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九十五章 惹事的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很晚才睡着,还做了好几个梦,有的记住了,有的醒来就忘了。有一个梦他记得很清楚,是关于昨晚那个省城陌生来电的重演,而且电话那头的主人公也找到了,是曾经的恋人孟玉玲。

    醒来后,想到那个梦,楚天齐也觉得很新奇,没想到梦里还破了案。他现在也认定那个电话应该就是孟玉玲打的,首先日期选的是七夕,是曾经她给他留下刻骨铭心记忆的日子。然后,对方又没有说话,说明对方很矛盾,既想听自己的声音,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并且孟玉玲经常去省城,听说她在省城也有房子。综合以上三个原因,肯定是她无疑了。其实不是做梦破了案,而是在潜意识中他想到了她的可能性。

    楚天齐起床的时候,看到另一张床*上的手提包还是原样放着,说明那个室友一夜未归。他能猜到那个人在干什么,因为昨晚隔壁房间“哗啦,哗啦”响了一夜,肯定是四个人在一起“垒城墙”了。

    楚天齐无心理会这些,洗漱完毕,带上自己的随身物品,到服务台退了押金,走出了党校招待所。

    路边的小吃店已经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楚天齐随便选了一家,要了一碗老豆腐,又要了两根油条,用了十来分钟解决了战斗。

    ……

    当楚天齐来到教育局会议室的时候,刚刚八点多,会议室里已经先到了一部分人。和认识的人打过招呼,楚天齐找了一个中间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不时有人进来,也不时有人打着招呼,楚天齐纷纷挥手、点头做着回应。八点半多的时候,青牛峪乡总校校长张晓峰进来了,直接坐到了楚天齐旁边,二人随便聊着天。

    九点整,会议正式开始。今天的会议是教育局长主持,主管副县长出席会议,并做了简短讲话。会议的中心议题,还是普及义务教育的那点事,主要是通报在县里检查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还好,青牛峪乡软、硬件没有被拿出来说事,但最后教育局长强调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还是把所有的参会者都包含了进去。

    会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楚天齐同张晓峰打过招呼,快速走出了会议室。张晓峰还要在教育局办事,所以楚天齐一个人直接去车站了。

    到车站买了车票,楚天齐坐在候车厅候车。百无聊赖中,他打开了今天一直关闭的手机,准备玩贪食蛇游戏。

    开机画面刚过,一个手机号码就跳了出来,楚天齐看到号码,才想起来今天忽视了一件事情。于是,赶忙说道:“你醒啦?我还以为你睡着呢?要不早就给你打电话了。”

    “少来。”手机里传来岳婷婷不屑的声音,“我从早上七点多,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你都关着机,一直到现在才打通。你还说什么怕我睡着,骗鬼去吧。”

    楚天齐“嘿嘿”一笑,说道:“怎么样?酒劲过了吗?”

    “都赖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喝醉。结果,把夏姐身上吐了个一塌糊涂,想起来都难为情。”岳婷婷的话里透着羞赧的腔调。

    “那你肯定是和人家没打招呼,偷跑的吧?”楚天齐逗弄道。

    “你怎么知道?”岳婷婷的声音充满了惊讶。

    “你什么事干不出来?”楚天齐反问道。

    “还说呢,每次遇到你都倒霉。”岳婷婷抱怨道,“第一次遇到你,就被坏人追的无路可逃。第二次碰到你,更是倒霉,不但一夜没睡上觉,还被那个第三者气了一路。这次更不用说,从你一出现,我就差点被淹死,后来差点醉死,半夜又差点渴死,现在头疼的要死。你说说,是不是我的克星?是不是我前世欠你的?”

    楚天齐总觉得她的说法有那里不对头,但又一下子找不出毛病,只好“嘿嘿”一笑,说道:“你还难受吗?要不,我去看看你?”

    “好啊!那你来吧。”岳婷婷停顿了一会,又说道,“你别骗我了,你现在已经在汽车站了,恐怕车票都买好了吧?”

    楚天齐“啊”了一声,四外看了看,说道:“你在哪?”

    “我说对了吧?”岳婷婷的声音透着得意,“别紧张,我没在你身边,我是从电话里听到的声音判断出来的。”

    楚天齐无语了,今天只小小的撒了两次谎,就被揭穿了。看来,做人还是不要撒谎,否则,很难自圆其说。尤其是自己,不具备这样的水平和素质,稍微说点假话,就会弄巧成拙。

    “怎么没声音了?是被戳穿谎言无言以对吧?或者是无地自容了?”岳婷婷“嘻嘻”笑着,“行了,别假惺惺了。我在出租车上,正在去火车站路上,今天就回*市上班了。”说到这里,声音忽然变得轻柔起来,“记得你对我的承诺。”

    楚天齐一楞,随口问道:“什么承诺?”

    “好你个楚天齐,昨天刚说就忘了?”岳婷婷声音又高了起来,“你说你不会扔下我不管,不会甩了我。”

    楚天齐搜索了一个脑库存,说道:“我是说过不会甩了你,可那是情急之下才随口一说。”

    “你是在骗我?你个没良心的。”岳婷婷在电话里喊道。

    “那只不过是个计谋而已,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所以何来甩了一说。”楚天齐侃侃而谈,“再说了,比起你的‘水到脖子’的说法,这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你无赖,我不管,反正你要对我负责。”岳婷婷不依不饶。

    “啊?我找谁说理去?”楚天齐无奈的说道。

    岳婷婷“嘿嘿”了两声,声音又变得柔柔的:“火车站到了,我要下车了。谢谢你陪我过七夕!再见!”不等楚天齐答话,她已经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拿着手机,就是一阵发呆。他从岳婷婷的话中,感受到了一丝悲凉与孤独,也许她表面那种出言无忌、泼辣刁蛮的性格就是为了掩盖她那颗孤寂的心灵吧。

    ……

    班车整点启动了,但却在城里转了两圈,只到把人几乎都拉满了,才正式出发。

    坐在班车上,想到昨天的事,楚天齐很是无语。没想到在县城住了一晚,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要是和别人说起的话,估计对方也不会相信。

    楚天齐也奇怪,为什么这几年一到七月初七,就要发生很多事,而且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要是让人算命的话,对方肯定会说自己命里犯“七”,只要到了这一天不光自己会遇到事,就是身边的人也会跟着沾包。

    他又想到岳婷婷刚才电话中说的,一遇到自己就倒霉。确实是,和岳婷婷的三次见面,每次都有事,而且都不算什么好事,但又有惊无险。他不禁又把这几次的事过了一遍。

    去年,自己参加科级干部培训,在玉赤饭店客房待的好好的。是岳婷婷躲避毒犯追踪,才进的自己的屋,也才导致雷鹏让自己协助破案,之后就发生了无故缺席培训的事,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事:被取消资格、被魏龙羞辱和多次打击、被贩毒集团围攻。这是自己和岳婷婷第一次相遇,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直到真*相大白,自己才洗清了“罪名”,也顺便获得了“沃原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

    今年正月,自己到何阳市。因为在车上管事,遭到“刀疤”的报复,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幸好岳婷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半夜叫醒自己,才躲过一劫。这是和岳婷婷的第二次相遇,是她帮了自己的忙,也可以说是搭救了自己。但接下来遇到的事,就让人不敢恭维了。本来遇到家乡来的人,应该高兴才对。谁知,岳婷婷一路上就是与宁俊琦做对,一再挑衅,对宁俊琦冷嘲热讽,让自己夹在中间难受。甚至就因为这事,让宁俊琦没少给自己甩脸子。

    昨天是第三次与岳婷婷相遇。本来自己在河边待着挺好,是她胡搅蛮缠,让自己忿然离开。然后,她来了一出寻死相逼的闹剧,自己不得不妥协,把她从河里拽了出来。之后,她又威胁自己,自己只好陪她去吃饭,结果她醉了个一塌糊涂。

    正是由于岳婷婷的胡闹,胡三的人发现了自己,对自己进行了盯梢,也才有了晚上十人举钢刀围攻的事。虽然有惊无险,却也不是什么好事。当时,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差错,说不准自己都不能全须全尾了。

    三次和岳婷婷相遇,三次都有麻烦事。第二次相遇,前半段确实是她帮了自己的忙。但后来她找宁俊琦的茬,以及第一次和第三次相遇,都是她主动或者是无意给自己招来了麻烦。

    把这几次的事捋了一遍,楚天齐算是彻底明白了,其实是自己每次遇到她,才不顺的。之所以岳婷婷的话听上去别扭,是她颠倒了逻辑,正话反说的缘故。从她历次的话里,就能听出她就是个“无理搅三分,得理不让人”的主。但知道了她家庭的内情后,楚天齐不觉得她的做法讨厌,反而觉得她古怪精灵。而正是她这种古怪精灵的性格,才让她成了一个惹事的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