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还以清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周的时间过的很快。

    蔬菜销售已经正式开始,乡里今年只掌握大方向。和收货商合作、与供冰方联系以及与工商、税务的衔接,这些具体工作都由合作社去做。

    楚天齐带着杨大庆去现场实际查看后,感觉情况很理想。蔬菜品质是严格按照收货商的要求提供的,实际收购价格是在原合同价格基础上提高了百分之二十,冰块的储备量充足。而且各合作社之间也互通有无,对于出菜周期、起菜频率都有严格的要求和对接。

    楚天齐安排杨大庆,随时关注蔬菜收购情况,有异常情况或是突发状况及时汇报和解决。杨大庆表示,一定会重点关注和跟进。

    ……

    明天是与何氏药业约定见面的日子了,楚天齐来到乡长办公室,与宁俊琦一起,研究接待何氏谈判队伍的事宜。何氏药业已经明确,吃、住完全自理。但做为乡政府,也必须尽地主之谊,所以今天晚上要举行欢迎晚宴。

    “何氏药业谈判代表明天什么时候可以到?”宁俊琦问道。

    楚天齐回答:“前天通话时,何佼佼说是早上八点走,在下午四、五点应该能到。只是,她表示不需要我们举行欢迎晚宴,这是他们公司的惯例。”

    “是不是有点太苛刻了?这只不过是正常的商务礼仪而已。”宁俊琦说道,“这也是经济合作的一个惯例,往往在双方合作的过程中,一些规矩都是由强者制定的。你就拿何氏药业不接受对方宴请的这事来看,因为他们是大公司,这么做就表示正规。同样是这个规矩,如果换做小公司做的话,就会被说成呆板、不近人情了。”

    楚天齐点点头,表示认同宁俊琦的观点。

    宁俊琦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电话和她联系一下,敲定一下明天接待的事,要不还不知道怎么操作。”说着,拿出手机,拨打起来。

    过了一会儿,宁俊琦放下手机,摊开双手,摇头道:“没有打通,下来我再打吧。”

    “笃笃”,响起了敲门声。宁俊琦说了声“请进”,门一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到来人,二人一楞,同时心中也有些忐忑起来:他来干什么?

    进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周来过的县纪委党风廉政监督室主任牛正国,他径直走到了宁俊琦的办公桌前,笑着道:“宁乡长,不欢迎我吗?”

    宁俊琦急忙站起来,从桌子后走出来,伸出了右手,抱歉的道:“那里,那里。只是没想到是你,一时楞住了。”

    二人轻握了一下手,松开了。楚天齐也只得从沙发上站起身,走过来,和牛正国握了手。

    牛正国看着二人,说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太喜欢看到我,因为我的出现可能就意味着在找别人的麻烦。不过今天嘛!我却不是找麻烦的,是来送东西的,同时也带来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应该不是坏消息。”

    说完,拿出手机,拨打起来:“把东西直接拿到乡长办公室。”

    二人不解的看着牛正国。然后宁俊琦请牛正国坐到沙发上,楚天齐也跟着坐了过去。

    很快,一个精干的小伙子敲门进来了。这个小伙子见过,去年在调查温斌的事时,到过青牛峪乡。小伙子把一个手提袋交到牛正国手上,退了出去。

    牛正国把袋子递给了楚天齐,爽朗的说道:“小楚,检查一下。”

    楚天齐已经明白了这是什么,伸手接过,说道:“不用检查了。”

    “看一下吧,这是规矩。”牛正国用手示意着说道。

    楚天齐依言,从袋子里拿出了那个盒子。几天没见,看到这个盒子还挺亲切的。他打开盒子看了一下,手机主机、充电器、说明书都在,连保修卡和*都放在了里边。

    “东西都在,还多了保修卡和*。”楚天齐如实回答。

    牛正国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保修卡和*是你女朋友提供的,现在一并放在了里面。”

    听到这话,楚天齐脸红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宁俊琦一眼,宁俊琦也正看着她。牛正国做为老纪委,自然看到了这一幕。

    “宁乡长,马上召集乡里所有工作人员,我宣布一下对这件事的调查结果,以免楚天齐同志总背着一个‘受贿’的嫌疑。”牛正国对着宁俊琦说道。

    宁俊琦说了一声“好”,给党正办要主任打电话,安排着开会的事。

    听到牛正国是来给自己洗刷“冤情”的,楚天齐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

    虽然已经没事,回到乡里了,但好多人仍然对楚天齐的事抱有怀疑,因为人们一般都愿“信其有”的。明知道好多人是这样的看法,自己总不能挨个解释吧?再说了,也解释不清楚,那样会越描越黑。而且,对于这样的事,纪委部门一般不会专门给予解释的,没想到今天要给楚天齐来个特殊关照。

    等到宁俊琦打完电话后,牛正国说道:“市纪委的金主任,你们知道吧?”

    楚天齐“嗯”了一声,说“知道”。宁俊琦也点了点头。

    牛正国继续说着:“因为滥用职权、措施不当、业务生疏,市纪委给了金主任一个处分,并勒令他以副科待遇提前退休,待遇降了半级。措施不当主要就是指他对楚乡长办公室搜查一事,因为他当时只依据匿名举报信上的标注就进行搜查,是不符合程序的。现在勒令退休的处理,还是对他网开了一面,否则……”后面的话,牛正国没有说出来,但宁俊琦和楚天齐都明白他的意思。

    宁俊琦“哼”了一声,小声说道:“自找的”。

    听到宁俊琦的话,牛正国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因为这次的事,我还差点受了牵连。”

    “哦?当时搜查时,您是提出异议的。”楚天齐说道,“他毕竟是市纪委的,而你是县纪委的,这次又只是被动的配合。”

    “是,我是向他提出‘合适吗’的疑问,但最终没有阻止了他的行动。而且我自己说的话,又没有旁证来证明,当时做完笔录后,我已经把录音设备关掉,收起来了。”牛正国摇头苦笑道,接着会心的一笑,“也该着我没事,那个金主任不知道是做事过去谨慎,还是对我不放心。他竟然自始至终的把一个打开的录音笔放在身上,也录上了我说过的话。这个录音,证明了我曾经有过阻止他的错误行为的行动。”

    宁俊琦接话道:“好人好报,天意!”

    牛正国心情不错:“对,天意!”

    ……

    十五分钟后,青牛峪乡会议室。

    书记、乡长没有按照惯例坐到上面,主席台上只有牛正国一人,牛正国脸色阴沉着,给人一种恐惧的感觉。牛正国没有说话,而是向台下扫视了一遍,他的目光所过之处,众人都纷纷的低头或是避开了他的眼神。

    看着台上黑着脸的牛主任,台下众人都不免忐忑不已,不知道纪委会不会找上自己。即使心中没有任何鬼的人,也是照样不踏实:谁知道会不会有事“误伤”到自己,或者冤枉到自己。

    只有宁俊琦和楚天齐心中亮亮的,因为他们知道牛正国来的目的。也有人把目光投向楚天齐,他可是前几天被市纪委带走过,难保不是又有了新的证据。

    看看现场的气氛已经非常紧张,牛正国这才轻咳了两声,开始说话:“青牛峪乡的各位同仁,我今天代表县纪委,来宣读来自市纪委的调查说明。”说到这里,停下来,观察了一下大家的反应。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投向楚天齐,因为大家心里清楚,前几天他就是被市纪委带走的。

    牛正国此时手里已经拿着一张纸,开始宣读:“调查情说明。市纪委在本月中旬接到一封举报信,被举报对象是玉赤县青牛峪乡党委委员、副乡长楚天齐。信中举报楚天齐收受他人价值万元手机一部。”

    好多人心中都在惊呼:“哇!一万元。这也太奢侈了吧?”

    牛正国的声音继续着:“市纪委经过严密、认真调查,得出结论,此举报纯属捕风捉影,凭空捏造。经查,楚天齐同志没有任何违纪违规行为。为此,市纪委特做出此份说明,还以楚天齐同志的清白。**沃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嗡”一声,人们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张大了嘴巴,心中暗道:是这样啊!

    牛正国读完年月日,收起了《调查说明》。他再一次扫视全场后,脱稿说道:“这件事情,由于个别纪委人员没有严格按照程序办事,采取了错误的行动,给楚天齐同志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事情发生后,省纪委重要领导指示严查,市纪委书记亲自督办,现对市纪委涉事人员已经做出了严肃处理。”

    台下众人心中又是“哇”的一声:阵势太大了吧?

    说着,牛正国拿过身边的一个盒子,说道:“这就是所谓的“脏物”,其实这个手机是楚天齐同志的一个有钱亲属送的,根本不涉及所谓的‘受贿’二字。”

    “哇,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亲属?”这是现场好多人的反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