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一十二章 危险来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来省城考察众人都提前到了餐厅。六点钟的时候,准时吃早餐,不到半个小时就用餐完毕。

    吃完早餐后,有的人回到住宿的房间去拿东西了,也有人在餐厅前面的院子里随便转悠,还有的人到拓展训练基地那里去看。

    楚天齐走出餐厅后,来到一棵柳树下,直接掏出香烟,吸了起来。虽然明知道吸烟没有什么好处,但他还是很享受“饭后一锅烟,赛过活神仙”的感觉,更没有要戒烟的打算,当然,平时还是会适当控制一下吸烟的频率。

    人好多时候都是这样,只有被强制的时候,才会去执行一些规定,要靠自觉的话,一般执行的都不是特好。就拿楚天齐吸烟来说,现在没有什么硬性限制,只是提倡控制吸烟,所以他根本就戒不了烟,也不会去戒。但是过了十来年后,当最严苛的禁烟令出台后,他不但自己戒了烟,还严格的监督着身边人执行。

    一支香烟还没吸完,手机就响了起来。谁能在大早上打电话?楚天齐这样想着,拿出了手机,屏幕上面来电显示是一个隐藏号码,他果断的挂断了来电。刚要把手机放起来,它又再次响了起来,还是那个隐藏号码。平时只要是隐藏号码打电话,全是骚扰或骗人电话,而且响不了两声就自动挂断了,更不会连着响起两次。难道不是骚扰电话,楚天齐这样想着,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停顿了一下,传出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你是楚天齐吗?”

    这声音怪怪的,明显经过变声处理,楚天齐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哪位?”

    “那你就是了。”手机里声音还是闷声闷气的,“我们老大要见你。”

    “老大?什么老大?我不认识。”楚天齐狐疑的说道,同时心中认定八成又是骗人电话。

    “哈哈哈。”诡异的笑声响过,手机里又传出了那个怪声音,“连我们老大都不认识,龙哥呀!”

    “龙哥?我不认识,你打错了吧。”说完,楚天齐就准备挂掉电话。

    “姓楚的,你要是挂掉的话,你会后悔的。”声音依然很怪,但听的出对方是咬牙说出的,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楚天齐觉得好笑,这骚扰电话越来越厉害,竟然猖狂到开始威胁当事人了,便不屑道:“行了,别编瞎话了,我也不是被吓大的。”说着,再次把手放到挂断键上。但紧接着,他听到对方说出了几个字,手指马上像触电一样,收了回来。

    “培训基地,哈哈哈,我说的不错吧?”对方大笑着,“你们一共来了八个人,就住在那里,一会儿马上就要出去,对不对?”

    对方不是一般的诈骗,这是楚天齐现在的第一感觉,然后马上他又否定了自己的观点,给出了另一个答案:这根本就不是诈骗,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是一个真正的危险来电。

    “你到底是什么人,打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楚天齐质问道。

    “这你别管,你只需知道龙哥要见你,就行了。”对方的话说的很硬。

    楚天齐的硬劲也上来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我自信?没觉得呀。”对方的语气带着调侃的味道,“如果要是印有‘培训基地’字样的商务车,走到半路忽然爆炸,或是冲到沟里边再打几个滚的话,会不会成为特大新闻?”

    楚天齐心里一惊,但马上尽量镇定的说:“你可别吓我,我也不是被吓大的。”

    “同一句话,你已经说过两次了,说明你心里发虚,可你还要故做镇静。”手机里的声音不急不徐,“好,我不吓你。那我再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事,你住在培训基地两排窑洞中的第一排最东边一间。第二件事,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小*美女呀,她有一个粉色罩罩,现在就在我们手里。你还要挂断电话吗?还准备不来吗?”

    当对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楚天齐彻底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对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告诉自己,自己的行踪随时都在他们的掌握中,包括自己身边的人。他们竟然拿了陈馨怡的粉色罩罩,这绝不是无聊人干的无聊事,而是要通过这件事,告诉自己,他们可以随时动自己身边的人。

    至于对方前面说到的制造爆炸、车祸,就更不是危言耸听了。相比于拿走陈馨怡罩罩这件事,在车上做手脚,或在半路出手,要方便和容易的多了。当然前提是,他们真的拿走了陈馨怡的粉色罩罩。

    容不得他细想,对方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我就在基地门口等你,如果你在十五分钟之内没有赶到,那你就等着车毁人亡吧。”说到这里,对方又补充道,“不要企图报警,如果你真那样做了的话,警察还没到来的时候,恐怕你就得给你的那些同伴收尸了,肯定还会连累无辜的。”说完这句话,手机里忽然没了声音。

    楚天齐把手机放到眼前一看,发现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他还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汗津津的。然后他的第一反应是,马上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六点三十五分。也就是说必须在六点五十分之前,赶到门口。按自己的速度,应该得走七、八分钟,那么自己能耽搁的时间,也就是五分钟。

    经过刚才接听电话期间的时间缓冲,楚天齐的紧张感反而弱了一些。他冷静的做出了三个决定:第一,不能报警,从目前对方所用的手段来看,他们主要是要见自己,应该还没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这就是说还有缓冲的余地。另外,自己的举动已经处在他们的监视中,如果自己一报警的话,他们的报复应该就会马上开始,肯定要比警察来的快。第二,自己要亲自去赴约,这是目前解决危机的唯一办法,因为对方本身就是针对自己的。即使有危险的话,也只能自己去以身涉险,不能把其他人牵扯进来。第三,马上找陈馨怡核实罩罩的事,这是自己下一步所要采取措施的关键所在,可怎么开口问她呢?

    ……

    时间已经不允许再犹豫,只能是直接问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想到要找陈馨怡,陈馨怡已经站在楚天齐面前了。

    “一个人鬼鬼祟祟干什么?叫你也不答声,原来是躲在树下了。”陈馨怡俏皮的说着,忽然又大惊道,“烟头,烟头烧手了。”

    经陈馨怡这么一说,楚天齐才感觉手指上传来一阵灼烧的痛感,他“呀”了一声,急忙一甩右手,把烟头扔到了地上。所幸烟头刚烤到指头,但食中二指的指头肚上已经有了焦黄的颜色。

    已经没时间顾及指头了,楚天齐对着陈馨怡,脱口而出:“你的粉罩罩去哪了?”边说还边用双手笔划着。

    “什么?你再说一遍。”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问出这样的话,陈馨怡惊讶的怒声问道。

    根本没时间考虑对方的感受,楚天齐再次说道:“你里面穿的粉色小罩罩,去哪了?”

    “你……无耻、流……”陈馨怡终于没有说出那个“氓”字,但右手已经抬起,奔他脸上甩来,嘴里嚷着,“好啊,原来是你偷的。”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扇自己,楚天齐情急之下,急忙向后一闪身,才堪堪躲过了对方的袭击。但对方那长指甲,几乎是擦着脸过去的,离脸颊可能就头发丝的距离了。真悬啊,要是稍差一点的话,既使对方打不到自己,那这一“九阴白骨爪”下去,还不让自己破相啊。这要比被对方打一巴掌还丢人呢,打一下的话,只要别人没看到,自己可以打掉牙往肚里咽。可要是脸上挂了彩的话,就是再怎么解释的话,也是苍白无力的,因为别人已经看到了活广告。

    刚才的这些想法,都是楚天齐边跑边想的。其实他在躲开陈馨怡的袭击后,就直接跑开了,一是他要躲避对方的二次袭击,更重要的是他还要争分夺秒去赴对方的约,因为对方可是给下了催命时间的。

    “楚天齐,我跟你没完。”陈馨怡在后面边追边喊,跑了几步,见追不上了,才停下来,狠狠的说,“你等着,等考察完再算帐。”

    听到“考察”两个字,楚天齐赶忙停下来,对着陈馨怡喊道:“对了,今天的考察,你组织上大家,拜托了。”说着,他抱了一下拳,又匆忙跑开了。

    “拜……你个大头,我跟你没完。”说着,又挥动起了手臂。

    楚天齐边跑边答:“你误会了,我真没拿那东西。”

    听到楚天齐提到“那东西”三个字,她正在挥动的手臂立刻放了下来,脸上满是羞色,而且越来越红,就像那熟透了的桃子一样。

    ……

    经过“百米冲刺”的狂奔,在快到大门口时,楚天齐看了一下手表,离六点五十还有五分钟。他放慢脚步,向门口走去。

    从刚才陈馨怡的回答看,显然她的罩罩是丢了,那么对方说的罩罩在他们手里,就应该是千真万确的。想到对方竟然能够拿走女人身上的罩罩,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寒:这得什么手段啊!

    出了大门,楚天齐停下脚步,四处望去。此时,停在大门右侧的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驾驶位车窗摇开了一条缝,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是楚天齐?”

    “正是。”楚天齐说道。

    “上车吧,电话是我打的。”男人说完,摇上了车窗。

    我倒要看看,危险来电是什么人打的?这样想着,楚天齐向黑色“桑塔纳”走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