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零四章 她有事瞒着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叮呤呤”、“叮呤呤”,刺耳的声音不时回荡着。楚天齐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向四周。眼睛很是干涩,目光所及,阳光已经透过轻薄的窗帘,洒在了地面上。

    “叮呤呤”,尖厉的声音响个不停,楚天齐这才意识到,是来电话了。他伸出手,从床头桌子上,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小陈,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旅游局办公室文员陈馨怡的声音:“局长让我来拿方案,她说你知道,我在你们办公室门口。”

    “方案?现在才……”楚天齐正准备说“现在才几点”,一眼看见了柜子上小闹钟的时针已经快指向九点了,赶忙又改了口,“现在我刚出来,你等着,我马上回去。”说完,不等对方回话,挂断了手机。

    楚天齐放下电话,“蹭”的一声坐起,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以最简单的方式进行了洗漱。从宿舍出来,锁好房门,急步向县委办公楼走去。

    昨天刚睡下不久,就从梦境中醒来了,想着梦中的情景,又联想到现实的一些事情。楚天齐久久不能再次入睡,他认为自己要失眠到天亮了。谁知,在天快亮的时候,却再次睡着了,而且一下子竟然睡的误了上班时间。

    楚天齐平时并不贪觉,今天之所以睡过了点,主要是由于昨晚再次睡着的时候,时间太晚了。更主要的是,两次一共半个月的下乡调研,除了要不断奔波外,每天总是更换休息地点,睡眠质量不高,缺觉严重。

    进了县委办公楼,楚天齐三步并做两步,上了四楼。刚一到楼道,陈馨怡便迎了上来:“你这么早就出去啦?”

    楚天齐“嗯”了一声,点点头,打开门锁,走进了办公室,陈馨怡跟了进去。

    楚天齐坐到椅子上,打开抽屉,把昨天打印好的农家游方案,给了陈馨怡。并对陈馨怡说:“小陈,你和夏局长说,请他看完后,尽快就上面的问题,给我个答复。”

    “我可不敢催局长,还是你自己说吧。”陈馨怡俏皮的说,然后“咯咯”一笑,“我知道你今天起晚了,早上八点多的时候,你的宿舍可还拉着窗帘呢。不会是昨晚想某个记者没睡着吧?你可要小心了,小心乡书记让你跪搓板。”说完,做了个鬼脸,跑出去了。

    看着门口方向,楚天齐苦笑的摇了摇头,然后收回目光,盯在了电脑屏幕上。

    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楚天齐不敢怠慢,抓紧时间,开始录入调研报告手稿。

    ……

    中午的时候,楚天齐从食堂吃完午饭出来,正准备给宁俊琦打电话,手机却响了。楚天齐拿出一看来电显示,正是宁俊琦的号码,赶忙按下了接听键:“俊琦,你在哪?有什么事了吗?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你的电话打不通呀。”

    “你这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怎么就不想我好呢?”宁俊琦的声音带着疲惫。

    “我不是担心你吗?一直没有你的电话,不知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再联系不上你,我就准备给市委党校打电话了。实在不行,我就直接去市里找你。”楚天齐说到这里,还是问道:“你这两点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回了一趟家,走的急,也忘跟你说了。”电话里,宁俊琦的声音很平静,“这两天也没开手机。”

    对方的回答,让楚天齐疑惑更大,走的急,来不及打电话,倒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回到家里两天不开手机,似乎有些不正常。因为她毕竟是乡党委书记,如果她关机,乡里一旦有什么特殊事,就不能及时找到她,是要耽误事的。按说,以宁俊琦的严谨,不应该想不到这些,可她却做了,这说明什么呢?莫非是有极其特殊的事,比工作还重要的事?那又会是什么事呢?

    “你怎么不说话。”电话里再次传来宁俊琦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俏皮,“对了,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要好好交待一下。比如,有没有见到某个红颜知己,比如有没有哪个小萝莉又对你暗送秋波了。”

    当听到对方说到“某个红颜知己”时,楚天齐以为对方是指的欧阳玉娜,及至她又说出“小萝莉”时,他知道她应该是和自己开玩笑,或者说是在诈自己。便说道:“没有你说的红颜知己,更没有什么小萝莉,但是却也见到了一个以前的熟人,也是你的老熟人。星期一那天,我去老幺峰乡……”楚天齐讲了那天在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的事情,期间讲到了欧阳玉娜,讲到了夏雪,也讲到孔方。

    “哈哈,怪不得我的眼皮直跳呢,原来是后院有火情啊。老实交待,好久没见了,就没彻夜长谈?有没有旧情复发呀?”宁俊琦的语气充满了调侃的味道,也透着浓浓的酸味。

    “还说呢,总共也没说上几句话。当时我在回县城的时候,摩托车就坏了两次,回到县城已经八点多了。回去刚和她说了几句话,他们又马上出发,回省城了。”楚天齐如实回答。

    “哦,听你的语气,透着无尽的遗憾呀,可是天不遂人愿,汝之奈何。否则,这么多天,摩托都没问题,为什么偏偏那天就坏了两次?而他们原计划要住下来,结果中途又突然有任务了,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宁俊琦揶揄着,“年轻人,情乃心魔,切莫随意动情。情海无边,回头是岸呀!”

    “大师所言极是,但小生和她只是普通朋友面已。”楚天齐嘻笑着,“小生心中实有一心魔小岛,岛上主人乃是宁氏俊琦也,万望大师成全。”

    宁俊琦“咯咯”笑着,声音满是装腔作势的味道:“年轻人,心诚则灵,功到自然成。善哉,善哉。”

    “哈哈,几天不见,成了情感专家了,听口气冒似个伪专家。”楚天齐调侃着,然后话题一转,“对了,你听说过一个叫徐大壮的人吗?”

    手机里响起惊讶的声音:“什么?你怎么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你认识?”楚天齐脱口而出。

    “我……当然听说过了。”宁俊琦大喘气的说着,“前几天的报纸上不是专门介绍过吗。”

    “哦,听你的口气,我还以为你认识呢。”楚天齐一笑,“这位老英雄为老幺峰抗战根据地题了词,我还亲眼见了题词内容,字看上去很普通,但却透着不一样的厚重。透过那些字,似乎能感受到当年那可歌可泣的场景,能看到那些前仆后继的英雄似的。”

    “是吗?有机会我也见见那几个字,看看有没有你那种感受。”宁俊琦的话很平静。

    “你不相信是吧?我真感受到了。”楚天齐肯定的说,“我昨晚看了报纸上老英雄的介绍,深深为他的经历所感动,被他英勇顽强、忍辱负重的精神所震撼。他先后有十四位亲人参加革命,其中有十一人牺牲了,另有十二位亲人,只是普通百姓,却也因受他连累,惨遭敌人杀害。尤其,他的大儿子只有两岁多……”

    “别说了。我最怕听这些,一听到就会做噩梦。”宁俊琦厉声打断他的话,然后声音一软,“你刚说的我都在报纸上看过了。”

    没想到宁俊琦会突然这样说话,楚天齐一时也不知说什么了。电话两端静了下来,话筒里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过了好大一会儿,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天齐,我刚才的语气重了一些,你别见怪。”

    “怎么会呢?”楚天齐大度的说,然后又关心道,“你没事就好,有什么想不开的事,一定要跟我说。”

    宁俊琦“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刚才听你说了孔方所做的事,我很替你担心,你一定要防着他。按他的所做所为看,他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尤其他还是一个……怎么说呢……心理畸形的人。”

    宁俊琦对孔方的分析,和自己正好吻合,楚天齐赶忙点头称“是”:“我知道,我一定小心。”

    “没事了,你中午休息一会儿,每天下乡很辛苦的。我打电话就是给你报一声平安,让你放心,我也要去补功课了。”说到这里,宁俊琦轻轻的道:“再见!”

    “再见,你要是遇到什么难办的事,一定要告诉我。”楚天齐叮嘱道。

    宁俊琦“嗯”了一声,又说在一句“我挂了”。

    拿着已经挂断的手机,楚天齐心中疑惑依旧。今天的宁俊琦怪怪的,说话躲躲闪闪,情绪也不太稳定,可她却又什么也不说。楚天齐心中暗道:她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难道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否则他为什么要急匆匆回家,而且回家期间还破天荒的关了手机。一定是。是什么事呢?不会是和我有关系吧?

    ……

    拿着手机,宁俊琦仰起了头,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的心中好苦,替自己的亲人苦,也替自己苦。同时,她还为没法和他说出实情而痛苦。

    她任由泪水流淌着,流淌着,随着眼泪的流淌,她心中的苦楚似乎减少了一些。

    “宁俊琦”,一个少妇远远走了过来。

    宁俊琦急忙背过身去,用纸巾擦拭了几下脸颊。然后答了一声“我在这儿”,迎着来人走过去,嘴里还自言自语着:“沙子进眼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