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八十七章 生活还得继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中午吃饭的时候,楚天齐特意留意了一下,果然,小姚和厨房的师傅说,要专门给宁乡长带饭。楚天齐心中大定,同时充满了失落。

    ……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忙的够戗。虽然各个乡领导都领了一些抗灾的任务,但毕竟他是主管农业,因此,他的工作内容很多。无论是农业受损情况,还是蔬菜运输存在问题,也或者是学校复课的事情,大家依然会找到他。

    在这几天,宁俊琦对楚天齐仍旧很平淡,和原来的关系极其融洽比较,就是一种冷淡。他感觉到,她在尽量减少与他单独相处的机会,即使不得不单独接触,她也会尽量长话短说,缩短时间。有时,能用电话说清楚的事情,就不会见面才说。但她又对他没有冷言冷语,也不失礼貌,但正是这种平静让他非常难受,这明显就是拿他当外人看待。

    七月三十日,赞助新校舍的桌椅及文具,全部运到。楚天齐出席了捐赠仪式,参加仪式的有县教育局的一个副局长,还有企业代表。晚上,在青牛峪乡昆仑饭店举行了答谢晚宴,晚宴由青牛峪乡长宁俊琦主持。这是宁俊琦受伤后,第一次走出办公室,出现在大家面前。楚天齐注意到,她已经行走如常,看来脚伤是彻底好了,他替她高兴。

    宁俊琦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和祝酒辞,教育局副局长代表县教育局对捐赠企业表示了感谢,企业代表做了积极、热烈的回应。

    整个晚宴其乐融融,宾主尽欢,可是尽欢的人不包括楚天齐,他心中更多的是苦涩。这几天以来,宁俊琦对他一直冷淡有加,尤其是在晚宴上,更是对他客气的生分,让他心中苦闷不已。

    本想借着酒意,去向她一探被冷淡的原因,顺便谈谈心,可是天不遂人意。先是企业客人和教育局领导在乡长室谈话,他只好回到自己屋里等着,后来酒劲上头,沉沉睡去。待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都这个时间了,还怎么去谈心?如果真去了的话,那就是骚扰了。他只得叹息一声,在床*上翻腾了很久才睡去。

    他殊不知,有一个人儿也是在期待和忐忑中久久不能入睡。

    ……

    捐赠桌椅的第二天下午,楚天齐到县里参加教育局的会议。会议由县教育局局长主持,主管教育副县长出席会议并讲话。教育局各副局长和各股室负责人及县政府一些科室负责人、各乡镇主管教育的副职、各学校校长参加会议。会议主题就是迎接省普及义务教育验收组,验收时间大概在九月中下旬。

    这次验收是最后一次验收,验收仍然采取抽样方式,但县里要求各校都要做好充分准备。验收主要针对软件和硬件两方面进行,软件就是指学校教学、学生素质、学生入学率、流失率等一些数据,硬件主要就是校舍及一些教育设施、器材的配备情况。仍然是教育口负责软件工作,政府口负责硬件工作。

    当天晚上八点多,楚天齐回到乡里,他这才知道,下午县领导到青牛峪查看了灾情、慰问了群众。带队领导是县委副书记冯志国,还有县委、政府的人,以及农业、扶贫等一些科局的人。乡里有书记黄敬祖、乡长宁俊琦以及在家的副乡长及相关股室负责人参加。

    楚天齐回到乡里的时候,冯志国等一行刚刚离去,楚天齐暗暗庆幸今天去了县里。否则,还得随队慰问,到时,他看冯志国别扭,也肯定会给冯志国添堵。

    ……

    楚天齐不敢怠慢,转天,立刻马不停蹄到学校检查,查漏补缺。十多天的时间里,他和乡总校校长张晓峰,把全乡所有的学校都跑了一遍。虽然之前做了很多工作,但在实际检查中仍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他们及时处理了一些问题,对实在不能解决的也进行了合理隐密规避。这些事情看起来不大,但要是正好被验收组看到,可能就会影响整个验收工作。经过这么一处理,楚天齐和张晓峰心里都踏实了不少。他们力求以能做到的最好状态,迎接验收组验收。

    在各级政府与当地群众共同努力下,抗灾救灾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果,灾后重建和生产工作很快步入了正轨。尤其是青牛峪的一些前瞻性工作,在大灾来临时,发挥了重要作用。就拿菜地里修建的泄洪和抗旱引水渠来说,及时把洪水排出,有效疏通了水中的泥沙和杂质,对蔬菜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既使有很少影响的,经过及时处理,也把影响降到了微乎其微。还有其它的一些措施,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些措施的直接促成者和领导者就是楚天齐。

    其它乡镇和青牛峪相比,不是没有措施,就是措施不全,或者是措施实施不得力,因而多遭受了很大损失。

    普及义务教育、蔬菜销售、抗灾救灾、招商引资的事,让楚天齐忙的不亦乐乎。平时在乡里的时候都很少,不是去村里,就是到县里,也或者到外地。

    工作充实,填补了因被宁俊琦冷淡的空虚。同时,经过这十多天,他也想通了,他认为:其实那天发生的事可以说是一种误会。因为他们之前确实互有好感,关系也在一直向前发展,只是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纸。那天忽然发生的事,让二人有了第一次真正的亲密接触——亲吻,当时二人也觉得很自然,都面对了这个现实。晚上,当宁俊琦一个人仔细想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件事情的突然,也才觉得不好接受,所以她哭了,把眼睛都哭肿了。

    对于宁俊琦对自己的冷淡,楚天齐没有一点怨言,相反,他觉得是自己的一时冲动,让她受到了伤害。他感到内疚和深深的自责,尤其是看到宁俊琦日渐消瘦的身影,他的这种负罪感更重。于是,他就用工作麻醉自己。他告诫自己:感情不是生活的全部,无论感情出现怎样的波澜,生活还得继续。他也期盼她能想得通。

    ……

    在这暴雨后的半个月时间里,每个人忙的忙、闲的闲,忙的内容和忙的程度也不尽相同。但大家也都有着或多或少、这样那样的烦恼,蒋野这些天就一直烦恼不已。这不,他又自己喝上闷酒了。

    首先是对于抗洪工作分工安排不满。一开始,把他分到和黄敬祖一组时,他高兴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他认为这是极大的荣耀,是黄敬祖对他的眷顾。黄敬祖是谁?是青牛峪乡的党委书记,说的不客气一点儿,就相当于全乡的土皇帝。蒋野认为,虽然宁俊琦、楚天齐等现在跳的欢,但如果黄敬祖要收拾他们的话,还是易如反掌。黄敬祖能让自己和他一组,就是在故意抬高自己,这还不羡煞众人。

    虽然黄敬祖和蒋野一组,但黄敬祖经常不在,他这个副组长就相当于别的组正组长,这又让他觉得高人一等,在人前也不免得瑟一番。

    可是时间一长,他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在乡里开会时,乡长直接把一组的任务都压到了自己头上,让自己倍感压力颇大。在去村里时,十回有九回半是给村民处理问题,又回回都有村民不满意,甚至大吵大闹。

    面对农民的诘难,可他又没法明确答复,因为农民提出的问题基本都涉及农业或是扶贫的事,这两项工作归楚天齐和郝晓燕分管。自己没有这方面的权利,却要替他们擦屁*股,往往擦不尽,还要弄自己一手屎。回头向书记和乡长汇报时,又往往会被批评“工作不力”。对于和黄敬祖分到一组的事,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还有一件事,也让他愤愤不平。书记和乡长答应表彰的事,到现在没了下文,肯定是黄了。为此,他在八月初的时候,曾以让乡长帮忙斧正发言稿的名义,去找过宁俊琦,可宁俊琦告诉他“书记暂时让把这件事放一放”。蒋野当时还以为,这是宁俊琦在以黄敬祖搪塞自己。

    于是,蒋野瞅准黄敬祖在办公室的机会,直接上门去求证了。得到的答复,和宁俊琦讲的一般无二,还说是为自己好。他当时很不客气的质问了一句“为什么”,结果却换来黄敬祖的一顿臭骂,说自己不识好歹,轻重不分,简直就是“棺材里挠痒痒—不知死活”。

    蒋野当时真想破口大骂:你黄敬祖凶什么凶,胡三就是你的小舅子,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还吓唬老子。妈的,要是老子进监狱,你也脱不了干系,小舅子在你当书记的青牛峪胡做非为,你能不知道?鬼才相信。

    想是这么想,蒋野当时还是选择了那个字——忍,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还是不要抓破脸。谁让人家嘴大,自己嘴小呢?

    他气黄敬祖和宁俊琦这就是在玩人,就好比,先给弄了一个香喷喷的蛋糕,让闻味。等到自己想张口吃的时候,却被告知上面被人吐了唾沫,这不是成心恶心人吗?黄敬祖还说怕给自己奖赏后,引起胡三的注意,导致对方报复自己。这他*妈的纯属骗老子,胡三怎么的也得判几年,等他出来了,这事早他娘的过去好几年了。

    想着烦心事,蒋野是越喝越不心宽,也越喝越迷糊。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他胡乱按下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了一个公鸭嗓的声音:“蒋哥,你很滋润吧?兄弟可想你了,等那天有空了,老弟去看看你。”

    “你是胡三?”蒋野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惊呼道,“你怎么出来了?”

    胡三的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哈哈哈,你是不是盼着老子死在里头啊?”

    “我……”蒋野刚说了一个字,手机里传来“吱”的响声,没了动静。他一看自己的手机还亮着,肯定是对方手机没电了。他非常庆幸,同时又非常担心,担心手机再次响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