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零一章 狠的可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夏雪的进一步讲述中,楚天齐才知道了昨晚玉赤饭店失窃的详情。

    警察在调查取证的时候,通过查看饭店前台入住记录和调看监控录相,还原了窃贼做案的过程。

    昨晚十一点零二分,窃贼先进入了同楼层的布草间,然后在十一点二十分,进的三一八房间。房门没有一点损坏,显见是拿房卡开的门。经过调查,领班手里的房卡丢失了,这是一个楼层多功能卡,能打开同楼层的所有客房。从监控显示,当时正在布草间的领班,曾经出去了几分钟,窃贼就是在这个时间段进的布草间,而领班装有房卡的上衣就放在布草间。

    监控录相显示,窃贼是在十一点二十四分的时候,离开的三一八房间,可见其在房间逗留了几分钟。据房客讲述,她自己只丢失了相机,其它财物一点没少。那么,窃贼在房间却逗留了四分钟时间,很显然窃贼就是奔相机去的。另据房客讲述,她是一名旅游杂志记者,相机里全是一些自己拍摄的景色和人物,这些照片对于别人来说没有什么用,但却是她准备向摄影大赛投稿的素材。

    夏雪继续说着:“从监控录像显示,窃贼曾在六点五十分的时候,到过前台。据当时的服务员回忆,监控画面上的这个人,曾以朋友住在饭店为名,到前台查询房间号,但他又不提供朋友的姓名。就在两名服务员给别的客人登记时,他迅速把手探进服务台里面,拿起住店客人登记薄快速翻动着。服务员发现后,马上进行了制止,并抢回了登记薄,此人便溜走了。期间此人没有再在饭店出现,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十一点多的那次了。

    录相还显然,在八点五十五分钟的时候,三一八房间的第一拨客人退房走了。第二拔的客人是在十点零一分在前台登记的,进入客房后,很快就出来了,然后和住在隔壁房间的两个同伴又出去了。当客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就是窃贼已经光顾后的时间了。”

    “那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冲着欧阳玉娜去的,他第一次去的时间,应该正是欧阳玉娜入住不久。”说到这里,楚天齐突然道,“服务员就没记住这个人的相貌特征,监控也看不清吗?有同伙吗?”

    “此人戴着帽子和大墨镜,连半袖T恤都竖起了领子,怎么能看的清?”夏雪说到这里,诡秘的一笑,“至于同伙不好说,反正警察说了,最起码曾经进入过这个房间的的人都会被列为嫌疑人,包括相机丢失之前和之后的时间段。监控录相上,有几个人的影像非常清楚,身高、相貌都能分辨出来。”

    听到夏雪的话,楚天齐心中一凛:不会吧?那自己岂不是也要接受调查吗?赶忙说道:“警察办案经常这样,正经线索找不到,就知道瞎胡调查,搞的人心慌慌的。”

    “心里没鬼怕什么?”夏雪不屑道,“当然了,好多人还是怕调查的,害怕拔*出萝卜带出泥。即使他和相机丢失的事没关系,也保不齐有其它的事,比如男女感情呀什么的。”

    这指向已经很明确了,楚天齐也就不再装傻,便说道:“我在八点多的时候,也进过那个房间,和欧阳记者说了几句话就出来了,不会也要被问话吧?”

    “是吗?你也进过那个房间?”夏雪很是惊讶,“怪不得我听警察说,录相显示,有一个大个子男人进过那个房间呢?就是你呀,你就进去说了几句话?我怎么听着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

    听到对方在拿这事调侃自己,楚天齐有些不悦,便说道:“夏局长,以你的意思,我不是只说几句话,还能是什么?”

    “怎么就成我的意思了?而是录相显示,在大个子男人出来不久,屋里女孩也出来了一次,看样子还在抹着眼泪,并看向男人远去的方向呢。你说,这里边能没点什么?”夏雪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那意思很明确:要是没什么的话,才有鬼呢。

    “你……”楚天齐刚“你”了一声,电话响了起来。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暗道:难道真要配合调查?

    配合警察调查倒也没有什么,可那样势必会弄的满城风雨,尤其是自己和欧阳玉娜的事就会被渲染。本来并没什么事,可能就会被描绘出多个版本。自己和欧阳玉娜都是未婚青年,既使被说成有特殊关系,倒也没有什么。可是,让楚天齐担心的是,宁俊琦会怎么看?会不会非常伤心,会不会误会?

    夏雪也注意到了楚天齐的表情变化,便逗弄道:“小楚,不方便接?要不我回避一下。”嘴上这么说,可她根本就没有起身的意思。

    楚天齐堵气道:“随便。”然后按下了接听键,气粗的说:“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爽朗的声音:“你小子怎么啦,吃枪药啦?对了,是不是大记者走了,让某些人伤心了?”声音是雷鹏的大嗓门。

    既然雷鹏提到了“大记者”三字,那不用说,他也知道了。肯定是通过失窃这件事知道的。那么,他打电话自然就是跟这件事有关了。楚天齐便说道:“说吧,你想调查什么?”

    “哟呵,我还什么都没提呢,你倒猜出来了,那你就坦白一下吧,坦白一下你去房间干什么了。”雷鹏笑着道。

    “有屁坦白的,我们就是普通朋友,昨天我就是去房间看看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就这么简单。”楚天齐的话很冲。

    “不是吧?那怎么对方还哭天抹泪的?”雷鹏提出了疑问。

    “这跟你有关吗?跟你调查的事有关吗?”说到这里,楚天齐哼了一声,“告诉你也无妨,我们话不投机,所以我走了,她哭了,这下满意了吧。”

    “嗯,看来调查的事,已经泄密,你都提前准备好说辞了,那就先调查到这吧。”说到这里,雷鹏“哈哈”大笑起来,“哥们,你也真好糊弄,我这什么都没问,你倒全交待了。你是不是以为我要调查失窃那事呀?”

    “不是那事还能是什么?”楚天齐没好气的说。

    “亏你还自诩聪明,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明白。这样的案子,也不可能由刑警队来接手吧。”雷鹏笑道,“负责调查相机失窃案的,是我的一个小兄弟,中午的时候,他向我讨教。让我看了录相,我才在录相上看到了你小子。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是告诉你另外一件事,失主的相机找到了。警察是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后,按照对方的提示,在一个洗浴中心的更衣柜找到的。失主查看相机上照片没有缺失,已经递交了不再追查嫌疑人的申请,警察也就不再调查了。对了,失主是旅游局的客人,旅游局对这事很关心,警察还专门向夏局长通报了此事呢。她没和你说?你这几天不是一直给旅游局……”

    听到这里,楚天齐已经明白了雷鹏打电话的意思,不等对方说完,他抢先说了句:“哥们,我还有事,就先到这儿。”说完,他挂断手机,看着夏雪。

    “你这么盯着我,是不是不礼貌呀?”夏雪质问道。

    楚天齐没有接夏雪的茬,而是反问:“夏局长,你既然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为什么还要戏弄我呢?”

    “楚天齐,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本来是想告诉你这件事的始末,谁知道是你自己想歪了,我在刚才的讲述中,提到你的名字了吗?还是提到了某个记者的名字?”夏雪不客气道。

    是呀,确实没提。虽然夏雪刚才就是在戏弄自己,可对方的确没有提到欧阳玉娜的名字,也没有提到“楚天齐”三个字,看来还真应了夏雪那句话——关心则乱了。于是,他只好用道歉的语气道:“夏局长,不好意思,我说话有点太武断了。”

    “道歉别那么虚情假意的。算了,不跟你一般计较。”说到这里,夏雪话题一转,“通过这件事,你想到什么没有?”

    自然能想到呀,窃贼费尽心思,好不容易进到三一八房间,偷走了客人的相机,而却又主动把原物交了出来。再联想到窃贼一系列的做法,很显然他是偷错对象了,他想偷的是欧阳玉娜的摄录设备。

    欧阳玉娜的设备有什么,无非就是一些图片,还有录音。这些东西对于大多数人没有用,而对于一个人却关系重大,所以得到这些东西并毁掉的话,那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个人就是孔方。

    联想到孔方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之大,联想到孔方对自己的做法,联想到孔方昨天上演装晕的一折,再联想到可能是他昨晚导演了差人盗窃相机一出戏。楚天齐觉得孔方这个人真不是善茬,便对夏雪道:“有的人真狠呀。”

    “不只是一般的狠,狠的可怕。”夏雪若有所思的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