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四十九章 合作何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何佼佼一行在下午四点到了青牛峪乡。经过简单的休整后,在五点半的时候,到了乡政府对面的昆仑饭店,乡政府在这里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举行欢迎晚宴。晚宴共摆了两桌,一桌是何氏药业领导与乡里领导,另一桌是双方的司机和随行人员。

    在晚宴主桌就座的人员,何氏药业有五人,这五人也是他们此次的核心谈判队伍。由何佼佼带队,其余四位是何氏药业负责商务拓展、质量监管、财务统筹的管理人员。

    青牛峪乡政府出席晚宴、并在主桌就座的领导也是五人:宁俊琦、刘文韬、楚天齐、郝晓燕、高远。

    本来宁俊琦也邀请了黄敬祖出席晚宴,结果黄敬祖在昨天会后待了一会儿就走了。今天当宁俊琦打电话的时候,黄敬祖说他正在外地考察,他请宁俊琦一切代劳。其实黄敬祖是陪老婆在首都*市。书记既然不在,宁俊琦只得做罢。

    现在大家谈笑风声,说着一些与工作无关的话题,时间已经六点了,晚宴还没开始,还在等一个人:楚天齐。

    宁俊琦心里不禁埋怨起楚天齐来:说好的提前赶回来,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打电话也打不通。

    正这时,宁俊琦的手机响了,她拿出一看,正是楚天齐的号码。宁俊琦歉意的冲何佼佼笑了一下,站起身,走到旁边,按下了接听键。

    宁俊琦正要质问楚天齐,手机里已经传来了他的声音:“乡长,我不能按时赶回去了。车又打不着火了,小孟在修车,我是跑到半山腰给你打的电话。”

    “哦,我知道了。注意安全!”宁俊琦说完,挂断了电话。

    宁俊琦走回到餐桌旁,重新坐下来,看着何佼佼等人说道:“何总,各位经理,乡里的车出了点小故障,楚副乡长不能按时赶回来了,我们不等他了。”

    “要紧吗?”何佼佼问道,“用不用我们的车去看一看?”

    宁俊琦礼貌的回答:“谢谢你,何总!也没什么,只是汽车熄火了,他们应该能修好,暂时不需要派车过去。”

    菜已上桌,酒已斟满,在宁俊琦热情洋溢的祝酒辞中,欢迎晚宴正式开始。

    ……

    楚天齐回到乡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乡里的欢迎晚宴已经散席。

    看看天色已晚,楚天齐正要直接回到自己的屋里,宁俊琦的电话打了过来,询问他回来没有。当得到他的肯定答复后,她让他过去一下。于是,他又折返到了乡长办公室。

    看到走进屋子的楚天齐,宁俊琦调侃道:“你是被劫道了?还是被人给打了?怎么是这副尊容?”

    楚天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渍,疵着牙回道:“彼此彼此,你前几天不是刚上演过这一幕吗?”说完,也学着她那天的样子,说道,“来杯水。”

    看到他滑稽的样子,宁俊琦道:“不用来点吃的吗?”说着,把一把水放到了楚天齐面前。

    “不用啦,我已经吃过了。刚才在修车的时候,我俩一人吃了一桶方便面。”楚天齐说着,一纸杯水已经进肚。

    “乡长,这杯也太小了,要不就用那个杯吧,我不嫌弃的。”楚天齐指着宁俊琦办公桌上的一个水晶杯,说道。

    宁俊琦“嘁”了一声:“想的美,那是我的水杯,你不嫌弃,我还嫌弃呢!”

    “真小气,我还让你用我的怀子呢!”楚天齐看似失望的道。

    宁俊琦脸一红,娇嗔道:“别提那事,想起来就恶心。”

    楚天齐“嘿嘿”笑了起来。

    宁俊琦岔开了话题:“水泥的事,怎么样了?”

    “嗨,别提了,今天刚八点的时候我就到了物资局,就一直在那儿等着。都九点多了,物料科才来了一个人,我和他说水泥的事,他拿过批条看了看,说了一句‘等科长吧’。那个人以影响他工作为由,让我到外面去等。我就到走廊等着,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后来我就只好到车上去等,过一会儿再进去看看,一直到中午,也没等到。我让物料科的那个人帮着联系一下他们科长,他说科长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让我下午再去。”楚天齐无奈的说道,“我和小孟吃了午饭,在车上待了一会儿,又到了物资局。快到三点的时候,上午的那个人才来,并告诉我科长下午还开会。我们就只好往回返,谁知道那个破车又出了故障。”

    “水泥的事,紧盯着吧,时间越来越紧了。”宁俊琦说道,然后叹了口气,“哎,那辆车确实是不行了,等到手头宽裕的时候,该换一辆车了。要不,太耽误事。”

    “是呀,是呀。”楚在齐附合道,他忽然看到了靠墙角的一堆漂亮盒子,就调侃起来,“乡长,有人给送礼啊?什么好东西?”

    “有你这样的下属吗?竟然打听领导的隐私。”宁俊琦娇斥道,然后,一指那些盒子,“还不是你那个小师妹整的景?我今天上午和她联系,说起了晚上为他们举行欢迎晚宴的事。她一开始就是不答应,后来好说歹好,还用话将了她,她才算答应。等他们到了的时候,就大包小包的拿进了这些东西,有酒,有真空包装的肉食。她还振振有词的说‘这是正常的礼尚往来’,这句话是我上午刚在电话里和她说过,她就原话奉还了回来。”

    “挺有个性。”楚天齐随口道,“对了,有熟肉啊?我拿点儿,现在肚里还空着哪!”说着,已经站起身,到那堆盒子中间翻了起来。

    看着楚天齐翻东西的滑稽样子,宁俊琦说道:“你的小师妹惦记着你,特意嘱咐让你拿点,就像我要吃独食似的?”

    楚天齐已经一手拎了两个盒子,回到原位子坐下,才说道:“她那是没拿你当外人,才跟你说的那些话嘛!”

    宁俊琦的脸无来由的红了,因为何佼佼就是这么说的,还悄悄的称呼她“师嫂”。

    宁俊琦白了楚天齐一眼,说道:“时候不早了,你回吧,记得明天参加谈判。”

    ……

    转天上午,何氏药业谈判人员赶到了乡政府,九点钟,双方在会议室开始谈判。会议桌依照南北方向,排成了两排,中间空着两米的距离。青牛峪乡的人坐在北边,何氏药业的人在南边就座。

    参加谈判人员,是昨天参加晚宴时主桌的所有人,外加上楚天齐和两名村干部冯强和胡小刚,冯强和胡小刚今天是以合作社代表的身份参加谈判。宁俊琦和何佼佼做了简单的开场白后,离开了谈判会场,刘文韬与也离开了。谈判桌上共剩下了九个人,八个人参加谈判,胡小刚做记录。

    双方的基本情况都已相互了解,并有辅助文字资料,不需要另行介绍。于是,一上来就开始进入正式谈判阶段。

    真正谈判开始的时候,楚天齐才发现,虽然自己这方多一个人,但这对谈判没有任何帮助。而且从谈判的专业性、技巧、互相之间的配合等多方面看,立刻显出了差距,对方是标准的“正规军”,而自己这边就像是“杂处班”。

    双方就药材的质量、规格、价格、货款支付、权利义务、违约责任、争议解决方式等等方面,充分交换了意见,并进行了激烈的争辩。

    关于对药材的质量、规格,双方很快达成了共识,完全按照何氏药业要求的技术指标去执行。对于双方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争议解决方式这几方面,分歧也不大。双方争论的焦点,还是集中在价格和货款支付上。结果,谈了一天,也没有实质性成果。

    晚上,楚天齐将当天谈判的情况,向宁俊琦进行了详细汇报。最后,经过大家合议,对自己这方的不足尽量规避,对于在谈判中每个人的分工进行了明确定位,并就有些方面达成了适当让步条件。

    再次谈判的时候,对方发现了青牛峪乡的进步:谈判有一些章法了,尤其是人员的分工也比昨天明确多了。于是,他们对这些“外行”也更加重视起来。

    经过大大小小多次谈判,沟通,历时四天的谈判工作圆满结束,双方达成了共识。其核心内容就是:“一、质量必须严格按照何氏药业的要求去执行;二、价格略高于市场价格,大约在三个点左右;三、何氏药业到青牛峪乡收货,种植户把药材运到双方指定地点,进行质量验收;四、收货时间,根据药材成熟的时间具体确定。五、提前大约半个月,何代药业派技术人员到现场,跟进药村的生长情况,并就收购前的一些事项与合作社、青牛峪乡及时沟通。六、……”

    最后,宁俊琦代表青牛峪乡政府,何佼佼代表何氏药业,各合作社法人在合同书上签字。

    至此,青牛峪乡种植三年的药材找到了买主,并卖出了合理的价格。困扰种植户两年多的难题,迎刃而解,人们从内心里感谢乡里,也感谢宁乡长、楚副乡长。

    ……

    何氏药业的人要走了,以宁俊琦为首的乡领导在院里送行。

    临上车前,何佼佼拉住宁俊琦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宁俊琦双颊飞红,在何佼佼的身上轻拍了一下,说道:“瞎说什么?”

    何佼佼松开宁俊琦的手,冲着楚天齐扮了个鬼脸,坐上了汽车。大家挥手告别,三辆豪华轿车冲出了青牛峪乡政府大院。

    送行众人纷纷离去。

    眼瞅着大家散去,楚天齐快步追上宁俊琦,问道:“乡长,何佼佼跟你说什么了?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说我?”

    宁俊琦头也没回,说了一句:“不知道。回你自己办公室去。”然后,快步向前走去。

    此时,何佼佼临走时耳语的话,又回荡在她的耳边:“师嫂,记得给我发喜糖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