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终于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刚下车,“桑塔纳”司机紧跟着也从车上走了下来,用手一指,说了声“请”。

    顺着司机手指方向看去,本以为会是一个院落门口,谁曾想还是一辆汽车,一辆大型越野车。楚天齐迟疑了一下,抬头向四周看去,原来自己现在已经置身在一个巷子里。巷子足有五、六米宽,应该称之为街道才对,之所以称之为巷子,主要是路的两边都是高大的围墙。围墙大概有七、八米高,全部都是青灰色,墙头上还拉着铁丝网,而且墙壁上没有设置一扇门。看着眼前场景,楚天齐一下子想起了电视上经常出现的高墙大院,和院墙里面穿着统一服装的人们。

    “请吧,磨蹭什么?”“桑塔纳”司机继续催促着。

    楚天齐收回目光,看向司机:“还要去那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桑塔纳”司机不耐烦的说。

    知道问也是白问,楚天齐不再吱声,从打开的后侧门,上了越野车。

    上车后才发现,越野车经过了改装,后排座椅是面向后备箱的,和后备箱连在了一起,空间一下大了很多。车上除了司机外,副驾驶位坐着一个人,和楚天齐在同一排座位上坐着一个人,另外在后备箱的位置还坐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都坐在马扎上。越野车上的人,和“桑塔纳”车上人的装束一样,都是黑色衣裤、黑色大墨镜。

    和楚天齐坐在一排的人,长的很壮,脸上有很多的坑儿。他拿出一个透明的可封口塑料袋,对着楚天齐道:“把手机交出来。”

    “为什么?”楚天齐吃惊道。

    坑儿脸男回答:“这是规矩。”

    “什么规矩?”楚天齐反问。

    可能是感觉楚天齐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坑儿脸男干脆一股脑全说了出来:“一会儿要去的地方,非常隐密,万一你的手机被某些部门安了跟踪的东西,那个地方岂不就暴露了?另外,你拿着手机也没用,那里也没有信号。你放心,我们都是讲职业道德的,绝不会看你上面的内容。如果你能顺利出来的话,手机还会还给你的。”

    命运都暂时交给了对方,也顾不上考虑手机能不能拿回来了,楚天齐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一松手,手机掉进了坑儿脸男拿着的透明塑料袋里。

    坑脸男给塑料袋封上口,打开车门,把塑料袋伸了出去,站在外面的那个“桑塔纳”司机接在了手中。

    越野车的车门都关上了,紧跟着“咔咔”响了两声,在后排座椅的背后,升起了一层灰色塑料板,直接升到了离顶子大约两厘米左右的距离。本身后面的所有车窗玻璃上全都贴着不透明膜,再这么一弄,顿时,后面空间暗了下来。楚天齐感觉,仿佛置身在一个集装箱里。

    车子晃悠了一下,又开始行进。

    越野车里光线昏暗,上方缝隙透过的一丝光亮,在人们脸上形成了一条小的光带。脸的其他部分都隐在灰黑色里,再配以晶亮的眸子,看上去是那样恐怖,像极了电视剧中天牢里的景像。

    楚天齐的心情压抑了很多,和在“桑塔纳”汽车上的感受完全不同。在“桑塔纳”汽车上的时候,尽管身旁也是他们的人,尽管向车外观望时受到了一定限制。但他还是能感受到外面的光亮,感受到目的地就在前方。可置身在越野车上,置身在一片黑暗中时,他感受更多的是一种无助,不知道接下来还要怎样的无助。

    现在,楚天齐的心思已经无法继续放在探究指使人身上了,他考虑的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自己要如何应对,结果应该会怎样。

    从对方采取的种种方式来看,完全是那种进入黑*社会帮派大本营的架势,他只在影视剧和小说中见过,现实还一次没经历过,看来今天要补上这课了。但和影视剧、小说不同的是,那些时候编剧们可以设计出多种桥段,来让主人脱险,剧情的发展基本都是编剧提前设计好的。

    而自己这次遇到的事情,却不是某个作者编排的,更不是自己能预知的,这才是最麻烦的。打仗讲究知己知彼,而现在自己却是两眼一摸黑,什么也不知情,但对方却对自己门清的很,完全是一种不对等的对决。现在自己是凭着一种“不能牵累别人”的信念在做,这只能表明自己有一些担当。这种担当在真正对决的时候,往往只能增加一些悲壮的气氛,对实际战局基本没有直接影响。

    自己现在所拥有的,除了这种担当外,只有这一身功夫,但这点功夫能起多大的作用,楚天齐心里没底。因为他不知自己面对的是什么状况,是对方直接置自己于死地的杀招,还是逼自己就范、答应城下之盟的缓招?是面对面的徒手搏斗,还是要迎战尖刀利刃,亦或是躲避不长眼的枪子?这些都是未知数,都只有当那些危机时刻真正来到面前的时候才能知晓,可那时又有多少的应对时间呢?

    楚天齐料想,对方直接使用枪械的可能性很低,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就只能自认命点太低了。虽说自己有些功夫,但要和那些枪子来比,根本就不值一提。要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就只能岂求上苍开眼,让自己跑的快上千倍,连子弹也追不上。或是岂求对方的十发子弹,能有九发哑子,一发炸膛了。但这些岂求只能是岂求,现实是不可能发生的。也就是说,如果让自己置身于一个封闭的空间,对方又是直接频频扣动扳机的话,那自己就没有再见到明天太阳的可能了。

    对方更大的可能是出动人手,与自己搏斗。本来平时厌烦打斗,但现在楚天齐却非常期盼。只要有搏斗,自己就有机会,就有可能制服对方的机会,也才可能有谈判的砝码。楚天齐暗下决心,万一要是搏斗的话,自己一定要擒贼先擒王,实在不行的话,也要做到“打倒一个够本,打倒两个赚一个”。

    ……

    “吱……”的一声响动,汽车停了下来,不一会儿,身旁的车门被从外面打开了,一个人喊道:“下来吧。”

    楚天齐迈步走了下去,当双脚落到地面,当人钻出车箱的时候,楚天齐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来。他并不是后悔自己不该为他人着想,而是后悔自己可以采取别的方式,来应对今天的事情,比如报警,比如阻止人们今天外出。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身旁的越野车,刚才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倒了出去,并且随即一道卷帘门从天而降,把楚天齐和外面隔绝了。

    身后是厚重的卷帘,前方是高高的拱形通道,通道一直伸向远方,看不到尽头,顶子上的射灯亮着。眼前像极了隧道,但应该不是,还从来没听说有用卷帘门把隧道封起来,做为决斗场所的。既然不可能是隧道,那最大的可能就应该是山洞了。

    楚天齐稳了稳心神,再次看了看身后,迈步向前方走去。看得出对方是让自己去前方,有可能出口也在前方,而且要想弄清楚对方找自己的目的,也只能走向前方。

    “咚”、“咚”的声音响着,一个是自己走路的声音,一个是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个是用耳朵听到的,一个是自己内心感受到的。楚天齐已经走出了大约五百米左右的距离,身后的黑影更长了,而前方的路却还不知道有多远。

    楚天齐冒汗了,既是因为这通道里面特别闷热,更是因为他的内心正在经受着一种煎熬。独自走在暗影里,走的时间长了,是会恐怖的,楚天齐也不例外,他虽然勇敢,但也不是万能的神,也不可能无所畏惧。他现在多么希望,能有人站出来打上一仗,那怕出来一个怪物,也比自己吓唬自己要强。

    “咳”、“咳”,楚天齐嗓子眼发*痒,忍不住咳嗽了两声,随着这两声咳嗽,通道里回响起了多次的“咳”声。这一有了动静,楚天齐内心的那种恐怕感减弱了一些。

    他忽然有了主意,自己制造点动静,省的闷的可怕,这样想着,楚天齐张嘴唱了起来:“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哇,说走咱就走哇……”

    这样边唱边走,楚天齐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和走路声了,耳畔回荡的全是自己清唱的回声。连绵的回声,用余音绕梁形容最合适不过,而且好像要绕好几圈似的。楚天齐都怀疑就自己这种唱法,会不会把通道震塌了。震塌就震塌,也比那种无助的恐惧要强的多。

    一首歌曲,唱了一遍又一遍,路也走出了又有一公里多,但楚天齐期待的情景没有出现。他认为只要自己这么一闹动静,八成对方总会有所反应的,但事实却是什么人也没看到,除了自己唱歌的声音外,也没有其它的声音。

    莫非这里边本身就没人?难道他们就是要把自己困在里边,甚或活活困死。想过多种可能,可却偏偏没有想到这个可能,而这种可能还就真有可能了。如果要真是这种可能的话,那自己死的也太冤了。冤的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冤的连对方害自己的原因也不知道,冤的连一下打斗都没进行,当然了,做个饿死鬼就更冤了。刚刚已经远去的恐惧,再次回到了楚天齐的身上。

    就在楚天齐正准备继续高歌一曲的时候,忽然通道里面的灯光几乎全灭了,只留楚天齐头顶上的两盏小灯,同时飘来了一个声音:“你终于来了。”

    什么声音?鬼的声音?哪里有鬼?分明是人的声音。

    一听到人声,楚天齐的那种恐怖一下子荡然无存,而且还顿感豪气上升,示威的吼唱道:“嘿呀,依儿呀,唉嘿唉嘿依儿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