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四十八章 得与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会后,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还没一杯水的工夫,就被宁俊琦一个电话叫了过去。

    来到乡长室后,楚天齐直接坐到了沙发上,但宁俊琦反而站了起来,走到沙发前面,在楚天齐面前来回踱着步,并且不时上下打量着他。

    楚天齐被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问道:“乡长,你这是要干什么?”

    宁俊琦微微一笑:“楚天齐同志,速度也太快了吧?对方刚承认是你女朋友,怎么现在又变成亲属了?牛主任的用词是你的意思吧?”

    “怎么,吃醋了?”楚天齐反问道。

    宁俊琦不屑的“嘁”了一声。

    “我是和牛主任表达了我自己的意思,当时还不是考虑怕某些人吃醋吗?”楚天齐振振有词,“在我和牛主任走出你办公室的时候,他又和我要新手机,说在会上用,他还说要讲手机来源。我就向他建议不要说‘女朋友’三个字,他反问我‘那怎么说?难道就说有过合作的女记者?’我就说请他避开‘女朋友’或是类似的词就行。结果刚才他就用了‘亲属’这个词。”

    “说的好听,你这样做是显示自己名草无主,还不是为了勾搭乡里新来的几个小姑娘?”宁俊琦调笑道。

    “是,是想勾搭小姑娘,勾搭一个刚来了一年零两个月的小姑娘。勾搭一个第一次来乡里就和我坐同一个座位的小姑娘。”楚天齐回击道。

    “去死吧,流氓。”宁俊琦说着,扬起手臂,向楚天齐挥来。

    “笃笃”,门口传来敲门声。

    宁俊琦急忙收回了手,冲着楚天齐,点头示意,让他赶快走。

    楚天齐煞有介事的站起身,说道:“乡长,就汇报这些,你考虑一下,我先走了。”

    此时,宁俊琦已经回到了座位上,她憋着笑,大声说道:“嗯,刚才汇报的不错,我考虑一下,你可以走了。”然后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请进。”

    门一开,郝晓燕走了进来,正迎面碰到要走出去的楚天齐。郝晓燕看了看楚天齐,又看了看宁俊琦说道:“小楚在啊?乡长,我敲门把手都敲疼了,才让我进门?”

    宁俊琦的脸“刷”的红了。

    楚天齐冲郝晓燕扮了个鬼脸,出去了。

    ……

    黄敬祖本来想质问骚包娘们,没想到被对方损了个“狗血喷头”,自己却没有过硬的理由可以反驳。他心中暗骂:真是他妈*的流年不利。

    可能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太冲了,手机话筒里传出的声音突然柔了很多:“老黄,我刚才说的可能有些重了,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也是为你好。咱俩好了这么多年,我什么事情害过你?”

    她的话确实是实话,虽然她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但她对黄敬祖还真没的说。为了他的事,一直也是勇往直前、建言献策,虽然有时经常帮倒忙,但本心却是为他好的。黄敬也不得不在电话这头“嗯”了一声。

    她叹了口气说道:“我确实没有想到姓楚的能这么轻松脱离困境,但如果没有别人帮助,恐怕他现在还被纪委关着呢?更没想到他会因祸得福,纪委大佬都会给他帮忙?”

    “谁让人家有有钱的亲属呢?”黄敬祖颇为无奈的说道。

    电话里传来“咯咯”的笑声:“老黄,你太单纯了?还什么有钱的亲属呢?那都是忽悠你这样的善良人的,其实给他手机的另有其人,而且你也认识,你猜一猜。”

    “是吗?”黄敬祖颇为疑惑,在大脑里把自己认识、楚天齐又关系好的人过了一遍,也没找到符合这个既有钱又和楚天齐关系特近的人。于是,急道,“行了,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到底是谁?”

    手机里传来四个字:“欧阳玉娜。”

    “什么?欧阳玉娜?这不可能。”黄敬祖摇着头否认,虽然对方看不到他的动作。

    “千真万确。”手机里又传来了四个字。

    刚才黄敬祖也想过欧阳玉娜,但他很快就否定了。因为他认为欧阳玉娜和楚天齐的关系还不至于让欧阳玉娜送这么贵重的东西,而且欧阳玉娜也没有充足的理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实在要说理由的话,只能说是欧阳玉娜在贿赂楚天齐。但这种说法明显有些牵强,因为记者虽然需要在报上发表文章的素材,但楚天齐更需要被记者宣传,应该是他给她送礼才对。那么只有一种解释,欧阳玉娜想插手楚天齐分管的项目。但这样的话,纪委怎么反而能让楚天齐过了关,这也真是见鬼了。

    “想不通,理由呢?我认为有几个不可能……”黄敬祖对着电话讲了起来。

    黄敬祖刚说完自己的论点和论据,电话里就传出了她的声音:“老黄,如果我告诉你两件事的话,你就能想通了。第一,欧阳玉娜家很有钱,一万块钱对于她来说可能就相当于我们的几十块钱。第二,欧阳玉娜在给楚天齐做证明的时候,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做的。”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黄敬祖被她的信息惊住了,“那为什么牛正国不直接说是女朋友送的,还说是有钱亲属给送的。”

    “至于我怎么知道,现在不能告诉你。不是不信任你,而是确实现在不方便说,请你理解。”她的声音很平静,听的出来,和黄敬祖惊讶的声音形成强烈的对比反差,“牛正国之所以不实话实说,很好理解。因为省纪委领导、市纪委书记都是欧阳玉娜找的关系,那牛正国做为县纪委的小干部自然要听命于这些大神领导,在这件事上也就是要尊重欧阳玉娜的意愿。你说对不对?”

    黄敬祖不加思索的道:“是这么个理。”

    “你想啊,欧阳玉娜是记者,她的工作性质就是走南闯北,这也决定了她能见多识广和开放的性格。而且她的家庭又是那样的富足,那个小妮子长的也很妖媚,她的身边自然也就吸引了一批想吃腥者。可是她什么样的男的没见过?有钱的、有权的、长的帅的、那些方面突出的,应有尽有。但好东西吃多了,也会腻。”说到这里,她“咯咯”的笑了几声。

    她继续说道:“所以,她就开始寻找刺激,比如像姓楚的那样的,仕途刚刚起步,年龄也正当年。这样的男的,既需要有人帮衬而飞黄腾达,也需要男女愉悦之事,两人自然一拍既合。只是,像这种有钱家的女子,怎甘心一棵树吊死,她自然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名花有主,那么她示意纪委掩饰这种关系,也就顺理成章了。”讲到这里,她停了下来。

    听到对方这环环相扣的分析,就像她亲眼见到似的,让黄敬祖惊叹不已。同时他又觉得不真实,但事情似乎又合情合理。又仔细琢磨了一遍她刚才的分析,黄敬祖找到了自己觉得不真实的理由:是自己离富人的生活太远了,所以才不能够深刻理解他们的那种奢侈,甚至荒*的生活。大概这就是富人与穷人的一个区别吧,他信服了她的分析。

    她的分析显然与事实是不符的,她之所以通过一些现象得出这样的结论,主要是因为她是基于自己的心理认知,才得出了这些看似合理、实则荒谬的解释。正所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认同了她说的事,黄敬祖以忿忿不平起来:“这样的话,姓楚的小子不是因祸得福了吗?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吗?”

    手机里传来对方的一声叹息:“唉,老黄,你现在不要纠结是谁举报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正确判断和评估这件事情。表面看那小子得了便宜,其实也不尽然,得与失是辩证存在的。如果细细算来的话,也许他还吃亏呢!”

    听到她的怪异论点,黄敬祖对着电话,没好气的说道:“愿闻其祥。”

    她倒没有因为他的腔调说什么,而是不厌其烦的为他解惑:“通过这件事,那个小子的身后,一下子多了省纪委的领导,还有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可能还有人们没看到的关系。似乎他一下子风光无限,前途不可限量,这是一般人的普通想法。其实并不尽然。”讲到这里,她停了下来。

    “有什么你就说。”黄敬祖被她的做法调起了胃口,忍不住说道。

    “你想啊,那个小子临时得到的这一切,都是基于那个小狐狸精现在对他还感兴趣。如果哪天她把那个臭小子玩腻了,随便一甩的话,那么那些大佬还会给他站台吗?尤其如果她对他厌恶的话,那些捧臭脚的领导,很可能就会对他反感至极。所以,他现在的风光究竟是福是祸还不可知。”她笃定的说道。

    黄敬祖提出了疑问:“这只是你的假设,假设她甩了他的情况。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他不是就会借大光了?”

    “可能他会借大光,但却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先不去说它。”她冷静的说道,“不过,从目前来看,对他不利的现象已经显现出来。现在他能很快化险为夷,让大家赞叹的同时,也知道了他有关系,大家就会认为和他不是一路人而疏远他。并且因为他的事,市纪委的金主任被勒令降职降级退休,足见他的阴狠,大家就会防着他。这对他应该不是好事吧?那他究竟是得还是失,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还有……”

    听着她的长篇大论,黄敬祖不得不叹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的心里不免疑惑:这还是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吗?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难道都是那个所谓的“老师”教导的吗?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让他对她如此的上心呢?

    此时,黄敬祖心中也失落不已:看来以后自己是驾驭不了她了。身边有这样一个智囊,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得还是失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