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冤仇宜解不宜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可是魏龙绝对没想到的。就凭这次魏超群黑下批复件、不给水泥的事,往大了说,就是拒不执行领导决策、破坏教育事业的罪名。撤职查办是肯定的,而且只要查办肯定有事。只要这事一曝光的话,他和那些纹身壮汉的关系就会公之与众,连运作的空间也没有了。

    更要命的是,魏超群辱骂县委书记和县长,这事可大可小,但肯定不会没事。而且就因为辱骂一事,对自己影响会非常深远。也许领导不会因为辱骂他们自己的事直接处理,但肯定会怀恨在心。别说是魏超群,就是魏龙自己的政治生涯都不会善终。只要书记、县长稍微一暗示,或者并不需要暗示,纪委就会找上自己的门,新帐老帐一起算,自己进去个七、八年,不在话下。

    这么好的报复机会,楚天齐怎么会放过?难道他有更大的阴谋?这是魏龙的本能认知。因为魏龙自己如果遇到这样收拾对方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加以利用,并且会尽力的扩大战果的。

    虽然楚天齐已经说的很明白,但魏龙还是不可置信的问道:“为什么?究竟你想要什么?”

    楚天齐苦笑的摇摇头:“魏部长,不要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你有这么一个惹事生非的儿子,也确实够你受的。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都源于你对儿子的溺爱,正是这种无原则的溺爱,让你对他偏听偏信,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总把我往坏的方面去想。

    就拿这件事来说,我是真心不想拿来做事的,而你却总认为我有更大的阴谋。希望你将心比心想一想,咱们每次的冲突,几乎全是你挑起的,我只得被动反击,被动的把好多精力牵扯到这些豪无意义的争斗中。如果没有这些节外生枝的事,我可以做好多正经事情,也可以花更多的精力做好工作。往大了说,为人民服务,往小了说,为了自己事业的发展。

    你对他加倍呵护是正常的,这是人之常情,我的父母对我也是爱护有加,只不过采用的方式不同罢了。所以,我现在也明白了你的苦心,一切都是为了儿子。我也理解了你的心情,但并不认同你的做法。魏部长,说句不客气的话,你有这样的儿子,也挺可怜的。但扪心自问,他之所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你们家长的责任也是不容忽视的,或者是最大的。

    你如果问我想要什么,我只能说我想要一份清静,想要一份安宁。这份清静和安宁,就是不要总被这些破事牵扯精力,不要总把一部分心事用到防备别人的暗箭与攻击。可能我的这种想法太单纯,但少一些这样的事,总要好的多。

    以前你总找我的麻烦,我确实想不通,我非常气愤,也特别恨你。但现在知道了你有这样一个儿子,我忽然就想通了,也就对你的做法理解了好多,我对你已经没有什么恨了,有的更多的可能是同情。魏部长,‘冤仇宜解不宜结’,我说的够明白了吧?”

    听完楚天齐的话,魏龙什么也没有说。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他能感受到楚天齐的善意,对方称自己为“部长”而不是“副调研员”,就是对自己表示一种尊重。而且楚天齐的话,更是坦诚无比,是别人从来没有说过,也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意识到的。魏龙“噔噔”向后退了两步,给楚天齐深深的鞠了一躬。

    看着昔日对手,向自己弯下了倔强的腰杆,本应有的那各快意荡然无存。楚天齐的眼里,只看到了一个可以为了儿子做出任何事情的父亲,他的眼中只有那位父亲头上的根根白发,和看上去有些佝偻的腰身。

    楚天齐侧开了身子,把头扭向一边,低沉的说道:“魏部长,你不必这样的。”

    楚天齐看着魏龙现在做的事情,眼角有些湿润,他不是感动于魏龙的态度。而是他忽然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那个把止血药给了自己的跛脚男人,想起了那个可能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人。正是由于父亲身上没有装着那种神奇的药膏,才让他因为失血过多,而耽误了治疗,至今还坐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

    而自己正是由于身上装有止血药膏,在去年的那次遭遇黑*势力围攻,受伤时及时止了血,争取了治疗时间。而后自己成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也才有了升任乡党委委员、副乡长的机会。如果药膏在父亲身上,那么父亲可能现在已经在继续给乡亲们行医治病了,而自己可能就是父亲现在的样子,甚至已经倒在血战现场,永远醒不来了。

    楚天齐看了一眼还在低垂着腰身的魏龙,再次说道:“魏部长,不必这样。”说完,向门口走去。

    魏龙缓缓抬起了头,他的眼中已经溢满了一汪清水,喉头在不受节制的动着。他没想到,他万万没想到,他做梦也没想到,最理解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对手,自己视为眼中丁、肉中刺的仇人。而且,对方还如此大度的放了自己一马,让自己没有因此身陷囹圄、在高墙中度过残年。

    ……

    魏超群被刑警队带走了。虽然楚天齐不追究魏龙父子,但他和魏龙都知道,他们的约定,代表不了法律和法规,魏超群必须为他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当然,魏超群主要是由于接触的这些纹身壮汉的事被带走。而关于他刁难楚天齐、克扣批复件、辱骂县领导的事不会被涉及,因为这些事楚天齐并没有向雷鹏提及。

    在魏超群被带走前,他叫来了物料科的小眼镜,并把县长郑义平的批复件给了他。

    警察陈警官是由于魏龙的关系,才被安排为刑警队的一个小组长的,这次也由于他是非不分,受到了处分。

    至于纹身壮汉、魏超群、陈警官被如何处理,楚天齐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郑县长亲自批复的水泥,何时能运回。

    物资局这次效率极高,局长和主管局长亲自赶到仓库现场,对水泥拨付工作进行督办。不但连夜进行拨付,而且帮着联系了运输车辆,还倒贴费用找来装卸工装车。

    楚天齐连夜运回了三百八十吨水泥,光是带拖斗的大车,就装了十二辆,浩浩荡荡甚是壮观。水泥被分别运到了三个中心小学所在的村,其它用量较少的村都自己派车到这几个地方去运输。互相之间走什么手续,都会由张晓峰和村干部、学校校长去做,不需要楚天齐操心。

    凌晨四点的时候,水泥车到了青牛峪。他安排张晓峰等人,分三拨跟着水泥运输车分赴各村,他回到自己办公室,直接睡大觉去了。昨天折腾了一天,晚上又经过了一场打斗,本身就很困乏。后来接着忙水泥的事,现在水泥运回来了,他的心中踏实下来,也感到了身上的困倦,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张晓峰等人和相关各村领导自是一个不眠之夜,不光要协调物资的分配,还要找到存放水泥的地点。这可是乡领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争取到的物资,千万不能丢失或是被水浸泡。于是,好几个村子的村委会屋子都成了堆放水泥的场所,村里确实没有存放好几十吨水泥的专门库房,平时谁的家里能有这么多水泥呀?

    尽管这些人整夜都没能休息,但他们仍然干劲十足,浑身充满力量。第二天又都投入了校舍建设,和其它正常的工作当中去了。

    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简单洗漱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给张晓峰打电话,询问水泥卸车、存放、分配的事。张晓峰告诉他,水泥的吨数一点不差,整整三百八十吨。已经按照提前商定好的分配方案进行分配,各村都把各自的水泥运输回去,并妥善存放。

    楚天齐叮嘱张晓峰,一定要监督各村对水泥的合理使用,既不能偷工减料,更不能随意浪费。同时嘱咐张晓峰,监督、管理校舍工程的质量。张晓峰表示,一定会尽心尽责做好这项工作。楚天齐叮嘱张晓峰注意身体后,挂掉了电话。

    紧接着,楚天齐又和一些村领导通了话,询问了校舍建设、修缮情况。在得到他们的肯定答复后,楚天齐再一次进行了叮嘱。大家都表示,会高度重视。尤其甘沟村的常海,更是把胸脯拍的“啪啪”直响,表示“就是把自己丢了,也不能让水泥少一星半点。”

    ……

    和这些人通过电话后,楚天齐到了乡长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进来,宁俊琦从座位上站起来,请楚天齐坐下,她亲自从饮水机接了一杯纯净水,放到楚天齐面前。说道:“辛苦了!”然后坐回到座位。

    楚天齐“嘿嘿”一笑:“承蒙乡长大人如此关照,鄙人深感荣幸。”

    如果在往日,听到他这样贫嘴,宁俊琦早该拿话挤兑他了,但今日却没有。她莞尔一笑:“你有功劳了,就让你多贫几句吧。”

    楚天齐刚要接话,宁俊琦又说道:“看来,人有压力才能出成绩,要不是我昨天在电话中给你下死命令的话,恐怕你的效率也没这么高吧?”

    “乡长,你错了。你的压力基本没起作用,而是另有原因。”楚天齐说道。

    宁俊琦“哦”了一声,没有答话,做出洗耳恭听状。

    楚天齐对宁俊琦没什么可隐瞒的,说了昨天经历的事。当然了,魏超群说他失恋和醉酒挨打的糗事,他省略掉了。

    “啊?还有这样的事?”宁俊琦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站了一分多钟才坐下,转而问道:“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放掉了?”

    楚天齐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轻叹了一声,说道:“唉,冤仇易解不宜结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