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还你公道?什么公道?”魏龙声音沙哑的说道。

    “你让他说。”楚天齐用手一指脚下的魏超群。

    魏龙急忙蹲下*身,手抚着魏超群的头发,说道:“儿呀,究竟是怎么回事?”

    魏超群头一扑楞,翻着眼皮吼道:“有什么事?还不是他讹诈水泥不成,就对我大打出手。都赖你,老不中用,连儿子都保护不了。”

    看着儿子嘴角淌血,还被别人踩在地上,舔犊之情瞬间爆棚。魏龙“噌”的站起身,嘴唇哆嗦,手指楚天齐,说道:“姓楚的,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欺负我不算,现在又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你难道还不罢手吗?”

    楚天齐摇着头,慨叹道:“魏副调研员,仅凭他一句话,你就把过错都推到我身上吗?我要说,他的话纯属颠倒黑白、混淆事非,你信吗?”

    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楚天齐是什么样的人?魏龙当然清楚,刚才之所以下了那样的结论,完全都是由于对儿子关心则乱,乱了方寸。现在听了楚天齐的话,他才清醒了一些,但还是语气不善的说道:“那我倒要听听,听听楚大乡长有什么高论,如果不能给出令我信服的解释,我和你没完。就是拼上我这条老命,也再所不惜。”

    楚天齐没想到,一向精明的魏龙,说出的话竟然这么糊涂,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于是也不客气的道:“好啊,好啊。魏副调研员,我现在就可以把事情说清楚,而且绝对会让你心服口服。但是,如果我一旦在大庭广众这下说出,恐怕你会吃不了也兜不走。”

    听楚天齐说的如此肯定,魏龙也犯起了嘀咕,他可知道这小子鬼点子多,说不准憋着什么坏水呢?于是,口气软了一些:“那你说,怎么样你才可以说?”

    楚天齐微微一笑:“让大家都退出去,就留你们俩和我在屋里,怎么样?”

    “这,这,好吧!”魏龙为了儿子,已经豁出去了。如果对方对儿子有进一步伤害的话,自己就是血溅当场,也要守在他的身边。然后,他冲着雷鹏说道:“雷队长,请给我一个薄面,让大家暂且出去一下,可以吗?”

    雷鹏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楚天齐。楚天齐点点头,雷鹏带众人退出了屋子,并随手带上了八号仓库的小门。

    看到其他人已经出去,楚天齐抬起右脚,弯下腰。一伸手抓*住魏超群的后衣领子,把他提了起来,向小房子走去,魏龙紧紧跟在身后。来到屋里,楚天齐把魏超群推搡到靠墙角的一把椅子上。看着满眼的狼藉,魏龙就是一皱眉头。

    楚天齐看到了魏龙的表情,他揶揄的说道:“魏副调研员,刚才有人就是在这里,纠集十多名五大三粗的壮汉在吃喝,桌子底下都备着胳膊粗的钢管,你说他们要干什么?”

    魏龙感念楚天齐对儿子的人道:没有继续用脚踩着他,而是让他坐到了椅子上。于是客气的一拱手,说道:“楚乡长,你也不用卖关子了。如果你说的事,是犬子有错在先的话,那你让我怎么样,都不为过。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也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交待。”

    听魏龙现在说的话,还像是正经话,楚天齐一指旁边的椅子,示意魏龙坐下来,自己也坐了下来。他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小东西,说道:“魏副调研员,你听听这个。”说着摁下了按钮。

    看到楚天齐拿出的东西,魏超群心道:完了。立刻像一个泄气的皮球,瘫软的靠在椅背上。

    楚天齐拿出的正是在省城时,于涛送自己的录音笔。

    录音笔空响了有一分多钟,里面传出了声音,是两个人的对话:

    “把批复件拿出来。”

    “……你先等着,我去仓库给你走提货手续。……是原件吧?”

    “科长,保证是原件。我也去吧。”

    “你去干什么?……仓库重地,外人不得随意进入。”

    “科长,别把条弄丢了,那可是县长亲自批的三百八十吨水泥。”

    “你什么意思?”……不就是郑县长批了三百八十吨水泥的批复件吗?这样的条子我见多了。你放心,丢不了的。”

    “科长,我没别的意思。三百八十吨水泥,对你也许没什么,对我们青牛峪乡来说,那可是全乡学校安全的保障啊!”

    “你烦不烦啊?要不我不去办了,明天再说吧。”

    “好吧,我等着,你多长时间能回来?”

    “十五分钟吧。”

    楚天齐按了暂停键,对着魏龙道:“魏副调研员,听明白了吗?”

    魏龙点点头:“听明白了,是你把县长的批复件给了他,他去给你提货。”魏龙口中的“他”,自然是指他儿子魏超群。

    “对,这是今天下午六点左右的录音。其实我在近十来天,已经来过物资局好几次了,但是一直就没见到物料科长,也就是你的公子,江湖人称‘超哥’的魏超群。今天上午我等了半天,才在中午下班的时候见了他一面,他让我下午来找他,还说会特事特办。下午我在两点的时候就来了,快六点的时候才见到他,进行了一番对话,就是刚才的录音。”楚天齐简要说了事情的起因。

    魏龙没有说话,而是点点头,示意明白楚天齐的意思。

    楚天齐一边调着录音笔,一边说道:“我一直等到七点多,也没见到他回来,我就找到了这个仓库。你听听下面的录音。”说着,按下了播放键。

    录音笔空响了一小会儿,这是楚天齐刚进入八号库房的时候。忽然,里面传出一些杂音,接着,“嘭”的一声,静了一会儿后,又是“叭叭”两声,这是楚天齐踢开门,然后准备进入小房子时,袭击他的两个啤酒瓶落地的声音。又静了一会儿,里面传出对话声:

    “科长,我的水泥呢?”

    “水泥?什么水泥?你有销售票吗?要不,把批条拿来也行。”

    “科长,我可是把县长的批条给你了,我当时还一再叮嘱你不要丢了,你也表示让我放心,不会丢了。”

    “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谁见了?”

    “没见,没见。”

    “他妈*的,哪里来的杂种?竟然讹起人来了。”

    “这张批条可是郑县长亲自批的,一共是三百八十吨水泥,青牛峪全乡的学校工程可都等着呢!你不能说没见就没见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说没有了,还能哄你不成。你穷的没有水泥,也不能这样讹人吧?你还拿县长唬人,说什么正县长、副县长的。告诉你,物资局物料科是按程序办事的地方,别说是县长,就是省长也必须按规矩办。叭……妈*的,什么东西。”

    楚天齐再次按下了暂停键。

    没等楚天齐说话,魏龙走到儿子近前,“啪”的一声,给了他一个嘴巴子:“混帐东西,你知道吗?你这叫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是要被处分、追责的。”

    “好,魏副调研员说的好。”楚天齐鼓掌道。

    魏龙走回来,语气复杂的说道:“楚乡长,你也不用嘲讽。这件事确实是犬子的不对,我肯定让他给发水泥就是了。”说到这里,他向楚天齐鞠了一躬,说道:“我代表他向你道歉,你还有什么条件?”

    楚天齐平静的说道:“魏副调研员,你理解错了,我没有嘲讽你的意思,我的确是由衷的赞赏你刚才对他教训的话语。”说到这里,语气一转,“但他闯的祸不只这些,你再听听。”说着,他又在录音笔上操作起来。

    很快,录音笔上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魏超群的声音:“……赵中直那个家伙,简直把你当成了私生子一样,处处护着你,有什么好东西都先想到你。可你不争气,把一个后备干部资格还给弄丢了。后来,他又把你包装成什么狗屁英雄。”

    楚天齐的声音:“你太放肆了,县委书记你也敢骂?”

    魏超群的声音:“骂他怎么了?他也听不到,能把老子怎样?不光是赵中直,那个郑义平更不是好东西。他在组织部时就打压那个老东西,靠溜须拍马当上县长后,更是把老东西往死里整。他和你互相利用,既打压了异己,还捞取了资本。像是原来的那个艾钟强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过他也遭到了报应,灰溜溜的滚蛋了。”

    楚天齐按下停止键,看着魏龙。

    此时,魏龙脸色煞白,冷汗直流。他这是气的,更是吓的。他再次霍然起身,快步走到魏超群近前,左右开弓,在他的白脸上抽打起来,把他的眼镜也给打掉了。

    楚天齐没有劝阻,而是走到了门口,背对着屋里。

    魏龙打了一会儿,收了手,来到楚天齐身后,说道:“楚乡长,你想怎么样?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

    楚天齐转回身,说道:“我没有额外条件,只要把该拨给青牛峪的水泥拨下去,就行了。”

    “真的?我没听错吧?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求我做的?”魏龙疑惑的道。

    “没有,千真万确。”楚天齐肯定的说道。

    魏龙仍然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准备放我一马?”

    “我本来就没准备拿这事说事,这事与你无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楚天齐给出了解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