡里。

    刚刚接到电话,明天县领导要到乡里,所以宁俊琦无论如何得赶回去。一是明天在乡里等候领导,再一个就是和黄书记在今天晚上商议汇报内容及接待事宜。

    从小路走,需要翻过一座小山包,过去就是青牛峪村的地界,估计就是一个小时的路。而要是从平路走的话,得先到主路,然后再从主路乘车回去。光到主路就得两个来小时,在主路还得等着过往的车,现在的班车已经全部过去了,等其它的过路车还不知道得多长时间呢。

    ……

    宁俊琦、楚天齐二人向小山包走去。整个一天都没有出太阳,踩在长满青草的地上,还是有一些湿*滑的感觉。走了十来分钟的平路,就开始上山了。

    这座小山包不高,山上到处是小树和灌木丛。一条人工踩出的小路,穿过灌木丛,曲曲弯弯的升向远处。路两边的小树虽然不高,但总比人高,借着山势生长的一面,要更高一些。

    往天的这个时间,太阳还没有落山,会有阳光洒在缝隙间,显得比较亮堂。而今天却是另外的一番情形,今天凌晨下了四、五个小时的雨,白天又没出太阳。因此,山上的湿气很重,就连平时腐烂的树叶、死虫的气味也泛了出来,让人作呕。天上阴沉沉的,本来才下午六点多的时间,却像往天将近晚上八点钟的样子,天已经像是要慢慢黑了。

    闻着难闻的气味,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周围的树木也是影影绰绰的,让人不免心中产生恐惧。此时的宁俊琦就是这样的感觉,她紧紧的跟在楚天齐身旁,不敢向周围张望,却又不由得看向身后,因为他总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

    其实好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就是人在害怕时,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总会感觉后边有人。于是,不由得要去看,当看到后边什么都没有时,心里仍然不踏实,便加快了脚步。这时你就会感觉身后的脚步也跟着加快,就不由得再去看,当然还是没有人。就这样越走越快,越快越要回头,越会害怕,当跑回家或是到了人多的地方时,自己已经是大汗淋漓,浑身湿透了,甚至头发都跟着站了起来。

    “你冷吗?”楚天齐感受到了她粗重的气息,和身体的颤抖。虽然两人身体之间有足够的距离,但他仍能感受到。

    “没,没有,有,有点。”宁俊琦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路上有水,你抓着我的衣服吧,以免滑倒。”楚天齐听她说话的状态,已经断定她是害怕了。他很体贴的没有说出“怕”那个字,而是提到了察看灾情的事:“乡长,看了今天的三个村子,你有什么样的感觉?”

    宁俊琦顺从的抓*住了他的衣服,说道:“我,感触很多,但一时又说不清楚。”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害怕的缘故,她的思维迟钝了很多,也稍微有一点混乱的感觉。

    “那我就说说,不足之处请多指正。”楚天齐打开了话匣子,“这次洪灾损失很大,光是现在房屋、牲畜、财物的损失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这些数字如果放到报纸或是电视上,乍听起来可能并不大,但不要忘了,这里只是贫困的小山村。这些损失对于农民家庭来说,可能就意味着没有存身之处,也可能代表着近几个月的生活就没了着落。

    对于我们政府部门来说,一般会以达到的比率来衡量工作的好与坏,或者是事情的严重程度。比如,就拿受灾情况举例,如果在一次地震中,无家可归的家庭只占受灾人口的百分之一,那么这就是一个非常非常理想的数字。那百分之九十九的家庭会感到庆幸,生活仍在继续,但对于那百分之一的家庭来说,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了,这可能就意味着灭顶之灾、生活也会难以为继。”

    宁俊琦接话道:“是啊,正因为这样,我们政府干部才要第一时间赶到受灾现场,向群众传达党的声音,传递政府的温暖。在情势危急的时刻,这往往会给群众带来无限的安慰,甚至生存的希望。”

    楚天齐继续着刚才的思路,说道:“还有,具体事情我们要具体对待。对于南方的一些地方,或是水系发达的地区来说,我们今天看到的那些洪水,简直不值一提。因为,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不光有娴熟应对的手段,也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对于干旱少雨的青牛峪来说,却几乎是百年一遇了,人们不但遭受了对于自己来说的巨大损失,而且思想上也会受到很强的震撼。”

    “是啊,正因为这样,我们政府才要出面,做他们的主心骨。既使遇到像今天那个老太太一样的人,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宁俊琦深有感触的说。

    “政府一定要管,这没错。但也不能无原则的大包大揽。”楚天齐说道。

    宁俊琦嘟着嘴,道:“那是当然了。我知道这个分寸。”

    楚天齐没有计较宁俊琦说话的语气,而是说到了另外的话题:“虽然灾情不乐观,但庆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而且无论是新建校舍,还是修缮、加固校舍,做工都很精细,用料也很足,质量都很好。”

    “哎哟”,随着这一声喊,走在身旁的宁俊琦忽然矮了下去。

    楚天齐赶忙下意识的伸手去抓,没有抓到。他急忙扭头去看,却见宁俊琦已经蹲在地上,兀自捂着脚,嘴里“哎哟”不停。

    “怎么了?”楚天齐蹲下*身子,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崴脚了?”

    “嗯。”宁俊琦咬着牙,点点头。

    “我看看。”楚天齐说着,就去抓她的脚。

    “不,不,没事。”宁俊琦依然咬牙坚持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楚天齐把自己身上的书包拿下来,从里面取出一个用塑料袋裹着的小包,拿在手中。又取出一个塑料袋,包在了书包外面,然后把书包放到地上,不由分说的道,“坐那儿。我给你看看。”

    听着他霸道的语气,她想哭,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坐了下来,轻声道:“你能看得见?”

    “我有装备。”说着,楚天齐从小包中拿出一个小手电打着了,这个手电长有十厘米左右。

    宁俊琦大声叫道:“有手电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害得我崴了脚。你是故意的吧?”

    对于女孩的无理取闹,楚天齐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耐着性子说:“哎呀,大姐,现在天刚有点黑,打开手电也不是太亮。万一把电耗完了,一会儿天黑的时候,看不见怎么办?”

    “天黑的时候,不就到了吗?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宁俊琦仍然不依不饶。

    “你到底疼不疼?”楚天齐反问道,“你不是故意的吧?”

    宁俊琦顿时觉得脚上生疼,委屈的说道:“你,你,你太冷血了,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既然疼,就不要多说话,让我给你看看。”楚天齐温柔的说道。

    宁俊琦没有再说话,而是顺从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拿着。”楚天齐把手电交到宁俊琦手里,说道:“哪只脚?”

    “右脚。”宁俊琦顺从的说道。

    楚天齐把手伸向了她的右脚,说道:“照着点。”

    她下意识的动了一下右腿,想要躲避,可随即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了一声:“啊!”

    “不许动,听话。”楚天齐的话很轻,但却有一种不容质疑的力量。

    楚天齐说着,他把她的右腿放在自己怀里,脱掉她的鞋,又去脱脚上的袜子。她的腿绷的直直的,看得出她内心的紧张,她把头别到了一边。

    “照着点。”楚天齐说道。

    宁俊琦这才扭过头,把手电照到了自己的右脚上。在手电光亮的照射下,可以清晰的看到,脚面已经红肿了好多。她禁不住叫道:“我,我没事吧?”

    “没事。”楚天齐一边应着,一边把手抚到了她的脚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