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百四十八章 支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楚天齐还没起床,手机就响了。他拿过来一看号码,是刘文韬的,便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刘主席。”

    “小楚,就叫刘哥,不许瞎称呼。”刘文韬的声音传了过来,“来我这儿吃饭。”

    “我……马上就要回家呢。”楚天齐如实回答。

    “吃完饭再回不迟。”刘文韬笑着道,“你的司机也要过来,你还怎么回呀?”

    听刘文韬这么一说,楚天齐知道宁俊琦也在被邀请之列,于是不再客气,答了一声:“好的。”

    “我在家等你们。”说完,刘文韬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马上起床,开始洗漱。洗漱完毕,穿好了衣服。

    正这时,手机响了,楚天齐看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手机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收拾好没有?”

    楚天齐回答:“好了。”

    “我在院里等你。”宁俊琦说完,挂了电话。

    锁好屋门,楚天齐向门口走去。

    刚拐过几道走廊,就看到一身白色衣裤的宁俊琦站在院中。他快步走了过去,嬉笑着道:“宁书记,早啊!”

    “早吗?都七点多了。我早就起来了。”宁俊琦白了他一眼,“看样子,你小子肯定是刚醒来,走吧。”说完,迈动了脚步。

    楚天齐跟了上去,二人一同走出乡政府大院。

    路上不时遇到村民,也碰到了几位乡里同事,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待宁俊琦和楚天齐走开后,人们一般都会驻足看上一会儿,有的人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有的人眼神中透着羡慕,还有的人多少会有一丝疑惑。

    这是两人第一次在青牛峪街上并肩行走,以前都是刻意避免这种情形,尤其宁俊琦更是表示“要注意影响”。而今天两人就这样走着,比起楚天齐的略带拘谨,宁俊琦要大方的多,不时谈笑风声,笑意吟吟。

    一位未婚的漂亮乡书记,一位帅气的未婚常务副乡长,单独一位上街都会引来人们的目送和议论。而今天两人共同出现在街上,并且还表现的比较亲密。在小小的青牛峪,这无疑是最大的新闻,也肯定是人们茶余饭后不时提起的谈资。

    “俊琦,你不怕影响吗?”楚天齐边走边问。

    “影响?什么影响?我们不就是一同走走嘛!又怎么了?再说了,都是两位自由人,男未婚女未嫁,谁又能说什么?”宁俊琦无所谓的说,“小同志,但丁说的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说完,冲他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楚天齐调侃着。

    其实楚天齐心里明白,宁俊琦是担心自己对这次调动想不通。所以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也向他人表示,我宁俊琦和你楚天齐的心,是永远在一起的。她为了支持自己,故意把对她的影响抛到了脑后。当然,随着自己离开乡里,两人的关系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了。

    接着,楚天齐又说道:“俊琦,你为了我,做的太多了。”

    “别别,大街上别拽酸词。”宁俊琦调侃着说,“农村有句俗话‘拿笤帚占碾子’,我是告诉有的人,我这盘碾子有笤帚,就别打我的主意了。我可告诉你,不许你出去随便占碾子了。”

    “当然,我是那样的人吗?”楚天齐嬉笑着道。

    “你不是,谁是?”宁俊琦在他的胳膊上轻拍了两下,“到哪都招峰引蝶的。”

    “宁书记,过来啦。”冷不丁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二人的调笑。

    二人抬头一看,前面站着一个人,正是乡人大主席团主席刘文韬。刚才二人只顾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前面,也没想到刘文韬已经提前出来迎接了。

    想是刚才的小打闹也被看到了,宁俊琦不觉脸上微微一红,她快步走上去,伸出手道:“刘主席太客气,还劳您出来迎接。”

    刘文韬握了一下宁俊琦的手,说道:“宁书记大驾光临,这是给我老刘天大的面子,我当然要出来迎接了。”

    楚天齐走上前来,说道:“看样子,我是配角了。”

    “论年龄、论职务你都是小子辈,当然只能做配角了。”刘文韬开着玩笑,然后对着宁俊琦道:“宁书记,请。”

    宁俊琦和刘文韬自是一番推让,才一起穿过门口的小巷,向院中走去。他们三人刚才谦让、说笑的样子,落入了好多人的眼里,很快就成了人们的又一议论话题。更是成为乡里某些人重点关注的现象。

    院子里很干净,整洁,小菜园里种着黄瓜、西红柿、茄子等。黄瓜上开着黄色的小花,西红柿和茄子上还挂着晶亮的露珠,这些蔬菜非常新鲜,散发着各自应有的味道。

    宁俊琦边看边夸赞道:“小院真不赖,那些黄瓜、西红柿看着就香。”

    刘文韬很是高兴:“自己种的,有味。不像大棚出来的那些东西,看着个大,吃在嘴里寡寡的。”

    一位四十来岁的女人从屋子里出来了,叫了一声“宁书记”、“楚乡长”。

    宁俊琦走前几步,抓着女人的手,说道:“怪不得刘主席平时打扮的那么干净、有精神,一看嫂子就知道原因了。”

    听到宁俊琦的夸奖,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笑着道:“进屋,饭好了。”

    众人一同进了家,刘文韬陪着宁俊琦和楚天齐到了东屋。

    东屋地上已经摆上了餐桌,水杯、筷子和饮料、白酒、啤酒已经放在了桌上。他们三人刚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刘文韬的媳妇已经把一盘生黄瓜,和一盘西红柿端了上来。

    “宁书记,这些生吃更有味,先尝一尝。”刘文韬笑着。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好,我先来一根。”宁俊琦说着,从盘子里拿起一根黄瓜,掰了一截给了楚天齐。拿着手里剩下的半截,吃了起来,边吃边频频点头,说着,“就是有味,有味多了。”

    “吃的有味就好,一会儿你往回拿点。”刘文韬媳妇说着,把几样小咸菜和一碟花生米放到了桌上。

    “连吃带拿,不好意思呀。”宁俊琦开着玩笑。

    刘文韬接话道:“宁书记,吃的好吃就行,一会儿多拿点,书记都说我家种的菜好吃,我得多有面子呀!”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很快,切好的火腿肠、酱牛肉上了桌,凉拌土豆丝、拍黄瓜也端了上来。

    “书记,来点白的还是啤的?”刘文韬征询着意见。

    “我就不喝了,一会儿还得开车呢。”宁俊琦推辞道。

    刘文韬很是热情:“那怎么行?第一次来家里吃饭,多少也得喝点儿。小楚要是着急回家的话,让他下午坐班车回。”

    话已说到这份上,宁俊琦不能再客气了,便说道:“那我来一点白的吧。”

    宁俊琦喝白的,刘文韬和楚天齐自然也是白酒。

    这时,刘文韬媳妇把一盘肉炒西芹和一盘蒜蓉西兰花也端上了桌。

    刘文韬站了起来,手端酒杯说道:“宁书记,你能来,我老刘确实挺高兴,第一杯敬你,小楚陪着。”

    宁俊琦手端洒杯,站了起来:“刘主席,谢谢您的邀请和款待。”

    “宁书记,你俩坐着,就我站着,我就站这一次。”刘文韬边说话,边用手示意着。

    宁俊琦只好坐了下来。

    三人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刘文韬坐了下来,然后各自吃了几口菜。

    刘文韬又端起了酒杯,说道:“小楚,你就要到县里上班了,老哥这杯酒就算给你饯行了。县里不比乡里,尤其是县委、政府那里,要比我们这里复杂的多,你一定要小心谨慎,防着别人的暗算。”说到这里,刘文韬自嘲的一笑:“我也没在县委工作过,这也就是我道听途说的罢了。”

    “谢谢刘哥,我记住了。”楚天齐端起洒杯,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小楚没问题,到哪都是好样的。来,干杯,老哥祝你官运亨通。”刘文韬说着,举起了酒杯。

    “来,我也陪着,祝咱们小楚同志前程远大。”宁俊琦也举起了杯。

    三人又是满饮了一杯。

    一盘肉炒现黄花菜上了桌,紧接着一盘腌葱叶熬豆腐也端了上来。

    “嫂子,别忙了,这么多菜,吃不了。快坐下来吃吧。”宁俊琦招呼道。

    刘文韬媳妇一笑:“农村人也没什么好吃的,宁书记别见笑。你们吃 ,你们吃。”说完,她走了出去。

    吃了几口菜,刘文韬端起了第三杯酒,郑重的说道:“宁书记,我和小楚是好兄弟,他要到县里上班了,你失去了一个得力助手。现在乡里有些人想搞小动作,我老刘也感觉到了。我虽然没什么能耐,但在青牛峪也待二十多年了,多少还有一些关系。我表个态,凡是你有用的着我老刘的地方,尽管开口。你放心,他们翻不起多大的浪头。”

    听了刘文韬的话,宁俊琦很感动。刘文韬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我支持你宁书记。现在随着楚天齐的离开,接下来的形势肯定很严峻,冯、王联合是一定的,如果再加上个陆勇,自己的处境会很难。现在刘文韬有这样的表态,非常难能可贵。

    宁俊琦明白,刘文韬现在已经相当于退居二线,没有什么可求自己这个乡书记的。但自己虽然贵为书记,却面临着诸多可能的多路围攻,有刘文韬这个“老青牛峪”相助,那自己无疑增加了实力。刘文韬虽已没有实际的权利,但他毕竟在青牛峪二十多年,又做过多年的副乡长,肯定能给自己很大的帮助。而且,在选举这些事情上,乡人大主席团主席还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

    宁俊琦真诚的说:“谢谢您的支持,刘主席。”

    刘文韬一笑:“就叫我老刘吧。”

    “好,那我也随小楚那样,叫你刘哥。刘哥,有需要您帮忙的地方,小妹一定不会客气。”宁俊琦郑重的说道。

    听到书记称呼自己“刘哥”,又自称“小妹”,刘文韬很是高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宁俊琦和楚天齐也跟着喝干了杯中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