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八十章 察看灾情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常海的引领下,宁俊琦一行到了村委会,去看望临时居住在这里的几户村民。离着村委会还有一段距离,就听到了孩子的叫声和大人的喝斥声。

    尽管能想到,但当真正看到的时候,又是不一样的感觉。村委会一共五间屋子,平时常用的有三间,另两间就当做库房用。现在倒好,所有的屋子全用上了,屋子里除了老人、妇女就是孩子,还有就是堆的到处都是的包袱和袋子。这些老弱妇幼都坐在坑上,地上也铺着门板、被褥,看来是晚上给家里青壮年休息的地方。常海解释说,青壮年大部分都去地里或是自己房子的现场了。

    屋子里,孩子们正在无忧无虑的嬉戏,那些大人们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干针线活,还有的在对着孩子瞪眼睛。

    常海进到屋子,大喊了好几声,屋里的人们才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孩子们也停止了追打和嬉闹,藏在大人身后,用那种惊异的目光望着宁俊琦等人。

    “乡长来看望大家了。”常海尽量用激动的语气表达着要说的话。

    没有期待中的掌声,更没有应该有的寒暄。宁俊琦已经做好伸手和对方相握的准备,当她看到这个情形时,只好把抬起的右手又放了下去。

    “乡长来了,带了多少钱?能给我们家多少?”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说道。

    常海大声的说道:“二嫂,你怎么这么说话?什么都指望政府啊?”

    老太太不甘示弱的说道:“不找政府找谁呀?找你?你能管的过来吗?”

    “你……怨不得你家连间新房也盖不起,就整天等着救济啊!”常海喝斥道,“要是二哥活着,绝不会像你这样的。”

    “常海,你什么意思?村干部就知道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呀!呜……”老太太干脆撒起泼来,说着,还哭了起来。

    老太太这么一弄,其它屋子里的人也一起涌了过来,有的哭,有的说,乱糟糟的。

    宁俊琦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连楚天齐也是束手无策。

    “哭,哭,起什么哄?再这样,你们就都回自己破房子住去,爱咋咋样。”常海没好气的说道。

    果然好多人都不言声了,只有那个老太太还在继续“呜呜”着,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弄得宁俊琦等人走也不是,在也不是。

    “嚎,嚎,再嚎把二梁抓走。”常海怒斥道。

    这一招真奏效,老太太立刻止住了悲声。

    就现在的样子,还能说什么?深了不行,浅了也不行。宁俊琦从包里拿出八百元钱,说道:“常主任,百姓挺可怜的,把这点儿钱,分给这四家,就算我的一点心意吧。”

    “乡长,不用,怎么能要你的钱呢?”常海推辞道。

    宁俊琦执意把钱塞到了常海手里。常海这才接住,然后,给了每家二百块钱。

    “我们家房子都塌了,遭灾最厉害,应该多给。”老太太仍不知足,“要不,给把房子盖好,也行。”

    “多少钱也填不满你们家的无底洞。”常海说着,把宁俊琦、楚天齐拽出了屋子。

    宁俊琦没想到,看望受灾群众,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心里很不舒服,但也没法说什么,总不能无原则的答应那个老太太吧。

    在常海的再次引领下,到了一处塌房现场。三间泥坯房子已经彻底塌架,站在外面就可以看到屋里杂七杂八的东西。院子里杂草丛生,就连房顶上也长满了蒿草,院墙更是不成为墙,就是几块烂泥坯,看得出房子的主人平时也疏于打理。

    常海叹了口气,说道:“乡长,这就是那个常二梁家。常二梁和我岁数差不多,也是我一个不远不近的侄子,刚才那个不讲理的老太太就是他妈。我那个二哥很能干,可是娶的这个老婆却好吃懒做,在常二梁十来岁的时候,二哥得病死了。这个二嫂先带着二梁改嫁了三次,结果每次都时间不长,最后仍然回到了甘沟村。看在二哥的份上,村里一直收留着他们母子,有什么救济、照顾先想到他们。可是这个二嫂不要强,除了勾搭别的男人,就是惹事生非,还把儿子教育的也不成人。常二梁整天游手好闲、偷鸡摸狗,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到现在也没个媳妇。”

    宁俊琦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接着又看了几处危房,和几户受灾户。这些家庭的人都很不错,对领导能在百忙之中前来视察灾情,表示感谢。当然,也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困难。宁俊琦对大家进行了安慰,表示政府不会坐视不管的,一定会组织大家进行生产自救。

    从受灾户家里出来,宁俊琦一行,到了农田查看庄稼和蔬菜受灾情况。庄稼主要就是发生了倒伏现象,不过等地里干上两天,只要把这些倒伏的庄稼再扶正,相信还能再生长一阶段。对于有的籽粒已经栽在泥土中的庄稼,肯定会减产一些。

    蔬菜情况比较乐观,就像在进村时沿途看到的那样,基本没有灌上泥浆,这主要还是得益于那些泄洪的沟渠发挥了作用。当然也基本没有折损和倒伏,这主要是下雨时没有下冰雹,风也不甚大的缘故。

    ……

    看了一圈,众人到了旧小学院里。

    常文的女儿常继文,正好从屋里出来,看到进院的楚天齐众人,就扯开嗓子向屋里喊着:“爸,爸,楚叔叔来了,乡长也来了。”

    宁俊琦和楚天齐急忙走了过去,杨大庆和常海跟在后面。

    “宁乡长,楚乡长,你们来了。”常文的声音传了过来。门上的纱帘一挑,常文夫妇出现在大家面前。

    常文拄着双拐,灵活的跨过了门槛,小张老师在后面紧紧跟着。

    宁俊琦赶紧上前一步。

    此时,常文已经把双拐夹在了腋下。

    宁俊琦伸出双手,握住了常文右手,关心的说道:“常老师,慢点,慢点。”

    “不碍事,不碍事。”常文急忙说道,“平时我都拄一支拐,今天下雨了,她就非得让我把两支都拄上。”说着,看了身旁的媳妇一眼。

    “乡长,楚乡长,大家都进屋吧。”小张老师礼让着大家。

    “好”,宁俊琦说着,松开常文的手。坚持让常文走在前面,大家一起进到了屋里,有的坐到炕沿上,有的坐在椅子上。

    刚一坐下,常文就问道:“乡长,新学校能保证八月一号正常使用吗?”

    “怎么不能?房子已经全部盖好,连卫生都打扫了。桌椅在三十号就会运到,完全不影响开学。”宁俊琦轻松的回答。

    “那太好了。”坐在炕沿上的常文使劲拍着手掌,双脚来回的踢着,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像孩子一样。

    宁俊琦真诚的说道:“常老师,有你这样全身心投入教育事业的人民教师,甘沟村中心小学教学工作一定会搞好很好,培养的学生也一定会出类拔萃的。”

    “乡长,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常文拍着胸脯道。

    宁俊琦也不禁被常文的情绪感染,有些激动的说道:“好,好。”她忽然感觉自己的用词不太恰当,又急忙改口:“保重身体,保重身体。”

    “乡长,你们是不知道。当老常得知让自己当这个中心小学的校长时,激动的好几天都没睡不着觉,一个劲的和我说‘这次管十个人了,我成校长了’。”?小张老师在旁边插话道。

    常文脸一红,说道:“哪像你说的那样?你净埋汰我,好像我是个官迷似的。”

    屋里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常继文更是笑的合不拢嘴:“我爸是官迷,我爸是官迷。”

    大家笑过以后,常文忽然情绪低落的说道:“我能再次站着走上讲台,都是各位领导和乡亲无私帮助的结果。尤其是楚大叔,为了给我治腿,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来,至今还得靠轮椅行动,说话也不利索。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就……难受。”说到这里,常文已经哽咽的说不下去了,眼泪一双一对的掉下来。

    看到常文这样,楚天齐赶忙走到常文跟前,拍着他的肩头,说道:“常老师,不必担心,我爸已经恢复很多了。上次我回去,他一手拄拐,一手扶着我还走了好长时间呢!别伤心了。”

    常文破涕为笑:“我不伤心,不伤心,愿老天保佑,让大叔早日康复。我没有什么能报答他的,我就好好把书教好,多培养出一些对社会有用的人才,也不枉大叔舍命救我一场。”

    “这就对了,振作起来。”宁俊琦说道。

    “他就是那样,一说到楚大叔,就是又哭又笑的。”小张老师在旁边插话道。

    常文不服气的回道:“你不也是那样吗?”

    确实如常文说的那样,小张老师现在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

    大家说了一会话,从屋里到了院子里。

    站在院子里,看着曾经的教室,现在的危房。常文由衷的说道:“乡长,楚乡长,你们英明啊!要不,孩子连上课的地方也没有了。”

    宁俊琦和楚天齐明白常文指的是什么,楚天齐笑了笑。宁俊琦说道:“都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