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百零七章 危机来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周末楚天齐还是没有回家,星期五下午他已经通知了相关乡镇,去省里参加考察的事宜。他要利用这两天时间,把考察人员名单进行确认,并提前购买火车票。另外,关于考察前、后的一些注意事项,也要尽量提前考虑完善。这些工作安排完毕,时间已经很晚了,和宁俊琦进行了例行的通话后,他才上床休息。

    楚天齐想睡个大懒觉,所以在周六早上七点醒来后,没有起床,而是继续赖在床*上,后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叮呤呤”的铃声,打扰了楚天齐的好觉。他睁开眼睛,稍微清醒了一下,从床头桌子上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赶忙接通了:“要主任,你好,今天休息啦?”

    “是休息啦。你在单位吧,我们来找你了。”手机里传来要文武的声音。

    楚天齐很高兴:“是吗?你们在哪?”

    “我们已经进了县政府院大门了。”要文武说道。

    “那好,你们直接到县委办最后一排房子,最西边一间是我宿舍。”说完,挂断电话,马上起床。

    刚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要文武已经到了门口,后面还跟着杨大庆。

    “要文任,大庆,你俩怎么来了?可真是稀客。”楚天齐迎到门口,和二人握着手,高兴的说。

    要文武进了屋子,调侃道:“进了县委大院,连乡里都不回去了,这谱可是大了不少呀。”

    “嘿嘿,这不是忙吗。”楚天齐笑着道。

    杨大庆也开着玩笑:“要主任,你看看,这才几天不见,楚乡长的官腔打的多足。”

    楚天齐在杨大庆身上捶了一下:“你小子。”

    看着还未来得及叠起来的被了,杨大庆笑着道:“进县委办,学会享受了,将近十点才起床呀。要不是我们打电话,恐怕得睡一天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滋润,这不是偶尔睡个懒觉,还被你们逮住了。”楚天齐说着,让他们二位坐到了椅子和床*上,然后从抽屉里拿出香烟,一人发了一支。

    要文武点着香烟,上下打量着楚天齐,又调侃道,“小楚,人家县委领导都是白白净净的,脑门发亮,你怎么又黑又瘦呀?”

    “近两周,骑个摩托天天往乡里跑,不是去山上,就是跑野外的,晒黑的。不过,我本来也不白。”楚天齐说着,又道,“你们等一下,我去买矿泉水。”

    “不用了,你坐下,我们是来找你说事的。”说着,要文武的脸色严肃了好多。

    听到要文武的话,再看他的表情,楚天齐心里一沉,预感到可能是发生什么事了,便急忙说道:“要主任,有什么事?你说吧。”

    要文武四外看了一下,又用手指了指两边。

    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说道:“我这宿舍在最西边,东边挨的是厨房大师傅屋子,今天他们休息,也不在屋里。”

    话虽这么说,要文武还是对杨大庆说道:“大庆,你去看看。”

    杨大庆去外面转了一圈后,回到屋子里,摇摇头说道:“没人。”然后站到门旁的窗户边上,向外看着。

    被他们这么一弄,楚天齐更觉事态严重,不禁疑惑的看着要文武,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

    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要文武一笑:“小楚,这是县委大院,谨慎点没坏处。”然后话题一转,“今天我俩过来,主要是和你说两件事,希望能引起你的注意。第一件事,是关于你的。现在下面都在疯传,传你在市一中的时候,曾经得罪过当时的市教育局局长,也就是现在的县委柯书记。而且你又是原来赵书记的红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你都是柯书记重点收拾的对象。把你从常务副乡长,调到这么一个闲差事,就是对你的打击手段。只不过这只是开始,待过一段时间,他站稳脚跟后,会把你彻底收拾了。”

    楚天齐一笑:“这个传言我早就听说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过一天算一天吧。不过,在市一中的时候,我总共也没和他见过几次,连话都没说过,应该没有得罪过他吧。”

    要文武摇摇头:“小楚,这样可不行,被动挨打终究要吃大亏的。你一定要想方设法,弄清楚县委柯书记到底对你有没有成见。虽然这个传言早就有了,但是近一段传的却是愈来愈烈,还说现在把你放到县委办,就是为了方便监督你,搜集你的过错。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对你致命一击。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你可不得不防呀。”

    听要文武说的如此严峻,楚天齐也郑重的点了点头:“好的,我尽可能想办法把事情弄清楚了。只是我和他连个正二八经的面都没照过,这可从何打听呀。”

    “好歹也是正科干部,又在一个楼上办公,和县委书记没有直接见过面,连一句话也没说过,这就很说明问题。”要文武以过来人的口气,说道,“想法要见个面,当然要尽量自然,通过对话也许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楚天齐点点头:“嗯,我下来想想办法。不过要是让我对领导溜须拍马,或者是以出卖前任领导为条件,我是做不到的。”

    要文武笑了:“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也有犯糊涂的时候,谁说让你这么做了,再说你也不是这样的人呀。只是要你通过和他见面,了解一下他对你的态度而已,最起码要让领导知道你眼里有他这个县委书记,而不是像外界传的那样‘目无领导’。”

    “好的,你说的对。”楚天齐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第二件事是什么?”

    “第二件事,是关于青牛峪乡的。”要文武扔掉烟头,说道,“今年乡里班子变动了两次,对宁书记有些不利,最起码没有以前有利,但整体大局还牢牢掌握在宁书记手里。不过,自从书记到市里开会,尤其是参加市委党校的乡书记轮训班后,乡里的那几个人开始活动频繁。尤其是王晓英,上蹿下跳的最厉害,乡长也是很不安分,新来的常务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反而是我最担心的。”

    “我也想过有这种可能。”楚天齐点点头,“那么他们近期有什么具体表现吗?”

    “有啊。在近一段,王晓英经常组织党委活动,并且总是有意无意的说着‘我代表乡党委’之类的话。还以‘为党组织储备人才’为由,频频找了好多入党积极分子谈话,据听说还对有的人许了一些承诺。”要文武的神色有些凝重,“她还多次透露自己在上边有人,而且近一段也经常往市里和县里跑。”

    楚天齐接过话头:“王晓英一直就不安分,以前有一段就是,后来消停了一段。不过,他能在没有任何政绩的情况下,迅速提拔为乡党委副书记确实让人费解。只能说明有人罩着她,而且这个人肯定还不是黄敬祖,因为以他现有的职位,左右不了乡党委副书记这个职务。”

    “是呀,不光是她异常活跃,冯俊飞现在也是动作频繁。他现在以乡长身份,临时主持乡里全面工作,俨然把自己看成了乡里绝对的老大,无论在会上会下,都是张嘴闭嘴‘代表乡党委、乡政府’。现在已经有一些人,在频繁的出入他的办公室,而且好多人还是在晚上去。”要文武说到这里,语气更加严峻,“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人有联手的迹象,而且迹象还挺明显,两人联手的力量可不能小窥。尤其冯俊飞还有一个实权派的大伯站在身后,而王晓英背后的人,说不准来头更大。”

    “是呀,我也最担心他们的联手。”楚天齐点点头。

    “对了,前几天有件事,就很说明问题。”要文武皱眉道,“星期三,乡里召开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会,冯俊飞直接坐到了宁书记平时坐的位置上。会都开一会儿了,他才好似突然想起来,才说道‘我是不是坐错位置了?’别人都没说话,王晓英接了茬‘冯乡长,你现在主持乡里全面工作,党委、政府工作一担挑,你坐那儿正坐呀。’”

    楚天齐插话道:“冯俊飞怎么说?”

    “他看了看众人,说道‘大家以为呢’,自然没人答话。他又自圆其说‘看来没人反对嘛’,然后就心安理得的坐在那里,直到会议结束。”说到这里,要文武长嘘了一口气。

    楚天齐忍不住骂道:“他*妈的,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奸臣篡位吗?”然后,他疑惑着道:“他们这么大摇大摆,就不怕传到宁书记耳朵里?”

    “我分析,他们可能已经觉得时机成熟,觉得胜券在握。他们在以这种方式向宁书记示威,同时也是在暗示乡里众人。当然也可能他们就是在试探,试探宁书记会怎么办,也在试探宁书记的能量究竟有多大。”说到这里,要文武郑重的说,“我们认为事态严重,所以经过商议后,由刘主*席坐镇乡里,我俩来县里找你,希望你能及时把乡里的情况反馈给宁书记。”

    明白对方让自己转述的用意,楚天齐握着要文武的手,郑重的说:“谢谢你们,谢谢大家。”然后说道,“走吧,咱们去外边吃饭。”

    要文武站起身,抽*出右手,使劲摇了摇:“千万不要,现在是特殊时期,如果被别人发现了我们在一起,可能会对宁书记接下来的操作产生不利影响。等哪天风平浪静的时候,你再好好招待我们。我们直接走了。”

    想想对方说的话也在理,尤其也考虑到不能给对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楚天齐点点头,同意了要文武的观点。但还是拿出宁俊琦给自己的香烟,硬给两人一人塞了两盒,并再次郑重的道了谢。

    要文武和杨大庆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楚天齐的心情愈发沉重,他意识到巨大的危机来袭,袭向自己,也袭向了宁俊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