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九十二章 胡三报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扑通”、“叭”两个声音在屋子里先后响起。岳婷婷趴在了桌子上,她醉了。她的胳膊碰倒了桌上高脚酒杯,酒杯滚落到地上,摔碎了。酒杯里的液体洒到了桌上,也流到了地上。

    岳婷婷刚才还在喋喋不休,现在却一下子醉倒了。这让楚天齐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一下子显得很是手足无措。他站起身,来到岳婷婷身侧,试着把她拉起来。但岳婷婷已经烂醉如泥,任他如何呼唤和拉扯,都没法把她弄走。看来只有抱着她,或是把她的手搭到自己脖子上,背她走了。

    如果要背她或抱她的话,胳膊和手自然要碰到她的胸部,这让楚天齐很不适应,因为从他本意,不想和这个女孩发生那怕一点儿的身体触碰。以前他是怕她粘到自己身上,现在是觉得她挺可怜的,他不忍心自己好心办坏事,让她以为自己对她有意,从而无意中对她造成了伤害。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总不能就让她一直在这里趴着吧。楚天齐心一横,自己一个大小伙子扭捏什么?权当是医生给病人看病吧,何况自己只是把他弄走,和医生的解开衣服检查又不一样。于是,他伏下身子,用一只手把她的头扶到自己肩头,准备用另一只手揽住她的双腿,把她半扛着抱走。

    “笃笃”,敲门声响起,楚天齐说了一声“请进”。手还没有从岳婷婷的身上拿开,门一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身材高挑,圆脸、大眼。女人留着齐耳短发,穿着银灰色半袖上衣,下身是银灰色一步裙。最明显的标志是,上衣别着一枚胸牌。楚天齐仔细一看,胸牌上标着“总经理”三个字。

    此时,楚天齐已经站起身。女人也在观察着他,看着这个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玉赤名人。

    “楚乡长,你好,我是本店总经理,我姓夏,是婷婷的朋友。”女人自我介绍着,向楚天齐伸出了右手。

    “夏总,你好。”楚天齐礼貌的与对方握了一下手,松开了。

    “我来照顾她吧。”夏总说着,走到了岳婷婷的身后,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婷婷,我是夏姐。你怎么真的喝醉了?”

    好半天没反应的岳婷婷,忽然抬起头,靠在椅子上,摇晃了几下。然后吃力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楚天齐,又看着夏总,含糊的说道:“夏,夏姐,谢谢你,我没喝多,夏姐。”说完这几个字,她身往后仰,靠在椅子上,发出了鼾声。

    看到岳婷婷认出了夏总,楚天齐心中踏实下来。他刚才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岳婷婷交给这个夏总,现在看来,交给她要比自己来照顾合适的多。于是客气的说道:“夏总,谢谢您!麻烦您了。”

    “楚乡长,这就见外了。婷婷从第一天参加工作,就是我带的,我带了她将近三年,我算是她的师傅,平时我俩更是情同姐妹。”夏总微笑着道。同时按了桌旁的一个小按钮。

    “哦,失敬失敬。”楚天齐拱手道,“夏总,就麻烦您了。”

    说完,楚天齐看了看岳婷婷,又向夏总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楚乡长,你要去结帐吧?不用了,婷婷已经结了。”夏总叫住了楚天齐,说道,“本来我是不准备收她钱的,可她说什么也非要给。而且还说,平时都是你请她,给她买礼物,她担心你今天还要抢着结帐。她怕自己喝多了,就先结了,我也就只好按三折成本价收了。”

    楚天齐没有说什么,站在原地看着依然在呼呼大睡的岳婷婷。

    “她果然喝醉了,看来她今天就是在买醉啊!”夏总看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正这时,有两个女服务员进来了。她们和夏总一起,把岳婷婷扶走了。

    夏总让楚天齐放心岳婷婷,楚天齐道了谢,走出了西餐厅。

    来到街上,到处可见红男绿女,成双入对的依偎在街角,漫步在街头,或钻到幽暗的所在。

    ……

    楚天齐从西餐厅出来,穿过美发一条街,从小路向党校招呼所走去。顺小路回去,要比大路近好多。虽然路况稍差一些,路灯也昏暗了一些,但步行回去,不受任何影响。

    刚走出两步,楚天齐就感觉身后有人,听声音还不止一个。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太放在心上。才晚上九点钟,当然有人走路了,而且自己觉得走小路要近好多,肯定也有别人会这么认为的。

    走着走着,楚天齐觉出了异样,他判断这几个人是跟踪自己的。因为,从声音上可以听出,自己走的快,他们也走的快,自己慢,他们也慢。中途楚天齐故意蹲下系鞋带,其实鞋上根本就没有带子,这时后面就没有了走动的声音,说明对方也停了下来。从声音上来判断,对方离自己有段距离,本来一般人是听不到他们走路声音的,可楚天齐练功练的耳聪目明,岂是一般人可比拟?

    楚天齐暗暗观察周边的环境,发现现在经过的地方都是一些民房,如果发出大的声响,肯定会惊动周边的百姓。这既扰了民,也影响不好,于是便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依然若无其事的向前走着。

    走着走着,看到了前面高大的桥洞,楚天齐有了主意,就在这里和他们做个了结。这个桥洞本来是可以供行人和车辆通行的,但在雨季来临的时候,里面会存水,因此,行人和车辆很少从这里经过,尤其在晚上就更人迹罕至了。

    眼看着离桥洞越来越近,民居也稀少起来,更看不到行人通过。正这时,忽然前面出现了几条黑影,楚天齐仔细一看,是七个蒙面之人。他们都背抄手站在那里,俨然在等人,不用说,就是在等自己。

    楚天齐脚步放慢下来,身后的脚步也跟着慢了,他马上站定了身子。这次身后的声音没有停止,而是很慢很慢的移动着,但脚步声却重了,显然对方已经不再故意控制走路的响动。

    楚天齐在原地扭转身子,发现三个人正向自己走了过来,他们也都蒙着面,手里依稀拿着一个长条状的东西。此时,已经在他身后的七人,也慢慢的以扇形状向他走来。

    “咚”、“咚”,脚步移动的声音越来越重,在空旷的夜里,显得是那样的沉闷,无形中增加了恐惧。但楚天齐却没有这种感觉,反而有了一种决斗前的激动。声音越来越响,包围圈越来越小。终于,随着一声“上”,背抄手的人手中都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那三人也把手中长条状东西的套子去掉,俨然也是大砍刀。

    在桥上方路灯的映照下,十把砍刀闪着森森寒光,向楚天齐招呼过来。眨眼间,砍刀已经到了楚天齐头顶上,堪堪就要触到楚天齐的头发了,蒙面人中已经有人兴奋的发出了“嗷”的声音。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银光一闪,一条乌龙冲天而起。十人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他们手中的利刃已经纷纷脱手,眼看着被乌龙卷到一起。紧接着,乌龙一摆头,十把砍刀“哗拉”一声,落到了中间之人的脚下。就在他们来不及进行反抗的时候,楚天齐腾身而起。只听得“叭叭叭”一阵响动,顿时发出一片“啊,啊”之声,众人纷纷抖动手腕,在原地跳个不停,他们是被楚天齐的皮带抽到了手腕。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风紧,扯乎!”。众人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人马上夺路而逃。可是他们刚一挪动脚步,就觉得人影一晃,一个人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站住。”楚天齐低沉的喊道,这一声虽然不高,但听在众蒙面人耳里,却不亚如晴天响了个霹雷,都乖乖听话的站在那里。

    “你们虽然蒙着面,但我知道你们是谁?”楚天齐说道,“胡三,我说的对吗?”

    “啊?你怎么知道?”蒙面中的一个人,身子后撤了一步,说道。

    “你不觉得自己的声音,很特别吗?”楚天齐冷笑道。

    “是,是又怎样?”胡三的声音透着惊恐,公鸭嗓更加沙哑。

    “哼,不是我要怎样,而是你要怎样。”楚天齐哼了一声,冷冷的道,“你先是纠结人员在青牛峪强取豪夺收取保护费,被政府打击后,不知悔改,反而准备在暗夜对我下黑手,究竟是何用意?”

    “我……事情明摆着,还用我说吗?”胡三梗着脖子道,然后把面罩扯下,语气也软了下来,“姓楚的,我是彻底服你了,如果今天能放我们一马的话,以后一定不再找你麻烦。”

    其他众人跟着都把面罩拿了下来。

    “找你麻烦,你也配?”楚天齐停顿了一下,不屑道,“赶快滚,滚出青牛峪、滚出玉赤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接着,补充道,“胡三、王晓力,听明白了吗”

    胡三等人没想到楚天齐会放了他们,互相对望了一眼。王晓力更是吃惊不小,喉头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胡三,今天,你又是怎么盯上我的?”楚天齐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胡三呲牙一笑,说道:“在玉赤河,有人看到了一幕好戏:美女戏英雄。还有人看到了有缘——千里来相会。”

    听到胡三的话,楚天齐明白了,胡三的人正好看到了岳婷婷耍赖戏弄自己的事,之后就有人盯上自己的梢了。他暗怪自己大意,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看着胡三还在一旁恬不知耻的笑着,楚天齐低吼了一声:“滚,还等着我改变主意吗?”

    这一声果然奏效,胡三众人立刻一哄而散,走时还不忘拿走了地上的砍刀。

    楚天齐没有多做停留,也迅速离开了此地,向党校招待所方向走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