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零八章 热情扑面而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思考再三,还是没有把要文武说的事情告诉宁俊琦。这几天,在和宁俊琦的通话中,他明显感觉到她的心情很差,尽管她尽量掩饰,但他能感受的出来。事态虽然有些严重,虽然应该早做准备,但宁俊琦现在人在市里,即使知道了也是鞭长莫及,空添烦恼。考虑到她的心情,考虑到她很快就会回来,他决定见面后再和她说乡里的事。

    而且乡党委毕竟是一级组织,冯俊飞和王晓英即使要夺权的话,也不可能像外国那样,直接搞个政变,就把乡党委书记弄下台去。也必须通过组织手段,必须经过党组织,不管怎样都得有个过程。只要有过程,就有应对的时间。

    另外,楚天齐觉得,宁俊琦做为乡党委书记,又将近一个月不在乡里,肯定提前对相关事项有安排,肯定有她及时获得信息的渠道。肯定已经在考虑应对的策略,或是已经有策略也说不定。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替她想一些办法,在见面时一并告诉于她,合二人之力,共御外敌。

    至于自己和柯兴旺的见面,楚天齐暂时也没有更好更稳妥的办法,总不能直接找上门去吧。直接上门,是个风险很大的事情,对方究竟什么态度,还不得而知,一旦冒然上门的话,可能就连缓冲的空间也没有了,可能关系会更糟糕。除此之外,又没有合适的办法,只好缓一缓,想到好办法再说了。

    在考虑自己和宁俊琦危机的同时,楚天齐还是重点落实了去省城考察的事。连自己在内,去省城一共八人,四男四女。这样便于安排住宿,男人两个标间,女人两个标间就可以了,没有浪费。

    这八人中,除了自己和陈馨怡外,还有青牛峪乡副乡长郝晓燕,另外五人都是来自村里。在通知乡里的时候,楚天齐没有强调是乡里来人,或是村里来人,只说是和农家游有关的人员。但那五个乡都齐刷刷的派村里来人,而没有派乡干部,就很说明问题,说明乡干部对和自己接触都很敏感,甚至有的人还非常排斥。

    楚天齐不禁感叹世态炎凉,感叹好多人的势利眼,也感叹人们的目光短浅。自己为大家做工作,没想到却成了好多人眼里的丧门星,仿佛与自己接触就会沾上不吉利似的。感叹的同时,楚天齐也暗暗鼓励自己,一定要混的越来越好,一定要让好多人后悔今天的短视。

    ……

    星期一晚上七点,一行八人坐上了通往省城的火车,火车票都买的是软座。

    一同买的火车票,大家的座位也挨着。村干部和村民,对于楚天齐的处境应该是不清楚,也可能不感兴趣官场上的那些事情。他们只知道是和县领导出差,是免费去省城考察,而且是考察致富项目,所以都很兴奋。不时问这问那的,楚天齐尽力给予答复,一时间大家都不觉得寂寞。

    随着列车的行进,时间越来越晚,人们的兴奋劲被困意代替,渐渐不再言声,好多人都进入了梦乡。

    楚天齐尽管闭着眼睛,但他的大脑却在不停运转着,一会想着考察的行程,一会想着自己和宁俊琦的危机,一会又想到了其它事情上。忽然,楚天齐感觉到脸上痒痒的,同时一缕馨香冲进鼻管。他睁眼一看,原来是身旁的陈馨怡把头倚靠在了自己的肩头,头上青丝正好蹭在了自己脸上。她发出轻微均匀的呼吸声,看样子,是睡着了。

    这该怎么办?推又不是,不推又不是。楚天齐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于是,他也闭上眼睛,接着还发出了轻微鼾声,然后假装不经意的动了动,试图能让她醒来。可谁知事与愿违,他这一动弹,陈馨怡的身子一滑,直接扑在了他的怀里。

    这一弄倒好,楚天齐也不敢动弹了,生怕再一动弹,她会扑在自己的腿上。干脆心一横,任由陈馨怡扑在怀里,他自己规规矩矩的把手放在身侧,继续闭着眼睛,假寐着。在列车轻微的晃动下,后半夜的时候,他也慢慢的睡着了。

    “嗡嗡”的声响在腰间振动,把楚天齐从梦乡中叫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发现陈馨怡已经坐直了身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她的脸颊上带着红晕,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还是害羞的缘故。

    “嗡嗡”,声响还在继续着,楚天齐这才意识到,是手机在振动,来电话了。他赶忙拿出手机,看向屏幕,一个陌生号码显示在上面。楚天齐迟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您好,您是楚天齐科长吗?”

    “我是,你是哪位?”楚天齐回道。

    “楚科长,您好,我是省委党校拓展训练基地的小张,汪处长让我来接你们,我在车站外面右边停车场等你们。我开的是一辆银色商务车,车身上喷着绿字‘培训基地’。”对方说话很客气,“请问楚科长,现在走的哪了,几点能到?”

    没想到对方竟然派车直接来接站,楚天齐很是高兴。听到对方问何时到站,楚天齐赶快拉开窗户上的小布帘,看向车厢外面。现在天已大亮,外面的景物看的清清楚楚,远处依晰可见的楼房,显示已经到雁云市城边了。他又看了看手表,说道:“已经看到雁云市了,正常点七点钟应该就能到,谢谢你,小张。”

    “不客气,我等你们。再见。”小张说完,挂掉了电话。

    楚天齐把手机来电振动调成铃声,装到裤子口袋里。无意中一抬头,他发现那双毛乎乎的眼睛还在看着自己,便随口说道:“小陈,睡好没?早就醒了?”

    “没睡好,脖子都疼呢,你太小气了,连个卧铺也不买。”陈馨怡嘟着嘴,埋怨道。

    楚天齐笑着道:“哈哈,这不是给你们局里省钱吗?回去买卧铺。”

    “你睡好了吗?中途醒过没?”陈馨怡盯着楚天齐问道,脸蛋上的红晕颜色更重了一些。

    看着陈馨怡的表情,再听着他问话的语气,楚天齐明白了,知道陈馨怡在“调查”她扑到自己怀里的事,在确认自己知不知道。楚天齐本想逗一逗她,想了想又算了,一是因为自己以前没有和她开过这样的玩笑,二是旁边还有其他人,说话太随便的话,也有失“县领导”的身份。于是,他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一坐车就瞌睡,尤其这半个来月总下乡,更是累的半死,要是手机不响的话,我没准都会睡过站了。”

    “真的吗?”陈馨怡的语气满是疑惑的味道。

    楚天齐一笑:“这还有什么真假之说呢,睡的死就是睡的死嘛!”

    “小楚,你睡的就那么死?我可是醒了好几回呢。”郝晓燕在一旁接了话。

    从郝晓燕的话中,楚天齐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知道她是有所指。便不由得看向她,见她的脸上正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

    楚天齐收回目光,转换了话题:“马上就到雁云站了,大家都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到身边,以免一会儿落在车上。”

    这句话果然管用,大家都不再盯着楚天齐,而是开始拿着自己的东西,然后紧紧的抱在怀里。有两个村主任可能来省城的机会少,更是扒着窗户,向外面张望着。

    ……

    不多时火车到站了,楚天齐招呼大家下车、出站,果然在出站口右边停车场停着一辆银色商务车,车身上喷着绿色的“省委党校培训基地”字样。楚天齐带着众人,奔商务车而去。

    在离着车辆还有十多米距离的时候,一个留着平头,穿着非常精神的小伙子,从商务车上下来,迎了过来。小伙子径直奔向楚天齐,伸出了右手:“您是楚科长吧,我是小张。”

    楚天齐急忙握着对方的手:“您好,我是楚天齐。”

    和对方已经接上了头,楚天齐让大家把随身带的东西,都放到了商务车上,要带大家去吃早点。

    小张说基地已经准备好了早点,汪处长也在那里等候,让大家务必去那儿吃。

    看对方说的言辞恳切,楚天齐也就随了对方的意,和众人上了商务车,向培训基地驶去。

    一下火车,就被对方接站,而且大处长还在等着一起吃早点。大家都感觉到很高兴,一路上说说笑笑,不多时,就看到了前方的培训基地大门。

    小张拿出手机,拨了出去,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处长,到了。”说完,挂断手机,继续驾驶着车辆。

    来到省委党校门口,商务车“吱”的一声停了下来。

    正这时,一个人从大门里边快步走了出来,直接奔到商务车旁,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嘴里说着“欢迎,欢迎。”。

    楚天齐赶忙从副驾驶位跳下车,握住了来人的手,嘴里说道:“汪处长,谢谢!”

    来人正是基地负责人汪岳峰处长,他双手和楚天齐握在一起,大声道:“楚兄弟,你可来了,老哥早就盼着你了。”说着,又抬起头,对着从车上下来的众人说道:“大家好,我是这个基地的负责人,你们都是楚兄弟的同事、老乡,那也就是我的同事和老乡。大家到这儿以后,别见外,吃住都在这儿,我已经安排好了。”

    享受到对方专车接站,看到处长亲自在门口迎接,再听着处长的话语,众人感受到热情扑面而来。

    楚天齐赶忙道:“汪处长,那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我说行就行,别客气了,里边请。”说着,汪岳峰已经拉着楚天齐往里走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