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五十章 二百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药材合作的事已经谈妥了,蔬菜收购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重点去看了新建校舍工程与旧校舍的修缮、加固工作。工匠们做活很认真,各处负责的人也比较有责任心,尤其是乡总校校长张晓峰更是直接在各处工程现场蹲点。因此,工程进度很快。

    工程进度越快,楚天齐的心里越是焦虑,因为工程所需的重要材料——水泥,还没到位。现在各个工地用的少量水泥都是零时买的,搓砂灰、抹墙、打院面用的大量水泥,都在等县里支援的到位呢。

    为了这批水泥,楚天齐已经去了物资局四次,并且几乎每天都往那里打电话,对方总是回答“还没有”。问科长的电话,对方以“不方便”为由,也没有告诉。

    现在离月底就剩半个月了,当地的雨季马上就要来临。而且因为水泥没有到位的原因,有两个新建中心小学昨天已经停工了。时间不等人,楚天齐决定再去物资局看看,而且怎么着也得见到这个科长呀。实在不行,就去找局长,看他怎么说?

    今天,仍然是司机小孟开车,和楚天齐一起去县城。为了怕耽误事,不到六点就出发了。到县城吃了早点后,赶到物资局时,也才八点多一点。近一段时间总是来,门卫已经熟悉了这辆二一二车后,自动打开大门口挡车杆,放乡里的车进去。

    车停稳后,楚天齐从车上下来,按惯例给门卫递上了一支烟,客气的问道:“大爷,还是你当班?单位的人都来了吗?”

    门卫老头接过香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这一个月我都是白班。你是问物料科的科长啊?他没来。”

    “大爷,他什么时候来呀?”楚天齐再次问道。

    “这可不好说,有时候他好几天都不来,有时候下班以后才来。”门卫老头说着,拿过几张报纸,又说道,“看报纸吧,他要是来了,我告诉你。”

    既来之,则安之。楚天齐只好接过报纸,随便翻看着。这是一份街边小报,上面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无非就是婆媳不和,老人迷信被骗,毛驴长了三只眼之类的消息。虽然好多内容非常无聊,但也可以打发时间,楚天齐便静下心来,一个版面一个版面的看着。

    ……

    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楚天齐都快把这份报纸翻烂了,物料科科长还是没到。楚天齐觉得上午是没戏了,但还是不死心。他从门卫室出来,又去了一趟物资局的办公大楼。

    物料科科长室依然锁的紧紧的,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答声,反而把旁边屋里的人敲出来了。

    出来的这个人,楚天齐见过,正是那次让自己到走廊等着的小眼镜男人。

    “又是你?哪有你这么敲门的?科长要在的话,能不给你开门?”眼镜男忿忿的说。

    “那他什么时候能来?”楚天齐尽量和气的说道,“我已经来了好几次了,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到不能把他的手机号告诉我?我和他联系一下。”

    眼镜男可不管对方的态度端不端正,依然声色俱厉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科长的手机号怎么能随便告诉外人?”说完,不等楚天齐回话,已经迅速回了房间,“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楚天齐真想给这个眼睛男一拳头,不过这也就是一个想法,楚天齐不会那么做的。他现在已经是乡党委委员、副乡长,不是那个刚刚到乡里工作的乡长助理了,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成熟了不少,怎么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呢?再说了,“人被狗咬了,还能反过来咬狗一口?”

    既然人不在,也只能下午再来了,楚天齐这样想着,迈步向楼外走去。由于只顾低头走路,在出物资局楼门的时候,差点和一个人撞在一起。楚天齐抬起头,向对方说了声“对不起”,继续向外走去。

    楚天齐不知道的是,身后的人已经咬着牙关,满眼怒火,向他的背影挥着紧攥的拳头。

    楚天齐来到院里,向乡里的二一二车走去。

    门卫老头向楚天齐热情的打着招呼:“见着科长啦?”

    “没有呀。”楚天齐停住脚步疑惑的说道,“科长没在。”

    “不能吧?他刚进去。我还奇怪你们见面怎么这么快呢,原来是没碰面呀。”门卫老头说道。

    “那我再进去看看。”楚天齐边说边返回了物资局办公楼。

    来到科长室门外,楚天齐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看来科长是真回来了。他抬起右手,“笃笃”敲了两下。

    屋里的说话声停止了,过了几秒,传出一个声音:“进来吧。”

    楚天齐推开门,一个人从里面出来了,正是刚刚喝斥自己的眼睛男。眼睛男瞪了楚天齐一眼,走出去了。楚天齐没有理会他,而是走进了屋子。

    屋子不大,但也不小,最起码要比楚天齐的办公室大,而且屋里用的东西也比他的好多了。里面的东西都很新,沙发、茶几、档案柜、空调、饮水机等一应俱全。在靠近窗台的地方摆放了一张办公桌,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男人。

    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楚天齐觉得在那里见过,但却想不起来。

    桌后的男人,长方脸,中分头,蒜头鼻。他的脸颊瘦削,脸色是一种病态的白。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幅眼镜,眼镜后面是一双三角形状的小眼睛。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带米色横纹的T恤半袖,下*身是灰色长裤。虽然他坐在那里,看不出身高,但估计也有个一米七五左右。这个人看上去倒也文质彬彬,但身上却透着一股阴戾之气。

    看完这个人的相貌,楚天齐确信见过这个人,而且不止一次,但他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科长,您好!我是青牛峪乡副乡长楚天齐。”楚天齐礼貌的说道,并递上了一支“玉溪”牌香烟。

    科长没有说话,也没有接香烟,而是身子向椅背上一靠,同时拿过桌上的一本杂志,翻了起来。

    楚天齐就这样手拿香烟被晾在那里,收回来不合适,不收回来也不合适。就这样愣了一会儿,楚天齐只好缩回手,把香烟放到烟盒里,然后把烟盒放回包中。顺便拿出了县长的批复件。

    楚天齐轻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并双手递上批复件,说道:“科长,我是来看看有水泥没有,这是批复件。”

    科长翻了翻眼皮,说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没有听清?不可能啊?这是楚天齐的第一反应。转而一想,现在经常有这样的人,仗着自己手里有点儿权利,就牛*哄哄,来刁难办业务者。

    算了,办事要紧,懒的跟他生闲气。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又说道:“科长,我是来看看有水泥没有,这是批复件。”

    科长听完“哦”了一声,用手击打着桌子,说道:“放这儿吧。”

    楚天齐依言把批复件放到了桌子上,同时直起了腰。一米八几的大个,被对方戏耍,弯了半天腰,确实也挺不舒服的。

    科长用手向上推了推眼镜,看起了批复件上的内容。

    “哎呀”,科长突然大声道。他冷不防发出的声音,吓了楚天齐一跳。

    “你怎么不早说?是郑县长亲自批的呀。既然是县长批的,那就特事特办,再没有水泥也得给你。下午吧,下午你来找我。”科长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并把批复件给楚天齐递了过来。

    看来还是领导的名头好使,楚天齐心中想道。同时收起了批复件,对着科长说了声“谢谢”,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院里,上了二一二汽车,楚天齐兴奋的大手一挥:“小孟,向饭馆进发。”

    小孟答了一声“好嘞”,启动了汽车。

    就在汽车已经到了小饭馆门口的时候,楚天齐忽然想起一件事,就对小孟道:“小孟,赶紧回物资局。”

    虽然小孟有疑问,但还是按照吩咐,掉头向物资局驶去。

    看着刚刚出去的二一二车又返了回来,门卫老头再次抬起了挡车杆,二一二车“噌”的一声蹿了进去。

    楚天齐下了车,三步并做两步向楼里走去。他要问问那个科长,下午几点来?大约几点可以装车,确定了装车时间他才好找车。

    来到物料科科长室门外,楚天齐抬起手,刚要敲门,又停下了。他听到里面传出科长很大的说话声,就决定等对方说完再进去。

    透过虚掩的门缝,可以看到那个科长,正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挥动着,看来是在打电话。

    一开始楚天齐并没注意对方说话的内容,别人说的事,自己有什么好听的。可是男人忽然说了“处理品”三个字,这让他一下子警惕起来。

    里面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人们把‘处理品’捧的太高了,说的也太神了。还什么武功高强、智谋过人。更有瞎眼的人还给他评了什么优秀乡镇干部、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称号。我看他就是个屁,就是个二百五。他来到我这儿,照样得任我摆布,我说怎样就怎样。……跟领导告状?领导怎么信他?空口白牙的。……看我怎么收拾他?……不信?下午你就瞧好吧。哼,处理品,二百五。”

    科长说完“二百五”,直接挂了电话。

    楚天齐的拳头攥的紧紧的,慢慢抬了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