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四十二章 智慧的宁俊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通过宁俊琦的讲述,楚天齐知道了很多事情。

    ……

    原来,昨天自从楚天齐和三名纪委人员去到楚天齐办公室后,宁俊琦就在想着纪委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找的他。通过分析,宁俊琦认为应该是以贪污受贿的名义。

    至于贪污的说法,她直接就否定了,现在乡里财务实行由乡长宁俊琦签批的一支笔制度,她对于乡里的开支都有数,尤其是相对较大的数目。楚天齐虽然负责了好几项工作,但主要都是为乡里挣钱的工作,花钱的工作本身就很少很少。就是挣钱也是通过乡里财务去经办,楚天齐根本不经手这些钱。而且在宁俊琦的印象中,楚天齐平时出差、招待的时候就不多,所报的差旅费更是少的可怜,连乡里规定的最低标准都没达到,何来贪污?

    那纪委就是以受贿的名义在调查楚天齐了。但宁俊琦与楚天齐相处的一年多来,深知楚天齐的为人,并不相信他会有受贿之嫌。那么就应该是纪委接到相关的举报了,所以会派人下来核实调查。她认为纪委在向楚天齐就有关情况求证后,应该就会自行离去。

    可是让宁俊琦没想到的是,纪委直接带走了楚天齐,这让宁俊琦心里也没了底。不知道是纪委发现了“真凭实据”,还是楚天齐根本就没法解释清楚,反正肯定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否则,纪委是不可能带走他的。

    天黑了,宁俊琦一直就在黑暗中想着,但终究没有任何头绪。就在办公室内灯具打开的一刹那,她的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到他办公室去看一看,于是她从抽屉里取出钥匙,到了他的办公室。

    楚天齐办公室里,宁俊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来过了,但里面大部分摆放的东西仍和上次进来时看到的一样。只是发现他的档案柜、抽屉都打开着,而且屋里有明显的翻动痕迹。这让她心里“格登”了一下:看来屋里是被搜索查了。虽然对纪委的办案流程不是特别了解,但她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只有掌握了确凿的物证,或是确切的有关证词,纪委才会进行搜查。

    在明显凌*乱的桌面上,宁俊琦发现了那个包着报纸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楚天齐在被评为“优秀乡镇干部”领奖时的照片。照片中楚天齐穿西服、系领带,笑容灿烂、精神抖擞,正从县委书记赵中直的手中接过大红证书。这张照片是欧阳玉娜拍摄的的。宁俊琦知道,这个相框原来摆放的地方,根本不在现在的位置,相框是后放到这里的。

    宁俊琦还发现,用来包相框的报纸,正被翻到欧阳玉娜写的那篇关于青牛峪种菜的报道。相框和报纸都让宁俊琦联想到了一个人——欧阳玉娜,难道这是楚天齐因为对欧阳玉娜的牵挂,而在被带走前表达的一种情意?想到这里,宁俊琦心里痛了一下。转念一想,宁俊琦认为楚天齐不至于这么肤浅,都火烧眉毛了,还能这么的不着调?

    用报纸包住相框,显然是楚天齐做的。那他为什么要在纪委带他走之前,做这些呢?这两样东西都和欧阳玉娜有关,是不是说明纪委来的事也和欧阳玉娜有关?

    宁俊琦来到了五节档案柜前,五组柜子都开着,她打开柜门看了起来。档案柜里没有翻动的痕迹,但她在上面数第二节柜子里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几个方正的档案盒呈倒伏状歪向了一边,这和其它柜子有明显的差别。别的柜子里的档案盒和档案袋等,都是整齐而紧凑的摆放着,即使柜子里放不满,也会把东西紧着一面去放,而不像第二节柜子那样,第二节柜子感觉是从盒子之间取走了东西。

    想到这里,宁俊琦在第二节柜子里轻轻翻动起来。在缝隙最大的两个盒子之间,发现了一个纸袋子,她把袋子取了出来。看着袋子有些眼熟,她一回忆想起来了,这个袋子是欧阳玉娜送给楚天齐手机时装手机用的,当时宁俊琦也在场。可现在只有袋子,却没有了手机。“难道……?”宁俊琦眼前一亮:纪委找楚天齐肯定和手机有关系。

    顺着这个思路,宁俊琦捋出了一条线索:纪委就是冲着手机来的,这部手机要一万元钱,楚天齐上班的这几年,攒也攒不够这么多,那么这部手机就是别人送的。如果楚天齐不说出这部手机的正当来路,自然就会被当做受贿的赃物的。而楚天齐很可能不会说这部手机是欧阳玉娜送的,因为那样的话,他还需要证明欧阳玉娜有这个购买力,并且需要拿出对方送一万元东西的正当过硬理由。

    看来肯定是楚天齐硬杠着,没有说。所以,才会被纪委以财产来源不明带走了。

    宁俊琦又把自己刚才的分析和判断重新捋了一遍,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于是,她从楚天齐办公室出来,回到了自己办公室,进入里间卧室,开始给欧阳玉娜拨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宁俊琦向欧阳玉娜说了楚天齐被纪委带走的事,又讲了在楚天齐办公室的发现,连同自己的判断一并告诉了欧阳玉娜。

    欧阳玉娜问了几个问题,在得到宁俊琦答复后,她觉得宁俊琦的分析非常有道理。于是让宁俊琦等消息,她会尽快弄清楚这件事,如果真如宁俊琦分析的那样,她保证在第二天就把楚天齐弄出来。

    宁俊琦一夜没睡,等着消息。在早上八点多的时候,终于等到了欧阳玉娜的电话,她告诉宁俊琦“楚天齐没事了”。宁俊琦这才彻底踏实下来,来到床*上,好好补了一觉,中午的时候才醒来。

    ……

    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杨正义找金大力的事,以及后面一系列的事,楚天齐已经听金大力讲过了。至于中间欠缺的一段情节,就是杨正义如何知道的这件事的事,其实很容易想到,肯定是欧阳玉娜或是家人与杨正义有关系,于是这件事才被捅到了省纪委常务副书记那里。

    听完宁俊琦的讲述,楚天齐感叹道:“知我者,俊琦也。你用智慧救了我。”

    “又来了,我发现你现在说话越来越不着调了,经常透着酸腐气。”宁俊琦娇嗔着,接着又问道:“在纪委问你手机的来路时,你是不是硬扛着没有说?”

    楚天齐实话实说:“是,我就说我想不起来了。”

    “怪不得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宁俊琦追问道,“就是因为怕连累她吗?”

    楚天齐重重的呼了口气,说道:“一开始他们找我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事。到我办公室后,那个小刘在门外警戒,金主任和牛主任进了屋。金主任让我交出身上的手机,我依他的要求做了,他又让牛主任打开了录音。金主任开始询问,先是问了姓名、年龄、性别、职务等一些常规问题,后来又问我的收入、家庭人员情况以及家庭收入。”

    “你是怎么回答的?”宁俊琦问道。

    “我当然是如实回答了。”楚天齐说道,“等他确认我们全家都收入很低的时候,忽然问到了这部正用着的诺基亚5110手机。他说这部手机得三千多元,凭我的经济情况肯定不会买的,要我给个解释。我说是大学同学给的。他又让我说这个同学的情况,我没有说出云翔宇,只说这个同学和我最要好,同学的妈妈是一个大公司老总。金主任认可了我的解释,忽然又问到了身上这件半袖。”

    宁俊琦已经注意到,楚天齐现在身上穿的半袖,正是自己送他的那件。于是,她不满的道:“管的也太宽了,一件半袖碍他什么事!”

    楚天齐继续讲着:“我对金主任说,一件衬衫也要查吗?这也是朋友送的,不可以吗?金主任说我太敏感了,他还提出疑问:一个月挣四百块钱,就穿八百多的半袖衬衫,难道不值得别人猜疑吗?说完这些,他没有继续纠缠半袖衬衫的事,而是让我想想还有没有朋友送的贵重物品了,我说没有了。他就让我在笔录上签字确认,然后他和牛主任收拾东西就走。”

    “等等,那么玉娜送的手机,又是怎么被他们发现的?”宁俊琦插话道。

    “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楚天齐笑着道,“我看他们都要走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谁知道,金主任走到门口时,看似好像忽然想起似的说‘忘了看看屋里东西了’,牛主任提出了异议。但金主任好像很随便的说‘就是随便看看嘛’,直接又返回了屋子。我明白金主任说的随便看看,其实就是要搜查。我虽然对他的这种做法是不是符合办案程序有疑虑,但还是按照要求做了,因为他是纪委人员,我没必要硬去违背他的意思,而且我自认自己没有任何贪污受贿的行为,就更不怕他翻。”

    宁俊琦接话道:“所以,他就在档案柜里发现了这部价值一万元的摩托罗拉手机,所以他就让你交待是谁送的。而你为了怕连累玉娜,所以就说自己忘了,对不对?”

    “对,对,就是这样,就跟你亲眼见到似的。”楚天齐叹服的点着头,“而且他为了让我交待,还出示了一张纸条。纸条上面打印着‘在五节档案柜从上面数第二层的柜子’的内容。”

    “哦,有这样的事?”宁俊琦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楚天齐道,“这是谁干的?”

    楚天齐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