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百五十四章 被耍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知道?那你来县里干什么?”刘大智大声质问道。

    楚天齐语气生硬的说:“县长叫我来的。”

    刘大智鼻子“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楚天齐几眼,咬着牙道:“县长叫你来的?县长闲的没事干了?你怎么不说是县委书记请你?不会是赵书记请你吧?”

    从刘大智的话里,楚天齐已经听出了好几层意思。对方不相信自己的话,认为自己在拿领导压他,对方还隐隐表示县委书记不待见自己。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更明显,分明是在嘲笑自己和赵书记走的近,并且讥讽和警告自己“现在不是姓赵的当书记了”。

    楚天齐心里话:他*妈的,你说我就说我,怎么现在连郑县长也奚落?还把他自己跟随、伺候了两年多的赵书记也捎带了。你什么东西?白眼狼。他觉得心里火呼呼的往上窜,但还是尽量压着火气,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刘大智不屑的道:“什么意思?你应该……”

    “叮呤呤”,桌上的电话响了。

    刘大智停止了对楚天齐喝斥,快速拿起话筒,“喂”了一声,然后接连说了两个“好的”,又说了一句“我马上过去”,放下了话筒。

    “你出去吧,我还有事。”刘大智下了逐客令。

    虽然听着对方的话刺耳,但在对方接电话的那一小会时间,楚天齐经过快速思考,已经冷静下来。听到刘大智要自己走,也就没有和对方置气,拔腿就走。

    刚走出屋门,身后就传来刘大智的声音:“明天上午九点开会。”

    开会?楚天齐不明白,回头问道:“开什么会?谁开会?”

    刘大智也已站起身,边走边说:“我给你开会。”

    “为什么?”楚天齐反问。

    “因为你归我管。”刘大智说着,走了出来,反手带上了屋门。

    我归他管?楚天齐脑子里打了个问号,挡住了刘大智的去路:“你再说一遍。”

    看到对方挡路,刘大智不耐烦的说,“你调到县委办当科员,归我管,我给你开会。明白了吗。”说完,扬长而去。

    楚天齐已然明白,自己要归刘大智管。看对方的样子,估计以后也不好相处,说不准还得让这家伙给穿小鞋,他心里不禁盘算着该如何应对。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来,有事还没问呢?可抬头一看,刘大智早没了人影。

    “嗡嗡”,腿上一阵响动。楚天齐知道这是手机震动的声音,在见领导时提前弄成震动模式了。他急忙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手机已经不响了,一个未接来电号码跳了出来,是宁俊琦的号。

    正准备给宁俊琦回电话,想想还是下去直接找她吧。于是,楚天齐快步下了楼梯,到了银色“现代”车旁边。

    “你怎么这么慢?”尽管是埋怨的话语,但宁俊琦的语气却是甜甜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刚才要主任来电话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还问晚宴的事有没有变化。”

    “你怎么答复的?”楚天齐问道,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还能怎么答复?我告诉他一会儿就回去,晚宴照常进行。”宁俊琦说到这里,又问道,“怎么,有情况?”

    “我恐怕今天回不去了,刚才……”楚天齐把找武进忠未果、路遇刘大智的事讲了一遍。当然,刘大智对他的态度,他省略了,只说自己归对方管,明天上午九点要开会。

    听完楚天齐的话,宁俊琦没有立刻言声,但脸上却难掩那无尽的失落,语气也低沉了好多:“那你今天回不成了,明天开完会能回吗?要不把晚宴改到明天?”

    想到刘大智刚才那态度,楚天齐明白,那小子肯定不会放自己明天回去的,便说道:“估计够呛,明天上午都让参加会了,那不就代表正式上班了吗?”

    “哦,也是。要不就改到周末,周末你肯定能休息吧?”宁俊琦看着楚天齐道。

    “别改了,改来改去的,乡里人该有意见了,肯定又会说‘书记为了自己男人又开绿灯了’。”楚天齐嘻笑道。

    “去你的,净瞎说八道。”宁俊琦“扑哧”一笑,脸色也缓和了一些,“也好,省的你喝的难受,要是你在乡里多待几天的话,估计天天都得喝酒,说不准一天还得两顿呢。”

    “就是,肯定要把胃喝坏。”说到这里,楚天齐叹了口气,“哎,不过可惜了,可惜‘借酒乱*性’的大好机会失去了。”

    “去你的,一天净想那些乱七八遭的。”宁俊琦娇嗔道,然后话题一转,“对了,听你刚才这么一说,好像没履行报到手续吧?”

    “我也想到了这个事,这不刘大智出去了吗,我一会儿还得去等他。另外,我的住宿、吃饭问题也还没着落呢。”楚天齐说着,自嘲道,“要是晚上没地方住,就得去趴野了。”

    “是吗?看你说的怪可怜的,县城……不是有岳婷婷吗?你可不能去找她啊,否则我跟你没完。”宁俊琦说着,用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嘀嘀,嘀嘀……”刺耳的鸣笛声响起。楚天齐正想看看是什么人干的讨厌事,一个粗门大嗓的声音响了起来:“小两口干什么呢?捅捅搭搭的,这可是县委大院,注意点影响。”

    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此时楚天齐也已看到了旁边停下的二一二汽车,雷鹏正从车窗伸出头,疵牙笑呢。

    看到是雷鹏,宁俊琦脸色一红,没有说话,只是冲对方笑了笑。

    楚天齐却说道:“开个破车,戴个破眼镜,你瞎诈乎什么呀?”

    “怎么?你们来办事?别走了,晚上我请你们吃饭。”雷鹏“嘿嘿”笑着道,“饭后的事,我就不干涉了。”

    “少说那没用的,我是回不去了。来,先把东西放你车上。”楚天齐说着,跳下了车。

    宁俊琦也下了车,打开了后备箱。楚天齐把自己的东西,直接放到了雷鹏的车上。

    “你什么意思?调县里啦?前几天你不是还说被挂着,整天就是协助宁书记吗?你也太能啦。”雷鹏说着,在楚天齐背上拍了一下,“我一会儿给你打电话,你和宁书记好好告别一下。”说完,雷鹏冲楚天齐眨了眨眼,露出了诡秘的笑容。脚下一给油,二一二车跑前边去了。

    宁俊琦上了车,楚天齐也跟着坐了上去。

    “赶紧去找刘秘书吧,我该回去了,时间也不早了。”宁俊琦低着头,说道。

    “要不,你别回了。”楚天齐充满期待的说。

    宁俊琦苦笑了一下:“那不是瞎说吗?晚上的欢迎晚宴我能不参加吗?再说了,就是没有晚宴的事,我今天也不能留在县城。否则,好说不好听,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呢。”

    “好吧,那你路上慢点。”楚天齐拉开了车门,刚准备迈脚,又把车门关了。他抬起手在宁俊琦肩上拍了拍,才又重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宁俊琦发动着汽车,调过头,慢慢向门口开去。

    楚天齐注意到,宁俊琦一直没有看自己。但他却清晰的看到,她的脸颊上有一丝晶莹在慢慢流淌。

    直到银色“现代”车消失在大门口,楚天齐才又抬脚向县委办公楼走去。

    ……

    来到刘大智办公室门口,楚天齐轻轻敲了敲屋门,里面没人答话。他又敲了敲,并把耳朵靠近了门板,仍然没有人说话,里面也没有其它动静。看来还没回来,那就只能老等了。

    等人的时间过的最慢,可以说所有人都是这种感觉,楚天齐当然也不例外。在门口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刘大智还没回来。楚天齐又担心对方直接下了楼,就又不时的到楼梯口那里去张望。

    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了,还是没有看到刘大智的人影。楚天齐不禁怀疑,是不是刘大智已经下楼而自己错过了?也或者是自己和宁俊琦在车上的时候,对方下的楼?

    没等到刘大智,却等来了雷鹏的电话。雷鹏说早就在楼下等着了,二一二就在刚才宁俊琦停车的地方,让楚天齐下去后直接到那去找。楚天齐告诉雷鹏,现在还没等上人,再等半个小时。

    在等的过程中,不时有人上上下下,每当这个时候,楚天齐都会躲到一边,偷眼去看。他可不想碰到熟人,如果碰到的话该说什么呢?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人开始下楼,就连楚天齐所在的三楼也不时有人挎着包下去,人们开始下班了。每当三楼的人走向楼梯,楚天齐就会走的远远的,生怕碰面,实在不好躲的时候,他就干脆进了男厕所。楚天齐不禁暗笑自己滑稽。

    看来真是等不上了,楚天齐决定去厕所方便一下,就下楼去找雷鹏。

    等楚天齐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还真巧,正赶上刘大智下楼。楚天齐急忙叫了一声:“刘秘书。”

    刘大智已经走下了几级台阶,冷不防被人一叫,还下了一跳。他回头一看,是楚天齐,顿时脸色阴沉下来:“干什么?”

    楚天齐走近刘大智,说道:“刘秘书,我的报道手续还没履行,另外,我今天住哪呀?”

    刘大智的脸色快速变了几变,最后定格成了一张笑脸,他一拍脑门说道:“哎呀,事情太多,刚才忘了跟你说了。我已经跟老魏安排了,好像他还没走,你快去找他,要不他也该下班了。”说到这里,他用手一指楼上,“四楼,四一三房间。”

    听刘大智说的真切,楚天齐说了一声“谢谢”,快步向楼上走去。

    来到四一三房间门口,楚天齐敲响了房门。敲了好几次,没人答声,又推了推,也推不动。

    楚天齐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忽然联想到邹副主任特意嘱咐的“一切小心”四个字,不禁自问:难道邹副主任是有所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