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七夕之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之所以放走了胡三等人,有他的考虑。一开始,他在卷走众人砍刀,并每人手腕给了一皮带后,做好了与他们一番打斗的准备。等有人喊出“风紧、扯乎”时,他听出了那是胡三的声音,他明白要想彻底拿下众人,看来需要费一番力气了。

    前几天,楚天齐就听说胡三等人出来了,还听说是交了足额保证金被放出来的。能交了保证金,被政府放出来,肯定是有人在替他们运作,说明他们背后有人。同时也说明,他们犯的不是罪大恶极的事,肯定在他们身上没有查到命案,否则是绝对不会被保释的。

    既然胡三等人是这样一种情况,那么自己在和他们打斗时,就不能下死手。他们不同于那些毒犯,没犯死罪,如果自己下手太重可能会有麻烦,就是他们背后的人也会揪着这事不放。但如果打斗时,顾忌太多的话,就不能全力施为。那么,要把他们全部拿下,恐怕就要耗费一些时间了。

    就在胡三说软话的同时,楚天齐隐隐听到远处有人声传来。等胡三说完,他仔细听了一下,果然是向这边走来。但胡三等人却没有楚天齐这样的听力,所以才没有听到。

    听到胡三说了软话,又考虑到一会儿有人经过,会非常不便。重要的是,这些行人可能会成为对方的人质。于是,楚天齐正好借坡下驴,让胡三等人快滚。果然,当胡三等人刚走,说话的声音就越来越清晰了,还可以听到里面有孩童的声音。所以,楚天齐也就没有做停留,而是选择了迅速离开是非之地。

    ……

    不多时,楚天齐回到了党校招待所,进了宿舍。他看到旁边的那张床上,放上了一个手提包,看来是有人住了。

    今天喝了一些酒,又经过一番打斗,楚天齐有些口渴,急忙去到进门处的服务台买了两瓶矿泉水来喝。他顺便打听到,和自己住一屋的,好像也是乡干部,他们一共四人,其余人住到了隔壁的三人间。

    喝着矿泉水,楚天齐回到屋里,坐到椅子上,想着今天的一些事。

    今天岳婷婷喝了那么多酒,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估计肯定还在睡着吧。听夏总说了和她的关系,应该会照顾很好的,楚天齐倒不担心。

    从夏总的话中,可以听出,岳婷婷的确像是在买醉。那说明她的心情不好,她的心里有事,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有关,也可能她本身就心里不痛快。

    做为一个花季少女,在七夕节当天,本来正是和男朋友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时候,而她却一个人去了河边。而且,还和自己这个明知道并不属于她的人,在那样有情调的环境,在情人节的当天用餐,这本身就是一种痛苦。所以,她要故意买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生活在那样的家庭,年纪轻轻就担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她的心里肯定会有很多苦楚。所以,她平时也才会那么任性,其实也是在变相的隐藏她自己心中的痛。

    岳婷婷很任性,有时也很刁蛮,从她对宁俊琦的讽刺挖苦就可看出一般。她也很难缠,今天先是用投河逼*迫自己,后又以揭自己老底相威胁,让自己陪她去吃饭,这就是很好的说明注解。

    但岳婷婷也有善良的一面,只是她平时有意无意隐藏着,别人看不到而已。从今天她提前结帐的事,就可以看出她心思的细腻。她是文丽的表妹,肯定知道自己家庭的情况,知道自己经济不宽裕,所以她才抢着结了帐。而且她为了照顾自己的面子,故意和夏总说平时都是自己请她、给她买东西。当然,她这样说,本身也是一种虚荣心在作祟,在向好朋友展示自己的幸福。

    从结帐这件事,也可以看出岳婷婷的聪明。她结帐,夏总可以给她打三折。如果是自己结帐的话,她就不能要求夏总那样做了,按打七折算的话,自己也要比她多花一倍的钱。这也再一次印证了她的细心与善良。

    楚天齐一边想着,一边顺手拿过旁边桌上的日历。一看上面的日期,果然是农历七月初七,他一下子想到了岳婷婷说的情人节。

    ……

    七夕情人节,楚天齐并不陌生,他已经过了好几回了,但印象深刻的却是近三年的七夕节。

    今天就不用说了,先是被岳婷婷戏耍了一番,不过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后又遇到了胡三等人的报复,要不是自己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有所准备;要不是自己有些功夫,恐怕现在早已身负重伤,就是身首异处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有惊无险,却也不是什么好事。

    去年情人节的时候,自己刚刚被取消了科级后备干部资格,冰块又出现了断供,校舍修缮迟迟得不到批复。本身自己就心情不爽,可在七夕当晚又遇到了大暴雨,常文还受了伤。也正是由于常文出院后不能动弹,也才导致了父亲上山采药跌落山崖,至今还没有恢复。

    ……

    前年的情人节,是楚天齐感情最受伤的时候。

    当时他满心欢喜,专门选了一个吉祥的日子:农历七月初七,传说中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也是年轻男女经常选择的定情日子。专门选择了沃原市一流的咖啡厅:千里来相会。而且特意选了寓意美好的包房:情定今朝。

    带着万分虔诚,楚天齐静等恋人的到来。尽管离约定的七点钟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尽管他不时看着手表、不时到门外张望,但他心中却甜蜜无比。他认为这是孟玉玲在故意考验自己的耐性,也是在验证自己的诚心,他心中没有任何不好的预感。

    终于,恋人到了。看到孟玉玲的那一刻,楚天齐激动的无以复加。虽然天天见面,但今天却不相同,今天他要把那句最神圣的话,向她表白。他展开双臂,等待恋人的投怀送抱,但她是擦着他的手臂进的屋,根本就没有理会他明白无误的暗示。但他把这理解成了,是女孩矜持的表现。

    孟玉玲进屋后,在他的礼让下,坐了下来。但却没有拿下她自己肩上的挎包,右手紧紧抓着小包的带子,随时做好了离去的准备。他当时想不明白,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尽管感觉她有些怪怪的,但楚天齐已被神圣爱情冲昏了头脑,并没有多想。还是傻傻的开始表白,当他正想说出“嫁给我”三个字时,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天齐,别说了,我来是要告诉你,我俩不合适。”

    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认为一定是自己听错了。只到她再一次说出了“我俩不合适”,并明确表示“分手吧”,他才知道自己今天的想法就是一厢情愿,就是在自取其辱。

    满怀美好憧憬,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晴天霹雳,在那个本应皆大欢喜的时刻,却只换来了三个字:分手吧。

    ……

    这就是楚天齐近三年的三个七夕情人节,印象深刻的情人节。

    也正是前年情人节的变故,才导致自己弃教从政,从此走上了一条坎坷艰辛的官场之路。在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自己付出了不少,也获得了很多。不知道是该感谢那一天,还是该厌恶那一天,但他却不会忘记那一天。

    尽管他现在已经原谅了孟玉玲,但不代表心中的伤痛已经痊愈,而只是伤口愈合了一些而已。他忘不了一个人,一个毁了自己对感情美好憧憬的张姓老板,他一定要让对方因为伤了自己的尊严而付出应有的代价。

    其实,他的内心深处,也在替孟玉玲不甘。不甘那样一个纯情善良的姑娘,那样一个和自己相恋五年的姑娘,那样一个自己奉为圣洁的姑娘,那样一个自己始终没有对她越过最后雷池的姑娘。竟然被那样一个暴发户给掳走了,竟然被一个狗屁的小小“官二代”给糟蹋了,竟然被一个吃喝嫖赌的家伙给蹂躏了。楚天齐对那个姓张家伙的恨,更多的是缘于他对孟玉玲那曾经刻骨铭心的爱,他深入骨髓的情。只是楚天齐没有意识到,或者是他根本不愿意承认而已。他只是固执的认为因为对方伤了他的自尊,所以才会对对方恨意难消。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着一组陌生的号码,从区号上看,是省会雁云市的固定电话号。他稍微想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说道:“喂,您好!”

    “……”

    “喂,您好!”楚天齐提高了声音,说道。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但从听筒传过了略显粗重的呼吸声,显然对方在听着,而且比较紧张。

    楚天齐调整了一下气息,轻声道:“你好,请说话。”然后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再不说话,我要挂电话了。”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

    楚天齐虽然说了“挂电话”的话,但他一直没有按下结束键。他断定对方肯定不是打错了,肯定是专门打给自己的。正这时,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原来是对方挂掉电话了。

    楚天齐按着刚才的号码回拨了过去,里面传来占线的声音。再拨还是占线,连拔几次都是这样。

    他手中抓着手机,心中纳闷:究竟是谁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