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二十九章 咖啡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黄敬祖按下了接听键。

    话筒里传出她的声音:“老黄,乡长办公会上的事,听说了吗?”

    “老蒋做的蠢事是你指使的吧?一群废物。”黄敬祖愤怒的说道。

    “老黄,什么意思?都快被架空成傀儡了,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办,而不是冲自己人发威。”她不客气的说道,“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听到她的话,黄敬祖的口气软了下来:“让我再想想,我认为还没到那个时候。”

    “想,想什么?再想黄花菜都凉了。你要不敢的话,我来做。”说完,不待黄敬祖回答,她就挂断了电话,然后骂道:“窝囊废”。

    黄敬祖没想到,这个娘们的胆子越来越肥了,竟然挂掉了自己的电话,还说什么她来做。做什么?要出手?哎,别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刚才她说的“傀儡”二字,让黄敬祖内心感触颇多。从现在的情形看,自己没有被姓楚的架空,倒快被这个娘们遥控了。只是自己命运不济,没有依仗,还得靠这个娘们帮助运作,“吃软饭”的滋味不好受啊。

    黄敬祖不担心她的瞎胡闹,担心的是她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想想她的智商,再想想蒋野的无知,黄敬祖不由得感叹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呀!

    ……

    一周后,县发展计划委重点办龚主任打来电话,告诉楚天齐,市发展计划委投资管理科科长到任了。约楚天齐第二天下午一起去市里。楚天齐非常高兴,答复明天坐班车到县城,然后和龚主任一起去市里。

    《工可研报告》已经报上去三周了,这一段时间里,县发展计划委和市计划委也一直联系不断。只是楚天齐想去拜会投资管理科科长的事,一直没有成行,这让他心里很不踏实,不时惦念着。

    明天终于可以去了,楚天齐要向宁俊琦去汇报一下。宁俊琦没在,楚天齐只好打电话进行汇报。

    电话很快接通了,楚天齐说道:“乡长,我是楚天齐,有件事向你汇报一下,你一会儿回办公室吗?”

    听筒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我明天才能回去,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和龚主任明天要去市计划委,投资管理科科长到任了,我们去和对方沟通一下。”楚天齐汇报道。

    “好啊,和对方联系坐一坐,好好沟通一下,尽快把报告批复下来。”宁俊琦说道,“对了,到财务那里支些费用,如果方便的话,给对方买点礼物,增进一下感情。”

    “好的。”楚天齐答道,然后话题一转,“乡长,你盼着快点批复下来吗?”

    对方的宁俊琦显然楞了一下,然后声音才传了过来:“废话,我当然盼着快点了,早一天拿到批复,我们就能早一天进行招商。”

    “嘿嘿,我也是。除了你说的理由,我还有一个原因。”楚天齐说道这里,语气柔柔的道,“再有一周就到月底了,如果报告能顺利批复的话,你还记得对我的承诺吗?”

    “承诺?什么承诺?”宁俊琦反问道。

    “乡长,你在故意装傻吧,到那时你可是要和我说几句工作以外的话的,还要对我甜甜笑上一笑。”楚天齐说道。

    电话里,宁俊琦“咯咯”的笑声传来:“无赖,那是你自己提出来的,还赖在了我的身上。少说那没用的,你还是想想如何快速拿下批复吧。不和你说了,我还有事,拜拜!”

    “拜……”楚天齐话还没有说完,宁俊琦已经挂掉电话了。

    ……

    楚天齐坐的是十点多的过境班车,到了县城的时候已经快一点多了,他在小吃店随便吃了午饭,然后打车到了县发展计划委,在计划委门口遇到刚来单位的龚主任。龚主任这次面子很大,计划委专门给他派了车,当然了,龚主任不光是去办这一件事。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名县发展计划委的科长。下午两点的时候,开始出发。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四个人到了沃原市。龚主任等三人要去办其他的事,楚天齐只得自由行动,商定在联系好投资管理科科长后,再电话沟通。

    顺着街上的人行道,楚天齐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到了大青河畔。熟悉的大青河水,还在永不疲倦的向前奔流着,发出“哗哗”的声响。熟悉的汉白玉栏杆,依然在注视着身侧的河水,和从它身旁经过的人儿。

    每当看到这熟悉的景物,他都会不由得想起她,想起了曾经相恋五年的女孩。尽管她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伤害,甚至逼得自己弃教从政,但他依然还是会想起她。

    这里的一滴水珠,一块玉石都见证了他们曾经的恩爱,曾经的幸福,曾经的回忆。现在,水还是那样的清澈,栏杆也依旧是那般的古仆,但人儿已经不是曾经的人了。最起码自己和孟玉玲就已经劳燕分飞,各奔东西了,而且她已经是别人的娇娘了。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想到那个她,他忽然想到她以前就是在市计划委工作,在计划委办公室做副主任,也不知道她现在到了哪里。自己明天要去市计划委找人,会不会遇到她?遇到她要说些什么?

    正这时,手机响了,是龚主任打来的,楚天齐赶忙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面传来龚主任焦急的声音:“小楚,我家里有急事,我得马上赶回去。科长那里你联系一下,电话是……”龚主任说完电话号码,不待楚天齐回答,就直接挂断了。

    接听龚主任的电话,也就十来秒钟,全是龚主任说话,没有轮到楚天齐说一个字。此时,电话已经挂断,他才回过味来:龚主任有急事,回家了,需要自己联系科长。

    科长?哎呀,科长电话是……多少来着?楚天齐这样想着,根据记忆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里面传出一个低低的声音:“喂,你好!”

    楚天齐觉得声音似乎有些耳熟,来不及细想,赶忙说道:“科长,你好,我是玉赤县青牛峪乡副乡长楚天齐,想约你坐坐。你有时间吗?”

    电话里沉默了一下,传过来几个字的声音:“有时间,咖啡厅。”

    “几点?什么咖啡厅?几个……”楚天齐急忙询问起准确的信息,可是说到半截,他才发现,对方早已经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收起手机,却疑惑起来:约科长会这么好约?按常理对方不答应自己才对,尤其是和自己根本连面都没见过。就这么信的过自己?凭什么?

    因为约科长太顺利,楚天齐反而觉得是那样的不真实,他甚至感觉这事不对劲。是不是自己记错号码了?是不是对方也把自己当成熟悉的人,会错意了?是不是自己正好碰到了骗子?

    对方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见面时,依据什么识别?看来只能再打电话了。

    但对方明确说了“有时间”,还说了“咖啡厅”,那就是说约自己在咖啡厅见面。可究竟是什么咖啡厅?订多大的房间?对方却没有说明。

    楚天齐几乎从来不到咖啡厅,他喝不惯那个味,更主要的是那里的消息太高,很小很小的一杯,就收费三十多元,这可是自己半个月的烟钱呀!市里的咖啡厅自己更是几乎从不涉足,究竟该订到哪呢?他想起了去过一次的地方——千里来相会咖啡厅。可他实在不想去,因为那里有他伤心的记忆。

    抬头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一间咖啡厅,他只好拨打了查号台电话。电话很快接通,接线员在报了自己的工号后,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当楚天齐说了要查咖啡厅号码时,接线员很热情的为他直接转到了店铺的电话上。

    电话里传出了女声:“您好,这里是‘千里来相会’咖啡厅,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吗?”

    千里来相会?来不及细想,楚天齐应道:“我想订一个包间。”

    “先生,正好还有一个包间,请问需要给您留下吗?”女声非常清晰。

    楚天齐略一沉思。

    女孩的声音再次传来:“先生,这个季节订包间太难了,所有咖啡厅都是这样。请问您需要预留吗?”

    “好吧。留下吧,我的电话是……”楚天齐赶忙说道。

    “先生,现在已为您预订,如果您在七点前不能到来的话,我们将把包间订给他人,请您谅解。”女孩的声音温柔,但却非常坚决。

    “好的。”楚天齐说完,挂掉了电话。

    楚天齐又查询了几家咖啡厅的电话,当他询问包间时,确实如刚才电话中女孩的说法,没有一家还有包间。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楚天齐只好打上出租车,在六点前到了“千里来相会”咖啡厅。当他到前台询问包间名称时,被告之:情定今朝。

    情定今朝?听到这个名字时,楚天齐内心稍微有些慌乱:太巧了吧?怎么会是这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