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零三章 老战士徐大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十点半多了。他没有先看报纸,而是打开电脑,加紧录入调研手稿内容。

    今天一天,三位老同事都没有来,期间也没有别人打扰,楚天齐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就一直在电脑上忙活着。到晚上八点的时候,终于把关于农家游的方案全部录入电脑。

    这份农家游方案,是以手稿为基础,又参照了夏雪的建议,对整个操作流程进行了梳理。方案分三个阶段,其中第一个阶段又分三个步骤实施,这三个步骤分别是准备、操作、运营。

    在准备阶段,又分了八个细项,这些细项大部分都是需要旅游局、农户去做的工作。楚天齐现在唯一要牵头去做的,就是带相关人员去省委党校拓展基地考察一次。在上周,他已经和基地的汪岳峰处长联系过,对方欢迎他带人去。

    楚天齐再次仔细把录入内容审核了一遍,对个别地方进行修改后,算是定了稿。他把录入内容复制到软盘,又打印了一份,才关闭了电脑。然后放好这些东西,熄灯、锁门。临出门时,拿上那份报纸,下楼,向宿舍走去。

    在出了县委办公楼的时候,才注意到,外面已经下起了雨,雨势不大,但也不小,看样子要下了一阵子了。楚天齐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昨天直接把摩托车放到存车棚了,否则,现在还不得淋湿了?

    楚天齐赶忙把报纸揣在怀里,哈着腰,快速跑回宿舍。在打开屋门的一刹那,一股潮*湿的气味迎面扑来。这一周下了好几次雨,宿舍又没有能够开窗通风,自然要反潮了。昨晚虽然住了一夜,但今天屋子又锁了一天,再加上外面还在下雨,那种阴湿的味道更重了。于是,他敞开屋门进了屋子,拉着了电灯。

    微风裹挟着细雨,不时吹打到屋子里,地面上湿漉漉的,楚天齐干脆又关上了屋门。简单洗漱了一下,楚天齐拿过报纸,坐到床*上看了起来。

    这份报纸是党中央的机关报,能上这份报纸都是重要新闻。既使有的篇幅短小,或是文字看起来一般,但里面往往隐含*着重要的内容,可能用不了多久,这篇文章的指向作用就会显现出来。如果文章要是大块头的话,那么文章的重要性就更不言而喻了。

    关于徐大壮的这篇文章,位于报纸的第三版,整整占用了多半个版面,位于版面的最上边。能处于这个版面,而且又是这样的大块头文章,足见其重要性。可以说,是除了现任主要首长外,其他人能享受的最高待遇了。

    文章的主标题是《能文能武多面手,能屈能伸大丈夫》,副标题是《记我国隐蔽战线老战士徐大壮同志》。

    文章第一段是对徐大壮的一个整体评价,评价非常之高,赋予了他四个名词:忠诚的战士、革命家、军事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然后是记录了他的详细生平,生平中,有他在老幺峰抗战根据地短期工作的经历。从生平来看,他的资历非常之高。参加革命时才十五岁,入党也较早,党的前期历史上几次重大事件都有他的参与。

    在抗战正式打响后,没多久,根据革命需要,受党委派,开始转入了隐蔽战线工作,一直到他退休。这段历史记录的比较简单,相关事件也没有详细罗列,可能是涉及到相关档案未解密的问题。但楚天齐以前看过一些类似的资料,对革命者从事这样的工作内容,也有了解。

    楚天齐知道,隐蔽战线工作需要打入敌人内部,尤其是对于徐大壮这样的革命者来说,打入的往往都是敌人心脏的部位。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无疑于与虎谋皮,甚至要比与虎谋皮还要难的多,真应了那句话——睡觉也得睁只眼。具体的情形除了亲历者外,别人是无法深刻体会的。

    对于徐大壮从事隐蔽战线工作的经历,文章专门用一段内容进行了笼统的表述:根据革命需要,带着党组织赋予的神圣使命,徐大壮同志从此踏上了不同寻常的为革命工作的道路。这是另一种战场,这个战场不同于硝烟弥漫、炮声隆隆的前沿阵地,但是艰难程度、惨烈状况却要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了革命信念,为了党的事业,他们往往要承受着难以想象的身体和心灵上的摧惨。在徐大壮同志从事此项工作时,曾经多次眼睁睁的看着战友、亲人在自己眼前离去。但他却不得有任何施救举动,那怕略微透出一点同情都不行,那样的话就会给自己,给其他同志带来灭顶之灾。

    文章记录了一组数字:在徐大壮同志从事革命工作期间,先后有十四位亲人参加革命,其中有十一人在革命期间,洒尽了满腔热血,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些人都是和他一样,冲锋在各个不同战场上的战士。另有十二位亲人,只是普通百姓,却也受他牵累,被敌人惨忍杀害,其中就有徐大壮同志刚刚两岁多的大儿子。

    文章从另一面,记录了徐大壮的不易:革命者往往命运多戕,尤其是隐蔽战线的同志,往往既要面对敌人的各种惨暴手段,还必须要忍受同志们的误解,甚至多次成为“锄奸行动”的目标。除了在战争期间有这样的情况,徐大壮同志在和平年代仍然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直到徐大壮同志因病昏迷的那一刻,组织才送来了迟到几十年的革命功绩认定书。

    文章在最后写到:像徐大壮这样的同志还有好多,为了革命工作,为了党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正是有他们的付出和牺牲,我们的国家才赢得了解放,才有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徐大壮同志已经昏迷两年零三个月了,在这里,让我们祝愿徐大壮同志早日醒来,并祝老英雄早日康复。

    ……

    看完整篇文章,楚天齐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被徐大壮的经历所感动,更被老英雄忍辱负重、矢志不渝的精神所震撼。老英雄为了党,为了国家付出了那么多,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苦痛。可是,到现在,却又迎来了几乎已经要灯尽油干的时刻,这不能不让人感叹时光匆匆、岁月无情。

    楚天齐明白,徐大壮已经昏迷了这么长时间,而且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现在又是将近九十岁高龄,醒来的机率已经很小,至于恢复身体健康更是渺茫了。现在老英雄之所以还有生命体征,主要是靠先进的医疗条件做保障,靠体内的一股精气神支撑着。但是从文章的表述来看,可能等待老英雄的结果也只有灯尽油干了。

    楚天齐唏嘘不已,强迫自己挥去这种压抑的情绪,可越是这样,反而越难从这种情绪里面走出来。

    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钟了。这时候,楚天齐才想起来,宁俊琦今天还没打电话过来。于是,他拿出手机,拨打起了她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冷冰冰的标准女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再次拨打,手机里还是这个声音。楚天齐不死心,就这样每隔几分钟拨打一次,可结果都是一样的。

    楚天齐不禁担心起来,担心宁俊琦出什么事情。昨天他还以为对方可能是临时有事忘了,或是在外面手机没电了。也或者是偶然知道自己见了欧阳玉娜,在和自己闹情绪。但冲着刚才打她手机的情况看,最起码不是和自己闹情绪。

    宁俊琦在市委党校参加乡党委书记轮训,楚天齐倒不担心她出什么意外,再说了,万一有什么突发事情,乡里肯定会知道,也肯定有人会告诉自己的。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她可能病了,甚至还住了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一定要请假去陪陪她。

    楚天齐决定,明天先给她手机,如果还打不通,那就给市委党校打电话,相信党校最起码能知道她的大致情况。现在时间已经这么晚,肯定是不能给市委党校打电话,有什么想法,只能明天落实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齐才睡着了。

    ……

    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绿树,有草坪,有楼房。楼房的式样很古朴,看外观有些土旧。

    楚天齐出现在院子里,他的个子低了好多,连说话也是伊伊呀呀的。他看了看头顶的阳光,看了看身旁的花草,忽然发现了一只飞舞的蝴蝶,他迈动脚步,蹒跚着追去。跑着跑着,他摔倒了,但他没有哭,而是双手撑地站了起来。

    这时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人出现在屋檐下,这个人就那样看着玩耍的楚天齐,既使小家伙摔倒,那个人也没有过来搀扶,或是哄一哄。只到楚天齐站起身来,那个人才露出了微笑,并喊着:“好样的。”

    楚天齐也笑了,笑着向那人跑去,嘴里还喊着什么。离那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怎么也抓不住对方伸出的右手。楚天齐急了,猛的一跃,扑了过去,那个人不见了。

    就在他一楞神的工夫,那个人又在前方出现了。只是此时,那个人老了许多,白头发、白胡子的,好似还拄着拐杖。

    楚天齐一边向那人跑去,一边问道:“你是谁,你是谁?”

    那人微笑的捋着胡子,嘴里说着什么,可是楚天齐却怎么也听不见。

    “你是谁,你是谁。”声音还在回荡着,楚天齐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外面还在响着沥沥拉拉的雨声。他知道自己刚才做梦了,梦中的那个人也好似很熟悉,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谁。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而且梦里自己也变成了小孩子,也不知道另外的那个人是谁,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失眠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