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三十五章 各自的心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楚天齐跟着金主任一行,向纪委的车走去。往天这个时间段,乡里上班的人们早已经下班回家了,可今天好多人都没有走,就为了亲眼验证一件事情。当楚天齐一行人经过的时候,院里空荡荡的,在好多间办公室里,人们在隔着门窗上的玻璃向外张望着。

    今天从走出办公室的一刹那,楚天齐感觉到几许悲凉涌上心头,他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也没有想好自己要怎么应对纪委的调查。好在上车前,没有在路上遇到一个同事,避免了一些尴尬。但他知道自己已然成了人们议论的对象,还不知道会衍生出多少个不同的版本。

    上车的时候,楚天齐被安排在后排座位中间的位置,金主任和那个小刘坐在他的两侧,司机和牛正国坐在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上。汽车向着县城方向驶去。

    ……

    乡长办公室。

    宁俊琦没有去吃晚饭,一直在座位上坐着,从楚天齐等人走出自己的房间开始,她就没有挪动过位置。在六点多的时候,郝晓燕曾经来过一次,告诉自己,楚天齐和那几个人走了。

    听郝晓燕说完,宁俊琦说了句“我知道了”,并向她挥了挥手,打断了她想要说出的话。郝晓燕默默的走出了屋子,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宁俊琦。尽管心绪烦乱,宁俊琦还是不得不思考着楚天齐被纪委带走的事。

    实际上,从今天纪委的人进入办公室开始,宁俊琦就感觉到了不寻常。纪委几人是下午三点半左右到的,当时在牛正国的引见下,宁俊琦知道了另外两人是市纪委的,一个是金主任,还有一个是小刘。金主任向宁俊琦出示证件后,要求宁俊琦给楚天齐打电话,让她通知楚天齐到乡长办公室,其它什么也不要说。

    听到金主任的话后,宁俊琦心中就是一惊:楚天齐摊事了?尽管心中有些慌神,但她还是给楚天齐打了电话,只说了“回来再说吧,直接到我办公室”几个字。放下电话后,她给纪委三人倒上了茶水,并没话找话的说了一些诸如“天儿真热”、“诸位辛苦了”等废话。

    针对宁俊琦的话,三人没有任何回应,就是在宁俊琦倒上茶水时,也没有例行的“谢谢”两字。看宁俊琦有套话的嫌疑,金主任干脆说了句“请不要说话,以免影响我们办案”。

    虽然宁俊琦很不满金主任的话,但也只得无奈的闭了嘴,因为对方是纪委的人,是经常执行秘密任务的人。

    等待楚天齐的二十多分钟时间里,乡长办公室是出奇的静。中途有两人来汇报工作,一看屋内的情形,干脆什么也没说,就退了出去。宁俊琦内心焦虑不安,既希望楚天齐快点到来,以打破这种可怕的宁静,又希望他慢点到来,以免和纪委的人过早相遇。

    当楚天齐随纪委三人从乡长办公室出去的时候,宁俊琦忽然觉得心被掏空了一样,她颓然坐到了椅子上,忍不住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她虽然不知道纪委的人找楚天齐有什么事,但她百分百断定不是好事,只到她从郝晓燕口中得到楚天齐被带走的消息,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能被纪委的人盯上,十有七八是因为经济问题,楚天齐被带走也应该是这方面的原因。宁俊琦和楚天齐相处的一年时间里,她对他的认识,经历了误解、了解、认可、非常认可这样一个过程。她相信他的人品,相信他做人的人品,相信他工作上的人品。

    宁俊琦现在对他的信任,就像自己对自己一样信任。她不相信他会伸不该伸的手,从而犯什么经济错误。但今天纪委找上门又该如何解释?

    是配合调查别人的问题吗?从纪委来人的表现看,不像。

    那就是纪委在调查楚天齐的问题,那到底会是什么问题呢?是楚天齐被误会了?还是中了别人的圈套,成替罪羊了?

    楚天齐已经被纪委的人带走了,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了解楚天齐因为什么事被纪委的人盯上了,又被带到哪里去了。可这又谈何容易?但也不得不动心思去想。

    宁俊琦百思不得要领,因为她的心已经乱了,为了那个曾经被自己认定为“色*狼”的人乱了,为了和自己常说些暧昧话语的他而乱了,更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情愫乱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黑夜映衬下,屋里景物显得是那样的阴森可怖。宁俊琦拖着疲倦的身体,打开了屋里的灯具。顿时,温馨的光线洒下,她的思路也开阔起来,思维也变得敏捷。忽然,她脑中灵光一闪,急忙拉开抽屉,拿出一小串钥匙,走出了办公室。

    ……

    在八点多的时候,纪委的车到了玉赤县城,按照金主任的要求,在一家饭店吃了晚饭。牛正国回了县城的家,楚天齐随金主任一行上车,继续行进,坐在车上的位置还和刚才一样,副驾驶位空了下来。

    车辆再次启动后,金主任一改刚才在路上时的一言不发,开始大声谈论一些趣事和闲话。说着说着,他话题一转,说道:“小刘,转业几年了?以前在什么部队服役?参加过什么重大行动。”

    坐在楚天齐另一侧的小刘说道:“转业两年了,我原来在特警部队服役八年。期间参加过几次国家派出的国外维和行动,包括在非洲的两个国家参加平叛。”

    “是吗?那你的功夫和枪法肯定很是了得了。平叛时经常击毙暴徒吧?”金主任赞赏道。

    小刘腼腆的一笑:“金主任,您过奖了,我们全营的小伙子个个身手不凡,反正对付七、八个一般的打手应该还行。一些擒拿格斗功夫和枪法都是必须过关的,这是进我们这个营需要具备的基本功。我在平叛的时候打死过暴恐分子。”

    “哦,怪不得单位经常派你押送死硬分子呢。看来你就是那些自恃有些身手的贪腐分子的克星。”金主任这样说着,还用目光在楚天齐身上扫来扫去。

    小刘没有大吹大擂,而是谦虚的说道:“主任,这我可不敢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开始的时候,金主任说的一些事,楚天齐没有当回事,也没有闲心去听。他就一直闭着眼,在想着可能要发生什么事,自己又该如何应付这些状况。等金主任和小刘聊天时,楚天齐听出了一些端倪,金主任就是对自己讲的,目的就是震慑自己这个所谓的“贪腐分子”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试图逃跑或反抗。

    难道是金主任知道自己会功夫?还是他就是故意吓唬自己的。如果是他知道自己会功夫的话,那这个事就更值得推敲了,说明金主任对自己可谓用心良苦、了解甚深。那么他可能就不是纯粹以公务参与此事,而是间或带有其它目的和使命了。

    其实这个金主任就是在恫吓楚天齐,他并不知道楚天齐会功夫,但他知道楚天齐曾被评为“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而且是因为协助捉拿贩毒集团成员而得此奖。所以,金主任猜测楚天齐也许会几下三脚猫功夫,即使不会,也肯定胆子很大。他担心黑更半夜,楚天齐会有什么不轨动作,一旦逃跑,或是对自己攻击那就麻烦了。就是楚天齐有个三个两短的话,也是个麻烦事。故此先给楚天齐打些预防针,警告他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楚天齐暗笑这个金主任,笑他的雕虫小技。自己怎么会有不轨行动呢?自己可是清白的,自己还等着在漫漫官途上有一番大作为呢。怎么会做如此糊涂的事?

    楚天齐听金主任故意这么吓唬自己,就说明对方怕自己对他不利。“既然你怕,那我就让你更怕一些”。想到这里,楚天齐故意把手放在身后,轻轻的触碰着座椅,发出一些轻微的声响。而且他还不时警惕的向车外张望,并且眼睛还不停的转动着,俨然是一副在动着鬼心眼的样子。

    果然,金主任发现了这个小子的异常,他开始关注着楚天齐,只是让他恐惧的是这个小子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露凶光。此时,他感到喉头发干,呼吸也不太舒畅。于是,他不时故意咳嗽几声,以示提醒小齐注意。最后干脆直接提示小刘“夜深人静,提高警惕。”

    怕什么来什么,就在金主任怕的要命的时候,汽车突然熄火了。司机下去弄了半天,也没有弄好,只好对着车上道:“刘哥,帮我打着手电照照。”

    “好。”小刘应着,伸手去推车门。

    金主任一看,急忙道:“小刘,还是我去吧。”

    “主任,怎么能劳动您呢?还是我去吧。”小刘说着,推开了车门。

    小刘明白,可不能拿领导的客气当真,怎么能让自己的领导去呢?金主任平时可是从来不会插手这些粗活的。

    “小刘,你回来。”金主任大声道。然后又语气和缓的说道,“车上太热,我正好下去透透风。”说着拉开车门跳下车。

    走出几步,金主任又折回来,拉开车门说道:“小刘,千万提高警惕,不能离开半步。”说着,用眼使劲瞟了瞟楚天齐。

    金主任可不想把这次的事弄砸了,这可是自己动了好多心思搞的事。他怕楚天齐耍什么鬼心思,所以一再提醒小刘注意,小刘就是他今天对付楚天齐的依仗。

    看着金主任死乞白脸的样子,楚天齐感觉非常好笑,于是就笑了。而小刘感觉好笑却又不敢笑,最后,在楚天齐的带动下,实在忍不住也笑了。他们都明白金主任的心思,只是觉得他草木皆兵,有些小题大做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