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百五十一章 真的要告别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尽管睡着的很晚,楚天齐还是早早就起来了,父母也和他一样起的早。

    楚天齐准备从乡里直接到县里报道,所以把洗漱用具和一些换洗衣服,也装进了箱子里。不过不用拿被褥,县委办到时会给提供。

    母亲尤春梅又是一番嘱咐,什么“少喝酒”、“别打架”、“离坏人远点”之类的话,自是必说的。当然,诸如“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这样的话,也是要讲的。

    面对母亲的贴心关爱,楚天齐自是频频点头,并连声给着肯定答复。

    和老伴的连声叮嘱不同,楚玉良只是充当观众,不发一言。后来看老伴唠叨个没完,才说了一句:“行啦,行啦,再叨叨就误车了。”

    尽管对老头的“不通人情”颇有微词,但尤春梅还是停止了嘱咐,也催着儿子赶紧赶路。

    辞别父母,楚天齐向村口等车站点走去。不知道多少次去等班车了,但今天总有一丝惆怅挥之不去,仿佛要走多远似的,其实也不过一百多公里而已。可能是对新岗位多少还有一些排斥,也影响了自己的整个心境吧。

    班车到了,上车后好多人和楚天齐打招呼,有叫“楚乡长”的,也有直接喊名字的。楚天齐用说话、点头回应了大家的问候,然后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了下来。

    半个多小时后,班车到了青牛峪,楚天齐和众人打过招呼后,下车,进了乡政府大院。

    把提包放到办公室,楚天齐直接到食堂去吃早饭,一碗粥,一个馒头。同事们见面,有的叫一声“楚乡长”,有的微笑着点点头,有的闷头吃饭不吭声。对于人们打招呼,楚天齐都进行了语言回应或是点头微笑。

    楚天齐刚回到办公室,党政办主任要文武就跟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长条状的布袋子。

    楚天齐急忙招呼要主任坐下,并从烟盒里拿出一支香烟,递了过去。要主任伸手接过香烟,没有点上,而是把烟卷夹到耳朵里。

    要主任再次站了起来,笑着道:“小楚兄弟,你就要到县里高就了,老哥没什么送你的,你看看这个怎么样?”说着,他把长条状布袋子上的拉链打开,把一卷带轴的纸放到桌子上,两手各执一轴,平铺开来。

    这是一幅横幅毛笔字作品,主体内容共四个字:虚怀若谷。卷轴部分是写好后又专门找人裱上去的。楚天齐对书法作品略懂些皮毛,曾经临摹过一些字贴,但他也觉得这幅字写的很好。不由得赞道:“好字,好字,寓意也大气。”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要主任刚才说过的话,疑惑的问道:“这幅字是送我的?”

    “是呀,你没见上款写的内容吗?”要主任用手示意了一下。

    楚天齐仔细一看,可不是。这幅字的抬头处,写着一行小字:天齐老弟惠存。落款是“庚辰年仲夏”字样,下角盖有印章,印章上的字好像是隶书“双全叟印”。

    “要主任,这幅字看起来就很珍贵,我不能收。”楚天齐说着,把字幅向要文武那边推了推。

    “你要不收的话,我该怎么办?这可是专门写给你的呀。”要文武很为难的说,然后话题一转,“你说这幅字珍贵,珍贵在哪?”

    楚天齐一笑:“我也不懂书法,那我就胡乱说上一通。你看这些字,结构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笔力浑厚,字体挺拔开阔雄劲,颇有颜体的风骨。”

    “你还说自己不懂,这不是说的挺在行吗?你的评价这么高,作者可高兴死了。”要文武说到这里,把画轴卷了起来,放到楚天齐面前,“老弟,不必客气,作者也说让你收下,你就不必客气了。”

    “不能收,你代替作者不算数。再说了,就是作者当面说的话,我能随便收下书法大家的作品吗?”楚天齐说法很坚决。

    “那你要怎样才能收下这幅字?”要文武反问道。

    “怎样也不能收。”楚天齐说到这里,笑了笑,“要是你老哥写的字嘛,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幅字就是我写的,你收下吧。”要文武的脸上带着笑意。

    楚天齐摇摇头:“要主任,你别开玩笑了,要是你写的,还用绕这么大弯?”

    听楚天齐的口气,显然是不相信。要文武表情有些尴尬:“我刚才之所以没说是我写的,就是为了让你给评价一下。你的评价很高,我挺高兴。可你又不相信是我写的,那就是不相信老哥有这个水平,我还是不免有些失落。你想啊,要是别人给写的话,能称呼你为‘老弟’吗?你再看这个印章,不正是指的是我吗?”

    听要文武说的很正式,宁俊琦再次看向印章上的字,嘴里念叨着:“双全叟,双全,双全,文武,文武双全,还真像是专门指你的。这么巧?”

    “巧什么巧?本来就是我自己叫的号。除了我要文武的名字和“双全”两个字相配外,又有谁的名字能和“双全”放一起呢?”要文武说着,把卷轴再次往前一推,“这是老哥昨天专门为你创作的,要是你瞧的起老哥的话,就赶紧收起来,废话少说。”

    话已说到这份上,楚天齐不能再不识抬举,便说道:“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这幅字上的词,用在我身上有点太大了,我根本配不上这个词的意思。”

    “反正我觉得用在你身上挺贴切,你要自谦的话,那就算是对你的一种期望,怎么样?”要文武给出了合理解释。

    “好吧,就当是对我的期望。”楚天齐点了点头,把卷轴收了起来。

    正这时,要文武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急忙接通了:“书记……好,我马上过去。”说完,挂断了手机。

    “小楚,我先去书记那里了。”要文武边说边往外走。

    楚天齐答了一声“好”。此时,要文武已经走出了屋子。

    ……

    过了大约有十多分钟,要文武又过来了,他的身后跟着新任常务副乡长陆勇。

    互相打过招呼后,要文武说道:“书记让你们交接。”

    “好的。”楚天齐说着,打开了几个档案柜子的门。

    在要文武监交下,不到一个小时,交接工作进行完毕,三人均在交接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主要工作进行完毕,陆勇去院里接电话了,要文武和楚天齐在屋里闲聊。

    正说着,要主任忽然一拍脑门:“你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一件事。对了,书记指示,今晚在政府食堂举行晚宴,一是为你饯行,二是为陆乡长接风。”

    “是吗?又得喝酒了,我真发怵,说不准又要喝的三荤五素了。”楚天齐知道躲不过这场,便自嘲的说道。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

    楚天齐拿出一看号码,赶忙接通了:“邹主任,你好,有一段没见你了,今天怎么有空关心下属了。”

    “没时间跟你闲扯。郑县长要见你,让你下午一上班到这儿。记住,别误了,县长下午还要出差呢。”邹副主任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好的,我保证提前到。”楚天齐忙不迭的说。

    “行了,我还有事,不跟你闲扯了。”邹副主任虽然这样说着,却又补充了一句,“该跟小女朋友告别了吧,抓紧点。”说完,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笑着摇摇头,收起了手机。看来自己的宁俊琦的关系,几乎尽人皆知了。

    “你要走?还回来不啦?”要文武显然听到了一些通话内容。

    “是的,要走。我去跟书记打声招呼。”楚天齐说着,站起了身。

    要文武说了一声“快去吧”,也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

    来到书记办公室门口,楚天齐敲了敲门,里面传出宁俊琦的声音:“请进。”

    楚天齐推开门,走了进去,径直走向宁俊琦办公桌。

    一看是楚天齐,宁俊琦一边在纸上写着,一边说道:“大白天的,你来干什么?交接完了?”

    “交接完了。听你的意思,你是想让我晚上来吧?”楚天齐打趣道。

    宁俊琦嗔道:“没个正形,有正事快说,我这儿正忙着呢。”

    “我要去县里了,现在就走。”楚天齐正色说道。

    宁俊琦放下了手中的水笔,不解的道:“着急什么?不是月底前才报到吗?你也说星期三、四走,现在怎么又提前了?”

    “刚才邹主任打来电话,说县长要见我,让我下午一上班就到他办公室。”楚天齐如实回答。

    “是吗?真是的,郑县长凑什么热闹?”说到这里,宁俊琦一笑,“县长召见,当然不能爽约了,你去吧。那你还回来吗?”

    “看情况吧。”楚天齐不知道县长召见的具体内容,只得如何回答。

    正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宁俊琦眉头微微一皱,说了声“请进”。

    门一开,要主任走了进来,进门就说:“书记,小孟今天有急事出去了,走的时候把钥匙留我哪了。办公室也没多余司机,还是把钥匙放你这儿吧,万一有急事好用个车。”

    “好吧,放这儿吧。”宁俊琦说着,用手一指桌上。

    要主任走到桌前,把钥匙轻轻放在桌上,忽然像是想起了事情,说道:“书记,县委那里有一份重要文件需要拿回来,你看小孟也不在,其他司机又出去了,这该怎么办呢?”说完,不等宁俊琦回答,又说道,“书记,能不能麻烦你亲自跑一趟,把文件拿回来,顺便把文件上的关键内容再当面问一下。”

    宁俊琦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好吧,既然要主任这么安排了,那我不能不给面子,就亲自跑一趟。”

    ……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宁俊琦启动了银色“现代牌”轿车,楚天齐坐在后排座位上,他是蹭宁书记去拿重要文件的车。

    汽车驶出了政府大院,郝晓燕、赵钢、杨大庆等人的身影,已经被院墙遮挡住了。

    楚天齐回头,看到了熟悉的政府大门,大门在扬起的沙尘笼罩下,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他的心一下子空落落的,暗道:这次真的要告别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