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章 张冠李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楚天齐醒的晚了一些,在他起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洗漱完毕后,连早点也没吃,就直接去了办公室。清扫地面、擦抹桌柜、烧开热水,一通忙活下来,时间已经到八点半了。

    楚天齐打开电脑,开始整理自己这几天的调研内容。可是两眼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却一直停在那里,没有敲击出一个字,心里烦躁不已。

    昨天自从不辞而别后,他的心情就一直没有平静,为自己的冷漠,为欧阳玉娜那凄苦的表情、无助的泪眼,可他却不得不这么心硬。对比欧阳玉娜对自己的帮助,尤其是为了自己,对方不惜亲自证明是自己女朋友,而自己现在却连一点温暖的安慰也不能给对方。

    尽管心里烦乱,但理智告诉楚天齐,长痛不如短痛。无论从自己这方,还是从对方家庭那方来说,自己远离欧阳玉娜都是最合适的举措,其实对于欧阳玉娜又何尝不是呢,只是她一直不愿意理智的面对而已。这个道理,他一直明白,尤其昨天晚上,他把这个问题想的更透彻,也让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坚定。

    但明白了道理,并不代表就不去想。一直到现在,他的脑海中,还是时常会出现欧阳玉娜泪眼婆娑的神情,和自己决然离去后,对方发出那凄惨的哀嚎。他知道对方要比自己还痛苦,对方既对自己很是依恋,又要为了自己不受牵连,而不得不屈服家庭的约束。对方的心情用“欲罢不能”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楚天齐心情烦乱,不光是因为对欧阳玉娜的同情和怜悯,也有对宁俊琦的一丝愧疚。从楚天齐的性格来讲,对恋人好,就要好的一心一意,既不要感情出轨,也不能精神出轨。他觉得自己对欧阳玉娜处境的这种关心,就是对宁俊琦不忠的一种表现。他也知道,现在好多同龄人并不是自己这种想法,并不是像自己一样,对待感情会那么“软”,可他自己心里就过不了这道坎。

    近一段时间,每天都打电话的宁俊琦,昨天也没有来电。在他等到夜里十一点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号码也没有响起,平时基本都是在九点左右就来电话了。有些反常,不知道是她感觉到了什么,还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在昨晚,他本来想打电话过去,一看时间太晚了,只得做罢。

    就这样,痴痴楞楞的坐了足有一个小时,电脑屏幕上还是一片空白。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夏局长。”

    手机里传来夏雪的声音:“小楚,来一趟办公室。”不等楚天齐回话,她已经挂断了。

    对方只说让自己去她办公室,其它的什么也没说,但楚天齐猜想应该还是调研的事。就拿上近几天的调研手稿出了办公室,下了县委办公楼,向政府楼走去。

    ……

    敲门得到允许后,楚天齐走进了旅游局局长办公室。

    夏雪脸上化着淡装,发髻绾在脑后,身着职业套装,微笑看着走进来的楚天齐。

    已经不止一次来到这个房间,楚天齐没有客气,直接坐到了沙发上。见对方只是看着自己,没有说话,他便直接说道:“夏局长,这几天的调研手稿,我还得再整理两天,待整理好后,连同第一阶段的调研,会形成一个调研报告给你。另外,我准备再下去几天,有几个地方还需要再去看一看。”

    夏雪还是面带微笑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是点了点头,她的意思可能是‘我明白’,也或者是“我同意”。

    见对方还是这么一副神情,楚天齐便接着说:“还有一件事,我想和夏局长汇报一下。在整个调研报告中,我会整体提出我的调研结论或者叫建议,并附上一些附件。其中,关于农家游我会专门做一套附件,并且有一个想法,想要专门向你汇报,希望得到夏局长的支持。”

    “说来听听。”夏雪给出了四个字的回答。

    “在前两个阶段大约半个月的调研中,我了解到了很多的情况,包括景点的,包括企业的,有积极的信息,也有不好的方面。我会有针对性的提出一些建议,在这些建议中,我认为农家旅游的落实,有它的前瞻性、紧迫性和必要性。现在好多游客,纷纷反应,我们这里的一些自然景观,确实有一定的特点,但和全国的一些名山大川比较,特点并不鲜明。看过之后,再次回看的愿望并不强烈,当然也有个别地方并不在此列。”楚天齐说到这里,拿起面前的矿泉水瓶,拧开,喝了两口。

    “你倒不见外。”夏雪笑着道。

    楚天齐回以一个微笑,继续说道:“游客还反应,除了自然景观外,当地可玩的太少,去一个景点转上少半天,接下来就没得干了。再找周边农户吃上一顿农家饭,就只得另奔它地了,好多时间全浪费在路上。针对游客的建议,和我调研后的思考,我归类整理了一下。在我给出的这些建议中,我发现有一个项目符合‘短、平、快’的特点,那就是农家游。

    它的前期建设相对耗时要短,农家院有现成的,有些可以直接利用,有些只需适当布置一下,有些可以慢慢补充一点。农家饭可以更突出农家特色,这个也不难,而且消费也相对较低,符合平民旅游的特点。果蔬采摘,我们有现成的一些项目可以利用,但是关于果蔬的品质,必须要严格要求和筛选,宜先小规模试点,再逐步推广开来。

    我预测了一下,只要是想搞这个项目,从操作之日算起,有半年时间,农家游就可投入运营。当然,这中间有一些手续和沟通需要去做,比如管理方式,比如旅游部门对农民经营的监管,比如经营点的证照办理。”

    “虽然你说了很多,可是一些具体的模式我还有些模糊,还是把你关于农家游的方案,先提前报给我。”夏雪认真的说,“就给我打印稿吧,看手稿有些费劲。”

    “好的,我争取在明天上午一上班就交给你。”楚天齐回答,然后问道:“夏局长,还有其它事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就回去整理手稿了。”

    “等等。”夏雪神秘的一笑,“小楚,玉赤饭店失窃了,你知道吗?”

    楚天齐一听,心道:女人就是八卦,饭店失窃和你一个旅游局局长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你的店,你也没有丢东西。但他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便只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失窃的吗?知道丢什么了吗?”夏雪连*发两问。

    更八卦了,楚天齐心里这么想着,摇了摇头,还是只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看你的意思,不感兴趣啊。你听到我接下来的内容,可能就不这样认为了。”夏雪说到这里,一字一顿的说,“客人昨晚丢失了相机,地点是玉赤饭店三一八房间。”

    “相机”、“玉赤饭店”、“三一八”、“昨晚”几个词语汇集在一起,楚天齐马上脱口而出:“欧阳玉娜相机丢了?不能吧?她昨天不是走了吗?是离开房间吃饭时丢的?没听她说呀。”

    夏雪“咯咯”一笑,笑而不答。

    “夏局长,你能说明白一点吗?”楚天齐急道,“人没事吧?”

    夏雪直接“哈哈”大笑起来:“我现在是真正理解那个词语的意思了,关心则乱。”说着,她故意逗弄道,“你说呢?”

    这不废话吗?我知道了还能问你?楚天齐心里这么腹诽着,嘴上却说:“夏局长,我当然不知道了,你就快说吧。”

    和楚天齐的急不可耐正好相反,夏雪拿起水杯,轻轻吹了吹杯中水,慢慢喝了一口。停了一会儿,又慢慢喝了一口,才慢条斯里的说道:“昨晚,客人在大约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从外面回到了房间。一进房间,就发现自己拉杆箱里的东西被扔了一地,明显是被人翻动过。但仔细一看,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没缺。可当她拉开衣柜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挎包不在了,挎包里装的是她最心爱的照相机。

    客人发现相机丢失后,马上找她一同来的两个同事。同事过来后,一起查看现场,没有找到相机,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当他们报警后,警察及时赶了过来。因为房间被他们三人翻过,破坏了现场,警察当时也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女孩丢失的是自己最重要的工作用具,一下子病倒了。”说到这里,夏雪的讲述戛然而止。

    “夏局长,她现在在哪?到底怎么样了?”楚天齐焦急的问着,并站起了身,准备随时离去。

    “小楚,你那么着急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即使同情,也不至于这样吧。”说到这里,夏雪一笑,“此她非彼她也。”

    听着夏雪最后一句话,再看对方的表情,楚天齐意识到,自己真是“关心则乱”了。昨天自己明明听着欧阳玉娜和同事要走了,怎么还会是她呢?但转念细想,大脑灵光一闪,说道:“虽然此她非彼她,但女孩丢失相机,也透着蹊跷,莫非是他指使?”

    “嗯,可能吧,女孩可能只是点背,赶上了也算是‘张冠李戴’的事情。”夏雪点点头。

    听到这个词,楚天齐心中暗道:自己刚刚又何偿不是张冠李戴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