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百四十五章 小心无大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到宁俊琦这么不重视,楚天齐急道:“俊琦,你是不是没听进去,我让你防着我的同学。”

    “知道了,我不是一真防着他吗?”宁俊琦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楚天齐强调:“我是说,不光要防着冯俊飞,也要防着陆勇,更要防着他俩和王晓英联手。”

    “防陆勇,防他们联手?为什么?”宁俊琦显然重视了,语气很郑重,还用胳膊撑在桌上,双手托着脸颊,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主要是我的一种感觉,你还记得有人给冯俊飞报信的事吧?”楚天齐严肃的说道,“当时我们都觉得有内鬼,我觉得陆勇的嫌疑最大。一去党校,我俩就是同一个宿舍,他还主动把好的床位让给了我。我挺感谢他的,也想和他更近一些,但他在平时却和我比较远。这让我有些不理解,所以怀疑他有可能是为了让床位而让床位。”

    “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宁俊琦显然不认可他的说话。

    楚天齐一笑:“当然,我这有点‘拿好心当驴肝肺’的意思。但是你想啊,我们这个班里有将近六十人,玉赤县只有我们两人,所以他是最有可能和冯俊飞接触的人。另外,我们市平均每两、三个县一个名额,而玉赤县却一下子给了两个。这有没有可能是从上面直接多要的一个?赵书记没说我这个名额是另外要的,那么他的那个名额就极有可能直接来自上面。那么又是什么人下了这么大辛苦呢?”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宁俊琦想了想,什么也没说,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还有,从平衡的角度来看,他的那个名额肯定不是赵书记一派的,很可能是和赵书记对立一派的。尤其是这次,他从向阳镇调到这里,也有疑点。他在向阳镇连党委委员都不是,到这儿后,一下子成了党委委员、常务副乡长。虽然向阳镇比我们大,但要论这两年的发展,青牛峪要比向阳镇强的多,所以他这是超常提拔。试想,现在在县里还有哪派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啊,最起码不是赵书记一派吧。”楚天齐说到这里,话题一转,“当然我这只是怀疑,所以我只要你防着他,并不是先要对他怎么样,小心无大错嘛!”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个事。现在冯和王有联系的迹象,我想他们早就有联系,只是一直遮掩着。所以陆无论是他们哪个派系,都极有可能和他们联系在一起。如果他们三人联合的话,那我在乡党委的掌控力就会大大下降,甚至不排除被他们架空的危险。”宁俊琦点了点头,认同的说。

    说到这个话题,两人一时忘记了动筷子。

    “都怨你,菜都快凉了,你非要先说这件事,多破坏气氛。”宁俊琦噘着小嘴撒娇道。

    “我这不是怕你吃亏吗?”楚天齐解释着。

    “那你可以吃完了再说嘛!”宁俊琦依旧不悦道。

    楚天齐“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怕一会儿忘了吗?”说着,他用手一指杯中红酒,“酒能乱*性呀,当然也能忘事了。”

    没想到楚天齐把话绕到了那个词上,宁俊琦娇羞的说道:“讨厌,不正经。”

    “俊琦,你真美,人美心更美,我俩喝一杯!”楚天齐望着宁俊琦的眼睛深情的说道。

    “就会哄人。”宁俊琦嘴上这么说着,却已举起酒杯,和他碰在一起。

    ……

    就在楚天齐和宁俊琦喝酒、吃饭的时候,在县城的一个小区住宅里,一对男女也在谈论着青牛峪乡的事。不过,他们不是坐着,而是躺着。

    男人是玉赤县县长助理兼县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正二八经的副处级领导黄敬祖。女人正是青牛峪乡党委副书记王晓英。

    今天上午刚开完会,王晓英就回到了县城,来到了城里的家。现在这套房子是黄敬祖和她一起买的,房本上写的是王晓英的名字。这是一个新小区,大部分人都互相不认识,要比去黄敬祖原来的那个家方便。

    每次在黄敬祖家的床*上,王晓英看着墙上的黄敬祖夫妻合影,就非常别扭。尤其是那次还被胡三和王晓力碰上了,更悲催的是车放在小区门口竟然丢了。自那次之后,王晓英和黄敬祖都觉得去那里“运动”不吉利,所以很快买了现在的所在。

    王晓英到家的时候,刚中午。她本来是想和黄敬祖一起共进午餐的,可电话打过去,黄敬祖说中午要陪客户吃饭,王晓英只好自己随便吃了一口。

    睡完午觉后,王晓英开始操持下午的饭菜,她出去买了好多菜,准备和老黄庆祝一下。黄敬祖也好像心有灵犀似的,下午四点钟就回来了。

    两人一同做饭,吃饭,还喝了点红酒助兴。然后连碗筷都没有收拾,就到床*上运动去了。

    王晓英躺在黄敬祖的臂弯里,媚眼如丝,满脸幸福,喃喃的道:“老黄,你真棒,看来这几天很老实,没有出去胡搞。”

    “天地良心,我现在心思都在你身上,从来没有出去胡搞。”黄敬祖信誓旦旦的说,“今天听说你回来了,我中午就撒了个谎,说我正在吃头孢颗粒,连一口酒都没沾。就为了和你‘大战’的时候,能够做个真正勇猛的战士。”

    “那就好,我相信你了。”王晓英很是动情的说,“老黄,我今天太高兴了,还想要,咱们再庆祝一次吧。”

    “宝贝,刚才已经两次了,算是超常发挥了,现在我是有心无力啊!”黄敬祖叫苦道。

    “还说自己要做勇猛战士呢,这么快就当逃兵了。”王晓英逗弄道,“我太高兴了,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了,你已经说了好多次‘太高兴了’。”黄敬祖在她身上轻轻拍了拍,“是呀,我也高兴,这一段老是心里不踏实,今天终于尘埃落定了。看来这些天传的,纯属就是谣言,是人们以讹传讹闹的。”

    王晓英摇摇头:“我不这么认为,我总觉得是‘无风不起浪’,是那小子自编自导的闹剧,只不过没有遂了他的意而已。现在好了,他不但没抢到我的位置,还被赶出了青牛峪乡。他这一滚蛋,我看那个小骚*娘们如何一手遮天,恐怕她离滚蛋也不远了吧。”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我看那个女人不是一般人,她可是省委组织部下来的。”黄敬祖叮嘱道。

    “你们男人都是这德性,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她有什么好,不就是小了几岁,又会发*骚吗?”王晓英不屑道,“省委组织部又怎么了?县官不如现管,离着乡里隔着好几层呢。我看她也没多大来头,否则还能被放到青牛峪那鸟不拉屎的地方?青牛峪也就是近两年走狗屎运,再加上成天吹嘘,好像怎么回事似的,其实还不是到处土拉巴叽的穷山旮旯。”

    “一说到她,你就吃干醋,至于吗?她哪能比上你呀?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黄敬祖为了把自己摘清白,什么话都敢说。

    “哈哈,老黄,表现不错,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都当真的听了。”王晓英很高兴,得意的说,“老黄,你发现没有,这次那小子被赶走,不光是换了一个人那么简单。新来的那小子,我看也不是省油的灯,至于他什么来路,我还不清楚,但我敢肯定他绝对和那小娘们不一伙。这么一来,如果我和冯俊飞,再加上这个姓陆的一联手的话,你想结果会怎么样?”

    “不要想的这么简单,你以为你们就是铁板一块?还不是因为利益才临时合作?再说了,那个女人也不是傻瓜,她能不防着你们?”黄敬祖谨慎的说。

    “老黄,你这人哪都好,就是现在没有什么火性,总是图稳。如果要不是听我的,恐怕你现在还在那个地方窝着吧,我也肯定还是那个破委员。”王晓英埋怨道,“富贵险中求。你想想如果那个娘们也走了,我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黄敬祖吃惊道:“你想取代她?跨度太大吧?你可才当副职没几天,饭要一口一口的吃。”

    “至于一惊一乍吗?一切皆有可能。”王晓英显得很是自信,“在三个多月前,你会想到我俩现在的位置吗?恐怕不会吧?这不也实现了吗。所以,就要敢于争取。当然,我也不是盲目的乐观,不是还有我老师帮忙吗,也可以和姓冯的联手搞。实在不行,再退而求其次,我和他儿子各进一步,不就行了。”

    听她提到了她的老师,黄敬祖真心陪笑道:“对了,你老师说没说我的事,如果进了县委常委,那和现在可就不一样了。”

    王晓英学着他的语气道:“跨度太大吧?你可才当县长助理没几天,饭要一口一口的吃。”

    “宝贝,你又取笑我了。我刚才让你稳着点,不是怕弄巧成拙吗。你当前最重要的是站稳脚跟,然后逐步扩大,而不能急功冒进。你说我保守也好,缺乏魄力也罢,我还是要告诉你,小心无大错。”黄敬祖语重心长的说。

    看黄敬祖态度诚恳,王晓英妥协道:“好,黄助理,你说的有一定道理。我先睡一觉,一会咱们再……咯咯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