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不是好兆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心头火起,以最快速度下到一楼,又来到院里,四外张望着。可哪还有刘大智的身影,恐怕对方比他跑的还快吧。

    “嘀嘀”,汽车鸣响的声音传来。

    楚天齐向发声处看去,正是刚才宁俊琦停车的地方,现在雷鹏的车停在那里。他长吸了一口气,向着雷鹏的二一二车走去。来到车旁,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你往哪走呢?我不是告诉你车在这儿吗?”雷鹏扭头说道,“现在走不走?”

    “走。”楚天齐知道雷鹏理会错了自己的快速跑动行为,也没有明说,只是含糊道,“你在电话里那么大嗓门,谁能听的清?”

    雷鹏一边启动汽车,一边问道:“女朋友走啦?你又上去干什么了?”

    “她走啦。我上去找人报到……”楚天齐刚说到这里,手机响了。

    楚天齐停止说话,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按下了接听键:“到了?”

    “嗯,刚到。”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找到刘大智了吗?”

    “哦,没有。”楚天齐含糊的说道,“没等到他,可能是早就走了吧。”

    “哦。不会是咱俩在楼下说话的时候,他走的吧。”宁俊琦幽幽的说,“都怪我,要不,你肯定能等上他。”

    楚天齐温柔的说:“俊琦,不怪你,肯定是他有什么急事,也或者是和领导一起去办什么事了。”

    汽车出了政府大院,驶上了外面的马路。

    雷鹏一边开车,一边捣乱道:“你酸不酸?挺大个男人,说话软绵绵的。”

    “不和你说了,我听到雷鹏的大嗓门了。”宁俊琦的声音很高,好像是故意让雷鹏听到似的。

    雷鹏自然听到了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凑近手机大声道:“宁书记,你放心,不用惦记我兄弟,晚上他如果寂寞的话,我帮他找个小女生陪着。”

    手机里停了一下,然后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咯咯咯……好啊,八成你是在替天齐说出他的想法吧?”

    “就是他……”雷鹏一边眼望前方,一边大声说着。

    楚天齐一把推开了雷鹏的脸:“好好开你的车。”然后把手机捂到耳朵上,说道:“俊琦,别听他瞎说。”

    “瞎说?我不这么认为呀。我也正有此意。没事,别不好意思。”宁俊琦嘻笑着道,“不打扰你了,好好陪小妹妹吧。”不容楚天齐说话,她已挂断了手机。

    雷鹏见楚天齐傻傻的握着手机发呆,嘲笑道:“还没成家呢?就怕成这样。这还是我那个敢做敢为的铁哥们吗?”

    “去你的,老鸹还闲猪黑呢?”楚天齐收起手机,回击道,“不知道是谁?让老婆治理的就跟三孙子似的,不洗手不让吃饭,不洗脚不让上床。是不是干那事也得先消毒呀?”

    “嘻嘻,你也承认怕了吧,别不好意思。”雷鹏笑着说,然后忽然大声道,“小心。”

    “吱”,尖厉的轮胎摩擦地面声响起,车身就是一阵摇晃。紧接着“咣当”、“咣当”两声响动,二一二汽车停了下来。

    楚天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刚才只顾拿雷鹏开涮了,等他听到喊声的时候,更是没来得及看外面,而是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了车窗上方的把手。此时,他只觉得自己这边低了一些,车身也歪斜着。

    雷鹏稳了稳心神,说了一句:“你先下,我后下。”

    楚天齐看了雷鹏一眼,没有说什么,快速跳下了汽车。紧跟着雷鹏也下了车,向楚天齐这边走来。

    怪不得汽车歪了呢,原来是自己这边的轮胎掉坑里了,准确的说是卡在下水井口那了。楚天齐看着卡进去的少半个轮胎,心有余悸,还好井口直径比轮胎直径小了一点点,否则整个轮胎还不得进去。那样的话,真不知道会出什么危险,说不准自己会被甩出去,也未可知。

    雷鹏站在旁边,脸上神色不太好。他刚才能提前喊叫,肯定是看到前面的危险了,肯定心里也慌张。楞了一下后,他忽然快速绕着汽车转了一圈,又趴在地下,向车底下仔细看了看。然后,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长嘘了一口气:“哎哟,*他*妈的,还好没撞到人。”

    此时,楚天齐也从地上站起来。他刚才也学着雷鹏的样子,趴在地上看车下面了。

    雷鹏赶忙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两个交通锥,放在了汽车前后方大约各七、八米的地方。然后,打开驾驶位车门,开启了汽车双闪。

    楚天齐和雷鹏对望一眼,两人都苦笑着摇摇头。二人心里明白,刚才要不是两人瞎逗,雷鹏就不会开车走神,这个危险就可以避过。万幸的是没有撞到行人和车辆,否则现在哪有心情站在这里,肯定是救人要紧了。

    不时有行人围过来,就连有的车辆也停了下来。看热闹是好多国人的习惯,尤其在小地方更是如此。

    雷鹏虎着脸,大声道:“看什么看,都不要命啦?闪开,闪开。”

    看到这个黑大个眼睛瞪的溜圆,粗门大嗓的,说话挺凶,还不时挥动着手臂,好多人走开了。也有的人退到远处,站在马路牙子上,继续向这里张望。

    刑警就是凶,有时说好话也挺横,何况刚才雷鹏说的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话。看着雷鹏的样子,楚天齐想笑,但没好意思笑。现在如果再笑的话,也太有点不合时宜了。

    此时,雷鹏已经把手机放在耳朵上,正对着手机嚷嚷:“二狗子,你在哪?……准备喝酒?喝个屁。赶紧到府前街来,这里路上出事了。……不归你管?妈的,井盖都不在了,是不是归你管?赶紧滚过来。”说完,他“叭”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对着雷鹏道:“你给谁打电话?”

    “市政的死二狗子,股长,姓苟,我以前的邻居,成天就是我跟屁虫。”雷鹏骂骂咧咧的说,“他*妈的,井盖没了都没人管,要他们有*用。”

    楚天齐“哦”了一声,提醒道:“雷鹏,你不能光让人过来?得把井盖安上呀。”

    “是哦,让他*妈的死二狗子气坏了。”雷鹏说着,再次拿出电话,拨了出去。电话一接通,他就吼道,“记得拿上井盖。”说完,挂了电话。

    忽然,起风了,风不太大,一阵一阵的。闷热的空气中,顿时多了一丝丝的清凉,同时白色垃圾也被吹的到处都是。

    雷鹏又去打电话了。

    天空中,不停的飞舞着塑料袋、纸片,远处的天际也涌起了一块块黑色的云彩,像是要下雨的前奏。楚天齐的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已经压下去的不快,再次升腾起来,心绪也变的烦躁。

    今天发生的种种,都不像是好兆头。楚天齐预感到,县委办的经历一定不会一帆风顺的,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坎坷等着自己。

    不一会儿,一辆喷有“市政工程”字样的破旧皮卡车摁着喇叭,在离交通锥还有不足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驾驶门一开,一个瘦高个男人快速跳下车,微哈着腰向雷鹏跑过来,口中喊着“鹏哥”。

    皮车的后排车门打开,下来两个工人模样的人,打开车后马槽,开始往下搬井盖。

    看着站在面前的瘦高个,雷鹏骂道:“二狗子,你他*妈的怎么这么磨蹭?都多长时间了。”

    “二狗子”一边擦汗,一边疵牙笑着,说:“鹏哥,接你电话后,我是一点没敢耽搁,马上安排人手准备井盖。然后开车到单位拉上工人和井盖,马不停蹄的赶到这儿,你看我的半袖都让汗浸透了。”

    “你他*妈的就瞎诌吧,指不定干什么出的汗,反倒说在工作上。”雷鹏嘴里虽然骂骂咧咧的,但脸上有了笑模样,“废话少说,赶紧安井盖。”

    “二狗子”嘴里答着“好,好”,冲那两个工人喊着:“赶紧把井盖安上。”

    工人用手一指二一二车的右侧前轮胎,支吾道:“这……”

    雷鹏一拍脑门,对着“二狗子”说:“他妈*的,都让你气糊涂了。”说完,冲着众人道,“来来来,抬车。”

    现场五人一齐努力,抬的抬,推的推,二一二车右轮胎离开了井口。然后,两名工人把井盖扣在井口上,楚天齐及时拿开放在车前面的交通锥,雷鹏把车开到了前方二十米左右的地方。

    “二狗子”蹲下来,仔细看了看下水井盖和井口的闭合情况,又看了看井旁边的路面,站起来说道:“鹏哥,挺幸运,其它的都没损坏,这样就行了。”

    雷鹏一巴掌拍在“二狗子”身上,骂道:“你小子说我幸运?我看他妈*的是你幸运才对,要不是我发现了,如果有人掉进去,肯定得摔个好歹的,到时你这个破股长还不得给撸了?”

    “二狗子”忙不迭的道:“鹏哥说的对,鹏哥说的对。这样,为了表示感谢,兄弟我请客。鹏哥你说去哪?”

    “去哪?得问问我哥们。他妈*的,一定得好好宰你一顿。”雷鹏说到这里,用手一指楚天齐,介绍道:“我的铁哥们,楚天齐?”

    听到雷鹏的介绍,“二狗子”惊讶道:“谁?楚天齐?是不是青牛峪的副乡长楚天齐?”

    “怎么?你认识我?”楚天齐反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