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八十四章 思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宁俊琦咬着牙,艰难的站了起来,说道:“别装了,起来吧。”

    “你冤枉我了。”楚天齐俏皮的回答,并从地上站了起来。

    “真的?你可别骗我。”宁俊琦平静的说道。

    楚天齐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但故作不知的说道:“一半一半。前边摔倒是真的,中间昏迷是装的,后面的那啥也是发自真心的。”

    对于他的奇葩回答,她有些忍俊不禁,但还是忍住了。她盯着他的眼睛道:“真的?”

    “我说的是真的。不是故意摔倒的,你看那?”楚天齐说着,用手一指旁边的地上。

    宁俊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见窄路边上的一棵小树都断了,树根处有脚板踩下的深深的鞋印。

    楚天齐重新背起宁俊琦,这次她也没有扭捏。宁俊琦伏在他的背上,打开了手电筒。

    楚天齐语带兴奋的说了声:“走喽。”

    “看把你美的。”宁俊琦娇嗔道。

    楚天齐“嘿嘿”一笑:“注意手电筒不要乱晃了,要不又该……啊,你明白的。”

    宁俊琦明白楚天齐的话,刚才就是因为自己对他手刨脚蹬惩罚,导致手中手电乱晃,可能让他暂时没有看清脚下,才摔倒的,才……。想起来就让人害羞,她羞赧的说道:“讨厌,好好看路,不要总想着好事。”

    “是好事,啧啧。”楚天齐摇头晃脑的吧咂着嘴。

    “废什么话。”宁俊琦像骑马一样,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一下。说道,“驾。”

    楚天齐再次说了一声“走喽。”顺势在她浑*圆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

    再次动身,二人这才发现,现在已经在下山了。看来刚才都是被身上的酥*麻感觉迷惑了心智,竟然没有注意到已经翻过了山包。

    下山很顺利,而且楚天齐背着宁俊琦时,要比刚才那次舒服了一些。第一次背着的时候,双方都害怕和对方身体接触,因此,宁俊琦的腿紧绷着,身体就向下缀,楚天齐的手就不得不紧紧的托着她。结果,越是这样反而越是紧紧贴在一起。这次则不一样,经过刚才的亲吻,再次背起来的时候,双方都自然了一些。宁俊琦就像小孩子一样,配合的伏在他的背上,他也更省了劲,双方身体的触碰也就更自然了一些。

    十多分钟就下了山,刚到山底,雨又来了。楚天齐不敢怠慢,背着宁俊琦一路狂奔,到了乡政府门口。此时小雨已经变成了中雨,在暗影里,楚天齐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外罩顶在宁俊琦的头上,既遮了雨,又挡住了宁俊琦的脸。

    一进政府大院门口,楚天齐正低头走路,冷不防看门老头从屋里出来了,还热情的说道:“楚乡长,这是怎么啦?”

    伏在背上的宁俊琦就是一惊:“坏了,有人看见了。”但她一动也不敢动,只得心里着急。

    “没,没什么,我一个朋友喝多了。”楚天齐边走边说。

    “楚乡长,我这里有雨伞。”老头说着,拿了把雨伞从屋里跑出来了,给楚天齐打在了头上。然后鼻子嗅了嗅,问道,“是个女的?”

    “不,不是。谢谢你,不用雨伞了。”楚天齐说着,快步走到前边,把老头闪到了后面。

    “还不好意思,男人的香水能是这个味?脚也不像,男人哪有那么小的脚?”老头喃喃道,他看楚天齐已进了走廊,直接向右拐去,又不解的说道:“怪了,他的办公室应该在后排呀。”

    楚天齐根本无心理会老头的话,他最最担心的就是在走廊碰到人。

    “钥匙。”楚天齐边走边说。

    宁俊琦马上把包递到了他的手里,他迅速的把钥匙拿了出来。此时已经来到了乡长办公室门口,楚天齐一手托着背上的宁俊琦,一手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门。然后,进了屋,关上了屋门。

    进屋后,楚天齐打开了灯的开关。

    “关上。”听到开关响动的声音,宁俊琦马上说道。

    听到她的话,楚天齐也明白了,他看了一眼窗户,迅速把灯关上了。

    屋里经过一明一暗,楚天齐一时不适应,站在原地,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下,才慢慢的向里屋卧室走去。就是这样,还不小心碰倒了纸篓,把二人吓了一跳。楚天齐一紧张,在背宁俊琦进屋时,还把她的头磕了一下。

    宁俊琦轻声道:“哎哟,你想害死我呀?”

    楚天齐蹲下*身体,把宁俊琦轻轻放到床*上,“嘿嘿”的笑道:“我哪舍得呀。”

    卧室的窗帘拉着,楚天齐放心大胆的打开了灯的开关。他回头一看,自己的衣服还在她的头上,就问道:“怎么不把衣服拿下来?”

    宁俊琦说道:“就不。”

    “那你是等我给你掀盖头了。”楚天齐说着,轻轻走了过去。

    “少来。”宁俊琦娇嗔着,自己拿下了头上的衣服。

    正好楚天齐走到身边,正好迎上了她的目光。四目相对,楚天齐双眼温情脉脉,而宁俊琦却是满脸通红。刚才在黑暗中,突然发生了那件事,而现在却是在灯光下看着对方,怎能不令宁俊琦娇羞万分。

    “你想干什么?”宁俊琦问了一句让自己更加害羞的话,马上又改口道,“赶紧帮我把鞋脱了。”

    “好。”楚天齐蹲下*身,轻轻的托起了她的右脚。

    现在不比刚才,脚刚崴的时候,肿的不厉害,而现在却肿成了小馒头。他轻轻再轻轻的给她脱鞋、脱袜,但她还是忍不住疼出了声:“哎哟,慢点,慢点。”

    “你先躺下,等我一会儿。”楚天齐说着,扶着她的肩头,把她往后放去。

    “你要干什么?”宁俊琦警觉的说道,但还是依着他,躺在了枕头上。

    “我能干什么?”楚天齐回道,“大姐,你不要想歪了。”

    宁俊琦确实想歪了,以为他又想做刚才在山上的事情呢!她顿时心跳不已,又有些责怪他不懂得怜香惜玉:我脚都这样了,你还先想那事。

    经他这样一说,她知道自己想两岔去了,但还是嘴硬的回了一句:“是你想歪了。”

    “你等我一会。”楚天齐说着,站起身向外走去,走出两步,又返身把桌上的钥匙拿在手上,才又走了出去。

    ……

    “咣当”一声,屋门关上的声音响起,宁俊琦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终于回来了,幸好下雨,要不自己可怎么进这个大院?反正坚决是不能让他就这样把自己背回来。那该怎么办?自己走,不行,显然已经走不了了。找女的送自己回来?找郝晓燕?找姚莹?但似乎又都不妥。

    脸上还是滚烫的,宁俊琦拿起床头柜上的小镜子,照了起来。镜子中的自己粉面桃腮,眼神涣散,同时自己还有一种想被拥抱的感觉,她的脑中迅即跳出了两个字:思春。于是,轻声说道:“不要脸。”这三个字一说出,她的脸更红了,同时又想起了他有力的臂弯。

    宁俊琦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

    从早上出去就不太顺,先是走泥路,半路还得下去推车,幸亏自己是女孩,才没用到烂泥坑里去使劲。好不容易到了甘沟村口,又有大河拦路,只得趟水过河。等到换鞋时才意识到,自己带的宝蓝色雨靴根本用不上,就鞋的那个低腰,只要一踏进河里,鞋里肯定会立刻灌满了水,还不如不穿呢!看到那双“黑大个”,她眼中一亮:有了,就征用它了,让他自己想办法。

    等她把大雨鞋穿到脚上一试,才发现,肯定不是那么回事。自己的三十七号脚,放进去根本就碰不到鞋边,又如何能走路?她心中暗道:这可怎么办?咦,旁边这双小一些,但自己不能那么做。大的雨鞋是楚天齐的,小一些的雨鞋肯定是杨大庆的,杨大庆从来都很尊敬自己这人领导,自己可不能做出丢身份的事。但楚天齐就不同了,这样的事让他吃瘪最合适了。

    看到自己放到一边的灰色带网孔的运动鞋,她有了主意,急忙拿过来穿上。从车上拿出两个塑料袋,套在鞋的外面,防止万一进水。穿上鞋的脚,再次踩进雨鞋里,虽然还空的很,但比刚才强多了,最起码能走路。过河的时候,摇摇晃晃,幸好后来抓*住了他俩的衣服,在他们的牵引下过了河。

    到村里后,本来是要去访贫问苦,谁曾想却遇到了那么个老太太。对方显然把乡政府和乡领导当成了冤大头,一副坐等政府包揽一切的做派,说出的话气人又噎人。

    出村后,又去了小营村和苇子沟,察看灾情、慰问比较顺利,最起码没有碰到常老太太那样的人。谁知,跟着就来事了:二一二车在关键时刻又掉链子了——着不了火。

    从和楚天齐踏上小山包开始,就一路不顺。路边的小树、灌木看上去就怪阴森的,还不时闻到腐臭的味道,更增添了恐怖的气氛。

    果然,一会儿,自己就崴了脚。连撒个尿都会碰到狐狸,自己还误以为是恶狼,害的自己跪在地上,结果细皮嫩*肉的屁*股和大*腿被他看了个正着。他发慈悲背上了自己,却偏偏不慎摔倒。

    摔倒就摔倒吧,可恨的家伙却装死,害得自己说出了“我离不开你,我们还没处够”的话。他趁机顺杆爬,说出了蓄谋已久的“我喜欢你”,自己就稀里糊涂的被他索去了初吻。

    想到这里,宁俊琦又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和渴望。她突然想到:可能今天这一切的不顺,都是为了促成那件事吧?俗话说,好事多磨嘛!她不禁又想到了那个词:思春。忍不住骂了一句:“不害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