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及时喊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间将近晚上九点钟,天已经完全黑了,空气中的热量也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阵阵微风,和它带来的清凉。

    和外面慢慢凉爽的情形相反,屋子里的温度却在日渐升腾,燥热充斥着整个房间,热浪在空气中快速流动着。这份燥热来自他们的体表,更来自他们内心,来自他们的灵魂。

    不知什么时候,餐桌已经被移到了靠墙的位置,楚天齐也已坐到了大床*上。宁俊琦脸蛋儿红扑扑的,鼻翼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双手环吊在他的脖子上,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深情的凝视着面前的大男孩。

    楚天齐双手从宁俊琦腋下穿过,在她后背处十指交叉在一起。他微低着头,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眼神中透出浓浓的情义,望着这个美丽的女孩。她五官清秀,脸蛋上的肌肤如羊脂玉般无瑕,她的鼻翼轻轻噏动着,会说话的大眼睛传递出无限的深情与一丝渴望。宽大的居家服领口处,白晳的皮肤在红酒刺激下,泛着微微的粉色光晕。不经意间,领口下的风光也大半进入他的视线,他的喉头快速动了两下,眼神痴痴的,看呆了。

    看到他一脸的猪哥样,她的脸颊更红,鼻翼的扇动频率也更高了。她用蚊蝇般细微的声音嗔道:“干什么?”

    她的声音软的就像糯米一样,他只觉的软*绵绵、甜丝丝的,直沁入心脾。这一声轻喝,对他没有任何杀伤力,反而成为激励他行动升级的信号。他的双臂一用力,把她的身子提起,轻轻放到自己的腿上。说是用力,其实也就是起到一个引导作用罢了,他双臂刚一有用力的意思,她已经配合他的行动了。

    一个温润的人儿,拥在怀中,虽然隔着各自的衣服,但他仍觉得浑身更加燥热。她口中的气浪,带着酒香的热度,打在他的胸口上,感觉痒痒的、酥*酥的。不用任何提示,也不用任何引导,他俯下*身子,双*唇覆盖在她的樱桃小口上,去吮*吸那甜丝丝的味道。很快,他的舌头开始轻柔但有力的,去撬开她唇内的白色钙质“长城”。

    她闭着眼睛,感受着他的侵犯。白色“长城”是那样的不堪一击,只一波进攻就怪怪的打开了城门。看来,只有用第二道防御体系了,香舌小妞出击了,去抵抗那个舌头将军的进攻。舌头将军不急于攻入,而是绕着香舌小妞不时的轻抚,仿佛是在说“小鬼,不要怕”。香舌小妞根本不怕,对方怎么进攻,她就怎么还击。于是,不一会儿,舌头将军和香舌小妞就纠缠在一起,杀的是难解难分。

    拥在一起的男女,慢慢倒在床*上。女孩的香*肩也似受不了衣服的束缚,已经露出了大半,随时像要呼之欲出。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眼眸紧闭,香汗涔涔,任由对方双唇裹挟着自己的樱桃小口。

    男孩眼神迷离,喘息粗重,有力的臂膀环绕住怀中女孩。他双手轻柔的在女孩身上游走着,从肩头滑到后背,然后慢慢滑向腰间。

    “叮呤呤”,不和谐的声音骤然响起,一声接着一声,可床*上的男女依然忘我的拥在一起,充而不闻。这个声音很顽强,也可以说很顽劣,面对二人的漠视,没有任何妥协,誓要将床*上的男女唤起,才肯罢休。

    终于,在这个声音的坚守下,女孩开始向外推着男孩,口中含混不清的说着:“天齐,放开我,电话,电话。”

    男孩实际已经先她听到了那个讨厌的声音,但他不愿松开自己的双手,不愿放开怀中的这团火热,于是他假装什么也没听见,期盼那个声音尽快停止。现在,讨厌的声音已经把女孩从迷离中唤醒,女孩正在呼唤着自己,自己不能再装了,他极不情愿的松开了自己的双臂。

    女孩身体软软的向旁边滚去,眼睛仍然紧闭着,摸索着从床头柜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很快,她把手机递向男孩,说道:“天齐,你听听。”

    “俊琦,是什么。”男孩说着,拿过手机,放到耳旁。手机里的声音还在继续:“……本活动正在进行中,可携本人身份证到营业厅办理,活动截止时间……”

    不等手机里说完,男孩按了挂断键,把手机放到一旁,一翻身,又去搂身旁的女孩:“俊琦,我们继续。”

    经过短暂的歇息,女孩已经从亢奋中清醒过来,看到他的臂膀伸来,向旁边一翻,迅速坐了起来。大声道:“楚天齐,你还想占便宜?”

    男孩睁开眼睛,也坐了起来,“嘻嘻”道:“俊琦,这良辰美景……”

    “美景你个头,差点就让你……流氓。”女孩说着,小粉拳就招呼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快速跳下床,冲进了卫生间,“咣当”一声,关住了屋门。

    楚天齐怔了一下,低头看去,见自己的半袖上衣已经敞开,最上面的两粒钮扣也已不知所踪,不禁摇着头笑了。

    门一响,宁俊琦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楚天齐抬起头,向她望去,她的头发上挂着细小的水珠,脸色依然潮*红,只是眼神已经清澈,不再带有半丝迷离。她的香*肩已经隐入上衣中,只有居家服上的褶皱说明刚才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

    宁俊琦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天齐。

    “俊琦,快过来。”楚天齐说着,在自己身旁的床垫上拍了拍,“都怪那个破骚扰电话,要不我们现在……”

    “楚天齐,你个流氓,想什么呢?我不坐。”宁俊琦娇嗔道,“我要感谢那个电话,是它及时喊停,否则我就毁在你手了。”

    “嘿嘿,我哪能那样呢?这不是喝了点酒吗?”楚天齐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还真没准,谁让咱俩情不自禁呢?

    “果然是酒能乱*性,差点着了你的道。”宁俊琦这话何偿不是在说她自己,接着说道,“你回吧,时间不早了。”

    楚天齐看了看时间,说:“这才九点多,天气这么热,长夜漫漫,我哪能睡的着。再待一会儿,我还能吃了你?”

    “差点就让你吃了。”宁俊琦娇羞的说着,然后“咯咯”一笑,“你要多待一会儿也行,不过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一个条件?没问题,十个都行。”楚天齐答的挺爽快。

    宁俊琦笑吟吟的说:“看你态度还算诚恳,好吧,我的条件很简单,你把这些盘碗洗了。”

    “洗碗?我在家都没洗过。”楚天齐没想到是这条件,惊讶道。

    宁俊琦一下子委屈起来:“看看,我就知道你没诚意,只想着占人家便宜,这么点事情你都不愿意干,你的诚意都是假的。”

    看到她受屈的样子,楚天齐心里话:帮女人干活,说明男人有担当,这有什么,反正别人也不知道。想到这里,说道:“我没说不洗呀,虽说我在家里没洗过,但今天要是洗了的话,不是更有诚意了吗?”

    “你看着办吧。”宁俊琦无所谓的说道。

    说到就得做到,楚天齐乖乖的把碗筷、杯盘收拾下去,钻进了卫生间。

    宁俊琦坐到了床*上,听着里面碗筷相撞的声音,心里温暖极了。

    她知道,这个大男孩很有一股倔劲,如果他来了那股劲儿,谁都不怕。以前的魏龙和黄敬祖,都要比他官大,但他觉得对方欺负到头上了,照样敢和他们对着干。至于毒犯、魏超群、胡三之流,更不在话下,他说收拾就收拾。

    而她在面对自己时,却又像变了一个人,不说言听计从吧,反正是挺善解人意的。虽然他也有和自己犯倔的时候,但最多就是短期的冷战,从没有用言语或行动伤害自己,而且很快就过劲儿了。当然了,这是两人互相“有意”之后的表现,刚接触时的互相不对眼不能算在内。

    也不知洗净没洗净,反正楚天齐很快就出来了。他笑嘻嘻来到床边,直接挨着她,坐下了。

    “小楚同志,表现不错。”宁俊琦逗弄道。

    楚天齐很是得意:“那是,这可是我第一次干这种活,是不是得给点奖励呀?”

    “第一次干又怎么了?你刚才虽然干了一点活,可我不但给你做了这些饭菜,还花了我好多钱,互相抵消,你还占了便宜呢。”宁俊琦言之凿凿的说。

    “你,无赖。”楚天齐看似失落的说道。

    “嘿嘿,不过嘛!为了你刚才的态度,我也得有所表示。”宁俊琦说着,猛的转头,在他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还发出了“啵”的声响。然后,迅速移开了自己的小嘴。

    楚天齐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看着他,“咯咯”的笑了:“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楚天齐抚着脸颊上刚刚被亲过的地方,说道:“还行吧。”然后,顺势把手搭到她的肩头上。

    “到此为止,不准得寸进尺。”宁俊琦说着,任由他的手搭在双肩上,但却抓*住了他正准备不老实的手。然后,侧着头,看着他道,“天齐,你明白这些天我为什么这样安排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