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零六章 恶心死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其实从刘大智进屋一张口,以及他看自己的眼神,楚天齐就知道对方要找自己的茬。所以,在刘大智堆砌了一堆形容词的时候,他就接了茬,想让对方有“屁”快放出来,省的老是在那埋汰自己。

    “你说的弄坏锁子一事,我知道,但是并不像你所言,你怎么能无原则的上纲上线呢?”魏龙接住了刘大智的话,“小刘同志,年纪轻轻就随便给人扣大帽子,可是要不得的,现在已经不是搞运动的年代了。”

    魏龙的话说的很重,很不客气,以他现在的脾气,是不愿和人较真的,但今天他必须要说。楚天齐弄坏门锁的时候,他就在身边,知道是由于锁子锈死,才弄坏,换上了新锁。他看到刘大智明显在胡说八道、无限上纲,所以他要站出来进行驳斥。同时,也为了洗刷自己打小报告的嫌疑。好不容易和楚天齐修好,他可不想因为误会再心生罅隙,成天斗来斗去,太累了。

    没想到魏龙能跳出来,刘大智一时还不好接话,干脆就不接,而是继续按着自己的思路去讲:“怨不得这人要把公家锁子破坏掉,原来他宿舍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直射*到楚天齐身上。

    赵玉芬和老冯也彻底看出来了,刘大智就是在说楚天齐,因为在座几人只有楚天齐住宿舍。刘大智故意把小事说的那么严重,其实就是在埋汰楚天齐,只是不知道“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是指的什么。

    “好啊,刘科长,你倒是说说,宿舍里有什么呀,是*,还是反*动档案?”楚天齐呛声道。

    “不要转移话题,虽然不是*,但也绝不是好东西。”刘大智轻蔑着道,“堂堂的党的干部,墙上竟然贴着裸*露的女人照片,这和你的身份相符吗?和一个党员干部的要求相符吗?”

    楚天齐被气乐了:“哈哈,刘科长,你终于明确的把屎盆子扣我头上了。不就是几张明星照吗?不就是露出一点肩膀吗?怎么到你嘴里就成“裸*露”了?按你的说法,是不是把全身上下用布缠上,只露出眼睛,才符合标准呀?那样的话,是不是也太恐怖了。”

    “楚天齐,你强词夺理,这不是我个人的说法,而是领导的评论。”刘大智怒声道。

    “哼,领导评论?领导能像你这么无聊?你倒是说说,是哪个领导?可否请他当面指教一二。”楚天齐不屑道。

    “哈,大家听听,听他的口气,领导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那他的眼里还有谁?”刘大智转移了话题。

    “刘大智,你少血口喷人,少转移话题,我只是反驳你的谬论,你不要栽赃陷害。”楚天齐意识到刘大智在给自己设套,便旗帜鲜明的进行了驳斥。

    两人还在争吵,声音也越来越大,同楼层的人,已经有好多人在楼道里听着了。

    担心对楚天齐的影响,赵玉芬急忙打着圆场:“行了,小刘,你回去吧,这么吵下去,成何体统,也有失你副科长的身份。”

    对于屋子里的人,刘大智谁都可以不鸟,可他不敢得罪赵玉芬,书记、县长都要溜须赵玉芬的女婿,自己要是得罪她,那不是自找倒霉吗?

    “既然赵姨说话了,那我给这个面子。”刘大智自找台阶下,然后又一指楚天齐,“反思自己的严重错误。”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楼道里,响起刘大智故意放大的声音:“楚天齐目无领导,太无法无天了。”

    听着刘大智自编自演的说辞,屋里众人面面相觑。

    赵玉芬站起身,走到门口,看到楼道里的人都各自回屋后,才关上了屋门。

    “小楚,你也是的,他想说就让他说,何必跟他吵呢,这让旁人听到,多不好。”赵玉芬关心的埋怨道。

    “不是我要吵,是他专门来找茬的。”楚天齐苦笑道,“即使我不接话,他也能把我埋汰个半死,最后再给我上纲上线的来一下。哎,我总是犯小人呀!”

    本是一句无奈的感慨,老冯却把目光投向魏龙,笑着道:“是呀,小楚总是犯小人呀。”

    看着老冯不怀好意的笑,魏龙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脸一红,骂道:“老冯,你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真是个小人。”

    “小人,对,对,都是小人。”老冯自认占了便宜,嘻嘻哈哈着道。

    赵玉芬转移了话题:“小楚,对了,你的调研费用还没报销吧?要是不够的话,我给你先拿点。”

    楚天齐一笑:“我正准备说呢,刚刚旅游局给我报了一部分调研费用,剩下部分等报告通过后,再给报。”

    “是吗?太好了,那我就不担心了。”赵玉芬说到这里,对着魏龙和老冯道,“走吧,让小楚自己静一静吧。”说完,向外走去。

    三位老同事都出去了,楚天齐叹了口气,身子往椅背一靠,闭上眼睛,想着事情。本来今天拿到了调研费用和预支款,楚天齐既高兴又兴奋,现在让刘大智这么一搅和,好心情荡然无存了。

    ……

    回到办公室后,刘大智脸上的郁闷神情一扫而光,继而换上了满面笑容。

    其实对于楚天齐换门锁的事,在当天他就知道了,他也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事。至于楚天齐墙上的油画,刘大智也是在十多天前,经过楚天齐宿舍时,无意中看到的,当时他还站在外面台阶上,隔着玻璃看了很长时间呢。

    那天,看完楚天齐宿舍内的样子时,刘大智就气不打一处来。当然他生气并不是因为墙上的画,反而还觉得那几张画很好看,他生气主要是气自己当初的安排。

    自从知道赵中直要调走那天起,刘大智就在想着拿楚天齐当投名状的事。尤其是知道楚天齐要来县委办,要归自己领导后,刘大智更是设计了好多种对付楚天齐的方法。其中,让楚天齐住最西边屋子,就是他的方法之一。

    本来,县委办的男宿舍还有好几个空床位,可刘大智却要楚天齐单独住一间房,他这主要是防止楚天齐和其他人多接触,孤立楚天齐。并且,让楚天齐住的最西边屋子,以前是仓库,里面又脏又乱,还经常有老鼠出没。

    当时,刘大智还想了一个借刀杀人的把戏,让魏龙和楚天齐对接住宿、办理饭卡事宜。他知道那两人以前就是死对头,想巧使唤魏龙,让魏龙替自己出气。为此,他把一些苛刻条件都和魏龙交待了,其中,不能把屋子里的杂物弄走,就是一条。他就是要让这些杂物恶心楚天齐,让这些杂物给养着老鼠,当然他的说辞却是“这是公物,不能随便处理。”

    楚天齐宿舍也住了,饭卡也办了,可一切都风平浪静,期待中的楚、魏二人争斗的事没有出现。刘大智还听说,魏龙又是给楚天齐送拖布,又是送被褥的。刘大智奇怪魏龙当时的做法,但他自认为这是魏龙的手段,故意迷惑楚天齐的伎俩,目的就是等待机会,致命一击。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大智发现,魏龙*根本就不是在等待时机,而是已经变成了软骨头,已经“认贼做父”。

    刘大智在对魏龙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又开始自己慢慢找楚天齐的茬,可是每次都没有沾到便宜,还惹了一肚子气。

    所以,当那天看到楚天齐宿舍里,不但房顶用报纸糊了,还用布帘隔开了后面的杂物,床边墙上又贴上了明星油画,就连墙上掉泥皮的地方也处理了。另外,布衣柜,洗脸架等等一应俱全。本来是让姓楚的受罪,没想到这屋子却成了那小子温馨舒适的家,成了他自由自在的个人世界,刘大智怎能不生气,怎能不气自己当时的糊涂安排。

    他当时真恨不得把屋里给弄乱了,但理智告诉他,不能那样做,那样除了要遭到姓楚的报复,也会让别人耻笑。他决定寻找其它机会,再伺机报复。

    后来,刘大智无意中看到夏雪“警告”楚天齐,便误以为夏雪和楚天齐有过节。所以,对于夏雪让楚天齐调研旅游一事,他是举双手赞成。果然,夏雪在和刘大智通话,说起让楚天齐调研一事时,语气非常不善,而且还给楚天齐提出了先垫付调研费用的苛刻条件。刘大智当时心里乐开了花,认为老天有眼,派出个“女魔头”,在替自己出气呢。

    但刘大智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直到刚才,当他知道夏雪已经给楚天齐报销了部分调研费用,并预支了考察费时,他才确信自己被夏雪给耍了。他当时气疯了,但他又对夏雪没什么办法,只好气冲冲的来找楚天齐的晦气,想让楚天齐大声吵闹,败坏对方的形象。

    当刘大智进入四一三房间时,忽然又觉得手里没有楚天齐的什么把柄,但此时已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他便拿坏锁和油画说事。自然,连自己都认为没有说服力的事,姓楚的更是不买帐,而且魏龙还跟着捧姓楚的臭脚,对自己发动攻击。他生怕一会儿的时候,那两个老东西也一块上手对付自己,一时是骑虎难下。

    刘大智忽然灵机一动,把话题引到领导身上,然后又故意曲解了楚天齐的话,给楚天齐扣上了一个“目无领导”的帽子。他也知道这对姓楚的未必有什么影响,但他相信,只要是再来这么几回,给领导造成姓楚的“目无领导”的印象,有那小子吃不了也兜不走的时候。

    想到得意之处,刘大智“哈哈”大笑:“小子,我就是要恶心死你,让你身败名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