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他什么意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黄敬祖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看着沙发上的这几张纸,说道:“是啊,昨天这上面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呀。”

    “不是好像,确实没有。”她肯定的说道。

    “那就怪了,东西从哪来的呢?”黄敬祖边说,边拿起了订在一起的几张纸。看到标题的一刹那,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想起自己让楚天齐来的事,因为这份资料正是他在电话中和楚天齐说的资料。

    “他来过了?”黄敬祖脱口而出。

    “谁?”她盯着他问。

    黄敬祖咬着牙道:“楚天齐。”他向她说了约楚天齐的事。

    “那他会不会听到咱俩那啥的声音?”她担心的说道。

    黄敬祖微皱眉头,说道:“那倒没有什么?关键是他听到我们议论他的事没有。如果听到了,他会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如果没听到话,那又该怎么办?”

    她点了点头:“我想他不会听到我们说他的事,我们当时说的很低,而且最关键的话,我可是对着你的耳朵说的,你当时还说我神经兮兮呢。”

    “还是你有先见之明,真乃是当代女诸葛。”黄敬祖不吝赞赏道。

    听着黄敬祖由衷的夸赞之词,她的心里美滋滋的:还说老娘胸大无脑,今天知道我有远见了吧?

    其实她当时之所以对着他的耳朵说,并不是有什么先见之明,只不过是说秘密事的习惯而已,尤其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事。

    “但是不排除他听到我们那事,看来必须要先下手了。”她使劲一握右拳说道。

    “慢着,等等。”黄敬祖一摆手,说道。

    “他都把资料留在这里了,你就没有觉出点什么吗?”她紧问道。

    “是啊,他是一个考虑问题非常严谨的人,按说不会如此大意。那……就是说他是故意把资料留下来的,为什么?”黄敬祖自问自答,“专门留给我看?应该不是。他既然退出了屋子,那他就是发现了我们的一些什么。按道理他应该带着资料迅速离去,装作没有来过的样子才对。”

    她接话道:“可他没有那样做,而是人走了,却把资料留了下来。这又该怎样解释呢?”

    黄敬祖深吸了口气,说道:“确实耐人寻味。也许是他见我没在外屋,就把资料给我留下,让我有时间再看,然后他再来找我。这种可能性极小,而且这种可能性的前提是,他没有听到任何话语或是动静。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听到了我们的话,然后把资料放下,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警告。”她接住了黄敬祖的话头。

    “他真的会如此放肆,如此大胆?”黄敬祖不可置信的问道。

    “他什么不敢?他可是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红人,光省报就上了两回,还获得过‘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他现在红的发紫,他什么不敢,反正有人给他撑腰。”她肯定的说道。

    黄敬祖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尽然吧?如果只是这些的话,他还未必如此狂。是不是还有什么说法,我们还要慎重。”

    “这……这岂不是被他吓住了,你就能忍下这口气?”她情绪有些激动。

    “不,不不不,不能这么看事情,他既然敢这么做,那肯定是有恃无恐。我们一定要弄清他的真正目的和真正依仗,才能出手。”黄敬祖谨慎的说道。

    她有些起急,语气很冲的说道:“你现在怎么瞻前顾后的?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黄书记怎么变了,变的优……”她还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你是说我变的优柔寡断吗?哎,你错了,我没有变。只是在和他的几次较量中,我们每次都吃了亏。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其实就是我们太的自以为是了,总以为抓住了他的七寸,却原来都是我们的错觉。这次我们一定要谋定而后动。”黄敬祖坚决的说道。说完,反问道:“哎,你怎么现在这么主张收拾他?原来你可是非常护着他的,不是没吃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

    她的脸腾的红了,因为真被黄敬祖说中了心思。但她还是镇静了一下,生气的说道:“你怎么老是埋汰我?我为了你的事,跑细了腿,磨薄了嘴,付出那么多,到头来却换来你这样的无端猜忌,太令我心寒了。”说到这里,她还“伤心”的抽泣着。

    黄敬祖“嘿嘿”一笑,轻拥着她道:“好了,好了,我还能不相信你吗?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算我说错了还不行吗?”

    “不是算你说错,就是你说错了。”她破涕为笑,撒娇的说道。

    “好,好,是我说错了。”黄敬祖搂紧了她说道。然后又叮嘱道,“你可不要轻举妄动,要记住谋定而后动,还要记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没有接黄敬祖的话,像是自顾自的说道:“以前是没有依仗,心里没底。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他的支持,一个小小的副乡长算什么。”

    说完,她离开了黄敬祖的怀抱,打开房门,向外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黄敬祖坐回到了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几页纸,他陷入了沉思。心里暗道:为什么呢?

    想了很长时间,黄敬祖也没想明白楚天齐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是无心之举,还是有意为之?

    但黄敬祖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冯志国是既想给老情人面子,又不愿楚天齐出风头,所以内心极其矛盾。而自己不明所以,还想着向冯志国表功,冯志国对自己那样的态度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自己相当于无意之中在冯志国伤口上撒了盐,冯志国不生气才怪呢。这就是不明白实际状况而付出的代价,也算是咎由自取。

    黄敬祖更加坚信,要想对付楚天齐,首先还是要注意一个“稳”字。一定要做到真正的心中有数,才能付诸行动,不能莽撞行动。但他却担心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会擅自采取行动。以前,在自己没有认可的情况下,她是绝对不敢自做主张的。但现在他发现,这个女人这次回来后,已经是有些飘飘然了,总觉得自己有了依仗,无所畏俱,甚至对自己也想指手画脚。

    时代不同了,她硬要折腾的话,自己也拦不住,谁让人家有个当大领导的老师呢。但自己一定要稳了再稳,千万不能被无辜牵连进去,如果自己再犯低级错误的话,那就真没有前途了.年龄是个坎呀!

    ……

    坐在办公室里,楚天齐想着昨天的事情。

    他昨晚是从书记办公室小跑出来的,当时的狼狈样子,用一个词形容,特别贴切,这个词就是“落荒而逃”。

    本来黄敬祖和那个女人相好的事,几乎是乡里的公开秘密。但昨晚遇到的事情,确实让他没有想到,没想到自己会听到现实版的*色录相。当时听到黄敬祖二人的话,以及能想到的场景,都让他这个正当年的小伙子脸红耳热。楚天齐虽然和孟玉玲谈了五年的恋爱,但男女之间最后的那道屏障一直没有突破。

    所幸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在楚天齐奔跑回办公室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都进到屋子里了。就是这样,他仍然遇到有人和他打招呼,他只是随便的“嗯”了一声,就匆匆而过。回到屋里,很久很久才睡去,还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

    现在坐在办公室里,楚天齐还是感觉有些头沉,而且还打了两个大大的哈欠,显然是睡眠不足。

    楚天齐现在想到了几个问题:今天还要不要去黄敬祖那里了?去了怎么说?还说不说昨天已经去过?

    楚天齐一边想着,一边翻着桌上的资料,想从里面找到黄敬祖要的资料。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忽然想起,的昨天晚上去黄敬祖办公室的时候,自己就带过这份资料。怎么现在却找不到呢?

    应该不会放到别处,而且也不会锁到抽屉里,那么它去哪了?丢了?那会丢在哪呢?一路上也没去别处呀,不会……?楚天齐想到这里,心中一惊:不会忘到书记办公室吧?要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黄敬祖看到后,会怎么想呢?他会怎么想我楚某人呢?又会怎么对付我呢?

    既然不确定资料是否落在书记办公室,现在还是不去的好。否则,去了该如何应对呢?尤其是黄敬祖要是问自己昨天来过没有,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呢?

    楚天齐决定不去书记办公室了,哪天被问起的话,就说忙的忘了,顶多也就是让黄敬祖有些不快罢了,总比现在莽撞的过去要好的多了。

    楚天齐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昨天自己在村里的时候,接到了黄敬祖的电话,让自己一回来就到他的办公室。当时黄敬祖语气比较客气,听起来心情也不错,找自己应该不是坏事。

    按常理来说,黄敬祖应该在办公室才对。可他没在外间办公室,而是在套间卧室干着少儿不宜的事情。难道是他忘了曾经给自己打电话的事?可要是那样的话,他应该关好门才对呀,而他却给自己留着门。可要说他是给自己留的门,那他为什么没在办公室等着,反而在卧室干着那样的事呢?

    楚天齐暗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