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百五十八章 也算有个狗窝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明白魏龙此话的意思,对方是在回应自己刚才讲的昨天的事。其实就是魏龙不说,楚天齐也知道刘大智昨天让自己找魏龙,是在耍自己。经魏龙这么一说,更确认了自己的判断。他冲着魏龙笑了笑,接过了钥匙。

    楚天齐拿着钥匙试了试,确实打不开。于是手上稍一用力,“咔嗒”一声,锁子打开了,准确的说,是把锁子弄坏了。锁子的锁舌上锈迹斑斑的,想来已经好长时间没打开过了。

    把坏锁放在窗台上,楚天齐推开了屋门,顿时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两人不由得都皱了一下鼻子。屋子里横七竖八的堆着一些破东烂西,有凳子腿、坏簸箕,烂抽屉等等,当然还有一张木床。

    魏龙不由得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过了几秒钟,对着手机道:“最西边屋子堆着好多烂东西,该弄哪去?……哦,知道了。”

    挂断电话,魏龙对楚天齐道:“说是这些东西是公共财物,不能随意处置,你把他归置归置,放在墙角吧。你先收拾,我去给你办饭卡。”

    楚天齐说了一声“好的”。

    魏龙转身向外走去,刚迈出一步,回身说道:“住这屋也好,省的好几人挤一块。”说完,走出了屋子。

    看着魏龙的背影,想着魏龙临出门说的话,楚天齐已然明白,这间屋子平时不做宿舍,应该就是一个杂物仓库。又联想到魏龙刚才打电话的只言片语,楚天齐推断,电话那头肯定是刘大智。而刘大智的指示,就是让自己和这些烂东西同居一室。

    看来,刘大智为了“照顾”自己,真是煞费苦心,连这些枝头末节都考虑到了。楚天齐骂道:“姓刘的,你不会连老子上个厕所,都提前设计好了吧。”

    骂归骂,该干活还得干,楚天齐又连骂了两个“他*妈的”,然后长嘘了一口气,关上了屋门。他站在地上,脱了蓝裤子、白半袖,装在提包里,又从提包里找了一条白灰色的运动裤换上,上身只穿着一件灰色背心。然后把提包放到了外面的窗台上,开始搬动屋子里的东西。

    屋子里的东西很零碎,楚天齐先是把这些东西都翻了一遍,然后把大一点的东西堆在墙角,把小的东西一点点的往破柜子里收拾。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些破东烂西也收拾的差不多,接下来就该扫地、擦抹了。

    屋门一响,魏龙来了,不但把饭卡拿了过来,还送来了扫帚、簸箕、拖布。楚天齐接过这些东西,说了声“谢谢”。

    魏龙说道:“一会儿到我那拿被褥。你先打扫吧,记得下午三*点,准时在咱们屋开会。”说完,就走了。

    “叮呤呤”,手机响了起来。楚天齐拿出一看,是雷鹏的号码,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哥们,干什么呢?中午吃什么?”

    “干活。先别说吃饭的事,给我买点东西送过来,要一块素色的花布,有个四米长、三米宽就可以。再弄点铁丝、报纸什么的,对了,买把锁子,再来点……我收拾屋子。”楚天齐说了一些东西,挂掉了电话。

    就在楚天齐擦抹完桌子,拖了一遍地的时候,雷鹏来了。一进门就嚷:“哈,住单间了。什么味?哦,霉味。这以前有人住吗?”说着,他还吸了吸鼻子。

    “这已经好多了,刚进来时,味更大。”楚天齐一边拖地一边说,“刚才打扫时还发现了两只大耗子呢。”

    “是吗?不会是母耗子吧,晚上再钻了你的背窝。”雷鹏边说,边绕着屋子转了一圈,“这些破东西还要他干什么,烧火都不好着,干脆扔了算了。”

    “不让扔,说是公家财物。”楚天齐答道。

    “狗屁,成天浪费那么多,还他*妈的打着官腔,什么东西。”雷鹏骂道。

    见雷鹏两手空空,楚天齐问道:“我让你拿的东西呢?”

    雷鹏从包里拿出一把锁子,给了楚天齐,说道:“我先买了这把锁子,其它东西马上就到。”说完,拿出手机拨打起来。

    手机一通,雷鹏就说道:“二狗子,报纸再多拿点,顺便买几张油画……叫你那两个干活人,再带一点水泥、沙子过来……好,好,快点。对了再买点老鼠药。 ”说完,挂断了电话。

    “你别干了,一会儿就来人了。”雷鹏说着,拿出香烟,给自己和楚天齐一人点了一支。

    楚天齐放下拖把,接过香烟,吸了一口,说道:“我自己弄就行,不用麻烦别人。”

    “哪能让县委领导干活呢?”雷鹏打趣着,“没事,让他们干吧,你不让二狗子干点活,那家伙天天念叨以前的那点破事,让他干点,他反而少唠叨一些。”

    “人家干活,还得感谢你,什么世道?”楚天齐揶揄道。

    “就这世道。”雷鹏说着,一皱眉头,“按说你好歹也是科级干部,我怎么感觉你像是被发配似的。还是有人在给你穿小鞋?”

    “不会吧。”楚天齐不想让哥们跟着操心,就装起了糊涂,“在县委大院,科级干部算个屁,何况我又没带个‘长’,只能是这种待遇了。”

    雷鹏摇摇头:“我总感觉有点别扭,报个到就折腾半天,分个宿舍也跟牢房似的,这不是穿小鞋又是什么?”

    ……

    哥俩聊了有二十来分钟后,“二狗子”就带人到了。报纸、油画、花布一应俱全,还带了水泥、沙子,连耗子药也买上了。

    “二狗子”放下东西就说:“鹏哥,你和楚哥去忙别的,这里有我们仨就行了。”

    楚天齐正要客气,雷鹏已经抢先说道:“好,我们先出去了。”说着,就向外走。

    楚天齐赶紧掏出二百元钱,说道:“富全,这是买东西的钱,剩下的算他们两个的工资。”

    “二狗子”把楚天齐的手推向一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楚哥,你这不是骂我呢吗?这么点东西有几个钱?他们来你这帮点忙,我都给他们记着工呢,不用另外给钱。”

    雷鹏已经返回来,嚷嚷道:“哥们,你怎么这么见外,快收起来。”说着,硬拽上楚天齐胳膊向外走去。

    楚天齐没有完全听雷鹏的,他到外面买了十瓶矿泉水,给“二狗子”三人送回来。然后,才坐上了雷鹏在外面等候的二一二汽车,出了县政府大院。

    楚天齐和雷鹏出去后,又简单买了一点用的东西。雷鹏硬是花钱买了一个布衣柜和一个洗脸架子、一个脸盆、一个暖壶、一个烧水壶,送给楚天齐。楚天齐又要自己掏钱,雷鹏笑言“喜迁新居怎么也应该送点东西呀”,楚天齐这才做罢。

    到饭馆吃过午饭后,楚天齐用大食品袋买了一袋肉馅包子,还用餐盒打包了三份鸡蛋汤,一同带了回去。

    回到宿舍时,“二狗子”等人已经把活干的差不多了,正往靠床一面的墙上贴着油画。楚天齐注意到,几个老鼠洞被用水泥全部封死,墙角掉水泥的地方也修补了一下,屋顶全部糊上了报纸,墙壁上大半部分也用报纸糊了。

    楚天齐还发现,一套垫子、被褥、枕头被放在床上,崭新的床单、被罩、枕头罩被叠成块状,放在上面。“二狗子”说是一个半大老头送来的,从他说的来人样貌看,肯定是魏龙无疑。

    楚天齐招呼大家吃饭,“二狗子”三人表示干完再吃。楚天齐和雷鹏也没闲着,开始组装布料简易衣柜。

    几分钟后,“二狗子”等人贴完了油画,开始吃肉馅包子。一边吃,“二狗子”还一边说着“谢谢楚哥”之类的话,让楚天齐很是不好意思。心中暗道:干活的人反而要谢谢被帮忙的人,这真是有点乱啊!

    布料衣柜组合好后,雷鹏到门口去抽烟,楚天齐开始套被罩。

    “二狗子”等人吃完后,把花布搭到已经钉在东西两面墙体的铁丝上,用几个别针进行了固定。顿时屋子里被隔成了前后两个空间,虽然前面的地方不算大,但看起来要舒服多了。

    打扫完干活产生的垃圾,又把老鼠药放置完毕,“二狗子”才带着那两人走了。临走时,还一个劲儿的表示“楚哥有需要兄弟的地方,尽管打电话”。楚天齐对“二狗子”等人道谢后,两人互相留下了手机号码。

    小屋经过这么一布置,像模像样多了。刚进屋子时,屋顶和墙壁黑乎乎的,现在用报纸这么一糊,屋子立刻就亮了好多。没有糊报纸的地方,已经几乎被床和衣柜挡住了,再有新的布帘这么一隔断,小空间是焕然一新。

    “嗯,挺像新房,不过更像八十年代的新房。”雷鹏环视了一圈,点头道,然后看了一下手表,又说,“两点了,我也该走了。”

    楚天齐拍了拍雷鹏的肩膀,说道:“好,你回去忙吧。哥们,又耽误了你多半天。”

    “咱俩谁跟谁?”雷鹏也拍了楚天齐一下,“行了,我走了。”说完,走了出去。

    送走雷鹏后,楚天齐看了看小屋,非常满意,感叹“朋友多了路好走”。他来到床边,一下子躺在床上,自语道:“也算有个狗窝了。”

    楚天齐一侧头,看到有几个美女正冲他笑呢,他也露出了笑模样。不过冲他笑的,不是真的美女,而是墙上油画中的女明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