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三十九章 虚惊一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他这一觉睡的很香甜。他奇怪在这期间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找自己,金主任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

    金主任根本顾不上楚天齐,他在凌晨安排完楚天齐后,就到了监控室。他计划先看一下监控情况,查看一下有无监控死角,然后就去休息。

    当金主任刚刚进入监控室,屁股还没坐下的时候,手机就响了。他奇怪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打电话,不会是关于楚天齐的事吧?如果是那样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八成是给他讲情的。讲情也不准,把纪委办案当成菜市场买菜了?还能讨价还价不成?

    金主任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像是省城雁云市的号段,但号码非常普通。他不以为然的按下了接听键:“哪位?黑更半夜的有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很客气:“请问你是沃原市纪委的金大力主任吗?”

    一听对方的称呼和说话的语气,金大力知道肯定是求自己的,要不自己不认识对方,对方能认识自己?而且还是这么客气。

    金大力自认为明白了对方的心思,于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语气变得傲慢而略带蛮横起来:“我是,有什么事白天再说,现在我还要睡觉呢,真是的,他*的。”他的口头语也带了出来。

    对方略微停顿了几秒,依然口气不变的说道:“我是杨正义,有一个叫楚天齐的人在你那里吗?”

    果然,是为那个小子的事。你以为你是谁?你问我,我就能告诉你吗?想到这里,金大力不耐烦的说道:“什么羊呀牛呀,我不认识,我这里也没有楚天齐。”

    “好啊,好啊。”对方连说了两个“好啊”,又接着道:“让薛文举立刻来见我。”

    “你……”金大力刚说了一个你,对方的手机已经挂断了。

    金主任一边收起手机,一边气呼呼的说道:“真他*能充大尾巴狼,他*的。”

    正这时,小刘进了监控室,对着金主任说道:“主任,你赶紧休息吧!跟谁生气呢?”

    金大力余怒未消的说道:“刚才有一个叫牛……杨正义的人,想打听楚天齐的事,还说让薛书记马上找他,他真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呀?而且他居然还挂了我的电话。”

    “主任你再说一遍,那个人叫什么?”小刘急切的问道。

    “叫……杨正义,怎么啦?”金大力看着小刘焦急的表情,疑惑的问道。同时,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小刘此时已经是一种惊恐的表情,他对着金大力说道:“主任,你没记错名字吧?我记得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就叫杨正义。”

    “什么?”金大力马上像屁股扎上针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同时心虚的说道,“不能吧?”说完,一屁股摔在了椅子里。

    金大力肠子都悔青了,后悔自己刚才的态度,后悔自己没有耐心听对方说完,后悔没有求证对方的身分。省纪委的这个副书记是这个月刚刚到任的,那时候金大力正在*市参加一个为期一个月的培训班,他听同事说起过省纪委新到了一个常务副书记。当时金大力也没太放在心上,因为他正在培训,单位的事暂时也不找自己,所以他对系统内的这些事也不太上心。更重要的是,自己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别副职,离手握大权的省纪委副书记太远了,根本不可能有交集,所以他连这个大领导的名字也没有打听。

    金大力嘴里喃喃着:“怎么办?怎么办?”然后,他求助的对小刘说道,“现在该怎么办?”

    “主任,对方十有八*九是杨书记,他既然说让薛书记立刻去见他,那你现在只能是想办法联系他了。”小刘支招道。

    “可,可薛书记也不是我想联系就联系的,人家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像我这样级别的人,根本入不了人家的法眼。而且现在可是后半夜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还不是找的挨收拾吗?”金大力脸色就像苦瓜一样,期期艾艾的说道。

    “主任,如果杨书记没有见到薛书记,那你肯定是位置不保,甚至更惨。如果薛书记及时赶到杨书记那里,说不准还多少有救。”小刘分析道。

    金大力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好吧。”,然后开始在电话本上找薛文举的电话号码。电话号找到后,金大力抖抖索索的拨出了一串数字。很快,手机里传来标准的普通话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金大力很希望打不通薛书记的电话,那样一会儿就不会承受薛书记的“雷烟火炮”。可是,真正打不通的时候,他反而更怕了:要是联系不上薛书记,自己指定会被拿下,而且可能拿下的方式会让自己彻底完蛋。

    “打书记家电话吗?”金大力自问自答道,“不行,绝对不行,那样有可能把薛书记的家人也打扰了。听说他的老母亲也在他的家,那可是薛书记家的老佛爷呀!”

    “主任,要不这样,薛书记的司机和我是战友,我联系他,看看有办法没有?”小刘很实在的说道。

    “小刘,太谢谢你了!马上联系吧。”金大力带着哭腔道。

    “好”,小刘答应一声出去了。

    留在监控室的金大力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知道自己这次要倒霉了,不光是因为言语顶撞了杨书记。而且看这个架势,现在楚天齐的这个事,说不准都会出现反转,如果真那样的话,自己会不会承担某种责任?

    小刘很快回到监控室,语气有些兴奋的说道:“主任,真巧,薛书记在省城开会,司机正好和他一起出差。他听说这个事后,答应去向薛书记汇报,应该一会就会有回话。”

    小刘话音刚落,金大力的手机响了,他看到手机上的号码,就像触电了一样,手哆嗦了两下。他强自镇定,按下了接听键。

    “金大力,到底怎么回事?”手机里传出薛文举愤怒的声音,“你要一字不落的说一遍。”

    “唉,薛书记,是这么回事……”金大力凭着记忆,把和杨书记通话的事一字不落的叙述了一遍,也大致讲了把楚天齐带到这里的事。当然,他也把自称杨正义的手机号码说给了薛书记。

    “没错,这就是杨书记的手机号。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对那个姓楚的人也不要轻举妄动。”薛文举说完,不等金大力的答话,已经挂断了手机。

    此时,拿着手机的金大力,已经变成了另一副尊容,他的头上、身上全都湿漉漉的,就像刚刚在雨中淋过一样。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但他知道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

    快中午的时候,屋门打开了。正坐在椅子上的楚天齐抬眼一看,进来的是金大力,就没有起身,而是在面前的纸上写写划划着。楚天齐明白,这个金主任开始要整治自己了,自己究竟要如何应对呢?尽管他不怕这个金主任,但心中仍不免忐忑不安。

    金大力进来后,没有说话,而是躬着身子,一直站在那里。

    过了足有五分钟,见金大力还没有说话,楚天齐觉得非常纳闷,就语带讥讽的说道:“金主任,你是过来拿等我的‘自白书’吗?可惜我还没写呢,也不准备写,因为我根本没什么需要向你交待的。”

    “楚乡长,老弟,你误会了,误会了。”金大力点头哈腰的说道,“那封举报信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捕风捉影,或者说是恶意中伤。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你可以回去了。”

    楚天齐根本不信金大力的话,“等等,金主任,你把我弄糊涂了。怎么一会叫我交待,一会又说是误会呢?你的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出来,就别跟我绕圈子了,总是折腾我、拿我开涮有意思吗?”

    楚天齐的态度,完全在金大力的预料之中。因为人家有关系嘛!而且关系根本就不是一般的硬,自己的靠山和人家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在各自背景的映衬下,自己和楚天齐相比,也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也怪不得人家给自己甩脸子。只是自己就是一个傻瓜,被别人忽悠利用了,自己还在给人家数钱呢!到头来,栽的只能是自己,是自己这个笨蛋加三鸡。

    “楚乡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这次的鲁莽吧!”金大力低三下四的说道。

    楚天齐是被金大力的话雷倒了,他也揶揄的说道:“这又是什么新的审问方式?难道把苦肉记也用上了?这可真是新鲜事。”

    “楚乡长,不是的,不是的。是真的让你回去了,我们亲自送你回单位。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做出不当的事情,这次做事欠考虑的是我,我向你道歉。”金大力简直就要哭了,恨不得跪下来求楚天齐了。

    仔细观察金大力的熊样,楚天齐已然明白对方不是在忽悠自己,而是确实要放自己走。他不禁神情一松,悬着的心也落回了肚子里,他知道自己没事了,这次只是虚惊一场。但心中却涌上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