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一十三章 谁是幕后黑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一边走着,一边特意观察了一下。他发现这就是一辆普通的黑色“桑塔纳”,而且是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桑塔纳”。离轿车越来越近,楚天齐觉的,心脏跳的也越来越厉害。

    轿车左侧后车门,适时从里面打开了,楚天齐略一迟疑,低头弯腰跨了上去。

    没有担心的袭击动作,只听到有人说了一句“关门”。当楚天齐听话的关上车门时,轿车便“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坐在车上,楚天齐看了一下车上情况,除了驾驶位上坐着一个男人外,副驾驶位和自己的身边还各坐着一个男人。三人都是黑衣黑裤黑墨镜,唯一的区别就是司机要比那两人脸色白上一些。

    “看什么看?有什么没嘱咐到的,再嘱咐嘱咐,要不怕是没时间了。”司机显然是从观后镜中,看到了楚天齐来回转动头的动作。

    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恐吓味道,但楚天齐并没放在心上,反而注意到了对方说的“嘱咐”两字,急忙掏出手机,拨打起来。

    对方没有阻止他打电话,而是继续开着车。只是坐在身旁的男人,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楚天齐手中的手机。

    手机通了,里面传出汪岳峰的声音:“楚兄弟,我听那个小陈说,说你有事出去了。什么事这么着急?比考察还着急。不是出去会那个小*美女去了吧?哈哈……”

    楚天齐心里话:我还有那个闲心?他对着手机道:“汪处长,朋友有点急事,让我去帮着处理一下,今天考察的事就全拜托你了。要是有什么吩咐的话,你就对小陈讲,我走的时候已经向她交待过了。”

    “好的,你既然让她代表你,那就说明你对她的信任。你放心,一切有我呢。”汪岳峰的心情不错,语气中充满了调侃的味道。

    楚天齐当然没心情和对方开玩笑,便又说道:“对了,汪处长,要是我今天回去晚了的话。到时你就告诉小陈,让她带人先坐今晚的火车回去,我随后自己再回去。”

    “不着急,让大家在这儿住着,等你什么时候回来,再一起走。”汪岳峰热情的道。

    没有心情再废话,楚天齐直接说道:“汪处,火车票都已经买好了。再说,他们回去也都有事。”为防对方再继续聊下去,他直接说道,“手机马上没电了。”说完,挂断电话,把手机装了起来。

    打完电话,轿车上一下子没了声音。车上的人都不说话,但身旁的人不时把目光瞄向自己。就是前面的两人,也总是通过后视镜观察自己。楚天齐注意到,后排座位的车玻璃根本就看不出去,再加上车里面坐着的三个一言不发的黑衣服黑墨镜男人,他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反正前面有司机挡着,外面也基本什么都看不到,而且自己只要一转头,旁边的黑衣人都会警惕的盯着自己不放,有时还会警告一句“不许动”,楚天齐感觉很不自在。后来,他干脆往座位上一靠,闭上了眼睛。但他从上车那时就做着的戒备,却一点也没敢放松。

    ……

    闭着眼睛,楚天齐的心绪很不平静,他尽量控制着控制着,心情才放松了一些。楚天齐开始思考着现在面临的事情,他要好好想一想,想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电话来的很突然,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电话内容,也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但他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如果是好事的话,哪有这么做的,又是盯梢,又是警告,还这么如临大敌的看着自己?楚天齐明白,要想沉着应对接下来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找找那个委托“龙哥”的人,俗话说“盐从哪咸,醋从哪酸”,总要有个出处吧。知道了是谁和自己过不去,才可能找出症结所在,也才可能找出应对办法。

    他从对方的通话中,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对方对自己的情况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对方只说有一个老大“龙哥”要见自己,但在自己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和一个叫“龙哥”的人打过交道,仇人中没有,朋友中更没有。那么,这个“龙哥”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又为什么要见自己呢?答案应该就是,对方是受人之托。

    既然对方是受人之托,那又会是什么人呢?不用说,肯定是仇人,不会是朋友,否则怎么会用这种方式?要说自己的仇人,不多也不少,既有公务人员,也有社会闲散分子。既有像贩毒集团那们的团伙,也有像胡三那样的无赖,同样还有人模狗样的“正经人士”。

    楚天齐把自己得罪过的,或是对自己有可能敌对的人,列了出来,一个个的筛选着。

    第一个进入楚天齐脑海的,是老幺峰乡书记孔方。因为孔方刚刚和自己发生过摩擦,就冲孔方在和自己没有过任何冲突的情况下,都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自己,说明对方心胸非常狭隘。心眼太小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这样的人往往为达目的,是不择手段的。而且,孔方在情势对他自己不利的情况下,竟然来了一招假装晕倒的闹剧。说明他为了摆脱困境,根本不怕给同僚和社会留下耻笑的话柄,也表明这个人脸皮特别厚,厚到几乎可以不要脸了。

    通过以上两件事,就说明孔方这个人无所不用其极,再加上今天这事发生的时间,和那两件事间隔的时间又不长,也有看似因果的关系。那么,孔方的嫌疑就非常大。

    但仔细一想,楚天齐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结论。因为孔方做为一个公务人员,而且只是一个在乡里工作的公务人员,不可能结识到今天这类人。冲今天这拨人的做法看,显然像是黑*社会的人。而且这拨人又是在省城,孔方就更不可能接触上了。另外,孔方再难缠,他毕竟是公务人员,和自己同在官场,他要是想对付自己的话,应该还是会用官场手段的。这是官场的潜规则,孔方应该明白,否则,他早就被官场淘汰了。因此,孔方即使痛恨自己,那么今天的事也应该和他扯不上关系。

    孔方的嫌疑排除了,在官场上的对手就都可以解除嫌疑了,因为这些人在和自己争斗的时候,都是应该会遵循官场规则的。当然,有些人会用阳谋,有些人会用阴谋,但不管阳谋还是阴谋,都不能出了官场潜规则的大格。今天这种方式,显然不符合那个“潜规则”。

    既然不可能是官场的人,那么让“龙哥”找自己的人,就极可能是社会的人。社会上的人也得罪了不少,比如贩毒集团,比如“超哥”魏超群,比如胡三、王晓力、“狗二横”之流。

    想到贩毒集团,楚天齐想到了以前的事。自己配合警察抓过吸毒分子,也无意中配合着抓过贩毒集团成员,为此还被对方围攻,自己也因此负伤,来了一出“血溅玉赤”。贩毒集团对自己恨的要命,从他们上次的操作手法来看,是狠不得自己马上就死。但从今天这拨人的操作手法看,似乎比贩毒集团对自己的手法,又温和了许多,最起码不像是立马就要自己命的样子。因此,贩毒集团也可以暂时排除在嫌疑之外。

    楚天齐又想到了胡三、王晓力、“狗二横”之流,这几个人都属于混混类。平时主要干的都是欺行霸市、跌皮讹诈的事,就是为了一点钱而已。楚天齐听雷鹏说过,这类人不属于亡命徒,只要不把他们逼的完全没有出路的话,他们是不会要对方命的。他们深知一命抵一命的道理,他们可不舍得随便把自己的命也赔进去。另外,要想请动省城混社会的人,以他们的经济实力,恐怕还不够格。那么,这些混混,也就摆脱了嫌疑。

    既然这些人都不是,那么“超哥”魏超群,有没有这个可能呢?有,非常有,楚天齐马上给出了答案。楚天齐后来从雷鹏那里了解道,“超哥”虽说在物资局上班,那主要是他老爹魏龙给他弄的,为的就是让他挣一份工资,为了就是有一个单位好拴着他。但其实“超哥”就是玉赤县的一个社会大哥,当然也不是最大的大哥,他还不够那个实力。

    后来“超哥”从服刑的地方跑了,这个消息还是魏龙告诉自己的,提醒自己小心。楚天齐还听雷鹏说过,据“超哥”同伙交待,“超哥”不止一次说过,楚天齐是他“超哥”的克星。“超哥”还表示过,一旦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让姓楚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自从“超哥”跑了后,就一下子杳无音信了,连警察都没有他的线索。

    会不会是“超哥”忽然冒出来呢?那他怎么又会突然在省城出现?还是说他一直就在省城?

    “省城、省城”,楚天齐心里默念着,忽然有两个人的名字出现在脑海里。他心中暗道:请出“龙哥”的幕后黑手难道是他们?

    ……

    正这时,汽车发出“吱……”的刹车声,司机的声音传来:“下车。”

    楚天齐睁开眼睛,尽量伸长脖子向前看去,从前面两人间透过的的缝隙看,这里自己没来过,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带着谁是“幕后黑手”的疑问,楚天齐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